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三章诗会

第六十三章诗会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62更新时间:2016-02-18 07:00:01
  “你说说吧,你们又有什么事情?不要和我说没有事情,看你们的样子,不像是没有事情的样子,不然你们也不会这么早来找我。”

  李周慢条斯理吃着早餐,头也不抬,低声说道。

  可儿坐在他的对面,早已经放下了碗筷,冷眼盯着两人,内心已经蠢蠢欲动,这两个家伙又来了,一看就不像是有好事的样子,刘伯也真是,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直接让他们进来,哼。

  冷闷着气,可儿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两人微笑的样子就来气,李周忽略可儿的表情,他理解可儿的心情,这两个家伙每次来都没有好事,前面两次叫他出去,谁知道都遇到了刺杀,虽然刺杀的对象不是他,也不是他们,可是也够可儿担惊受怕的了,能不担心吗?换做是其他的人啊,门都不给进了。

  降工资欲言又止,看了眼愤懑的可儿,注视着她那只手已经伸入了桌子下面,仿佛在拿出些什么东西来,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脚步向前一踏,随时用力逃跑,杨炯呢,无视降工资哀求的目光,这个混蛋,每次都让他不得安宁,这一次,看他怎么解释。

  没人搭理,没人救他,李周大口大口吃着,仿佛两人在他眼中已经是透明了一样,不存在,降工资知道了,两人是在等自己开口,这种事情,他们可不敢开口,虎视眈眈的可儿在一边,随时出动,见识过可儿的可怕,降工资深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点笑脸,谄媚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不知道明天李兄是否有空,当然了,没空也不要紧的,我不在乎的,李兄。”

  前面说着不在乎,后面那个眼神,期盼啊,似乎不想从李周口中听到我没空三个字,瞪着小眼望着李周,可儿狠狠瞥了一眼过来,吓得他顿时收缩回去,李周放下碗筷,款款道:“你还是说是怎么一回事吧?”

  你不说,我也不敢出去啊,你不知道可儿生气可是很严重的吗?虽然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我的一日三餐可是掌控在她的手中,他可不想每天都是大白菜,那种生活不是人过的。

  如今有钱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一日三餐都搞不定的李哲了,降工资沉吟一阵子,眼神一定,下定了决心,一五一十说出了当天的事情,包括那个强劲的对手,两人争斗的过程,其中还有那难分难解,白热化的诗歌之斗,可谓是‘惊心动魄’,说得李周都不敢相信了,竟然还有人敢和降工资比文采,而且还不分上下,这都是什么人啊。

  不要看降工资的老父亲是当朝的宰相,文采出众,非比寻常,俗话说虎父犬子,减工资就是最经典的解释,犬子是犬子了,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犬子,对于诗词方面,七窍通了六窍,还有一窍不通,那个人是在是厉害,一般不学无术。

  这样的文采,竟然还如小学生一般,约斗,这不是显示版的放学后不要走,我们校门口不见不散吗?李周也是醉了,不懂他们的世界了。

  “你们就这样开始了约斗?”

  有些不相信,还有这样的人?

  降工资认真点点头,愤怒大声道:“是的,李兄,这一次你可要帮我啊,那小子竟然说我不学无术,一个废物,我不服啊,那小子算是什么人物,要不是他家出了个大人物,他哪敢和本公子大声吆喝啊。”

  “啊啊,那个混蛋,李兄,你可不能看着兄弟被人无情嘲讽啊,一定要帮帮我。”

  说着,降工资直接走到李周身边,哭声哀求着,那可怜模样,让可儿的手缓缓放开,捉着的那把闪闪发光的菜刀也收了进去,既然是这样,这次我就不削你们了。

  李周一把推开这个恶心的家伙,还不学无术呢,说的是你自己吧,你哭就哭啊,为什么还要把手放在我的身上,看着就恶心难耐了。

  “你先走开,看着你就恶心了,连一个小屁孩都斗不过,还好意思找我,竟然还让我们帮你出气,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恨铁不成钢啊!!

  降工资脸色更加难看了,憋得通红,杨炯也不忘嘲讽道:“是啊,竟然还做什么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着,打着大屁股,我看你是想屁股想多了吧?”

  “噗。”

  可儿更加无情嘲讽,直接喷出一口水来,李周迅速躲避过去,降工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直接中脸了,无情被打脸了,降工资更加委屈擦去脸上的水迹和吐沫,伤心难耐,难道不好吗的?我觉得这首诗很好啊,多美丽啊,一群不懂欣赏的人。

  李周苦笑不得啊,自己平时在他耳边不小心吟了那么两句,他竟然都记得了,还学以致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也不瞧瞧都什么时候,这种大作是随便就能说出来的吗?

  “你啊?”

  “我什么我?还不是你?哼。”

  看到李周就有底气了,倘若不是李周,他也不会这么悲惨了,那个人哪是他的对手,还不是这首诗的错,让我英明尽丧,节操掉了一地。

  他是忘记了后面那一句话是什么,当时顾不了那么多,看到了无数的花白的屁股,思如涌泉,这不,就来了一句嘴贴切的诗句,一句吓得那个人回家找爸爸了。

  但是,后果就是……,哎,说多都是泪啊。

  “哎。”

  “哎。”

  深深叹息,杨炯对降工资无语了,而深深叹息,降工资感觉世界没爱了,发出内心的声音,李周看着两人不约而同的动作,不客气道:“你们就不要演戏了,就你们那点技术,还想要骗我去,你小子不要装了,说说那个人是谁吧?你也不要说不知道,你小子什么梗,绝对不会就此放过别人的,他家的底细你应该都找人查过了吧?”

  降工资像是被拆穿了阴谋的家伙,脸皮难得红了,扭扭捏捏道:“那小子,其实李兄你也认识,真要算起来,他还是你表亲呢?”

  “哦,表亲?不会是?”

  降工资点点头,认真道:“没错,李兄,我想你已经有了答案了吧?那个人姓武,好像叫做什么三思,四思的,管他什么思,就是武家的梗了。”

  “李兄,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最好狠狠削一顿那小子,让他敢这么嚣张,还真以为长安是他们的家,来去自如了。”

  郁郁不得志的降工资,十分不服,李周心中忍不住惊呼大叫,武三思,竟然是这个家伙,看来我得好好去会会这个家伙了,来到这里那么久,还真没有见过这个大名人呢。

  一个靠着他母亲庇护才得以嚣张跋扈的家伙,李哲他们的竞争对手,一个可恶极了的家伙,史书上记载的都是他的一些嚣张跋扈的事情,欺负人是小事,冤枉人,调拔离间可还是他最拿手的事情,这种家伙,一定要让他长长见识了。

  “放心吧,姜兄,有我们在,你不会有事的。”

  既然是他,怎么说也要去会一会了,免得以后遇上了,不知所措,降工资得到了李周的点头,开心极了,笑脸恍如开满了鲜花,耀眼夺目,绚丽多采,唠叨了一阵子,在可儿哀怨和愤怒的目光下,他们飞一般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出门,上马车,快速赶路离开,丝毫不敢逗留。

  他们离开之后,可儿站起身来,收拾着桌面上的碗筷,淡淡道:“少爷你真的要去吗?我听说那个武三思可不是什么好人,仗着有皇后娘娘的撑腰,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整个长安都知道他的臭名,见到他,撒腿就跑,你要是遇上他,我怕……。”

  “怎么?怕你家少爷吃亏了?你就放心吧,你家少爷我是那么容易吃亏的人吗?我不去欺负被人算好了,他们哪敢来欺负我?”

  李周帮忙叠好碗,微笑道:“你小妮子就是想太多了,要是你觉得不放心的话,到时候你也可以跟着一起去啊,反正又不碍事。”

  “真的?”

  “真的。”

  “不骗我?”

  “呵呵。”

  “少爷你不是不喜欢奴婢跟着吗?特别是去那种地方,恨不得奴婢在王府内呆着呢?”

  笑不过三秒,脸蛋又像是苦瓜般苦涩,嘟着嘴,生闷气呢,李周苦笑不已,不就是那天没有回来吗?有必要这么个样子吗?

  “额?”

  “你去还是不去?不去的话,少爷我可就找西门北去,我想她应该很乐意去的。”李周装作走去西门北的房间,要叫她一起去,脚步还走出两步,可儿立马捉住李周,用她那小到蚊子般的声音道:“少爷,我去。”

  “嘻嘻。”

  李周手捏住可儿的下巴,贴过去,吹气道:“这就对了吗?”

  暖气吹来,脸蛋痒痒的,可儿脸蛋扑腾一下红了,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根本停不下来,愣了一会儿,可儿迅速推开李周,撒腿一跑,咻的一下不见人影了。

  看着可儿害羞的样子,李周摸摸下巴玩笑道。

  “害羞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