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二章降工资的对手

第六十二章降工资的对手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08更新时间:2016-02-17 11:00:01
  时间哗啦啦过去了很多天,这一天,阳光依旧明媚,充满了春天的气息,即将步入夏天的天空,已经隐约间冒出了属于夏天的狂热感,刺激着人的蓓蕾,让人有些急躁。

  “啪啪。”

  极大的敲门声,敲醒了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模糊的光线,透过了重重的阻隔之后,降落到了一道身影上,学生衣袂,束着独特的发梢,焦急站在门外,踱步左右,向前一步不是,退后一步也不是,脚步纠结不安,仿佛前面是悬崖,后面是猛虎,前后不得。

  “快点出来,快点。”

  心头焦急,杨炯没空欣赏美丽的景色,每天都看到的景色,昨日还觉得不一样,有着特别的美丽,今日一看,才发现一切都是错觉罢了,罢了。

  自从一封书信来到了他的家后,改变了他所有的行程,驱除了他到目前为止的平静,往日那般风平云淡的杨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急躁的蚂蚱,恍如被炽烤在油锅上,弹跳不得。

  “怎么还不出来呢?”

  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伸手去敲门,手还没接触到门,门户打开了,露出了一颗警惕的人头,警惕的目光伸出来,环视周围,目光落到杨炯的身上,神色放松下来,推开了半掩的门户,笑脸问道:“你是……杨……公子?杨炯杨公子?我家少爷的朋友?”

  杨炯连忙点点头,此刻他顾不上为什么他会记得自己,平常都是他家少爷降工资去找他的,他倒是很少来他的家,毕竟他的家不是一般人家,来往多了对自己以后的仕途不好,在同僚之间,自己也无法解释什么,索性就少去拜访,数来数去,他来降工资府上就那么几次,还是特别急的。

  此人是降工资家的管家,至于叫什么,杨炯没有问那么多,直接进入主题:“你们家少爷在家吗?”

  “在家,在家,正在屋子里睡觉呢,不知道杨公子你找我家少爷有什么事情吗?”管家推开大门,让杨炯走进来,笑着带路,一直穿过大厅,院子,来到了降工资的房间,杨炯上前就是推门,不给管家禀报的机会,管家看到杨炯直接进去,摇摇头,笑着离开了。

  杨炯进去直接掀开降工资的被子,大睡的降工资突然感觉到一股冷风吹来,打了一个激灵,模模糊糊睁开眼睛,映入眼眸就是杨炯的脸蛋,杀气腾腾,咕噜一声,降工资缓缓后退两步,抱着被子,十分委屈道:“杨兄,你怎么来了?你是……?”

  怎么来到我的房间的?什么时候来的?来干什么?

  降工资的脸上充分表明了他内心的不平静,杨炯的眼神有些吓人,吓得他小心肝噗通噗通狂跳,一刻都不能平静,杨炯气不到一处来,伸手就是一封书信甩过去,狠狠摔在降工资的脸上,啪的一声落下,书信落到降工资的手心,降工资迫于压力打开了书信,仔细看了一遍之后,边看边关注杨炯的情况,不敢吭声,看完之后,小心叠好书信,放在杨炯面前,勉强挤出一丝笑脸。

  “不要在我面前摆这副模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目光吓人,渗透出寒冷精光,降工资恍如在火热的沙漠中突然遭遇了一场暴风雪,淹没了他整个人,生死不知,哽咽一声,弱弱回答:“不关我事。”

  “恩?”

  目光更加吓人了,手都抬起来了,杨炯向后退一步,后面就是墙了,退无可退,无路可走了,只能认命了,降工资嘻嘻道:“是我做,都是我做,不过这真的不怪我,都怪他们那些混蛋,如果不是他们逼着我,我也不会这么做的。”

  事情回到了两天前,我们的降工资在喝着花酒,喝得有点头晕,准备回家,谁知道这时候,遇到了一个混蛋家伙,见面就是嘲讽他,鄙视他,净说一些不入耳的废话,最让降工资不服的是,他竟然当面骂自己,真是奶奶个熊的,士可忍,爸爸不可忍啊。

  降工资不甘示弱,回头嘲讽他,一顿白热化交战之后,两人部分胜负,当然了,唐代的文人雅士可不是现代吵架之人,不服就打架,人家可是骂人都不说一个脏字,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出口成章(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文人骚客,能比的就是诗词歌赋。

  唐代嘛,自然是最盛行的诗歌了,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清小说,没有文采的读书人不是一个合格的读书人,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是文也是有个高下的,而分个高下吧,就有了诗歌文采之斗了。

  文人骚客成堆,做官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文采很好的人,没有文采很难被人录取,而且,这时候科举考试还不是很盛行,不想后代,通过考试可以获取前途,最后就是做官了,做官做官做官,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当了官,钱就有了,只要你想要贪的话。

  降工资的文采,不用多说,菜的抠脚,那个人的文采也一样抠脚,两人你来我往之下,还真的难以分个高低,于是就有了这个书信之事,改日再战,三天后,不见不散。

  听完了降工资的解释之后,杨炯不知道怎么说他,骂他,不行,他这种人已经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了,特别是脸皮这部分,看成绝迹了,不骂他,自己心就不舒畅,打他,打不过,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不打,自己又不想这么放过这个混蛋。

  “杨兄,不要动怒,这次可就要看你的了。”

  似乎吃定了杨炯不会拿他怎么样,降工资不慌不忙从床上起来,穿着好衣服之后,一顿梳洗出来,面对杨炯那吃人般的目光,降工资一点不介意,爽快搭住他的肩膀,微笑道:“杨兄,这次兄弟可就真的靠你了,你一定要帮我狠狠收拾那个混蛋,最好让他不敢出来混,竟敢骂本公子,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了。”

  “一边去。”杨炯一把推开他的手,跟他在一起,绝对没有好事,三言两语就可以卖了自己,可恶的是,自己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晕乎乎的,倘若不是那封书信,恐怕到时候就真是被忽悠过去了。

  降工资可不会就此屈服,死缠烂打上去,搂住杨炯,不给他放开,杨炯无情推开他,降工资又黏上去,任凭你怎么对待我,哪怕是我本将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也在所不惜的。

  “一边去,不要烦我。”

  “不要动怒了,息怒息怒,杨兄。”

  “哼。”

  “杨兄,我们一起去找李兄可好?”

  “不要。”

  “杨兄,说定了啊,我们一起去。”

  “不要。”

  “杨兄……。”

  “……。”

  两道身影在打理与推开之间反复循环,你搭上来,我推开,就不要让你靠近,你推开,我搭上来,反正我是赖定你了,不给你走。

  ………………

  长安街道某处府邸,穿过了重重街道,高门大户之后,是小院子,院子里面是几道人影,聚集在一起,悉悉索索些什么,神情十分嚣张,不可一世,眉宇间,没有羽扇纶巾的豪爽,也没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有的是阴谋的奸笑。

  怪异的笑声从前面一个人传到后面的人耳边,一个传一个,笑声顿时响起,不屑的声音混杂其中,更添几分豪情。

  “武公子,你放心,有我们在,不管是谁,来一个,我们打一个,两个打一双,就怕他们不敢来,既然武公子你盛情款待我们,我们保证不让你失望的。”

  一个男子十分骄傲举起了酒杯,傲气道,这一刻,仿佛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其他人不过是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蚂蚁,毫无反抗之力。

  “是啊,武公子,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怎么是也是国子监监生,不管来者是谁,见到我等,不费吹灰之力。”

  另一名学生模样的公子迎合道,笑容间充满了自豪,国子监三个字,已经代表了一切,身边的人纷纷响应,不敢落下。

  “武公子,你无需担心,有我们在呢。”

  “是啊,我等会可是国子监监生。”

  “不管是谁,遇到我们,一合之敌罢了。”

  无情的放肆,无情的嘲讽,被称作武公子的小白脸,听到这样的话语,身心轻松,举起酒杯,大呼道:“本公子不是不放心你们,只是那小子也不是简单人物,不过,你等这么说了,那就是本公子多虑了。”

  “来,来,我们举杯。”

  “是。”

  “是。”

  “庆祝明天胜利。”

  “为我们的武公子干杯。”

  酒杯碰撞声,高呼声,振奋声,尖叫声,不绝于耳,奢靡的餐桌上,很快杯盘狼藉,乱糟糟一堆,尽情放纵之后,他们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中。

  而我们的李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即将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事情呢?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