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官人 > 第五十一章 人至贱则无敌

第五十一章 人至贱则无敌

小说:我是大官人作者:明灯在前分类:玄幻字数:2159更新时间:2016-06-13 00:15:01
  “对了,经你提醒,待会你写完以后,附上官印!”李三笑顿住身形,转头笑眯眯的看着谭修道。

  谭修听得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啪”的一声,谭修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心中暗骂:“让你再多嘴!”

  但凡字据附上官印以后就会成立,因为人的官印是独一无二的,附在字据上就会显示出本人的信息,无从赖账。

  本来谭修还存着一点小心思,希望李三笑忘了这一点,可是他这一多嘴,最后的那么一点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呃,谭师兄,你没事吧?”

  见谭修突然抽了他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李三笑也糊涂了,心中恶寒的想到:“莫非他喜欢自残?”

  “刷刷刷……”

  谭修的心在滴血,狠心在布上写下字据,然后只见他额头上绿色的官印亮起,“嗖”的一下一道光芒射出,印在黑布上的右下角。

  黑布的右下角便多了一个绿色的印记,里面似乎弯弯曲曲的可见“谭修”二字。

  眼见谭修印上了官印,李三笑大喜,哈哈大笑一声,一把抢过黑布,七色光华一闪,将它收入了七宝乾坤戒里面。

  “这……”

  眼睁睁的看着李三笑拿走了字据,谭修脸皮狠狠的抖了抖,伸出去的手又无力的瘫软了回来。

  一想到今后的日子要还三万锭下品官银,谭修就心中发堵,出气都不顺畅了。

  三万锭下品官银啊!

  谭修的心仿佛被人戳了一万八千个窟窿,血流不止。

  李三笑收了字据,满脸堆笑的看着谭修,用贱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道:“多谢谭师兄的官银了,三万锭下品官银啊,足够我舒舒服服的快活几年了,哈哈……”

  怒气狂涌,血冲于顶,谭修脸色涨的通红,再也忍不住了,白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呃,谭师兄你……你没那么脆弱吧?你不会是装晕的吧?”李三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我算是服了,我活了三千多年了,第一次见到把人气晕的,你厉害!”古吉塔向李三笑竖起了大拇指,佩服的道。

  李三笑脸皮狠狠的抖了抖,冷不丁的扑到了谭修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哭了起来。

  “谭师兄啊,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的三万锭官银可怎么办啊?”

  “谭师兄啊,好歹我们也算同床,呃,不,同窗,你可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

  李三笑当然在假哭,其实他是偷眼观察谭修,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招来。果不其然李三笑发现谭修的眼睫毛抖动了几下,他果然是在装晕。

  其实谭修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装晕,如果再待下去,还不知道李三笑会耍什么鬼点子,不如来个装晕,先躲一阵子再说。

  李三笑心中冷笑,暗道:“麻了个巴子的,让你装晕,看小爷我不整死你!”

  “哇……”的一声,李三笑哭的更欢了,可谓是声泪俱下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三笑跟谭修关系有多铁呢,哭成这样,说不得还要夸赞李三笑重义气呢。

  “我听说你喜欢莫师妹啊,你如果死了,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你放心的去吧?”

  “说不定我和莫师妹以后还会有儿子,你在九泉之下就把他当成你自己的儿子……”

  “你放心,我和莫师妹还会有第二个儿子,第三个儿子……”

  ……

  李三笑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没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黏糊糊的鼻涕抹了谭修一脸。

  古吉塔看的直侧目,急忙跳开,躲得李三笑远远的,心中一阵恶寒。

  “太恶心了!”

  “这人简直是又无耻,又恶心,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呢?”

  “照顾人家喜欢的女人,而且还要生孩子,一个两个三个的,你以为是生猪崽子呢?”

  谭修躺在地上的身体明显的抖了起来,脸色涨红,忍得十分辛苦,他发誓出去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将李三笑这个王八蛋杀了。

  “脸上是什么?怎么黏糊糊的?”

  谭修的脸皮抖了抖,趁李三笑不注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咸的……

  突然谭修像是想到了什么,再也顾不上装晕了,“哇啊”的怪叫一声,从地上一蹦老高。本来他想到水月镜湖洗一洗,可是看到古吉塔阴沉的眸子,最后无奈的伸起袖子来猛擦了起来。

  鼻涕!

  黏糊糊的鼻涕沾了他一脸!

  太恶心了!

  可是刚才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那不是吃了李三笑的鼻涕了吗?

  想到此处,谭修的五脏六腑就翻江倒海起来,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窜到石壁跟前,扶着石壁,“哇哇”的大吐特吐起来。

  此仇不报非君子!

  谭修的心中可谓是恨极了李三笑,暗中早已将李三笑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李三笑,你……”

  直到吐得胃中开始反酸水,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谭修才停下来,回头恶狠狠的看向李三笑,一脸狰狞的咆哮道。

  鼻涕擦了满脸,又被他胡乱抹开,看着就让人反胃。

  也许是古吉塔实在忍不住了,小手一招,顿时气流滚动,托着一股清水冲向谭修的脸。

  “卟噜卟噜……”

  谭修还想骂什么,但是被水冲的只留下一连串的“卟噜”声。

  心中无限升起无限悲哀,谭修只得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就着清水洗起脸来。

  谭修的脸虽然洗干净了,但他却永远也洗不掉内心的阴影,以至于谭修日后每天要洗十几二十次脸才勉强放心,此为后话。

  见谭修终于缓过了神,李三笑一脸无辜的道:“谭师兄,我不是故意的弄你一脸鼻涕的,我只是太担心谭师兄了,所以才声泪俱下。哎,人到了伤心处,情不自禁啊,谭师兄你不会介意吧?”

  也不知道李三笑是不是有意的特意把“鼻涕”二字咬的特别重。

  “李三笑,你……”谭修气的浑身发抖,手指着李三笑道。

  “我就知道谭师兄大人有大量,绝对不会跟我计较的。这下我放心了,谭师兄既然醒了,我就不用跟莫师妹生孩子了,如果谭师兄……”李三笑抢过谭修的话,无耻的道。

  “停停停……”再让李三笑说下去,谭修恐怕就气炸了,急忙伸手喊停。

  在谭修的眼里,恐怕李三笑的这张嘴比最毒的毒蛇还要毒上三分,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遇到李三笑,不跟他讲道理,直接开打。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