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强少 > 第28章 扑朔迷离

第28章 扑朔迷离

小说:都市巅峰强少作者:浪冰心火分类:都市字数:3056更新时间:2015-11-11 17:00:01
  虽然被秦宇打伤,至今小腹还隐隐作痛,但忠伯并不怪秦宇,他在秦家生活了大半辈子,看得比谁都清楚,秦宇这些年的遭遇,他都看在眼里,却是爱莫能助。而今天,秦宇竟然强势回归,还公开放弃秦家他应该继承的一切财产,光是这份魄力就让他暗自佩服。

  不依靠外力,凭借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财富,才是最难得、最最珍贵的。老爷的眼光一直没错,秦家小一辈继承人当中,只有秦宇才堪大任,别人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

  对于秦宇的话,忠伯并没有丝毫犹豫,微微一笑,就把手伸了过去,安慰道:“没事,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这把老骨头的命,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秦宇默不作声,暗自把青木鼎中的木系灵气送到忠伯的体内,迅速把他的内伤治愈,连带着一些宿疾都治好了。

  “好了,我们两不相欠。”秦宇扔下一句话,与忠伯擦肩而过,走了进去。

  忠伯懵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伤势尽去,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好像回到了三十年前,自己最巅峰的时候。这……这是秦宇的功劳?天呐,他什么时候学的医术,太厉害了,简直是神医呀。

  “忠伯,你怎么了?”秦宓不解的问道。

  忠伯这才缓过神来,赶忙关上门,笑呵呵道:“没事,我很好。”

  “哦,那我进去看看爷爷。”

  “不行!”

  秦宓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秦宇大哥都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呵呵,他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忠伯伤势痊愈,心情大好,忍不住跟秦宓开起来玩笑。虽然他只是个管家,可在秦家的地位却非常高,连秦宓的父亲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秦宓嘟起嘴,生气道:“忠伯,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也重男轻女呀?我不管,我就要进去。”

  “好了好了,你秦宇大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老爷谈,你进去不方便,还是回去忙你的去吧。”

  “不,你要不让我进去,我就在这儿等,看他什么时候出来。哼!”秦宓也有个倔脾气,就在门口的小马扎上坐下,双手撑着下巴,嘟着嘴,看着沙沙响的竹林。

  没一会儿,秦豪江带着一大群人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大声道:“忠伯,秦宇那个逆子呢?”

  “进去了。”

  “什么?”秦豪江大吃一惊,急得脑门青筋凸起,怒道:“你怎么不拦着他呀,他要是害了我爹可怎么办?快,马上跟我进去救人。”

  “站住!”忠伯横跨一步,挡在门口,淡淡道:“二爷,秦宇是来看老爷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他有这孝心?不把我爹气死就不错了。忠伯,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刚才在大厅,秦宇那嚣张的模样你难道没看见?他下那么重的手打你,你难道都忘了?”

  “呵呵,大少是把我打伤了,可他又把我的伤给治好了。”忠伯脸上挂着笑意,淡淡道:“不出所料的话,大少是来给老爷治病的。啧啧,真不知道大少跟谁学的功夫,还有医术,太神了,简直就是神医呀。”

  “你说的是秦宇?”秦豪江不敢置信,讥讽道:“就他还神医?忠伯,你编瞎话能不能先打个草稿?那个败家子不知道从哪儿学了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你就算打不过他,也不至于怕他吧?”

  忠伯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冷声道:“二爷,我秦忠服侍老爷五十余年,为人怎么样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觉得我是说瞎话的人吗?”

  “对不起忠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老爷不会有事,出了事我担着,都回去吧。”忠伯是一点都不给秦豪江面子,寸步不离的守着门,一点放他进去的意思都没有。

  正在秦豪江骑虎难下的时候,房门开了,秦宇在门口瞥了眼众人,视线落在秦豪江的身上,冷淡道:“你进来,爷爷有话跟你说。”

  “你……”秦豪江被秦宇的态度激怒,想发火,却又不合时宜,只能把怒火咽下去,冷哼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爸,我跟你一起去吧?”秦宓急忙站起来,可老爸根本就没搭理她,自顾自的走进去,忠伯随后关上门,像一尊门神一般,谁都休想进去。

  屋子很亮堂,南侧是一个土炕,秦老爷子盘膝坐在炕上,脸色红润,双目神采奕奕,精神头十足,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他此时的状态非常好,一点生病的样子都没有。

  “爸,您这是……”秦豪江瞠目结舌,说话都不利索了。

  秦老点点头:“没错,我的哮喘病好了,老毛病也都不药而愈,我感觉浑身有劲儿,再活个十几年都没问题。而这一切,都是秦宇的功劳啊。”

  “秦宇?他……他还会治病?”

  “他不但会治病,功夫也不一般,豪江,我们秦家后继有人了。”

  秦豪江皱着眉,沉默半晌,缓缓道:“爸,公司的现状……”

  秦老摆摆手,打断儿子的话,说道:“公司的事儿一会儿再说,现在,你跟秦宇说说他爸的事情,他真的失忆了,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但他还记得他爸爸。我有一种预感,博海一定还活着,只有秦宇能把他找回来。”

  秦豪江转头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秦宇,问道:“秦宇,你真的失忆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失忆了呢?”

  “夏友谅和甄温柔比赛飙车……”秦宇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说道:“这都是温柔后来跟我说的,而我这几天就住在她家,如果不是秦宓找我,我可能还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家。”

  秦豪江皱眉问道:“那你的医术都是跟谁学的?”

  “不知道。”

  “功夫呢?”

  “不记得了。”

  “我叫什么,你爷爷叫什么,你爸你妈都叫什么名字,你都忘了?”

  秦宇再次摇摇头:“不知道。”

  秦老在一旁劝道:“算了豪江,失忆也算不得什么,关键是他还记得功夫和医术,还记得他爹,这就足够了。这样,你把博海失踪的情况,跟秦宇好好说说,没准秦宇能把他爹找回来呢。”

  秦宇很郑重的说道:“二叔,请你告诉我,我爹到底是怎么失踪的?五年了,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秦豪江沉思片刻,缓缓道:“我调查过,那天,大哥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对方知道大嫂在哪儿,然后他就不顾一切的出去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连点线索都没有。”

  秦宇眼睛都红了,沉声道:“那我娘在哪儿?”

  “你娘……”秦豪江欲言又止,炕上坐的秦老叹息一声,说道:“还是我说吧,你母亲叫陆紫玉,长得很漂亮,至今我都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她穿着一身紫色长裙,衣带飘飘,像一个被贬到凡间的仙女,让人心生亲切,却又凌然不可侵犯。”

  “当时我就跟你爹说,陆紫玉是仙女,你们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可他俩不听劝,硬是走到了一起。”秦老回忆起来,一阵伤感缅怀,感叹道:“就在第二年,你出生了,可你还没满月,你母亲就扔下一封信,悄然失踪了。”

  “信?信在哪儿?快拿来我看看。”秦宇的声音颤抖,他有一种预感,这个身穿紫衣的母亲,可能也和自己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因为,他修真界的老娘也是一袭紫衫,缥缈似仙。

  秦老摆摆手,秦豪江走到角落,找出一个布满灰尘的小箱子,拂去灰尘,把箱子放到了炕上。秦老拿出一把钥匙,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找出一封牛皮纸信封,递给秦宇。

  秦宇迫不及待的拆开,上面只写着一首诗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秦宇潸然泪下,忍不住叫了声:“娘,你在哪儿呀?呜呜呜呜!”

  秦宇像个孩子一样,哭了。他不敢确定这个爹是不是自己的亲爹,但这个娘,一定是自己的亲娘。这首诗词他太熟悉了,小时候老娘唱的摇篮曲就是这首诗词,他的记忆太深刻了,触景生情,怎么能不哭?

  “好了,别伤心了。”秦老安慰道:“你的孝心一定会感动上天,你们一家三口,一定会团聚的。”

  “不,是我们秦家,一定会团聚的。”秦宇眼中闪着泪光,眼神却无比的坚定。他肩膀上的重量又加重了一分,不单单要找到九龙鼎,还要找到他在这个世界的爹娘,他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这里边,一定有古怪。

  “爷爷,信我带走可以吗?”

  “可以……”秦老忽然愣住了,问道:“怎么,你要走?”

  “嗯,我现在和温柔住在一起,而且,我们一起上学也方便。”

  “温柔?是甄家的甄温柔?你们俩住一起了?”秦老不敢置信,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