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二十七章 狗咬狗一嘴毛

第二十七章 狗咬狗一嘴毛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2350更新时间:2016-06-01 01:00:01
  荆子沟不远处,李三笑一行四人连夜赶来,远处一看,只见荆子沟中华光闪动,呼喝声不断,似乎有人在争斗。

  袁斌眉头一挑,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是谭修他们遇袭了,我们快去帮忙!”李三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说着身形已经掠出十几丈。

  “笑哥,你疯了,谭修他们遇袭干我们什么事?”胖子金源仿若一个皮球般弹跳,追上李三笑,气喘吁吁的道。

  “哎呀,你个死胖子,先不管谭修,其他人好歹都是我们的同学,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李三笑意气风发的道,那样子就好像他是个侠肝义胆的义士一般。

  但胖子金源和洛曦对李三笑再熟悉不过了,这家伙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肯定是有什么便宜可占,否则他不会这么积极的。

  等李三笑四人赶到荆子沟时,只见有三名黑衣人正趁着夜色偷袭谭修这一队人。

  虽然谭修等人人数多,但对方三人显然官位高,举手投足之间官运匹练而成,十分的强悍,谭修一方已经处于极度的劣势。

  三个黑衣人都有助力,其中一个黑衣人驱使一头硕大的棕熊,这熊可不是普通的熊,而是从九品妖兽裂地棕熊,相当于人类一眼正九品官位的官员。

  熊声雷动,怒吼连连,宽大的熊掌每每拍下,都蕴含恐怖的力道,李三笑就亲眼见一人被棕熊拍成了肉饼。

  另外两人分别驱使一头青色的妖狼,和一只火红的鸟儿。这妖狼和红鸟都非凡物,而是从九品妖兽,青风狼和红翼鸟。

  青风狼控制风刃,爪子挥舞之间,狂怒的风刃疯卷而出,十分的锋利,触之必断。已经有一人被拦腰斩断,十分的恐怖。

  红翼鸟口中喷着三四丈的烈火,温度奇高,沾之必被烧的尸骨无存,地上的两三具焦黑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官兽!”李三笑双目一凝,惊道。

  洛曦等人脸色也是一变。

  突破从九品,进入正九品以后,官员就可以将妖兽纳入朝服当中,将其收服,成为供其驱使的助力,人们称之为“官兽”。

  这三个黑衣人居然都是正九品的官员,怪不得谭修等人不是对手,只是这一会的功夫,十九人已经死伤七人,重伤三人,剩下的几个人也都浑身带伤,整体伤亡惨重。

  “何人敢伤我山中山学院的人?”冷不丁的李三笑猛然大喝一声,冲入战圈之中,手中长剑呼啸,一剑斩向那只红翼鸟。

  他这一剑用足了官运,一道长三丈有余的匹练脱离剑刃,以无可匹敌之势斩向红翼鸟。

  与此同时洛曦也是突然出手,只见她娇叱一声:“官绫舞!”双臂一震,浑身白芒大涨,数十条白绫便缠向那只红翼鸟。

  红翼鸟不过相当于三眼从九品的官员,而他二人突然出手,自然是打了红翼鸟一个措手不及。

  红翼鸟被洛曦的白绫缠住,动弹不得,李三笑的剑气随即斩在了红翼鸟的大腿上。

  顿时只见一只硕大的鸟腿从天而降,伴随着漫天的鸟毛飘下。红翼鸟吃痛,哀鸣一声,奋力挣脱白绫,化作一道红光钻入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朝服中。

  官兽受损,那黑衣人脸色一变,身形一阵踉跄,显然是受了不小的伤。

  “师兄弟们坚持住,内山的师兄们马上赶来支援,一定要将他们留下!”李三笑扯着脖子大叫道。

  山中山学院的人一听,顿时一喜,狂吼怪叫着冲向三人。

  “不好,敌人有援兵,快撤!”其中一个黑衣人跳出战圈,收了裂地棕熊,便往远处掠去。

  其余两个黑衣人一看,也舍了对手,收了青风狼,紧跟而去。

  此时天边翻白,已经能看清楚情况。

  地面上坑坑洼洼,一片狼藉,鲜血刺眼,七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其余人也都各个带伤,好不狼狈。

  谭修脸皮狠狠的抖了抖。队员死了七个,他作为这次的领队难辞其咎,学院必然会追究他的责任。

  只是令谭修想不通的是什么人袭击的他们。

  要知道无论是朝天宗,还是山中山学院,都是定州的超级势力,怎么有人敢袭击他们呢?

  而且对方的手段似曾相识。

  官兽!

  裂地棕熊,青风狼,红翼鸟……

  突然谭修双目暴睁,心中惊呼道:“执事堂的康师兄、秦师兄和宁师兄他们的官兽好像就是裂地棕熊,青风狼和红翼鸟,不会是……”

  越想越有可能,谭修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转头看向袁斌,以眼神询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袁斌也是一肚子苦水,他一来就认出了康春尧等人,但是他也不知道执事堂的康师兄等人怎么会突然袭击谭修这一队人。

  就算袁斌想破脑袋也想不透李三笑其实早就知道他的身份,而且改了歪脖子树洞中官简的内容。

  官简中写着李三笑这一队今晚会在荆子沟留宿,要康师兄等人前去解决了他们,其实是李三笑早就提前算好了谭修等人的落脚地点。

  康春尧三人便依言来到了荆子沟袭击李三笑,因为天色黑,双方看不清,一通打斗下来,没想到却袭击了谭修等人。

  “谭师兄,现在知道队员多了不一定是好事吧?”李三笑看了看地上的七具尸体,挖苦道。

  谭修双目一凝,寒声道:“哼,李三笑,是不是你捣的鬼?”

  李三笑急忙摆手,一副夸张的模样,急道:“这回谭师兄可冤枉我了,我看见这边有人争斗,好心过来帮忙赶走了敌人,谭师兄怎么能说是我捣的鬼呢?”

  看着李三笑无辜的模样,谭修甩了甩手,心中暗道:“李三笑不知道事情的缘由,所以不可能是李三笑搞的鬼,一定是中间某一环节出了问题,康师兄等人才误将我们当成李三笑那一队袭击了。”

  只是此时谭修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肚子怨气只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众人整理现场,趁着别人不注意,谭修将袁斌叫到了树林里。

  “袁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康师兄他们怎么会突然袭击我们?”谭修瞪着双眼,怒不可揭的道。

  被自己人偷袭了,这让谭修赶到无比的憋屈,有气没地方撒,实在是难受。

  “师兄,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康师兄他们……”袁斌一筹莫展,哭笑不得的道。

  “哼,这次我带队失利,回去以后学院一定会处罚我,对我们完成任务不利,在返回学院之前一定要除去李三笑。”谭修双眼中闪过一道怨毒之意,咬牙切齿的道。

  “师兄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机会的!”袁斌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好了,你先回去吧,免得他们起疑心!”谭修眉头紧皱,摆手道。

  袁斌告退,谭修越想越气,一拳轰在一旁的大树上,将大树打的一阵摇晃。

  “扑通”一声,一个鸟窝无巧不巧的从树上掉了下来,扣在了谭修脑袋上。

  鸟屎味弥漫开来,谭修的老脸顿时黑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