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辉煌魔导录 > 第八章:血脉的鉴定

第八章:血脉的鉴定

小说:辉煌魔导录作者:卡波分类:玄幻字数:4539更新时间:2016-05-20 18:00:01
  天旋地转的感觉终于在传送完成之后消失不见,克罗提亚,虽然脸色有点苍白,但是能勉强保持站立,至于罗恩,小脸苍白,片刻后一阵铁青,摇摇晃晃的朝着一旁的垃圾桶扑了上去。

  克罗提亚抱着小白,好笑的看着罗恩现在的模样,哪里有他之前一直以来的镇定和自信,这么看起来他算是个正常人不是么?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颈附近的肌肤,脸上闪过一丝羞红,那时的他,还真是可恶呢。

  罗恩脚步虚浮的从垃圾桶处爬了起来,不免感叹起生活的多姿与美好,苍白的小脸之上是异常沉重的心情。

  “嗨,克罗提亚,今天的天气不错。”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一块手绢,走到他的面前,温柔的替他擦着嘴边残留的污秽,他愣了愣神,透过她的动作,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女孩的身影。

  “沙耶?”她的动作一顿,很快又继续了下去,罗恩也意识到说错了什么,沉默不语。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氛围相当僵硬。

  一阵呛人的气味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少年少女的中间,一个灰色的圈圈由浓变淡,出现消失,只是眨眼片刻,克罗提亚抖了抖手上的手绢,一道火焰将它焚烧干净,罗恩也是恢复了下力气,看着中间那个吐着圈圈的家伙,细长的物件被握在手中,嘴巴轻轻的在一端呼了两口,青烟袅袅,从他的口鼻处缓缓冒出,在空中形成大小不一的圈圈。

  “年轻真是好啊!”他感慨了一句,脸上的深思仿佛是在怀念着什么。

  烟雾缭绕,罗恩和克罗提亚的咳嗽声终于打断了来人的回忆,他看着两个小家伙,手中的物件在罗恩的头上一敲。

  “额。”罗恩捂着脑袋,不满的看着这个突然袭击的老者,这老人家看起来实在是太老了,以至于罗恩连开口喝问的意思都没有了,生怕一个不小心,便让对方一命呜呼。除了笑容还算慈祥之外,其他方面完全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模样。伛偻的身体,颤颤巍巍拄着扫把,只剩几根的花白头发,苍老的面容,几乎睁不开的眼睛,无不诠释着老者的年龄。

  老者看了看两人,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手中的扫把慢慢的扫过两人站立的地方,有些沙哑的声音出现在两人耳中:“很久没有人来能力见识科了,两个小鬼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是来进行血脉鉴定的。”老者扫地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嘴中再一次吐出一个烟圈。两人静静的等着老者开口,许久,老者似乎睡着了一样,罗恩见他没有了什么反应,便拉起克罗提亚的手,想要离开。

  “很令人怀念呢,那个时候,也有一个这样的小鬼,因为血脉的缘故被当做英雄之力而被弄得家破人亡。”老者的声音轻飘飘的落入克罗提亚的耳中,她猛地转身,浑身的火焰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化为无数的紫炎,在老者的背后燃烧着。

  罗恩拍着她的背,将她的情绪安抚下来,认认真真的走到老者面前,行了一个礼:

  “大人。”老者拿着烟枪的手,轻轻的摆了摆,打断了罗恩接下来的话,扫把在地上轻轻的敲了几下,地面震动,一座女神像出现在罗恩和克罗提亚的身后,然后被没入一座宫殿之中。老者缓缓的走到他们面前,说道:

  “跟我来吧,很难得可以看见这样的血脉了,下面的那些测试仪器无法给你提供正确的测试,跟我来吧。”

  “喂喂,等等。”罗恩正想说些什么,老者已经慢悠悠的走到了不远处,他和克罗提亚对视一眼,同时看出了对方的震惊,匆忙跟上,然而越是加快步伐,越是无法追上老者,明明对方只在眼前,但是却怎么也追不上,两个人只能跟在后面,吃着对方沿路扫下来的灰尘。

  被无数蔓藤布满的青色大门,在老者的手指滑动下,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罗恩和克罗提亚从后面赶了上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注视着老者面前大门的开启,藤蔓不停的断裂,无数灰尘从上面抖落了下来。,待到大门完全开启,老者默默的说了声进去之后,便开始清扫门口的落灰,嘴里轻轻的吐着烟圈,就像刚才扫地那时候一样。

  罗恩和克罗提亚行了一个礼,缓缓的走进了大门,门内灯火通明,四周摆满了落满灰尘的椅子,整整齐齐,正对着面前的女神像。四周破败的窗户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并不怎么美观,罗恩和克罗提亚缓步走到女神像之前,打量着面前的神像,罗恩的眉头像是打了一个死结,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神像披附着铠甲,手中的长枪指向某一个方向,而石质的面容则显得异常英武,透过这座雕像依稀能想到,当年这具身体是如何的英姿勃发,屹立于大陆之巅,然后被世人供奉膜拜。只是时过境迁,人们早已忘了这位女子,只留下还算完好的石像以及一座破败的会堂。

  女神像静静的站在那里,灰尘满满的桌子上,摆着一碗清澈的水,倒映着克罗提亚美丽的脸庞,罗恩缓缓地退到一边,刚才,一个声音已经给与了他们提示,将血液滴入面前的清水中,便可以完成鉴定。

  这种儿戏一般的方式,让罗恩有些郁闷,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克罗提亚已经走到了前面,一滴鲜红的血液从她的指尖落入清水之中,刹那间,光芒四射,就连站在门口的老者也是愣在了原地,看着冲天而起的光芒,目中闪过一道精光。

  浑身被光芒笼罩的克罗提亚,完全的失去了行动之力,罗恩双目通红的盯着被光芒笼罩的克罗提亚,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正在不停的刺激着他,让他撕碎面前的光芒,杀死他的伙伴。他死死的克制着,面前的光芒让他从灵魂深处厌恶着,他低吼一声,重重的撞在了附近的石柱上,眼前一黑,彻底的昏了过去。

  至于克罗提亚,红色的火焰缓缓的在她肩膀上形成了一个火焰标志,她望着手臂上的标志,泪水猛地再也控制不住,滑落到面前的清水中,泛起圈圈涟漪。这个标志来得实在是太晚了。

  当光芒敛去,正想移动的她又一次被更明亮的一道光芒束缚住,面前的女神像发出轻微的颤抖,在克罗提亚的目光中,石像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碧绿如海,深不可测,随意的看上一眼,便会整个的陷入进去,她的目光扫了克罗提亚一眼,又一次缓缓的闭上,石像的手臂微微抬起,一个巨大的碧绿的魔法阵完完全全的笼罩住整个绿荫城邦,无数的光点飘散入人群之中,一道道惊呼此起彼伏。

  “我的魔力似乎增长了。”

  “我的病都好了都好了。”

  “……”

  大门前的老者脸色骤然一变,从天空飘散下来的光点融入自己的身体,让他原本苍老的身体看起来年轻了许多,他望向门内,那夺目的光芒,继续向外扩散着,他的手指飞快的划出一个魔法阵将扩散的光芒拼命的压缩着,然后拿着烟枪的那只手,画出一个与外面巨大魔法阵类似的魔法阵,压缩至极致的光芒整个的注入到他自己手中的魔法阵中,然后在释放出去,他说道:

  “神爱世人,洗涤污秽。”

  正准备赶过来强大的魔导士们,一个个停止了脚步,注视着绿荫城邦那个方向发出的光芒,眼中既有疑惑,也有期待。

  “错觉么?绿荫的神应该永眠了才对。”

  “是法兰那个老家伙吧。”

  “那是神的气息,可是?”

  ……

  释放出这一招的老者,不停的喘着粗气,但是脸上却是异常的开心,他仿佛年轻了好几十岁,手舞足蹈的,连手中的烟枪是什么时候掉的也忘记了,他兴奋的想着自己刚才的杰作,觉得自己的做法实在太明智了,更是对门中的两个小鬼充满了期待,竟然能够让神重新注视到这里,真的太让人意外了。

  “老不死的,你怎么用出‘神恵’这一招了?!刚才到底什么情况?我感受到了神的气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一名老婆婆拄着拐杖狠狠的在老者头上一敲,问道。突然出现的老婆婆吓了他一跳。

  “啊!你,你,你怎么来了?!”老者惊讶的看着老婆婆,同时眼珠子滴溜溜的直打转,然后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莎萝,这件事你一个人知道就好。”说着将刚才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谁想到莎萝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老者。

  “法兰,你要死啊,把这么大事隐瞒下来。”莎萝此时站在法兰旁边,正在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的办法,谁想到法兰已经开口解释道。

  “把他们丢到你那里去,你不是一直在担心这次的学院之战么,那个小女孩是火属性的,和你一致,同时特殊的血脉之力必然让她更加强大,只要你好好指导,这一次的学院之战必然有一拼之力。”法兰如此强调道,“你,难道想要你一生贡献的绿荫学院覆灭么?”

  “不,绝对不。”法兰最后的话语深深刺激着莎萝,她咬了咬牙,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她有所期待的望着门内的状况,光芒已经散去,罗恩已经清醒了过来,背着昏迷过去的克罗提亚缓缓的向门外走去,女神像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火焰在那个地方静静的燃烧着,当他们踏出门的时候,身后的大门发出轰隆的声响,然后紧紧的关了上去,除了上面破碎的藤蔓诠释着它曾被打开过之外,一切就像回到了原本的样子。

  出来的罗恩背着克罗提亚,看着面前的老者身边多了一名老婆婆,微微颔首。正想开口,一团火焰已经笼罩在他身后的克罗提亚身上,他大惊,试图扑灭面前的火焰,但是毫无办法,他怒视着出手的老婆婆,脚下的魔法阵猛地踩出,人出剑行,但是下一刻,他的剑便被刚才的老者两指一夹,毫不费力的将他弹到远处。

  老婆婆继续烧烤着克罗提亚,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她满意的对着老者点了点头,缓缓的收回火焰,火焰收回之后,克罗提亚身上自行燃起的红色火焰包裹着她,她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倒地挣扎而起的罗恩身上,然后扑了过去。

  “他没事,只是小小的惩罚而已。”法兰捡起落在地上的烟枪缓缓说道,“现在的小家伙,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尊老爱幼,哎哎哎哎。”

  “克罗提亚,你没事吧。”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罗恩看着关心他的克罗提亚,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疑惑的望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更不知道他又是怎么和老者起了冲突。

  一份羊皮纸突然出现在他们俩中间,莎萝的话音已经落下:“签了它,你们便可以走了。”克罗提亚和罗恩的目光落在羊皮纸的内容上。

  大致是什么成为转校生之类的事情,条目清晰,甚至给出的优惠也是让人大跌眼镜,什么食宿全免,任务自由,学科自选等等等等,最后是学费的内容。

  “什么?一个学年30金贝!你怎么不去抢!”对于现在的罗恩来说,钱这种东西特别的敏感,如果没有看到魔导车,或许还不会这样,而现在这简直是在割他的肉。克罗提亚同样明智的点了点头。

  莎萝不怀好意的冲着罗恩笑了笑,然后目光慈祥的对着克罗提亚说道:“那个条件是针对他的,你不用。”

  “为什么?”克罗提亚疑惑的看着莎萝,罗恩死死的拽着自己的口袋。

  “因为我看他不爽!”噗!这是什么奇怪理由啊,就因为看自己不爽,自己要加入学院就要多交30金贝?这可是一辆魔导机车的钱诶。罗恩怒视着对方,然后把头一撇一副死活不签的样子。

  “小子,我劝你们还是签了的比较好。”法兰吐了个烟圈,默默的说道,“这个世界最后决定成败的不是法律,不是钱权,而是手中的实力。”骨瘦如柴的手缓缓的在空气中捏出一阵爆响,罗恩的郁闷的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他看了看身边的克罗提亚,取过羊皮纸旁边的羽毛笔,写下罗恩两个字。两位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落在克罗提亚身上,她咬了咬唇,缓缓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羊皮纸很快消失不见,克罗提亚被莎萝带到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两个人身上全都冒起了火焰,至于法兰则吐着烟圈拍了拍罗恩的肩膀,说道:

  “真正的学院可不是外面那种自称学院的货色,30金贝的价格很实惠,除了必要的知识之外,还有各种技巧交授,完美的魔法回路构成以及形形色色的美貌少女。那白花花的大腿啊,各种颜色的胖次啊,各有千秋的欧派啊……!!”聊着聊着,罗恩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那大腿,胖次,欧派怎么想都与学院无关吧。

  那边打的热烈无比,这边法兰吹嘘的厉害,罗恩,突然有些感慨,觉得被人强迫的签下入学通知似乎没有什么不好。他的身边一阵风缓缓吹过,一个白乎乎的身影跃入自己的怀中,他揉着它的脑袋,乐呵呵的笑了。

  不知道有没有不错的“食材”可以提供。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