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三章登基(上)

第四百九十三章登基(上)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6-09-03 14:16:07
  李治在贞观殿去世,终年五十六岁。宣布遗诏:“七天装在灵柩内,皇太子在灵柩前即皇帝位。园陵制度,务以节俭。军国大事有不能决断者,请天后处理决断。”群臣上谥号曰天皇大帝,庙号高宗。

  文明元年(684年)八月十一日,安葬在乾陵。天宝十三年(754年),改谥为天皇大弘孝皇帝。

  安葬好了李治之后,长安陷入了一片寂静,百官们回到了各自的家中,一些屑小之辈开始了密谋,因为这一次的安葬之后便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征兆,他们要选择如何站位了。

  “大人,我等要如何站位,陛下还是娘娘?”

  一声之后,很快陷入了沉寂,高智周的话说中了众人的心思,薛元超哆着桌子,手指有规律敲打,一次两次,间隔不过一秒,下去的时候很有韵律,敲动了众人的内心。

  裴炎脸色隐晦,眼神中闪烁出一丝精光,站位?他们要倾向于哪一边,似乎已经不用质疑了,早已经站好了位置的他们,没有选择。

  “高大人觉得我等还有站位一说吗?以往我等所做的事情,陛下可能都知道,你觉得他会放过我等吗?薛大人呢?你如何认为的?”

  薛元超手指收起来,没有继续敲打桌子,眉头细细皱着,凝视坐在身边的两人,再看看上面的裴炎,无形中这里多了几个人,同道中人,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官员,聚在一起,为了解决接下来的麻烦。

  李周登基了,那么他们的命运也就定住了,能不能保持现在的位置都难说,至于其他的,他们不敢想了,可是要是不尊李周为陛下,那么要尊谁呢?答案也很显然,呼之欲出。

  他们一个个都沉默,坐在那里,找到各种缓解内心的方法,喝茶和看向天空,就是不回答问题、但是他们的心一直关注这边,耳朵听着他们的谈话,不敢漏听一句话。

  “诸位大人,你等如何认为的?”

  薛元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笑看向了其他人,其他官员纷纷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避开了这个问题,谁都不愿意当第一个人。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了,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裴炎坐得很稳,很安静,平静端起茶杯,细细品味一口茶水,发出一声舒服的呼声,薛元超坐在那里,眼睛不停扫射众人,观察他们的神色,高智周坐了一会儿,开始坐立不安了,凝视着眼前的情况,他真的坐不下去了。

  “扑腾”一下站起来了,这一站,动静很大,在这个空间内,显得十分明显,其他的官员纷纷瞩目他身上,高智周深呼吸一口气,浮躁道:“你们有什么话直接说,这里只有我等人,何必遮遮掩掩的,像你们这么说,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呢?”

  “本大人就忍受不了了,不就是那种事情吗?都已经决定了,有什么不敢说的,你们不说,本大人亲自说,你们是否都决定了要站在娘娘的身边?这一次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陛下走了,殿下快要登基了,这是一个好机会,只要我们同心协力,一举拿下太子殿下,那就是我们大事可成的时候了。”

  “你们这时候还犹豫什么,真搞不懂你们,之前还说不是时候,现在到了,反而忸怩起来了,大大方方说出来不好吗?”

  高智周连珠喷出一番话,让在场的官员们倒吸一口气,虽然知道了是什么事情,可真要说出来,他们不敢,眼睛看向了高智周的时候,多了一点尊敬,还有一点微笑。

  他们就等人说出来,没想到会是他说而已,不过现在不重要了,谁说都一样,只要有了开端就好了。

  裴炎站了起来,凝视他们,沉声道:“尔等可要想好了,此次一败,可就万劫不复了。”

  “大人,我等做好了决心了,坚决陪在大人身边。”

  “大人,我等不跟你,还能跟谁。”

  “是啊,大人,我等都是大人的人,大人做什么,我等自然是陪在大人身边。”

  “……。”

  一众官员纷纷表达内心的想法,即使不想要这么做的人,也都被逼着开口,一开口,那就是他们的人了,如果这时候你什么都不说话,那你就完蛋了,可能门口都出不了了。

  看到所有人都发言完之后,裴炎哈哈大笑,看向了薛元超,薛元超暗叹一声,终于到了自己身上了,不过,自己也是时候开始开口了。

  “诸位大人,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那么之后的事宜,我等可要遵守规则了,首先,第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否则,尔等的家人也就不用活着了。”

  声音凛冽,寒冷一下子充斥了整个空间,诸位大人身躯颤抖一下,苦笑点头。

  “大人放心,我等不会说出去的。”

  众人异口同声回答,谁敢说出去,说我们密谋谋反,那不是送上去被人杀吗?他们可没有那么笨。

  “量你等也不敢,那就开始说第二件事情,那就是娘娘已经准备好了,不日动手,要我等好好配合,这一次行动,绝对不能有失,否则,你等和吾等都要陪葬。”

  “你等可听明白了?”

  最后的话语说完之后,薛元超和裴炎冷眼扫视众人,冷漠的眼神,无情的目光,让他们打了一个冷战,心脏收缩,纷纷点头,不敢有异议。

  一顿扫视完结之后,他们离开了这里,小心翼翼回到了各自的家中,而就在这一时刻,一封书信飞入了太子府上,还有一封书信到了皇宫内。

  太子府上。

  李周拆开了书信看了一眼,扫视上面的内容,看完之后,李周把书信放在了蜡烛上,焚烧起来,不到一会儿,蜡烛焚烧完结之后,剩下了一地的灰烬,李周闭上眼睛思考着:“终于要忍不住了,等本少爷登基之后再动手吗?也是难为你了。”

  为何要选择登基之后,李周想想就知道了,无非是为了兑现对李治的诺言,让李周当上皇帝,至于之后的事情,可不关她武则天的事情了,是死是活,她都不需要担心。

  武则天呢,不屑于违背自己的诺言,正是如此,李周更加担心,特别是书信上的内容,让他心情十分郁闷,这几天,他着手于所有事情,开始有所动作了,把他身边的人无形中召回了长安,还有皇宫内的护卫,大部分都开始换上了自己的人。

  不过,李周不敢大动作,一点点换人,而且他皇宫内有自己的熟人,不会担心那些事情,再说了,他李周会怕他们吗?

  沉吟了一下之后,夫人们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李周眉头紧锁的样子,心痛不已,眼神恍惚,她们对视一眼,相互掩饰好了,不给李周压力,来到了李周前后左右,赵婉霜开始捏着李周的肩膀,动作很是温柔,小手有规律捏着,李周感受到了有人来到之后,睁开了眼睛。

  “夫人,你们怎么都来了?”

  曹婉容回答:“夫君,你都在这里一天了,妾身担心夫君出事了,所以……。”

  嘴唇轻轻咬着,娇艳欲滴的嘴唇显得更加吸引人,李周往她后面看了一下,只看到了烈紫炎,凤飞飞,可儿,还有西门北也来了,站在那里,注视他,眼中充满了担心。

  李周往后面看了一眼,赵婉霜脸色绷紧,注视着眼前的夫君,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都知道,可知道是知道,能不能释怀是另外一回事。

  父亲死了,还剩下他一个人了,兄弟姐妹也不多了,李旦和李令月来了一次,再也没有来过了,那一次哭的很伤心,在府上睡了一天之后,伤心离开了。

  她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想要出声安慰,却发现话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看着,现在李周也是如此,她们什么都帮不了,哪怕是分担一下也好。

  “夫人,你怎么哭了呢?好了,不要哭了,没事的,真的没事的,有夫君在呢,一切都没事的。”

  赵婉霜还是没有收住哭泣,泪水不断滴落,很快沾湿了脸蛋,胭脂红的粉末在泪水下显得十分狼狈,李周看着更加担心了,伸手抹去泪水,可是泪水不停落下。

  “夫人,不要哭了,夫君心痛呢,好吗?不要哭了。”

  “夫人,你是不是受了委屈了?你说,是不是她们欺负你了,告诉夫君,夫君帮你教训她们。”

  李周看向了曹婉容她们,曹婉容她们翻了翻白眼,这都是什么事情,你这锅甩得也太离谱了,我们怎么敢欺负她,这府上能够欺负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李周。

  赵婉霜摇摇头,盯着李周,一双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周尴尬一笑,继续安慰道:“夫人,不要哭了,哭得夫君心都碎了,夫君真的没事,你们不要瞎担心了,好吗?

  ”

  几双大眼睛明显不相信,注视李周,疑惑的眼神,李周认真点点头,几女看不出什么来,讪讪离开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