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五十章 三万锭官银在招手

第五十章 三万锭官银在招手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2175更新时间:2016-06-12 11:00:01
  水月洞中波光粼粼,微弱的铭文金光和伊莉雅头上的那颗珠子是唯一的光源,上面塌陷的窟窿彷如一个烟筒般不停的吐着雾气,使得原本就昏暗的水月洞更加昏暗起来。

  忽明忽暗的毫光映在谭修的脸上,扭曲了他的脸,虽然他很不甘心,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活命,他只得向李三笑投去恳求的目光。

  不是说朝天宗的人都怕死,只是能进朝天宗的大多都是天才,天才自有他们太多的顾虑,顾虑多了也就变得怕死了。

  他们还想着有朝一日崛起,有朝一日快意恩仇,纵横大陆呢!

  梦想没有实现,就身死,他们很不甘心,所以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全力的生存下去,哪怕是委曲求全,为得就是等待日后的崛起,然后再向对手实施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谭修就是打的这心思,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向视为仇敌的李三笑服软呢?

  谭修那点小心眼怎么可能瞒得过李三笑呢,不过李三笑却另有打算,不准备杀他。因为杀了一个谭修,根本无济于事,朝天宗有千百个谭修这样的人,不如狠狠的敲诈他一把,把利益最大化。

  想到此处,李三笑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阴笑的看着谭修道:“谭师兄欠了我三万锭下品官银,前辈你要为我做主啊!”

  “呃,三……三万锭下品官银?”谭修一听,脑袋中轰鸣作响,差点气的没背过气去。

  李三笑你可真会狮子大开口啊!

  三万锭下品官银,这都快顶的上一个中型势力一年的开销了!

  谭修他不过只是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哪来那么多官银?

  他就算不吃不喝五年也不一定能攒的下这么多的官银啊!

  “三万锭下品官银吗?”古吉塔的脸皮也明显狠狠的抖了抖,看着李三笑的眼神,那分明是你够狠。

  “谭师兄,你欠了我这么多官银,打算什么时候还啊?”李三笑一脸玩味的看着谭修,不怀好意道。

  “三万锭下品官银实……实在是太多了,我……我一时也没那么多啊!”谭修哭丧着脸,一脸委屈的道。

  他也知道李三笑是存心坑他,他就算是说破了舌头也解释不清楚,现在他只想怎么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

  “好,我也没说要谭师兄现在还啊,只要谭师兄记得就行!”李三笑心中乐翻了天,仿佛看到了白花花的三万锭下品官银在向他招手。

  官银,好多官银啊!

  “记得,当然记得!”谭修暗地里松了口气,只要一出了这里,鬼才给你三万锭下品官银呢?

  “光记得不行,我们得立个字据才行!”李三笑看到谭修的眸子底闪过一道寒芒,不由心中冷笑,提醒道。

  “字据?还……还要字据啊?”听到李三笑这句话,谭修脑中又是轰鸣一声,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当然得立字据啊,虽然我们是师兄弟,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这字据必须得立!”李三笑满眼笑意的看着谭修,脸上却一本正经的道。

  “这……立字据,这……”谭修急的脑袋上都冒汗了,他看着李三笑那副讨厌的嘴脸,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将李三笑的鼻子给咬下来。

  “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你不愿意吗?”古吉塔的冷哼声适时的响起。

  谭修浑身一哆嗦,哭丧着脸,委屈道:“我立,我立还不行嘛。可是没有纸和笔啊,我……”

  他现在是想着能拖一步算一步,最好是让这字据立不成。

  “这个好办?”李三笑笑眯眯的走向谭修。

  “你……你要做什么?”谭修大恐,仿佛见了鬼一般想躲开李三笑。

  但李三笑知道其实他是在躲李三笑肩膀上的古吉塔。

  这算是什么?狐假虎威吧。

  “不要怕!”李三笑三步并作两步,窜到谭修跟前,将他长袍的前摆“嘶啦”一声齐齐的撕了下来。

  谭修松了口气,但感觉下体凉飕飕的,不自觉的并了并腿。

  “将你的手指咬破,在这个上面写!”李三笑将从谭修身上撕下来的前摆布扔到谭修跟前,冷声道。

  咬破手指写?

  李三笑是要自己写血书?

  谭修气的血冲上脑,满脸通红,真想那么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和李三笑拼命。但他仅从的理智告诉他,那样他会死的很惨,只有委屈就全才能活下去。

  “好,我写!”谭修几乎是从牙缝中咬出这三个字。

  狠狠的咬破食指,仿佛在咬李三笑的手指一般,谭修脸上闪过一道厉色,然后便欲动手写。

  “慢着!”李三笑嗤笑一声,喊道。

  古吉塔小眼中闪过一道无语之意,暗道:“李三笑这家伙可真能折腾人,不知道这家伙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

  “李师弟,还有什么事?”谭修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道。

  “我说你写!”李三笑背着双手,装起了斯文。

  不过看在谭修眼里,分明就是“斯文禽、兽!”

  “好,你说!”谭修深吸一口气,他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找回场子,把今日所受的屈辱加倍的还到李三笑身上。

  “朝天宗谭修欠山中山李三笑五万锭下品官银!”李三笑边走边说道。

  谭修听得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刚才还说的是三万锭下品官银,怎么转眼就多了两万锭下品官银,成了五万锭下品官银了。

  而且更可恶的李三笑还要在他名字面前加上“朝天宗”三个字,别看这不起眼的三个字,但代表的意义却是完全不同,加上宗门以后,就会牵出好多的事情。

  比如说谭修还不起三万锭下品官银,李三笑就可以拿着字据去找朝天宗要,这样的话谭修就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了。

  “李师弟,不是三万锭下品官银吗?怎么成五万锭下品官银了?”这个时候谭修也顾不得其它了,先把数据核对好,免得又平白无故多出两万锭下品官银,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呃,三万锭吗?好,就三万锭吧,可能是我记错了!”李三笑眼中闪过一道坏笑,脸上却平静的道。

  其实他就是故意说错了数,吓一吓谭修而已,事实上谭修也确实被吓到了,而且还吓得不轻,小心肝被平白无故又多出来的两万锭下品官银给吓的“扑通扑通”直跳。

  “李师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写了啊?”再写之前谭修要确定一下,免得李三笑又多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苦的还是他自己。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