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辉煌魔导录 > 第二百二十章:斩杀

第二百二十章:斩杀

小说:辉煌魔导录作者:卡波分类:玄幻字数:4486更新时间:2017-01-11 22:06:52
  巷道之中,两个女孩面色发白的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巨大骷髅,明明只是一个骷髅架子却给人一种异常邪魅的感觉,尤其是他盯着她们的时候这种感觉异常的邪恶,而卡波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散发出来的气势,意识两女先行离开。

  “哦!该死的嫉妒,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女孩子,为什么每一次出现你的身边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女子。”骷髅的上下颚不停的咬合着,发出刺耳的声响,身周的魔力已经重新汇聚了起来。卡波面容凝重的看着对方挥动手指使出的魔法,一连串的骨头像是一排排波浪一样,不停的冲击着他的防御,他自己的身体很快就被无数的骨刺穿破,鲜血满地异常恐怖。两个女孩根本来不及救援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攻击刺破卡波的防御,将他刺了一个对穿。

  “哦!该死的嫉妒,难道你每一次都这么有绅士风度,为了这些女孩让你本就瘦弱不堪的身体来迎接魔法冲击?”骷髅塞斯伸出长长的骨指将他抱了起来,慢慢的将刺在身上的那些骨头一根根的拔掉,并且表示出了关心的神色,卡波配合的吐着鲜血,无奈的笑了笑,不一会的时间自己的身体就恢复了原状。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跟你对战的原因,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家伙,一上来就把自己的终极魔法使了出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撑起一个结界,将两女隔绝在外。

  “我可不是那种游吟诗人口中无脑的魔王,放任威胁一路的成长,只有在敌人弱小的时候干掉对方才能收获最大的利益。”骷髅非常鄙夷的看了卡波一眼,“按照你的吩咐已经让那位大人过来了,不过你究竟有什么计划,不惜暴露自己得魔法不说,甚至还牵扯上那些东西,要知道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在我看来你根本就是在找死。”

  “暴食,你知道么?我已经活了很久了,我已经受够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却怎么死也死不掉,我一次次的期待那个家伙破坏了规则之后能够带给我一点惊喜,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一根筋的混蛋,就为了一个必死的女人,一个腐败的家族,一次次的轮回,就为了杀死一个被命运眷顾的女子?就连我也无法干涉那个女人的一切,只能通过她身边的一些人来影响她,他可笑的举动根本无法给这个世界带来任何一点改变,反而施加在我身上的那种诅咒越来越深,无论是谁,任何违背规则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卡波靠在了墙上,抬头望着天空,“我可笑的认为只要在这个轮回之中我就一定会有一次被人杀死,但是事实证明我还是错了,没有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杀死我,无论是已知的,未知的,被命运眷顾的,任何人都是杀死不了我。于是才有了现在的我,我必须做些什么,只想痛痛快快的死去,而不是被整日的悲伤笼罩。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他咆哮着,抓着自己的头发,如果不是因为结界的缘故,他此时燃烧起来的魔法足矣将这个王都毁灭多次。

  “呐,暴食,曾被女孩子伤害过的你,会懂吧?”他垂着头,黝黑的脸上滚落下两滴泪珠,“一次次的轮回,一次次的回忆着那段刻骨铭心,无法解脱的痛苦,你应该懂吧。”

  “你这个家伙!”骷髅砸吧着嘴,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直说那个家伙是个固执的混蛋,说到底,你其实也是一个固执的家伙呢。我不知道自己在曾经是否和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在这个地方,我就是我,在这个时间之中我可以活的精彩,不停的恨,不停的吃,也可以不停的战,只要存在着,我知道我就有存在的意义。至于曾经给我一刀的女孩,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也记不清了。或许是在未来或者过去的某一天中,我遇到过这个人,也或许会死在她的刀下,但是现在,我存在着,我活着,那段模糊不清记忆或许就像影响了如今我讨厌女孩子的缘故吧。过去的事过去,未来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你说他破坏了规则,只为了一个女孩,你期待他所产生的影响却没有去做任何的改变,反而责怪人家。当你觉得你必须去改变什么的时候,你是否也成了破坏规则的那一个,跳出大陆规则之外,窥视每一个人的命运,寻找着死亡的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么?你不过是为了自己破坏规则的理由而寻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罢了。”他削着自己的骨指,像是看出了一切,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结界外的天空,“拥有着英雄之力的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自私自利,寻找着这片大陆上属于自己的位置。”

  “寻找着自己的位置?”他握了握拳,看着眼前巨大的骷髅,那温和的笑容像是有了什么转变一样,“是这样么?原来是这样。谢谢你,塞斯。”

  “喂喂喂,伤感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得到罗恩的消息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骷髅顿时变出一副笑脸,靠近了卡波。

  “一方面确实是为了我自己原来的计划,另一方面我也想看看出现在那个命运眷顾的女子身边的男人究竟有什么力量能够打破这个规则,会让这么多本不该出现的人或物关注着他。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他和暴怒再一次对才能够知晓。”

  “暴怒么?正想和他交手啊。”

  “不不不,暴食,你的目标是傲慢,那个人才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一个。”卡波掰着手指将这件事说了出来,“不过现在,不是我们应该动手的时机,跟着那位大人回深渊去吧。我有感觉,除了主城之外的大陆也会变得越来越精彩。”就在他说出这句的同时,身处在各地的英雄之力的拥有着同时有所感觉,他们不由自主的握住了自己的印章。

  “奇怪,怎么会这么热,难道说,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么?”绿荫城邦之中的蕾丝卡坐在自己的书案之前默默地取出了自己的大剑,轻轻擦拭着,一声轻吟之后,软软的倒在了书桌之上。一个猥琐的胖子从外面留了进来,迅速的将她装袋带走。

  屋内的灯火摇曳不止,没有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金发公主坐在这个地方。

  昏暗的地下通道之中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怒吼之音,那像极了珍妮哥哥的男子正一路寻找着罗恩等人的踪迹,但是却被层出不穷的复制体们骚扰不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受到他操控的这些复制体们竟然不再受到他的控制,那攻防有序的形成的队伍,让他手忙脚乱好一阵,身上还受了不少的伤,最后他凭借着强大的实力终于碾压了过去,但是复制体们却选择了迂回的战斗方式,冷箭,陷阱,各种之前没有的方式让他伤透了脑经,他甚至不知道对战的一群真正的魔导士团队,尤其是看到一排排站位分明的队伍之后,隐约之间有了畏惧之感。

  整齐划一的拔剑动作,毫无间隙的默契配合,近战的挥动自己的手中的魔导器一次又一次的给予对方杀伤,远程的则用各式各样的辅助魔法配合控制打出伤害。不一会的时间,他的身上又增添了不少的伤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珍妮等人似乎忘记了之前看到未来的某些东西,重新找了一个时间门,击杀了看守着的虚空生物之后,慢慢推开了门。又是一层的仪器和培养装置,而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装置之中的人之后纷纷看向早已握紧了拳头的珍妮。

  一具具一模一样的身体让珍妮眉头紧皱,她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她根本没有想要对她们出手的冲动。而其他人呢想要破坏的时候,珍妮却伸出手制止。

  “珍妮?”克罗提亚奇怪的看着珍妮。

  “我能感觉到她们的心跳,似乎也能够感受到她们的紧张,她们想要活下去的欲望比我们任何人来的都要强烈,我做不到去伤害她们。”珍妮小声的说着,脸有些泛红,她寻找着控制着这一切的中心,试图将将她们释放出来。其他人没有阻止,也没有怎么询问,甚至对于接下来产生的危险罗恩也没有提及,全都帮着珍妮寻找着和控制枢纽。

  一道夸张的大笑声顿时让众人的动作一滞,那满身是血的高大的身影让众人围到了一起。珍妮吃惊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因为那样的相貌和她的哥哥实在是太像了,但是她知道,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的哥哥。她跨出一步,冷了冷开口:

  “你是谁?”

  “我愚蠢的妹妹,这么快就忘了哥哥了,看来你是真的把哥哥对你做得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放心吧,很快你就能够想起来的。”说着,那人脚下猛踩,一圈无形的魔法将周围的玻璃仪器全部毁灭,泛出的鲜血顿时让珍妮通红了眼。断剑跃出,想要冲上去的时候,珍妮的身体被身后的罗恩束缚住。

  “冷静下来。诺玛。”诺玛的子弹顿时落在了珍妮的身上,她的眼中忽明忽暗,最后趋于平静,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朝着诺玛和罗恩点了点头。此时的她绝对不适合冲锋,对方实力必然惊人,虽然自己已经有了踏入巅峰魔导士的资格但是终究还不是,一旦被对方抓到了破绽,一定会受到重创。

  “身上很多伤口,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体力也不是很好,左脚有些跛看来是个关键点。试探的魔法就先让克罗提亚她们好了。”说罢,自己一团绿火飘到了眼前,克罗提亚绘制出的魔法也亮了起来,两道火蛇陪着着罗恩的的绿火冲向了对方。

  “小把戏。”那人身体一扭出现的位置正好是诺玛的身边,而罗恩似乎早有准备,渊剑一甩,身体一个滑步,别来到了那人的身前,一团绿火从脚下踢出,火焰毫无意外的沾到了他的身上,但是衣袍一甩便将绿火引导了衣袍之上,扔到了一边,重新站到了不远处。

  “实力还算不错,可惜。”也没有见他什么动作,诺玛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条机械的手臂,朝着她抓了过来,红色丝带缠绕住对方伸出的手上一指,身体借助这股力量被甩飞到了天上,双铳合二为一,魔法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魔法回路,一声巨响之后,诺玛向后抛飞,由负责接应的克罗提亚抱住,火焰屏障立刻竖起,一圈紫火围绕在她们的周围,将所有的攻击全部挡在外面,提拉手指一点,对方的魔法全部消散不见,短短一瞬,双方攻防惊心动魄,却还只是彼此之间的试探而已。

  克罗提亚和诺玛重新回到了队伍之中,站好各自的位置之后,罗恩淡漠的看着对方,仿佛他所有的一切已在意料之中,正想着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场地之中又出现了奇怪的画面。

  “混蛋,你们这群蝼蚁,区区复制体还能够对付得了我么?”珍妮瞪大了眼睛,眼前的所有还活着的她的复制体一一站到了对方的面前,五光十色的魔法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囚笼,想要将他困锁在里面,但是实力上的差距并非人数上的优势能够弥补的,随着一声怒吼,复制体们再一次的被拍飞,鲜血飞洒。

  “不要。”珍妮想要出手,但是却似乎有什么力量将她锁住了一样,那一道道鲜红在她的面前前赴后继的绽放,她的双目已经充血,眼中的星点随着这些复制体的消失越来越多。

  洛丽家族的血脉,需要最亲之人的鲜血才能够真正的开启。当最后一具复制体倒在她的面前的时候,突变的白色短发狂放飞舞,那充血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一脚踩在复制体身上溅起无数血花的男人身上,她取下自己的眼镜,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杀意摄人心魂。

  “罗恩,我自己来。”说罢,她身体已经突然消失。这让正想说些什么的罗恩吓了一跳,这种速度,就算他叠加了三次的爆发也追不上吧。

  “罗恩,怎么办?珍妮她就算这样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吧。”看着珍妮一剑一剑的斩出却没有任何的伤害,克罗提亚不由担忧道。

  “不,你看错了,那只是她在适应她的力量,等着吧,当她完全明白自己如今的状态的时候,就是对方死亡之时。”罗恩非常自信的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她的族人和那位初代。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在附近。”

  话音落下,珍妮眼中的星点汇聚到了一起,深邃的眸子和对方的眼睛相对,之时,手中的断剑出现一个魔法阵上方伸出的剑刃汇聚着磅礴的能量,对方的瞳孔一缩,想要退后之时,珍妮的身体像是翩飞的蝴蝶,来回闪烁,踩出对方退后的空档,身体向后一滑,剑刃发出一道恐怖的气息,那人惊呼出来,但是避开已然来不及了,剑气扫过,身首异处。她的剑刃插入对方的身体之中,破坏着他的全部。她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的鲜血,说道。

  “你们还真是傻呢。”(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