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屠天战祖 > 第七十章 死而复生

第七十章 死而复生

小说:屠天战祖作者:老樵的刀分类:玄幻字数:3255更新时间:2015-10-23 09:00:01
  面对肖雄的发难,肖占奎有些意料之外。

  毕竟是血脉相连,原本以为父亲最多也就是将其囚禁。

  他没有想到肖雄真的敢动手,不过,脸上却看不到什么惧意,依然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眼神直盯肖雄的脸庞,“你杀了我,难道就不怕给肖家带来麻烦?不怕他人问罪?”

  “问罪?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杀了自己的儿子,何人有资格问罪?”

  虽说多次下定决心出去这个不孝子,但是,当真正面对这一刻,却依然无法从容下手,毕竟血浓于水。

  所以,此刻肖雄显得非常暴躁,说话基本是用吼的。

  潜意识中,肖雄也在寻找一个令自己狠心下手的理由。显然,在他心目中,背叛肖家这个罪名还不足以让他做到绝情绝义。

  面对愤怒的父亲,肖占奎内心也有那么些许懊悔,因为他看的出来,父亲虽未枭雄,杀人无数,但依然无法做到亲手弑杀自己。

  就像父亲说的那般,就算杀了自己,别人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是肖家的家务事。况且,他与城主府之间只是私下协议,外人不得而知。

  就算肖雄知道,也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所以,肖雄如果真这么做了,杀死的也只是自己的儿子,并不是城主府的人。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不杀你,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何以保存肖家根基?”

  虽然嘴上说的坚决,可是却依然没有动手。肖雄潜意识里也希望,肖占奎能够开口悔过,这样,可以给自己寻找一个不杀他的借口。

  “做大事者岂能瞻前顾后?”

  就在肖雄抉择难当之际,一旁的肖占奎开口说道。

  “嗯?”

  对方的话语,让肖雄心中一惊,眼中带着一丝不解。

  “父亲你乃一代枭雄,不会不懂一个道理,成功者的脚下踩过的都是累累白骨,淌过的都是滚滚血流,不到最后,输赢还不一定呢!”

  或许,父亲的不忍心理,让肖占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语气变得缓和。

  听到肖占奎的话,肖雄撤去了释放的威压,怔怔的看着他,眼前的儿子让他感觉既熟悉有陌生。

  “罢了!你若真能做到如此,就算赔上我这条老命,乃至肖家一半的血脉,又有何妨?”

  言尽于此,肖雄这一代枭雄仿佛瞬间衰老十岁,低头朝着肖占奎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肖占奎没有过多矫情,朝着肖雄一拜,转身离开了密室。

  “老祖!也许我们真的是老了……”

  这一场密室夜话,知道的人不会超过四个,然而,却改变了整个局势的走向。

  同时,肖家选拔战也进入了最后阶段。

  次日,对决尚未开始,肖家演武场已经挤满了上万人,不仅裘天和文晓棠到场,就连杨家家主杨顶天也出现在高台,可谓整个落月城最强大的势力均数到场。

  到了古彦这样的境界,睡觉吃饭这等平常不过之事,也显得不那么重要,多数时候都已依靠体内元气来维系体能。

  所以,一整夜,古彦都在给蒋小帅三人布置计划。

  昨日胜出,包括古彦在内的十人,已经单独划分出一片区域,供他们休息。今日的对决,将在这十人中决出最后五个名额,然后,进行排位战。

  加上肖家五名后辈,最后有十人会参加三大家族的集体选拔,届时的争夺更为激烈,整个落月成三大家族一共才选出十五人,保送九阳国。

  今天出场宣布比赛规则的不再是老管家,而是由大先生代替,以示庄重。

  古彦等人基本都已经知道了比赛规则,所以,古彦并没有在意。

  因为,他需要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与王强一战在所难免。通过场上形势来看,王强可能一直隐藏了实力,这一站胜负难料,败了就会很被动。

  毕竟,场上有这么多的高手,小蛮能否应付还尚未可知。

  古彦没有去关注场上的其他人,包括裘天、文晓棠、肖家众强者,就连杨顶天到场,他都没有发现。

  至于王强,古彦更加没有去关注,他要将所有的情绪留在场上的那一瞬间,这是古彦出谷以来最重视的一战。

  很快,古彦这十人便领到了自己的号码,古彦领取号码之后便回到了座位,连号码牌都没看,因为他觉得看与不看都一样,反正对手是王强无疑。

  因为,这是对方击杀自己的最后机会。

  “请一号与十号登台!”

  此刻又换成了老管家来执行场次宣读。

  随着老管家的声音刚落,两道身影便出现在擂台之上。

  这是两名少年气息都不弱,一名身着深红色长衫,面容俊朗,另外一名乃身着白衣少年,同样面容刚毅。

  只是很快,这名白衣少年那刚毅的面庞便出现了一丝凝重之色,因为,他的对手,红衣少年乃是五名天丹境界高手之一,而他只是地丹巅峰境界。

  二人之间还是有不小的距离。

  不过,白衣少年凝重的神情很快便恢复正常,朝着对方抱拳行礼,而后便抽出长剑,向着红衣少年冲了过去。

  高手间的对决,除了境界、武技上的优劣,心性与勇气也很重要,甚至有时能对一场战斗起决定性作用。

  然而,不是任何人都有这份勇气,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还能勇往直前的冲向对手。显然,这白衣少年的心性与勇气都是非常出众的。

  也许是处于对对手的尊重和敬意,看到白衣少年冲向自己,红衣少年没有完全发挥实力,同样使剑与对方激战。

  这种层次的战斗,显然要比前面的战斗激烈很多,擂台之上真气翻滚,剑气纵横。剑身划过,撕裂了空气,产生了万千嘶鸣,不时有剑气向着场边掠过。

  像蒋小帅、方俊之类的武者,甚至退到了对方剑气之外,以免被误伤。

  最终,白衣少年终究是境界低了对方一筹,在红衣少年的一记剑招之下,被轰击而败,受了一点轻伤。

  虽然称不上精彩,结果也是必然注定,但是,围观者没有怜惜自己的掌声,为红衣少年的胸襟、白衣少年的勇气而喝彩。

  “第一轮,江小鱼获胜!”

  “第二轮,二号对九号!”

  此刻,大家才知道,这名天丹境红衣少年名叫江小鱼。

  老管家宣读完毕,就由一名青衣少年登上了擂台,出示了自己的号牌,是二号。然而,数息之后却依然不见九号登台。

  “请九号登台!”老管家催促道。

  “咦,什么情况,不会是自知不敌不敢上了吧!”

  “应该不会,能够晋级前十,哪个不是天赋异禀,岂有不敢出战之理!”

  “不会又是那个叫古彦的家伙吧?我承认这家伙有两下子,不过,也不用如此制造气氛吧!”

  此刻,场下已经传来阵阵议论,接着便演变为骚动。

  然而,九号依然没有上台,就在这时,蒋小帅好像想起了什么,跑到古彦的身边,“大哥,你是不是九号?”

  “嗯?”

  听到蒋小帅的提示,古彦依然不信,不过,还是拿出自己的号码牌看了看,让他意料不到的是,自己的号码确实是九号,“怎么回事?”

  古彦感到万分不解,因为擂台之上并非王强,这让古彦着实有点懵了。

  不过,不解归不解,所有人都等着他上擂台呢。古彦也只能将疑惑暂时放下,朝着擂台纵身跃去。

  “我就说嘛,果然是这小子!”

  场下,先去就猜测可能是古彦的瘦高男子,愤愤说道。

  “依我看,指不定是银枪蜡枪头,上一场或许是私下约定,对方让其取胜。”

  一名长相刻薄的女子,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看不像,那一招虽然我没看清,但是,从对手受伤的程度来看应该不是假的!”

  旁边,一名白净少年补充道。

  “也有可能是上一场那一招耗费太大,自己也受了伤,加上对手在天丹境中算比较弱的,此消彼长之下,侥幸取胜。”

  人群中议论四起,说什么的都有,对于古彦这种迟迟没有上台的现象,多数人还是抱有贬低的态度。

  不过,对于这种无聊的议论,裘天没有理会,文晓棠、肖雄、杨顶天甚至各家客卿高手都未曾理会。

  因为,他们的视线此刻都在台上的二人身上,特别是古彦。

  而身为被议论的主角,古彦更加不会理会,此刻的他正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对手,一名地丹巅峰境的青衣少年。

  不过,这一次,古彦没有说出那句‘你不是我对手,我不想伤你’的话,而是一脸专注,甚至,眼神之中透出一股疑惑。

  可能,就连古彦自己也不知道这种疑惑从何而来,这种状态完全是下意识的,不是因为对方的境界,而是因为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抓不住这种气息的痕迹,就像墙角盛开的一朵小花,当你凑到跟前,以为能够捕捉到一丝芳香之时,却发现并非想象中的那般。

  而当你不刻意去关注它,却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一股磬人心脾的芳香进入你的鼻孔,渗透着你的每个嗅觉毛孔。

  缥缈无常却又真实存在。

  “我说过,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能给我惊喜!”

  少年嘴角勾出一丝笑意,面带玩味之色静静的看着古彦。

  然而,就是因为这句话,仿佛一道利剑插向古彦的脑海。古彦的瞳孔开始急剧收缩,冷汗浸湿了后背,感觉有些粘粘的不舒服。

  数日前的那个夜晚,双月古镇,小山坡前,地丹境高手……

  当日的一幕幕,在古彦的脑海中闪现。本以为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却能成真。

  眼前站立着的,一个死而复生之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