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六章 糖衣炮弹

第六章 糖衣炮弹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3097更新时间:2016-05-21 11:00:01
  “哼,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寒声道。

  突然间她黛眉一簇,身形一闪,一柄明晃晃的长剑贴着她的身子刺过。若是这一剑刺实了,非得把她刺个透心凉不可,白衣女子惊出一声冷汗,却见李三笑两眼翻白,举着剑又要向她刺来。

  “蠢猪,你做什么?”白衣女子一惊,顺势一把将李三笑推开。

  李三笑飞出老远,激灵灵的反应过来,想到刚才的事情,便一阵后怕,他刚才竟然无声无息的中了韩生的“借刀杀人”。

  也怪他刚进阶,官位不稳,无形中便着了韩生的道。

  如果他刚才杀了白衣女子,那恐怕他也离死不远了。

  但她居然骂自己“蠢猪”,是可忍孰不可忍,李三笑不服气的道:“我叫李三笑,不叫蠢猪,对了,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白衣女子冷着脸,一句话也没说。

  “你的名字不会是太难听,不敢告诉我吧?”李三笑见白衣女子不说话,补了一句。

  “洛曦!”显然如果不告诉李三笑,恐怕他一直会没完没了,洛曦选择了暂时性的妥协,头也不回的盯着韩生。

  韩生虽然不是真正的官员,但一身浓郁的官运着实不可小觑。

  歪了歪脖子,韩生转头温柔看向莞儿道:“莞儿,你站在一旁等等我,马上就好。”

  莞儿欲言又止,但还是依言乖巧的站到了一旁。

  韩生转身看向二人,只见他双手一翻,顿时官泉一声炸响,两道碗口粗的水柱狂涌而出,直接冲向二人。

  二人都是一惊,闪身避了开来。

  不过韩生的攻击马上接踵而至,李三笑和洛曦一时之间被逼的手忙脚乱,颇为狼狈。这水柱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李三笑亲眼所见一块大青石被水柱撞上,轰然破碎。

  躲过一股水柱,李三笑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惊魂否定,急道:“喂,我说洛曦啊,你就没有啥爵技?我们不能这么被动挨打啊!”

  洛曦躲在一旁的树后,怒道:“废话,有是有,但是你得先吸引他注意力才行!”

  “呃,要我当诱饵啊!”李三笑吞了口口水,显然有些犹豫,但随即还是硬着头皮冲了出去。

  结果他刚冲了出去,一股水柱便迎面而来,水是无孔不入的东西,根本无法阻挡,可怜李三笑瞬间被冲飞了出去。

  刹那间他有种骨头散架的感觉。

  就是现在,洛曦闪了出来,全身白衫无风自鼓,官威显化,头顶白色顶珠,官晕中托一眼蓝羽翎,气势十足。

  “糖衣炮弹!”

  娇叱一声,洛曦双手亮起两团耀眼的白色光团,照着韩生便扔了过去。

  韩生显然也发现了洛曦的举动,双手一摆,又是一道水柱冲向洛曦。

  “轰”的一声大响,水柱冲炸了一个光球,但另一个光球却砸到了韩生身上。

  “糖衣炮弹”是中等男爵技,迷幻性爵技,用官运包裹灵魂力打出,击中对方,会让对方产生短暂的幻觉。

  韩生身中“糖衣炮弹”,顿时陷入了短暂的幻觉中,仿佛中莞儿没有死,他也没有成为妖官,没有杀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李三笑回过神来,一看好机会,身形“嗖”的一下蹿到了韩生跟前,大叫道:“青龙吸水!”

  与此同时一掌拍到韩生胸口,猝然间李三笑整个人被一个硕大的青色龙头包裹,一股极其庞大的吸力产生,将韩生身上的官运往李三笑身上吸去。

  感觉到自身的变化,韩生从幻觉中惊醒,顿时脸色大变,他自身的官运居然不受控制的被吸走,实在是诡异。

  紧接着洛曦的攻击又到,只见她娇叱一声,长剑彷如长蛇吐信般闪着白芒刺向韩生。

  韩生被李三笑以“青龙吸水”吸住,浑身使不出劲来,眼看长剑临身,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正在这时,一道飘忽的身影闪了过来,挡在韩生跟前。

  “不……”

  长剑无情,透过莞儿的虚影,又“噗嗤”一声,贯穿了韩生的胸口。

  莞儿的魂魄本来就弱,被洛曦蕴含了官运的长剑贯穿,顿时越发的透明了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韩生听到莞儿凄惨的叫声,豁然睁开眼,顿时脸色惨白。

  “莞儿!”

  心从悲来,韩生瞬间双眼通红,猛然大叫一声,一掌拍出,正中洛曦的肩头,洛曦瞬间被打的倒飞了出去,刺目的鲜血洒落在空中。

  李三笑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迎面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传来,紧接着也跌飞出五六丈远,“哇”的吐出老大一口鲜血。

  击飞二人,韩生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扑通”一声仰面朝天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嘴角“咕噜噜”的冒出大量的鲜血,显然是活不了了。

  莞儿大哭,扑倒韩生身上,虚弱的道:“不要怕,不要怕,我们永远会在一起,永……”

  一个“远”字没有说出口,莞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越来越淡,化作点点光华消散在了空中。

  “莞儿……”

  韩生含糊不清的嘶吼,使劲了全身力气伸出去的手最后又无力跌了回来,眼中一片死灰。

  莞儿走了,魂飞魄散!

  莞儿是韩生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她现在也走了。

  哀莫大于心死!

  眼中毫无生色,韩生往怀中摸去,掏出一块黑色的令牌和一个金丝镂空盒子,像是要努力的递给李三笑。

  终究韩生也去了,但他更像是解脱了,闭着双眼,安静的像睡着了。

  因爱生恨,继而杀人,都不是他所想的,他只想和他心爱的莞儿在一起。

  他走了,只留下一块黑漆漆的令牌和金色镂空盒子,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亲手杀了韩生这个妖官,但洛曦的心里却生不起一丝高兴感,甚至有些后悔。

  多么令人羡慕的爱情啊,却毁在了她手里。

  李三笑也是叹息一声,挣扎着起身,走到韩生跟前,弯腰捡起令牌和金丝镂空盒,左右翻着看了起来。

  只见令牌上刻着古朴的草药花纹,中间有个球形的凸起,而且正反两面都有字。

  一面刻着“阳明宗”三字,一面刻着“李呈”二字。

  “阳明宗?”李三笑摇了摇头,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这么个势力,随手将那令牌伸入怀中,又去看那个金丝镂空的盒子。

  盒子没有打开已经有一股沁人的馨香从中飘出,让人倍感身心舒畅。

  “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宝物吧?”李三笑如此想,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盒子,定睛一看,却傻眼了。

  盒子里居然是空的!

  搞什么啊?

  闹了半天白欢喜一场啊!

  洛曦一把夺过金丝镂空盒,蛮不讲理的道:“我的了!”

  李三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道:“你做什么?它是我的!”

  “哼,你这种冷血动物不配拥有它!”洛曦冷声道。

  “呃,韩生和莞儿姑娘好像是你一剑刺死的……”李三笑脸皮抖了抖,嘀咕道。

  “哼,你说什么?”洛曦冷冷的道。

  “呃,没什么,没什么……”李三笑讪讪而笑,忙摆手道。

  “令牌归你,盒子归我!”洛曦瞪着他,冷声道。

  土匪,女土匪!

  这盒子样子精美,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可比他这个黑乎乎的令牌好多了。

  但李三笑是敢怒而不敢言,他刚才可见识到了洛曦的厉害,有些不敢招惹这姑奶奶。

  暂且不说别的,就她那个“糖衣炮弹”的爵技就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被这玩意砸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那你总得告诉我那盒子干什么的吧?”李三笑有些不死心。

  “装、朝、珠、的!”洛曦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

  “朝珠?”李三笑眉头一挑,似有所思。

  朝珠说白了也就是丹药,只是在亨通大陆换了个说法而已,而且朝珠有明确的等级划分,从高到低一到九品,也有正从之分,九品十八级。

  想要当官,本来就是逆天而行,除了苦修以外,朝珠是必备的辅助之物。但就算是最低的从九品朝珠也是价值不菲,十分的珍贵。

  “哦,我明白了,原来这口官泉就是因为融化了盒子的朝珠形成的!”李三笑喜道。

  “哼,废话,白痴!”洛曦黛眉轻皱,低声的咒骂,但她一双眸子却一直盯着官泉,似乎有些犹豫。

  李三笑被骂的语噎,小声的嘀咕道:“你一定是更年期提前了。”

  但洛曦罕见的没有顶他,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盯着官泉,似乎像是有什么事。

  转念一想,李三笑就明白了洛曦的顾及。

  原来朝珠的药力都融入了这口官泉中,现在他二人身受重伤,如果能到官泉里泡泡,无论是对于伤势,还是修为都大有帮助的。

  但这官泉被韩生一个大男人泡过了,对于她一个女生来说,洛曦的确有些忌讳。但她心中又着实有些不舍,毕竟这官泉不知道形成多少年了,官运依旧如此浓郁,想来那颗朝珠的等阶不低。

  想明白了这一点,李三笑撇了撇嘴,假装脚一崴,顺势跌了进去,只是不忘拉了洛曦一把。

  在洛曦的惊呼中,二人一同跌入了官泉中,紧接着就爆发出了一道高分贝的女高音。

  “李三笑,我要杀了你!”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