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辉煌魔导录 > 第二百一十六章:谎言和真实

第二百一十六章:谎言和真实

小说:辉煌魔导录作者:卡波分类:玄幻字数:4446更新时间:2017-01-08 20:30:01
  就在王都之中的梅沙露娜对着罗恩身边出现过的两个人有所怀疑的时候,正在地下的罗恩等人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现在正在往回走,如珍妮所说之前的路已经完全不同,像是更加深入了一样,地面也再没有了令人恶心的血浆,反而变得干净整洁无比。

  “先确认一些事情吧。”罗恩看向珍妮,示意她将那个和她相似的女孩解放,魔力注入其中之后,水晶之中的女孩慢慢站了起来,玉足落地的同时,她的魔导器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上,琴弦波动,一阵略显悲苦的声音从上面传了出来。响了一阵之后,便停了下来。她慢慢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珍妮的身上,单膝跪地,低垂着头,像是在行礼一般。

  “跟我们说说你所谓的初代吧。”珍妮开口道,前方的道路在探查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所以她有时间进行一些简单的询问。

  “你们竟然没有去那个地方?”复制体珍妮惊讶的看了看眼前的环境,很快就露出了高兴的神情,她下意识的牵上珍妮的手,脸上的喜悦就连那个表情最严肃的人都能够看出来她是真心的开心。

  “什么情况?”珍妮困惑的看着对方,并不排斥她牵着自己的手,反而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说话也没有了之前的冷酷,反而给人的感觉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这种样子的她就连与她认识不久的克罗提亚也见得不多。

  而接下来的回答却让珍妮惊出了一声冷汗。

  “这片区域连接着大陆一个绝地之一,我们这些人也是被制造出来之后,就被分派到各个地方进行探查,我曾有幸从探查的队伍之中活了下来,然后被赋予了如今的地位,你们一定奇怪为什么会有虚空生物的出现吧?”她看着罗恩等人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也一定和那些虚空生物接触过了,“灰色精灵已经被大陆深渊种族驱离,没有人任何人都不会接纳这样的种族,虽然他们本身可以诱惑一些贪婪的人类,但是深渊的力量没有那么容易获得,一旦被人发现这些人因为深渊力量的侵蚀便会招来更多的麻烦的事,所以灰色精灵们想出了用我们这种复制体作为食物来换取虚空生物的信任,在取得一些力量之后就继续研究各种奇怪的研究。”

  “其中的研究就包括了大陆生物对于提升魔法实力的一些措施,包括了合成特殊生物,以及杀死复制体来升级。”

  “暂且不提这些事情,你说的这些对于我们所走的方向有什么帮助么?”克罗提亚此时问了出来,虽然知道了对方的背景,但是对于之前她所说的那个绝地大家都很好奇,在知道了大家往回走之后,她露出欣慰的神情不是骗人,大家更关心的事接下来的行动。

  “我接下来说的也正是与这个事情有关。珍妮小姐。”她握着珍妮的手,认真的看着对方,“你相信你的哥哥么?”

  珍妮一怔,连她手上的力气变大之后也没有察觉,她看着她,根本不知道她如今的意思,就听到她继续说道:“如果要再一次的杀死你的哥哥,你会同意么?”

  珍妮的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她反手抓住了她的肩膀,震惊的问道:“你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我哥哥做的么?”

  “不,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我的主人便是您之前干掉的那个人,而深处的那个人也和他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你一路畅通无阻,正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你的哥哥,但是我知道,如今的你们不会是他的对手。”

  “自我们出生以来,我们便有两个主人,一个是身为母体的初代,另一个就是深处的那个人我想他将你带到这个地方也是有目的的吧。你是完全按照那具身体的意识前进的吧,你是否考虑过,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利用你所谓的家族伙伴,将你诱至深处,不断的激发你的潜力,不停的战斗。他也曾说过,灰色精灵是利用了他吧。而你依然毫无保留的相信自己的哥哥不是么?”她已经被推着靠到了墙上,而珍妮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瞪着对方,根本不愿意去相信她所说的一切,“主人太过强大了,或许你们都只是他无聊生活之中的一点点缀而已,就像你的那位护卫一样,不自量力的去挑衅虚空生物,最后连灵魂都来不及逃掉。被虚空生物杀死的生物灵魂将在这个空间继续游荡,或许有一天能够成为像我一样的存在,但是更多的或许是成为某一个地方神秘事件的根源,然后被其他的魔导士找到,破除,最后消失不见,呐,你手上不是有他的缎带么?那就是证据。”

  “你混蛋!为什么之前不说,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还要装作无辜的样子希望我们去拯救什么初代?”珍妮愤怒的将她的肩膀捏碎,她只是皱了皱眉头。

  “所以说,我为你们的选择感到开心,因为你们选择去找我的母体,而不是去找死。像我们这种人,一生就是死亡,在那个地下深处的绝地之中,熔岩与怪物聚集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死亡,我早已忘记了自己的编号,我只知道我所谓的性命,不过是在有一天成为虚空生物的食物或是在绝地探索时突然倒下,亦或是在某一个时间被人杀死。活着,只是因为习惯了死亡。”她茫然的看着珍妮,眼神空洞至极,罗恩快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试探性的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呐,珍妮小姐,哥哥,真的很温柔是不是?即便无法违背对方的命令也要在这片空间之中为你斩开一片生路。你问我为什么不把已经发生的是告诉你,因为啊,哥哥他不让我告诉你呢。”她的气息越来越弱,珍妮怔怔的看着她的样子,渐渐的松开了手,“我好羡慕,好羡慕你是他的妹妹,但是又好幸福,因为他一直一直把我们当成真正的妹妹,即便是死亡,也要为我们寻找着能够活下去的方式。”

  “你,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珍妮看着她,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诺玛提拉,米苏,卡布其这些队伍之中的治疗纷纷使出治愈魔法,但是却似乎毫无用处。

  “珍妮小姐,我的话似乎太多了,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家伙会从那片绝地之中走出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的哥哥,如果无法向自己的亲人举剑的话,逃走吧,这是唯一的机会。但是,请你,请你救救初代。只有你,只有你能够救她。复制体所有的装置就在这无尽黑暗的某一扇们内,离开这里的方法也在这其中的某扇门中。”说完这段话,她猛的转身,身上爆发出的威势将所有靠近的人震退。

  珍妮有些呆滞的看着她的背影,而自己在她释放出的一道光芒笼罩之下,和大家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昏暗的地下,摇曳的光火,所有人在一阵晕眩之后,打量着身边的建筑物。

  “这是哪里?”有人困惑的问着,一道蓝色的传送门已经出现在说话人的身后,将他拉扯进去。众人一惊,待看清传送门之后的景象之后,顿时激动了起来。

  那里有着熟悉的人和街道,还有着不少的魔导士守护着大门。

  “是魔导协会?刚才被传送出去的人已经在魔导士的旁边了,确认没有陷阱。”罗恩冲着大家点了点头。

  “我这边也接到了公会的消息,确实是真的。我们可以出去了。”剑萌高兴的说着。

  一瞬间大家全都舒了一口气,有些人已经开始商量着离开这个地方之后该干嘛了。

  “你们先走吧。”一个另外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时候,所有人看着望着前方的珍妮,那里,正是之前那个女孩送他们过来的地方。

  “珍妮。”克罗提亚以及提拉,拍了拍她的肩膀,之前的事必然让她耿耿于怀,两人想要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的族人还在那个地方,那个女孩的任务也没有完成,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的愤怒之后,已经完全的消失,她们是我的复制体,虽然只看到了一个人,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受到血脉相连的感情,她知道很多哥哥的事情,我猜测其实那个时候,哥哥也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了吧,她没有动手,应该也是和哥哥的原因,我却只是恨她对哥哥的诋毁。忽略了魔导士在执行任务时的警惕。总得来说,幕后的计划是成功的,如果没有你们大家,也没有她的话,或许我真的傻傻的掉入了整个的陷阱。”珍妮的身体开始被魔法笼罩,那断剑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手中,“我想战斗。质问一下对方到底为什么要使用哥哥的躯体,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虚空生物挡在面前,我就将它们全部杀死,如果是灰色精灵一族,我要它们一族挫骨扬灰。如果,真的是哥哥的意识,那么,就让我和他一起消逝在这片空间之中。”

  她正想要行动,身边的几个人已经叫住了她。

  “喂。一个人承受也太自私了吧。打架不叫上我,你看不上我么?”克罗提亚穿着公主的长裙,握着权杖,“偶尔我也充当一下火属性的魔导士好了。还有,珍妮,现在你的某个地方看上去不是那么小了。”她骄傲的挺了挺胸,站到了她的身边。

  “虽然有些不爽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但是这个时候,也是为了大家,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了。”诺玛转动着手中的魔武,吹了吹上面的硝烟。

  “我就负责保护你们好了。”水晶球晶莹剔透,制式的的长袍随风飞舞。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不应该好好的计划一下么?”罗恩笑了笑,渊剑悬浮在他的身边,“为了安全起见,其他人全部离开好了。”

  “我也可以帮忙的,罗恩。”粉发的小女孩走到了他的面前,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可是我们的王牌,应该保存到最后一刻。”他摸着小女孩的头,笑容满满,“夜,如果我们回不去了,绿荫的那些家伙就拜托你了。到时候也只有你能够守护住他们了。”

  “不,如果你们死了,我会杀到那个绝地毁灭一切。”粉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她站在那里散发着强大而冰冷的气息。

  “我们也留下来吧!”

  “滚!碍手碍脚的家伙,想要帮我们至少到达一体的境界,连‘极’都进不了的你们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罗恩的咆哮顿时让所有人的脸上一片惨白,他冰冷的话语打得他们的脸火辣辣的,他们知道那是罗恩指之前被人控制的事,“在一次战斗中已经‘死亡’的人没有资格参与这样的战斗!”

  “你!”有愤怒的正想开口辩解的人,被队伍之中最为年长的列格拦住。

  “他说的没错,我们走。”沙土,卷住了这些人的脚,在他们不甘之中,卷入到了传送门之中,列格大叔,看着罗恩,“活着回来。”他笑了笑,然后看向最后一个女孩。

  “冬夏。这是我的名字。”幽冷的匕首闪烁着寒光,那看似危险的少女,走到了罗恩他们面前,“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或许真的如之前所说,我是绿荫学院某一届的学员,但是如今,我却非常的疑惑,尤其是看到那个复制体死亡的时候,来自心底的寒意更加深沉了。我开始怀疑我本身的存在,或许,我也像那些死掉的复制体一样,就是一具别人的复制体吧。”

  “冬夏,是么?”罗恩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活着,以冬夏的名义。”

  她看着罗恩,眼中的冰冷有了一丝融化的痕迹,她点了点头,一步步的退后,慢慢消失在传送门之中。

  “呦,只剩我们五个了。不如一起吃点东西吧。”罗恩从随身空间之中取出了锅碗瓢盆,然后找出一些食材,很快就做出了一些丰盛的食物。扑鼻的香气让原本凝重氛围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她们红了红脸,然后坐到了他的周围,开始吃他制作的食物。

  “你应该不会在食材之中投入一些奇怪的东西吧,又想一个人奋斗的话,我可绝对不原谅你。”克罗提亚笑着推了推他,而罗恩则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自己在食物之中加了东西,但是看着精力充沛额几人,笑骂道:

  “看,一点效果都没有,诺玛,你什么时候和她们站在一起了?”

  “这根本就是你一个人的错,才说过什么个人英雄主义不行,我们是团队之类的话,结果一转眼就把我们卖了,你还是不是男人?”诺玛翻着白眼。

  “提亚,告诉她,我是不是男人!”她的回答让一众女孩脸上一红,“切,没有办法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看来我们的餐点时间结束了。”渊剑猛然一张,形成一个黑色的金字塔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

  “吃饱喝足,也是该清理掉一些东西了。”(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