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三章 戏耍

第三章 戏耍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3258更新时间:2016-05-20 01:00:01
  这个时候遇上慕容冲,可真够是倒霉的。

  情急之下李三笑直接扭过了头,心中默默祈祷慕容冲会对自己视而不见。

  骑着角马兽飞驰的慕容冲显然也看到了李三笑,只见他俊朗的面容上闪过一道阴鸷,勒住角马兽,看着李三笑的背影,像是在确认什么。

  “你,过来!”慕容冲趾高气昂的道。

  李三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强行稳住心神,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点,道:“官爷是在叫我吗?”

  “哼,少废话,你觉得这里还有别人吗?”慕容冲冰冷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寒芒,手握到了剑柄上。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李三笑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找死,我的话你没听到吗?”慕容冲显然失去了耐心,“噌”的一声抽出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

  情急之下李三笑从怀中飞快的抽出一块面巾,蒙在自己的脸上,转身看向慕容冲,大声道:“官爷切莫动手!”

  眼见李三笑蒙着脸,慕容冲先是一愣,接着怒气直往上涌,官威显化,头顶乳白色顶珠,官晕中拖一眼蓝羽翎,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眼从九品官位。

  虽然是最小的官位,但无形的官威如潮水般涌向李三笑,压的李三笑也有喘不过气来。若非是他刚得如意官印,成就了半步官位,早就已经跪下了。

  李三笑蒙着面,慕容冲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还很像李三笑,但他内心也不确定,所以用官威来试探李三笑。如果李三笑只是普通人,那一切就好办了;但如果他是一名官员,事情就会有些棘手,所以他也不敢冒然动手。

  因为就在刚才,慕容冲看着李三笑的眼神,居然让他居然有一股心悸的感觉,那是长时间久居上位无形中培养出来的一种气势,犀利的眼神。

  但慕容冲根本不会想到前世的李三笑是最年轻的考古学家,号称通天博学士,自然有一股子无形中的气势。

  令慕容冲惊奇的是他的官威压到李三笑身上,李三笑并未有什么反应,他依旧挺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也是一名官员!”

  这是慕容冲这一刻的想法,但随即他又疑惑了,既然是官员,又怎么会跑到民路上去呢?

  收回了官威,慕容冲从角马兽上跳了下来,拱手道:“阁下,刚才我认错人了,还请海涵。”

  此刻李三笑早已后背湿透了,强忍住打哆嗦的腿肚,道:“无事,我只是在这里看看风景而已。”

  “看风景?”

  慕容冲一愣,扫了扫四周,除了一条河,两条路以外,就是一些石子,这有什么好看的?

  微微摇了摇头,慕容冲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再次对李三笑拱了拱手,转身欲上角马兽离去。

  但突然间,他又顿住了,暗想道:“如果他是一个官员,又怎么会穿那么破烂的衣服,而且衣服上明显有血迹,好像还是李三笑之前穿的那套衣服,再者他为什么蒙着面不敢示人呢?”

  想到此处,慕容冲脸色又冷了下来,转身看向李三笑,寒声道:“阁下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可否摘下面罩,我们坦诚相待?”

  “不必了,你我萍水相逢,你还是走吧!”见慕容冲突然又转身过来,李三笑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悬到嗓子眼,故作镇定的道。

  “在下大晋府大长老之孙慕容冲,阁下为什么要蒙着面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慕容冲眯着双眼,慢慢的向李三笑走去。

  “没……没有,我……”眼见慕容冲不怀好意的向自己走了过来,李三笑一急,舌头上像拴了了秤砣一般,拗的说不出话来。

  李三笑越是慌乱,慕容冲便越觉得他心里有鬼,一步一步的逼近,想要探明究竟。

  “放肆,别过来!”突然李三笑心头一亮,猛然大喝道。

  于此同时他额头上亮起了一道绿色的官印,刺目逼人,十分的显眼。

  前进中的慕容冲看到李三笑额头上亮起的绿色官印,顿时心中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以至于他愣到了当场,不知所措。

  也难怪慕容冲惊慌无措,李三笑额头上亮起的可是绿色官印,那代表着四品大员所授的官印,而他大晋府府主也不过才五品官印,这让他如何不惊。

  他无意中竟然得罪了一个强大到连他大晋府也对付不了的敌人。也许目前此人官位不高,但人家发展空间很大,日后的官位很有可能凌驾于大晋府之上,更何况一想到人家背后的势力,慕容冲就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整个定州,拥有四品官印的势力也只有朝天宗了,传所中朝天宗的那位老祖就是从四品大员,那可是凌驾于定州府之上的超然存在。

  那么李三笑的身份呼之欲出了,他很有可能就是朝天宗的人。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即使是定州府都不敢与朝天宗作对,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定州府之下的大晋府呢?

  在定州得罪了朝天宗,那简直就是与找死无异。

  “天哪,我做了什么,刚才对一名朝天宗的人指手画脚,趾高气扬……”

  慕容冲脑中轰鸣作响,毫无刚才耀武扬威,咄咄逼人的气势,瞬间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

  “晚辈该死,晚辈该死,无意冒犯了前辈,求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

  慕容冲害怕极了,当场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砰砰砰”的头头撞地,直磕的脑门上鲜血直流,仍旧不止。

  李三笑没想到他带给慕容冲的惊喜这么大,愣在当场,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

  看着慕容冲如丧家之犬一般在自己面前不停的磕头,李三笑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但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能太绝了,如果把他逼急了,狗急跳墙,反咬自己一口那就得不偿失了。

  恩威并施,适可而止。

  清了清嗓子,李三笑用沙哑的声音道:“好了,本官不怪你。”

  慕容冲一听,顿时心中满是庆幸:“感谢上苍让他遇到了这么好心的一个官员,否则自己必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给大晋府带来灭顶之灾!”

  “多谢前辈宽恕,多谢前辈,晚辈没齿难忘,这次回去给前辈立功德碑,日日为前辈祈福!”慕容冲慢慢的起身,低着头不敢看李三笑,信口胡诌道。

  李三笑撇了撇嘴,心中一阵比拟,道:“对了,你是不是追一个人?”

  “呃,前辈怎么知道?”慕容冲一愣,疑惑道。

  “我刚才经过此地,碰到了他,随手料理了他,抢了他的衣服来穿!”李三笑也胡诌道。

  “呃,多谢前辈,那……那他的尸首呢?”慕容冲心中一喜,急问道。

  “哼,被我扔进河里喂鱼了!”李三笑冷哼一声,寒声道。

  慕容冲见李三笑有些不高兴,再不敢多问,只是将头低的更低了几分,心中却是想道:“这人行事诡异,抢人的衣服,大概是躲避仇人的追杀逃到此地吧,我还是少惹他,以免惹祸上身。”

  “你的角马兽……”李三笑打起了坏心眼,既然杀不了慕容冲,就占尽他便宜。

  慕容冲一听,心中顿时一阵肉痛。

  角马兽属于一阶妖兽,但被驯服以后就成为了十分好的代步工具,在市面上价值不菲。

  但情势所迫,李三笑想要角马兽,慕容冲怎敢不割爱,虽然十分的肉痛,但还是恭敬的道:“前辈若是喜欢,晚辈就送与前辈,还请前辈务必要笑纳。”

  能狠狠的宰这王八蛋一顿,李三笑心中畅快到了极点,但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你是大晋府的慕容冲,对吧?”

  慕容冲一愣,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道:“回前辈,是的!”

  “本官一向恩怨分明,不会白拿你东西的,你先离去,待本官日后脱身,必然去大晋府找你!”李三笑不动声色的道。

  慕容冲一听,顿时大喜,忙再次拜倒,泣不成声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晚辈在大晋府扫榻,随时欢迎前辈大驾光临。”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如果能攀上这么一位大人物,日后自己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好了,你去吧,不要将见过本官的事传扬出去!”李三笑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厌烦道。

  慕容冲压抑着心中的兴奋,恭敬的再次对李三笑拜了两拜,这才转身往原路返回而去,走的时候看了一下角马兽,虽然心中有些肉痛,但也觉得值了。

  用一匹角马兽能换来一位大人物的青睐,绝对的值了。

  慕容冲不敢有丝毫违逆李三笑,也未曾有丝毫怀疑过李三笑的身份,毕竟他亲眼看到李三笑额头上的绿色四品官印是,那是实实在在,不会错的。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李三笑额头上的官印会变色!

  慕容冲走了,留下了角马兽,还有一柄长剑,干粮等物,这些东西现在都归李三笑所有了。

  确定慕容冲走远后,李三笑挪动了下早已发麻的腿,摘下面巾,迫不及待的骑上角马兽,狂奔出十几里地。

  一想到刚才慕容冲见了自己就想老鼠见了猫一般害怕的神情,还有坑了他这么多东西,以及慕容冲以为攀上高枝,望穿秋水的等待,李三笑就情不自禁,忍不住畅快的哈哈大笑起来。

  直把自己笑的肚子都疼了,李三笑才忍住,转头看了看来路,心中恨道:“慕容冲,你等着吧,等我再次回去,就是你的末日!”

  “驾!”

  一甩缰绳,李三笑意气风发,准备绝尘而去,却不想前面民路上跪了许多人,齐齐向自己拜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