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屠天战祖 > 第二十八章 莫名的杀意

第二十八章 莫名的杀意

小说:屠天战祖作者:老樵的刀分类:玄幻字数:2839更新时间:2015-09-23 17:00:01
  一开始,古彦就感觉这两名男子对自己的杀意甚浓,此刻,古彦那种拒不屈服的表情,深深的刺激到了对方。

  如果是一般的玄丹武者,面对天丹一转境界的高手,仅是对方外放的强悍真气就能将其震死。然而,此刻对方却一手向着古彦抓来,可见是要绝杀古彦。

  犹如刀锋一般凌厉的手指,尚未接触到古彦的身体,凌厉的锋芒便划过古彦的皮肤,丝丝血迹自古彦的皮肤表层渗出。

  而对方的眼神深处,同样充满着浓浓的杀意,由于对方直面古彦,所以古彦能非常清楚的看到对方眼底深处的这股杀意。

  然古彦疑惑的是,对方眼中的这股杀意,完全超越了一般的仇恨。古彦相信,这股恨意绝对不仅仅因为,自己杀死了对方几名低微的武者。

  但是古彦无法想明白其中的缘故,况且,此刻对方已经向自己攻来,生死之间,古彦也来不及去考虑其中缘故。

  然而,就在古彦快速思考如何脱险之时,肖敏敏的声音从男子身后响起,“二哥稍等!”

  听到肖敏敏的声音,被称作二哥的男子经过刹那间的犹豫之后,手指距离古彦脖子一寸之处停了下来。

  “二哥?”

  听到肖敏敏称呼对方为二哥,古彦心中一颤,“莫非此人便是肖占奎!”

  古彦想起出谷前,与母亲肖楚楚的那次谈话,除了让古彦不要为难肖敏敏之外,还重点提到,让古彦小心她的二哥,肖占奎。

  看着眼前这个狠辣、阴沉的男子,古彦可以确认,他就是肖占奎,肖家家主的第二个儿子,一个阴险狠辣、工于心计之辈。

  “哦!二妹有何计较?”

  虽然停下了攻击,但是肖占奎的手却并没有收回,不经意间瞄了一眼身后的银色锦袍男子,转头看着肖敏敏,眼底深处闪过一道寒光,口气玩味的问道。

  “二哥,我觉得事有蹊跷,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肖敏敏口中叫着二哥,可古彦看的出来,肖敏敏口气比较冷淡,应该是二人之间关系并不怎么融洽。

  “呵呵,二妹真是这么想的?不会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吧!”

  肖占奎当然能感觉不到肖敏敏言语中的冷淡。况且,当着双月楼前一干外人的面顶撞自己,来偏袒一个蝼蚁般的毛头小子。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心里却翻起了滔天的怒意,眼底深处一片冰冷。

  “二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肖敏敏毫不示弱的盯着肖占奎,言语措辞也是犀利异常,“凭他的境界,有可能做到吗?不要忘了,十九先生可是刚刚进入了地丹境界!”

  说到这里,肖敏敏转头看向一旁的老者,“二先生!您觉得呢?”

  “二小姐,老夫以为,先不谈有没有可能性,这腰牌的气息是不会错的!”

  看到肖敏敏问自己,二先生与肖占奎默契的对了一个眼神,口气平淡、举止傲慢的冲着肖敏敏说道。

  作为肖家的客卿,面对肖敏敏,连最起码的欠身礼节都没有。显然这家伙在肖家凭借自身的老资格傲慢惯了,并且,他的背后也一定是有人在撑腰。

  连一旁的外人古彦都看得明白,肖敏敏岂有不明白之理,这老东西与肖占奎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所以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最少,我们得弄明白,十九先生现在在哪?”

  虽然肖敏敏的境界要比他们二人低了太多,但是,却看不出肖敏敏眼中有丝毫的惧意,看似是对着二先生说,实则是说给肖占奎听的,只是言辞上稍有缓和。毕竟,就算此刻肖占奎执意将古彦击杀,她也无法阻止。

  一旁的古彦终于弄明白,对方是如何找上自己的了,原来都是因为那块古铜色腰牌。

  此刻,那块腰牌就躺在自己的储物戒指内,从对方的话语中,古彦猜测,这腰牌上应该具有一种气息烙印之类的秘法。

  每个家族的腰牌,应该是由家族和持有者双方,将自身的一丝真气气息融入腰牌。当腰牌持有者遭到重创,或是生命被终结,相应的家族成员很快就能感应到,从而距离对方最近的人员就会赶去支援。

  这只是古彦的猜测,不过却得到了小蛮的确认,基本就是这样。所以,当古彦击杀了地丹境客卿十九先生,肖占奎等三人应该距离此地比较近,所以很快便根据腰牌的气息寻了过来。

  就在三人争论之时,古彦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三位,在下算是听明白了,莫非各位找到在下是因为这块腰牌?”

  眼看在这样较劲下去,肖敏敏势必要吃亏。况且就目前来看,肖敏敏此人确实如母亲所说那般,并非狠辣邪恶之人,所以古彦主动出示了腰牌。

  一方面可以将三人的注意力引开,化解肖敏敏的不利形式,另一方面,古彦准备给对方讲故事了。

  与其被动受制,不如主动出击,将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算谈不拢,古彦还有小蛮这张强势底牌。

  看到古彦主动出示了腰牌,肖占奎及二先生看古彦的目光显得更加阴沉了,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而一旁的肖敏敏也停止了争论,转头看向古彦,等待着古彦接下来的解释。同时,肖敏敏眼神之中隐含着一股深深的不解之色。

  肖占奎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天丹一转境界的强悍更是不用说。然而,眼前的少年在承受如此巨大威压下,自始自终,肖敏敏没有看到少年露出一丝的惧意。

  甚至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准确的判断,最重要的一点,肖敏敏看着古彦,心底莫名的泛起一股暖意,感觉特别的亲切。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眼前的少年太像心底深处的那道身影,一个这么多年都令其无法忘却的身影。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许恰恰就是肖占奎及二先生爆发出如此杀意的真正原因。

  肖敏敏不断的将眼前的古彦,与自己心底的身影进行这重合,同时也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无论如何,先保住这个少年再说,如果真是所想的那般,万一古彦遭到什么不测,肖敏敏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终于肯交出来了!你想怎么死?”

  看着古彦手中的腰牌,肖占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开口对古彦说道。

  “等等!”

  古彦及一旁的肖敏敏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二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古彦投给肖敏敏一个感激的目光。

  “几位前辈,可能你们真的误会了,这块腰牌是我昨天来的时候,在镇北的矮山坡那边捡到的,并且来的这里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客栈的伙计可以作证!”

  这样的说辞,在刚才的几人对峙中古彦就已经想好。

  首先,肖家五人中,那位十九先生及那名同行的壮实男子,应该是一直待在镇守府。而另外跟随古彦意欲劫财劫色,以骷髅男子为首的三名男子,凭借几人的德行,岂能规规矩矩的待在客栈之中,早不知道去哪寻花问柳去了。

  所以他们的具体行踪,客栈伙计及一干人等肯定是无法掌握,加上古彦给了伙计不少的打赏,此刻应该会顺着古彦的话来作证。

  所以古彦将对方的死亡时间提早了几个时辰,说是自己路过捡到的腰牌,应该不会露出什么破绽。除非肖占奎现在带着古彦去镇守府询问。

  但是,这也完全在古彦的算计之中。先不说此刻镇守府还有没有人,就算是镇守还在府中,没有逃跑,肖占奎等人去了,他也不敢暴露任何十九先生可能遭遇不测的信息佐证,除非他想立刻被灭门。

  作为镇守,岂能没有相应的信息来源,此刻,应该早已猜到十九先生等人遭遇了不测。他面临的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逃命。

  所以古彦的一番说辞,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哦,是吗?”

  肖占奎听到古彦的解释,转头看向一旁早已吓傻的伙计及一干行人。此刻不是他们不想走,而是根本不敢走。

  “大……大人,这位公……公子说的都是实……实话,大人……”

  看到肖占奎看着自己,一旁的伙计惊吓的连话都说不清楚。

  “咔嚓!”

  伙计的话还没有说完,肖占奎隔空一掌将伙计击飞,伴随着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撞向客栈的大门,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