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五章 妖官

第五章 妖官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2707更新时间:2016-05-21 01:00:01
  眼看菜刀呼啸而下,李三笑大急,本想伸腿一脚将他踹开,可是他刚一想动,却发现腿麻了,根本不听使唤。

  按理说这人不过是普通人,怎么敢刺杀官员,着实很奇怪。而且这人李三笑也认识,正是颇为会事的韩六。

  刀已临头,李三笑来不及想这些,猝然瞳孔剧缩。突然一道冷哼声响起,一道白光打在韩六肩头,将韩六打的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斜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昏迷了过去。

  捡回一条命,李三笑惊魂否定,顾不上腿麻,从床上一跃而起,却见白衣女子冷冷的看着他,一脸的不屑。

  那眼神分明就是你好歹也是个官员,居然能被普通人刺杀,也真是绝了。

  本来还想感谢她救命之恩,但一看她那副臭屁的模样,李三笑就气不打一处来,憋着一句话也没说,心想:“现在小爷我也是真正的官员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爷我刚才那是失误。”

  白衣女子转头看向昏迷过去的韩六,黛眉轻蹙,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轻声道:“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李三笑一惊,心中顿时明了。

  他就说一个普通人怎么敢刺杀官员,原来韩六是中了“借刀杀人”的爵技,被蒙蔽了心智,这样就不会再惧怕官威。

  以李三笑理解,爵技就是催发官运的手段。这爵技从低到高分为男爵技、子爵技、伯爵技、侯爵技和王爵技五阶,每一阶又分上中下三等。

  官位固然重要,但爵技也是相当的关键。

  如果只修官位,而不修爵技,就相当于武林高手拥有深厚的内力,却不懂催发的招式,一样的只能是被动挨打。

  当然如果只修爵技,而不修官位,实力不够一切都是白搭。更何况一些高等的爵技必须有与之相匹配的官运来支撑,否则官位不到,自身储存的官运就不够,根本无法修炼。

  所以官位和爵技都相当的重要,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借刀杀人”就属于一种常见的下等男爵技,它虽然诡异莫测,可以蒙蔽一个人的心智,供人驱使。但却有一个明显的弊端,就是必须是高官位之人施展于低官位之人,才能起到效果。

  白衣女子没有理李三笑,凤眸中精光闪烁,嘀咕道:“哼,看你还能躲到哪里?”说着,只见她曲手挽了个兰花指,直接照着韩六一弹,顿时一道白光隐到了韩六的眉心。

  韩六猝然睁开眼,站了起来,双眼中竟是没有黑色,被白光所笼罩,行动僵直的往外走去。

  李三笑眉头一皱,惊道:“你怎么能给普通人施展爵技,他会受不了的。”

  “哼,我若不施展‘顺藤摸瓜’的爵技,怎么才能找到那鬼魅的藏身之地?”

  顿了顿,白衣女子又道:“况且他早已废了!”说完闪了出去。

  李三笑深吸一口气,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残酷。没有实力只能任人鱼肉,虽然白衣女子此法可能找到那鬼魅的藏身之地,但正如白衣女子所说,韩六以凡人之躯受爵技,即使能够再醒来,恐怕也会变成白痴。

  甩开这些念头,李三笑取了长剑,也跟了上去。

  韩六晃晃悠悠,带着二人出了村子,往林子中走去。

  大概走了有两个时辰的功夫,韩六在一眼泉井旁停了下来。这泉井一丈见方,上面水雾蒸腾,周围长满了杂草,十分的隐秘。

  “官泉?”白衣女子惊呼道。

  “不就是一口官泉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李三笑撇了撇嘴,故作不屑,其实他内心却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

  官泉也就是蕴含浓郁官运的泉井,官员如果进入其中浸泡,好处颇多。

  白衣女子一听,顿时恶狠狠的瞪向李三笑,看样子恨不得一口吃了他。

  突然间白衣女子凤目中精光一闪,冷哼一声,“噌”的一声拔出长剑,直往前面的大树刺去。

  李三笑见她突然拔剑,顿时一惊,还以为她受不了刺激,要斩杀自己呢,等看清楚剑的去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长剑刺中大树,发出“叮”的一声金属交鸣声,紧接着一声惊呼响起,大树中竟分离出一道虚影。

  这虚影如纸一般飘忽,被剑刺中,已经极淡,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

  “鬼……魅!”李三笑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惊呼道。

  “鬼叫什么,快挡住她去路!”白衣女子一听,顿时没好气的怒道,与此同时又是一剑向那鬼魅刺去。

  长剑泛着白芒,显然那鬼魅极怕,惊叫着躲避。

  李三笑激灵灵的反应过来,猛然大叫一声,为自己壮胆,哆嗦的双手持剑挡住鬼魅的去路。

  他这一声大叫,没吓到鬼魅,倒是将白衣女子给吓了一跳。鬼魅趁白衣女子愣神的功夫,轻飘飘的闪向了官泉。

  “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白衣女子一看,顿时气的跳脚。

  李三笑讪讪而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以掩饰尴尬。

  狠狠的瞪了李三笑一眼,白衣女子持剑又直接刺向鬼魅。

  “韩生救我!”鬼魅避无可避,惊恐的叫道。

  突然间官泉一声暴响,一道碗口粗的水柱直冲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不防,顿时着了道,被水柱冲的向后飞去。

  李三笑大急,急忙闪身一把抱住白衣女子,惊道:“你没事吧?”

  白衣女子脸色变了变,挣脱李三笑的怀抱,冷不丁的“啪”的一个大耳刮子扇了上去。

  李三笑被打的晕头转向,好不容易定住神,怒道:“你个疯婆娘,做什么?”

  白衣女子一听,顿时大怒,正要以剑刺李三笑,突然身形一阵趔趄,以剑拄地,方才稳住身形。只不过她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李三笑,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李三笑早已经死了一千回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白衣女子被水打湿的玲珑娇躯,李三笑老脸一红,讪笑道:“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也别那么小家子气嘛,不就是抱一下嘛,又不会……”

  白衣女子气的浑身发抖,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官泉,大概是想着等完事了再找李三笑算账吧。

  官泉中泉水涌动,一男子从中跳了出来,作秀才打扮,柔柔弱弱,只不过眼中时不时的闪过一抹厉色。

  秀才男子转头温柔的看向鬼魅,柔声道:“莞儿,你没事吧?”

  鬼魅摇了摇头,道:“韩生,我没事!”

  “你是韩生?”李三笑一惊,挑着眉头问道。

  听村里的人说韩生不过是个普通的秀才,并不是官员,怎么现在却浑身官运笼罩,满是凶历之气呢?

  “妖官!”白衣女子双目一凝,惊道。

  妖官者其实并非真正的官员,而是透支生命力,引官运强加于自身,说白了是以邪术为官,并不能久活。

  “妖官又如何?谁阻止我和莞尔在一起,谁就得死!”韩生豁然回头,声音沙哑道。

  “村里的人是你杀的?”李三笑眉头一挑,问道。

  “哼,他们死有余辜!”韩生色厉内荏,又道:“莞儿病逝,只因对我情深义重,化为鬼魅与我再续前缘,本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却调戏于莞儿,实在是该死!”

  这下李三笑全明白了,他就说这莞儿看似只是最低级的鬼魅,又岂能伤人,甚至她都不能在白日行走。如今她能行走,定然是因为那眼官泉的缘故。

  而韩生能成为妖官,也与那官泉脱不开关系。

  “莞儿姑娘,你既然已经死了,理应转世轮回,怎么还来纠缠韩生,玩什么人鬼情未了?”李三笑本着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的原则劝道。

  毕竟眼前这妖官看起来凶神恶煞,绝对不是好与的玩意,万一动起手来丢了小命,那就太不划算了。

  “韩生,我……”莞儿似乎被李三笑说动了,深情的看向韩生道。

  “哼,你们两个当官的,不惩处恶霸,却来这里多管闲事,还伤了莞儿,实在是可恶,今日就留在这里吧!”韩生显然已经着魔,杀念又起。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