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五十二章赐婚

第五十二章赐婚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6-02-12 11:00:01
  …………

  “圣旨到。”

  “兹闻辅国公赵宏之女赵婉霜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皇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皇七子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赵婉霜待宇闺中,与皇七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皇七子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圣旨读完,太监眉含微笑,笑意盯着下跪的女子,嫣然一笑,让人不禁有些颤抖,恍如冬日里吹来的一丝凛冽的寒风,吹人皮骨,冻人心头,女子咬紧牙关,低着头,拱起双手,颤抖接过圣旨,神情有些恍惚。

  “谢主隆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赵夫人有福了,从此可就是皇亲国戚了,小的还指望赵夫人以后多多提携啊。”太监不忘示好,站在那里不动,大量着那女子,有些娇弱,有些可怜动人,是个美女子,就是身材差了点,太瘦了。

  “劳烦公公了,以后还请公公多多美言几句。”赵夫人老脸微笑,伸手塞过去一袋银子,不用数,少说也有一百两,那公公小脸蛋顿时笑得宛如屁股开花一般,无比灿烂,都快亮瞎了众人的眼睛。

  “哪里,哪里,夫人以后不会有什么麻烦事的。”说着满意点头,坐上马车就走,剩下了面面相觑的两女子,娇弱小女子神色更加恍惚了,暗淡无光。

  赵夫人有些心痛,不忍心自家的宝贝女子如此伤心,想要安慰,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手伸到一半,无奈叹息一句:“女儿啊,母亲也不想逼迫你的,可是这是圣旨,母亲也没有办法。”

  “女儿知道,只是女儿……?”

  女子嘴唇都快要出血了,死死咬住,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没有梦想,哪个少女不想自己的未来夫君骑着白马,挂着大红袍,敲锣打鼓,八抬大轿,穿街走巷,轰轰动动,浩浩汤汤迎接自己过门,风风光光的,谁曾想,一切都在一纸圣旨之下破碎了。

  梦已不再,心也碎了。

  “哎,女儿啊,这就是命啊。”

  赵夫人叹息一声,搀扶着身子回去,声音回荡在少女的耳边,更加颤抖她的内心:“你呢,还是接受命运吧,逃是逃不掉的,这就是命,你的命,我的命,所有人的命。”

  时代浓缩到了一家一户,少女怀春而不得,少女自由更不得。

  我的梦,我的路,该前往何方?

  …………

  “圣旨到,殿下接旨,兹闻朕之七子李哲,以及弱冠,………………,赵氏孤女赵婉霜,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与皇后甚是喜悦,特许配与皇七子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大概意思呢,很清晰,前面说了一大堆的废话,什么聪明绝顶,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的,都是屁话,这还需要你来说吗?本皇子本来就是。

  被赐婚了,还是一个自己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女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婚事都由父母做主,啪嗒一声有了一个未婚妻,还是素未谋面,不知该女子是何人,好看的还是不好看的,美丽不美丽,要是来一个大胖子,我该怎么办?

  要知道,唐朝可是以胖为美的朝代,给他搪塞一个胖扭来,他的日子还怎么过?前不久他还笑话降工资呢,如今,报应不爽,风水轮转,今年不到明年到啊,终于到了我家,才知道其中苦涩滋味。

  “降工资和杨炯听了会不会埋汰我呢?”李周不由苦涩想道,心中飞过了千万只草泥马,他好像已经知道了大哥所说的麻烦是什么?原来就是这个,我勒个去他的二大娘三舅爷四姑妈五大姨的,你就不能说清楚点吗?这让我怎么活啊?

  “殿下。”

  可儿幽怨的眼神,可怜兮兮瞪着李周,泪珠子蕴含在眼眸内,随时都像是掉线风筝掉落下来,江河即将大发,李周顿时一个头两头大啊,多了一个未婚妻不说,这边还有一个可儿,这不是要宰了他吗?

  “可儿啊,别哭了,少爷也不想的,你看少爷这不是没有出去过吗?什么都不知道啊。”李周郁闷了,什么征兆都没有,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点点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 情不自已……。

  李周好想高歌一曲,宣泄内心的不满,如今这事情要怎么办?是要进宫询问还是在家等待婚期到来,圣旨已经下了,无法改变,最起码现在的他是无能为力的。

  无缘无故多了一个,先不说李周的曹婉容曹姑娘在埋怨自己,可儿肯定伤心欲绝,西门北静静站在一边,没有任何语言,也没有一点波动。

  “哎。”

  ………………

  “狄兄,你说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动手,还是……。”

  “嘘。”

  “司马兄慎言,隔墙有耳,有什么事情放在心上,不要多说,这些事情不是你我这些臣子该想的,更不是我们该做的,我等只要好好看着,望着,等待着,我们忠于陛下,而不是某个皇子,希望司马兄你可要记牢了,不然……。”

  一顿后怕,沉默之后,又是沉默。

  ………………

  “殿下,三弟他要成亲了,那女子殿下可否听说过?或是……。”

  “嫣儿啊,那女子我不曾听说过,不过听说是某个国公的孤女,就这么一个血脉,家中剩下一个老母亲,孤家寡人,父皇和母亲他们这是……?”

  李弘淡淡说着,丝毫不顾他这话骇人听闻,上面这样做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一切都明了,不知道这个目的是为了他,还是…………。

  听说是母亲这么做的。

  ……………………

  “大人,陛下和娘娘如此做,是不是要……?”

  某间房子内部,聚集着三两人,漆黑中看不到神色,更看不到他们的容貌,沉默于黑夜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影子淡淡,烛光盈盈。

  “休说休说。”另一人故作神秘道,撸着胡须,眼神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人,我等是否要继续支持太子,或许是忠心于陛下?还是……。”

  最里面的人没有立马回答,沉吟一阵子,闭着的眼眸睁开来,淡淡道:“我等还是静观其变吧,不能操之过急,陛下身体每况日下,我想也坚持不到几年了,而太子殿下,我想你们也听说了,病入膏肓了,无法治愈,还能活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两人惊恐盯着里面的人,听着这些骇人听闻的事情,不忍有些惊呼大叫,不过他们很快收敛好情绪波动,压下内心的好奇,询问道:“大人,你是说?”

  “你等不要轻举妄动,我等的事业是辅助君王,为我等学说流传百世,永载青史,不能因为某些事情,陷入进去,博得个奸臣的称号,我等的学说可就要埋没了,你等记住了。”

  里面那人声音威严而冰冷,目光狠辣盯着外面两人,慈眉善目之下,净是此等模样,两人大气不敢的呼吸,认真点头,反驳,询问的话憋在心头,对视一眼,点点头。

  “大人,我等记住了,不过,我等真的什么都不做了吗?那样子岂不是?”

  “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你等不想要人头落地,最好还是各司其职,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谁碰谁死。”

  “还有,你们不要心存侥幸,到时候,事情败露了,你等自己下去吧,至于尔等家人,老夫会安排好。”

  挥袖走开,留下的面面相觑的两人,眼中尽是惊恐,躬身一摆,悄然离开。

  ………………

  “杨炯,杨炯,给我出来,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这次真的出大事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降工资飞一般来到了杨炯的家里,不管三七二十一,推门就进去,敲门都省略了,杨炯眯着眼睛,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籍,眉毛一横道:“你这死蛮子又来干什么?”

  “杨炯,这次真的出大事了。”降工资有些气喘,眉飞目笑道。

  杨炯恶狠狠瞪着这个该死的死蛮子,每一次都是这样,死来不来,非要在我有些心得的时候出现,非常准时,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就是那个瞬间。

  “大事,哼,你要是不说出个三七二十一,我今天就是不顾身份也要狠狠揍你一顿。”杨炯撩起衣袖,面目蛮横道。

  降工资见怪不怪,不屑一顾道:“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想要和我打,别不自量力了,一边呆着去吧。”

  杨炯青筋暴露,怒视降工资,心中多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努力锻炼,这样不至于被此等蛮子欺负了,打,打不过,说,更说不过了。

  “我是斯文人,斯文人,不能动怒。”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注释,唐朝之前圣旨还没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之类的语言,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去写,就大概写了内容,还请各位大大见谅这个。)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