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强少 > 第74章 秦宇你没死啊?

第74章 秦宇你没死啊?

小说:都市巅峰强少作者:浪冰心火分类:都市字数:3027更新时间:2015-12-04 17:00:01
  秦宇拽着甄温柔要走,可甄温柔的脚却像生根了一样,一动不动。

  “你走吧,我已经决定要嫁给夏友谅了。”甄温柔都不敢看秦宇的眼神,却毅然的推开他的手。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秦宇,扯着脖子怒吼:“你耍我玩呢?当初是你不想嫁夏友谅,我两次替你飙车,都差点没命,你现在却要嫁给他,你把我当什么了?”

  “秦宇,是我对不起你,我来世再报答你还不行吗?你走吧。”甄温柔声泪俱下,有伤心,可更多的是委屈。她何尝愿意嫁给夏友谅,可形势所逼,容不得她不答应。

  “来世?你唬我呢?我可等不了那么久,就今天,跟我回家。”秦宇再次抓住甄温柔的手腕,就要强硬的把她带走,可这个时候,夏友谅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夏友谅手中握着一截锋锐的餐具碎片,遥指秦宇,怒道:“放开温柔,她是我的。”

  还不等秦宇说话,甄温柔恰好在这个时候奋力挣脱,竟然把秦宇的手给甩开了,这下,秦宇真生气了,指着夏友谅,对甄温柔冷笑道:“你真想嫁给他?”

  甄温柔泪流满面,心里一个劲的说自己不想,却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为了家族,为了能拿到夏家的资金,她没有办法呀。

  “好,你绝情,就别怪我不义,我先杀了他,你要嫁,就到阴间去嫁他吧。”话刚说完,秦宇“嗖”的一下窜到夏友谅面前,根本不给他反抗的余地,就把他一脚踢翻。

  “稀里哗啦!”夏友谅砸碎了一张桌子,连同上面的餐具一起摔在地上,手、脸等部位,都被破碎的瓷器划伤,鲜血淋漓。

  夏歉站不住了,大叫道:“来人呐,杀人了……”

  “秦宇,你给我住手!”秦豪江怒喝一声,急忙跑上前想要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秦宇弯下腰,单手掐住夏友谅的脖子,硬生生的把他提在半空。夏友谅的双脚乱踢,却无法挣脱,脸都憋紫了。

  “秦宇,不要啊……”甄温柔大惊失色,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可不管她怎么拽,却如同蚍蜉撼树一般,根本就拽不动。

  秦宇的眼神冰冷,身上杀气蒸腾,五指慢慢的收拢,眼睁睁的看着夏友谅在自己的手中无力挣扎。

  夏歉和秦豪江几乎同时跑到秦宇面前,却听秦宇冷喝道:“都别过来,再往前一步,我现在就掐死他。”

  夏歉老泪纵横,哭道:“你放了我儿子,我们不娶了还不行吗?”

  秦豪江强压怒火,劝道:“秦宇你冷静点,你要是杀了他,不但会毁了你,还会毁了我们秦家呀。听叔叔的话,快把夏友谅放下来。”

  秦宇根本就不听,甚至都不瞅他们一眼,盯着夏友谅,眼睛一眨不眨。

  夏友谅的挣扎越来越无力,都翻白眼了,可秦宇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甄温柔急得要发疯,秦宇要是杀了夏友谅,她就是最大的罪人,可现在这种情况,她也阻止不了。

  忽然,甄温柔灵机一动,猛然抱住秦宇的脖子,吻住他的嘴。顿时,秦宇的手就软了几分,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声惊叫:“啊!”

  秦宇和甄温柔两人猛然分开,同时扭头看去,还没等看清是谁呢,秦宇就感觉自己被杀气笼罩,汗毛都竖起来了。不知道是什么危险,但本能却让他尽全力的后仰,同时一脚踹出。

  “砰!”夏友谅被秦宇一脚踹飞,但秦宇也感觉到自己的咽喉一凉,就像是碎冰碴掉在了脖子上似的,可下一刻,鲜红的血液就从脖子上涌出,捂都捂不住。

  “啊!”甄温柔尖叫一声,赶忙去捂秦宇的脖子,哭道:“快,快叫救护车,快呀……”

  夏友谅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傻了,手一松,一直被他抓在手中的瓷器碎片掉落在地,颤声道:“不……不是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夏歉赶忙上前扶住儿子,安慰道:“儿子你没事吧?别害怕,秦宇就算死了也跟你没关系,是他要杀你,你完全是自卫反击,这里这么多人都能给你作证。”

  “夏歉,你……”秦豪江怒瞪夏歉,恨恨道:“我家秦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秦家跟你势不两立。”

  “秦豪江,你以为我怕你呀?是你家秦宇要杀我儿子在先,难道我儿子捍卫生命也有错了?”夏歉冷笑道:“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吧,兴许还有救。”

  门口,杨天真颤声道:“姐夫……要……要死了?”

  乔雪琪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清楚的看到了整个过程。秦宇掐住夏友谅的脖子,甄温柔吻住秦宇的嘴,可他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夏友谅。偏偏在这个时候,她的一声惊叫,让秦宇扭过头,就在这一刹那,夏友谅几乎要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手中的瓷器碎片,更是快如闪电的,朝秦宇的咽喉划去。

  秦宇脖子上鲜血狂涌,乔雪琪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她比甄温柔还要自责,如果不是她喊一嗓子,秦宇怎么会回头?又怎么会给夏友谅机会?现在倒好,夏友谅没死,秦宇却要死了。

  “姐夫,姐夫你要挺住啊。”杨天真飞奔上前,一把推开甄温柔,怒道:“闪开,秦宇姐夫要是死了,我让你给他陪葬。”

  乔雪琪慢了一步,看着失魂落魄的甄温柔,淡淡道:“现在你满意了?去和夏友谅继续订婚吧,没有人会打搅你们了。”

  甄温柔的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夏友谅赶忙上前扶住,苦涩道:“对不起温柔,我是无意的,我没想杀他。”

  “别碰我。”甄温柔冷冷的推开夏友谅,猛然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瓷器碎片,放在了咽喉上。

  这一举动,顿时吓坏了她的父亲甄易文,大叫道:“你要干什么?为了他,你连爹妈,连你爷爷都不要了吗?”

  夏友谅更是着急,想要上前抢下甄温柔手中的瓷器碎片,却被她冷厉的眼神给吓得止住脚步,只能劝道:“温柔,你这是何苦呢?秦宇的死,跟你没关系,都是我的错,你要杀杀我好了,我保证不反抗。”

  “你确实该死,可我更该死。”甄温柔泪如雨下,却反常的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从我们订婚开始,你就开始布局,目的就是要杀了秦宇,对不对?”

  “温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夏友谅苦笑道:“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的呀。”

  “少装了,我太了解你了。”甄温柔冷淡道:“你不是程一飞,却站在那儿让秦宇打,然后,故意激怒秦宇,让他过去杀你,而你早就准备好了凶器,却迟迟没动手,为的就是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没错,我看见了。”乔雪琪凤目寒煞,怒瞪着夏友谅,恨恨道:“在我一进门,惊叫的刹那,秦宇扭过头看我,你就趁机动手了。而之前,你双臂无力,眼睛都快闭上了,却在那一刻睁大了眼睛。而且,你那一下直奔秦宇的咽喉,分明是计算好的,才不是什么自卫呢。”

  夏友谅苦笑道:“没想到,在你们心中,我竟然是这么一个卑鄙小人。算了,我也不解释了,不管怎么说,秦宇确确实实是死在我的手上。温柔你把手中的瓷片放下,我来给秦宇偿命。”

  “不行,儿子你没有错,是秦宇要杀你在先,你完全是自卫呀。”夏歉死死抱住儿子,回头对四周的宾客叫道:“大家都看见了,我儿子是不是自卫反击?他不是有意要杀死秦宇的。”

  “对,我们都看见了,是秦宇要杀夏少,夏少都被吓傻了,无意间刺死秦宇的,夏少一点法律责任都没有。”

  “夏董放心吧,要是闹到法庭上,我们都给你作证。”

  “没错,夏少绝对是是自卫……”

  四周的宾客,七嘴八舌的都支持夏友谅,这也跟秦家的落寞有直接的关系。如果秦家还是以前的秦家,这帮人敢冒着得罪秦家的危险支持夏家?借给夏友谅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秦宇下手啊。

  秦豪江暗叹一声,无力道:“温柔,把瓷片放下吧,秦宇的死,跟你没关系,要怪就怪他自己,怪不得旁人。”

  “不,是我害了他。”甄温柔忽然大声喊道:“秦宇你等等我,我这就去陪你……”

  “等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让甄温柔一下子呆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躺在杨天真怀中,原本奄奄一息,满身鲜血的秦宇。

  “秦宇,你……你没死啊?”甄温柔惊喜的叫道。

  秦宇不乐意了:“怎么,你还盼着我死呀?”

  “姐夫,你好重啊,我胸都被你压瘪了。”杨天真撅嘴抱怨道。

  “没事,赶明儿姐夫帮你揉揉,保证又大又坚挺。”秦宇调笑着,从地上一跃而起,走到甄温柔的面前,两指捏住她手中的瓷片。

  “松手,要死也得先跟我洞房之后再说……”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