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朱鸿飞

第七百四十八章 朱鸿飞

小说:奋斗在红楼作者:九悟分类:历史字数:2865更新时间:2017-09-13 23:34:39
  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审讯室中,灯火通明。主审的锦衣卫同知坐在公案后。笑眯--眯的看着地上嚎叫着的朱御史。他的背上、屁股上被打的血肉模糊。

  “啊…”

  朱鸿飞被二十棍杀威棒打的相当凄惨,两名锦衣卫校尉娴熟的用棍子一夹,让朱鸿飞跪着。

  魏同知笑眯-眯的道:“朱大御史,说说吧,贾环为什么让你上立晋王的奏章?莫非他想谋反?”

  朱鸿飞皮肤黝黑,但当了这几年的御史,风头无两,身材早就发福。这时,披头散发,脸上的神情早就疼的扭曲,驳斥道:“奏章是我上的。和贾子玉有什么关系?我乃言官,上书言事,有何不可?太子是国本,宜当早定之。晋王乃是天子嫡次子,自是太子的人选。自古以来,有嫡立嫡,无嫡立长!”

  魏同知拍手,“啪!啪!啪!”,掌声很刺耳,“朱大人不愧是言官,牙尖嘴利!再打!”

  审讯室中,吏员书写着,四名负责刑讯的锦衣卫校尉将朱鸿飞挂在墙壁上,用沾水的鞭子行刑。

  再一轮的拷打。

  结束后,朱鸿飞被放下来,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魏同知摆摆手,让书吏出去,继续笑眯--眯的道:“滋味如何?朱雁阳,我们锦衣卫敢在教坊司抓你,当然是有你违法的证据。否则,等到明日,朝堂百官必然沸腾。”

  锦衣卫,作为皇权的延伸,和文官是天生的对头。锦衣卫捉拿御史,没有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明天一定会激起文官们激烈的反弹。大学士们,必定都会向天子上书。

  朱鸿飞顶道:“我为御史,执掌朝廷法度、纲纪,做事光明磊落,有什么证据…”

  魏同知阴测测的一笑,打断朱鸿飞的话,“包括,你利用御史的身份帮商家做事,收别人的黑钱?”

  朱鸿飞一愣。

  他和商人来往密切,难免有些权钱交易。否则,他家境贫寒,当几年御史不得喝西北风去,哪里能娶三房如花似玉的美妾,置办宅院?贾环曾经告诫过他,但他私下里依旧在隐蔽的进行这些勾当。不想,此时被锦衣卫查出来。

  魏同知淡淡的道:“你的罪名,逃不了被罢官。我看你还是招了吧。免得皮肉受苦!”竖起手指头,“本官比较感兴趣的是贾环和晋王的勾当。”

  朱鸿飞不是蠢人,审讯审到现在,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是智商问题了。咬牙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贾子玉和晋王能有什么勾当?”

  魏同知阴测测的一笑,“我知道你和贾环关系好。再打!”

  …

  …

  两个时辰后,魏同知一脸晦气的走进指挥使邢佑所在的大堂,深夜中,即便是在夏季,北镇抚司中,好像还是有一股阴冷的气息。

  “如何?”坐在上首椅子上的邢佑将茶碗放在桌几上,问道。

  魏同知摇头,道:“他不肯招供贾环。”

  邢佑眉毛一挑,提高了音量:“老魏,你也是卫中的老人,就这点手段?天子交代下来的事情,办不好,什么后果,你不知道?你没告诉他,这是中旨吗?”

  魏同知心中不满,硬邦邦的道:“说了。但他还是不肯招供和贾环任何相关的事。”你行你上。那小子脾气硬着!刚才还骂他:“孙子,冲你爷爷来!来啊!来!”

  实话说,他在锦衣卫这么多年,骨头如此硬的文官,还真是头一回遇到。很有当年明朝第一硬汉杨继盛的派头。他想起当日蒙童时,先生教的话,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我每天多次反省自己:替别人做事有没有尽心竭力?与朋友交往合作做到诚信了吗?

  邢佑冷冷的看了魏同知一眼,起身,前往审讯室。

  …

  …

  京城中的消息,向来瞒不住人。即便在夜晚中,消息传递有些缓慢,但在锦衣卫故意泄露消息的情况下,消息迅速的扩散!

  城东的楚王府中,楚王送走白尚书还没睡,在书房中独处沉思他的境况。

  这时,消息由贺太监送进来,楚王看着窗外的小雨,禁不住纵声大笑,“哈哈!哈哈!”

  这就是白尚书说的对策。果然有效!贾环死定了。

  贾环设计了他一次又一次,韩谨都死在锦衣卫中。现在,终于被他的支持者白尚书坑掉。显然,贾环过于活跃,而白尚书的密折,成功的让他引起了天子的忌惮。从手法来看,只怕天子有杀意。

  只是,天子不能擅杀大臣,特别是贾环这样诗词大家,在士林中有着很高的知名度。必须要一个理由。想必,明天清晨,锦衣卫就会给出完美的理由!

  …

  …

  漫漫的长夜,缓缓的流走。夕韵堂中,各种负面情绪包裹着众人的心灵:朱鸿飞招供了怎么办?能不能信任他?局面会不会失控?如果贾环被杀了,闻道书院的团队,怎么办?

  如此种种…

  锦衣卫的动作,在京城中的明眼人看来,不难解读出其背后的深意。贾环的麻烦大了!要知道,锦衣卫代表着天子的意志!但是,满城中,关注着夺嫡之争的朝臣,权贵们,并没有相互派信使打听消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天子的目光关注过来时,随敢“顶风作案”?不要以为锦衣卫查不出来!

  京城中,和贾环相关的一些人,都在思索着各种局面。卫弘,在书房中沉思,一晚上只睡了小会。而后出门上朝。左都御史张安博得到消息后,愣了很长时间…

  宁潇清晨起来,听到最新的消息,半响没有说话。甄家,燕王府,赵府,北静王府,西平郡王府….等等。贾环,是一张大网中的主节点。

  山雨欲来风满楼!

  …

  …

  天边泛起鱼肚白,而后渐渐的亮了。夕韵堂中,蜡烛被吹灭。钱槐进来问要不要吃早饭。

  贾环起身,神情平静的对庞泽道:“启动最紧急的预案。大家轮流值班。我先去睡一会。如果晋王派人来,立即通知我。”

  庞泽揉揉大鼻子,苦笑道:“子玉,晋王得到消息,恐怕不会派人来和我们谈筹码了。”

  贾环点点头,稳步出了夕韵堂。他内心里,怕不怕?怕!但是,他绝不会坐以待毙。

  就算天子要杀他,他也是要反抗的!杀他是要理由的,时间的。而影响雍治天子判断的人,并不仅仅只有白璋,还有其他人!比如,杨皇后。

  他当年打游戏,从来不点投降!

  …

  …

  五月二十五,终于来临。清晨七点左右,各衙门内小道消息乱飞,消息迅速的传开。

  九点左右,太监总管许彦派了小太监到锦衣卫镇抚司中催结果。锦衣卫指挥使邢佑无奈的带着审讯结果,到西苑御书房中求见天子。

  两个多月的精心调养,雍治天子的身体情况,明显得到好转,站在书房中作画。独孤贵人在一旁陪着他。见要议事,独孤贵人很懂事的自己告辞离开。

  “臣参见陛下。”邢佑叩拜,将结果递上去。

  雍治天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锦衣卫没有从朱鸿飞处拿到想要的口供。“就这样?邢佑,你有什么脸面来见朕?啊?”雍治天子很愤怒的将奏章丢在邢佑的脸上。

  白璋给雍治天子的上书中,说了很多贾环的坏话:每有朝争,则必有此人的身影。臣请陛下诛杀此獠,以定朝局!而朱鸿飞的奏章,恰恰验证了这一点。雍治天子心中对贾环有杀意。

  他已经老了,想过几年的平静日子,不想折腾。至于,立太子…,呵呵!

  邢佑跪在地上,低着头,战战兢兢,额头直冒着冷汗。

  雍治天子瞥了自己的鹰犬一眼,心中略满意。华墨需要立威,那他呢?重病一场,他的帝王权威,是不是被削弱?朝堂上,可是响起立储的声音。这是什么意思?觉得他快要死了吗?

  这时,书房外一名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进来,跪在地上,手中呈上急报,叩头道:“陛下,山东八百里急报,运河沿线的漕工反了!”

  御书房,陡然间安静了一会。

  雍治天子心中一阵烦躁,他想四海升平,国泰民安。偏偏,有些人要搞事。“召三位大学士觐见。”又将邢佑打发走。

  如何处理造反的事情,国朝自有一套流程。见到华墨,卫弘,宋溥后,雍治天子将事情丢给华墨。君臣议事完,已是临近中午。

  走在长长的回廊中,天子吩咐道:“许彦,你下午偷偷的把青美人送朕这里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