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瞬间惨重损失下的惊悸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瞬间惨重损失下的惊悸

小说:神话版三国作者:坟土荒草分类:历史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7-09-03 19:02:59
  薛邵带领的白马所剩的箭支不多,这个时候也没反应过来对方是军魂军团,毕竟罗马正规鹰旗军团和汉室的正规军团一样都是制式装备,主战军团在塞维鲁的时代都换上了最好的准备。

  也正因为这一条件,薛邵虽说发觉对方是主战军团,但并没有想过对方是军魂军团。

  总之抱着打完就跑的想法,薛邵准备将箭矢射完就跑路,因而以某种迅捷的速度绕着对方发动了神速箭。

  顺带提一句,这个军团是薛邵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罗马的单一兵种军团,全部是重步兵,其他军团多多少少都有些弓箭手啊,骑兵啊,以及其他各种类型的兵种,保证在任何地形上都不会被敌人完克。

  当然汉室三大骑兵一般也是单一兵种,区别在于,这三个骑兵战斗力和数量有保证,相对来说不存在被克制,除非是拿几倍兵力去围攻才会有战果,不过花费几倍兵力去围攻他们的话意义又不大。

  然而面前这个重步兵军团给薛邵的感觉就像是,不为了杀敌,也不为了跑路,就是为了生存力,有人中了数箭还毛事都没有的站在原地结阵防御,而且对方在遭遇白马之后第一时间就滚成了一个圆阵。

  更糟糕的是,这个圆阵还圆的连薛邵这种职业将其他阵型削圆的角色都承认好圆好圆,面对那一层层的盾牌,还有那布置的很紧密,相互能借上力的阵型布置,射完所有箭矢之后,看着貌似才倒下了个位数的罗马人,薛邵有些尴尬。

  要不就这么跑吧,薛邵有些怨念的看着这个团成一团重步兵圆阵,怎么会有人身上中了那么多箭还一点事都没有在战斗,这怎么看都不合理啊,薛邵决定自己要跑。

  “我怎么越看这个,越觉得像军魂军团的抗拒死亡!”发觉啃不动对方,又不想拼命,薛邵只能打算跑路,然而在他准备跑路的时候,身后一个士卒突然说出来了某种让他反应过来的话。

  脑袋之中的某一根弦搭上了,薛邵愣神之余,自然的拨转马头,朝着这个角度圆阵的切线位置加速过去,这是罗马军魂军团,议会卫队,他们居然落单了,上,宰掉他们!

  “上,灭掉他们!他们是议会卫队,是那个辅助性军魂军团!”薛邵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在确认了这一点的瞬间就怒吼着朝着对方发动了攻击,不要管原因,不要问为什么,落单的军魂军团,能杀多少杀多少,过了这个村,绝对没有这个店了!

  伴随着薛邵的战马人立而起,所有的白马义从的士卒都进入了狂躁状态,然后怒吼着白马的誓约朝着议会卫队的切线冲去。

  【没有人比我们更快,李条肯定能听到,他会比别的任何军团跑得都快,合我们二者的实力,哪怕不能全灭,也足够将之重创!】薛邵战马的马蹄落地,狂飙而起的瞬间,薛邵就下定了决心。

  虽说议会卫队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很弱,但不管再怎么弱,其防御力也绝对在双天赋最顶尖的程度,配合上军魂自带的抗拒死亡,如果有高览那种军团天赋加持,直接就没办法杀死了。

  从切线位置狂飙而过的白马义从在薛邵不惜承受部分损耗的情况下,近乎瞬间就将切线位置的圆阵砍平,虽说刀刃砍到对方大盾的时候难免折断,但是接连不断的斩击之下,在大盾被强行切开的那一瞬间议会卫队的士卒在瞬间便遭遇了致命攻击。

  勉力调转马头,再次从新的切线位置横扫了过去,刀光如水,鲜血飞溅,白马愿意用自身速度和生命作赌的情况下其强悍的战斗力也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在高速斩击的瞬间,确定无法躲避对方的攻击,那么直接往攻击方向偏转马头,虽说这么一来近乎必死无疑,但在调转马头的那一瞬间强悍的惯性在重创白马义从士卒的同时,剩余的威力倾泻到对方身上也足够将对方的战线撞的凹陷下去。

  毕竟极高的速度也是力量的一种展现,就像鞠义被唤回来的时候所告诉高览的那样,当白马义从的士卒有赴死觉悟的时候,只要是近战他们足够在阵亡的那一瞬间拉着敌人一起去死。

  对于白马来说凹陷下去,不再完整的战线足够他们身后的战友瞬间打出致命攻击。

  在这种不惜代价的厮杀下薛邵在极短的时间创造出来了相当不错的战绩,双方的战损比也近乎是一比一,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议会卫队虽说弱,那也是在军魂里面算的,就算再弱,也不至于跌落到连双天赋都不是的程度。

  更何况军魂本身就是组织力度,士气的保证,在短时间倒下数百人之后,议会卫队的士卒不仅仅没有因此而崩溃,阵型在被薛邵连续砍杀之下也很自然的进行缩编,保证自身的整体的防御力。

  这也是为什么,那怕是薛邵率领的白马义从不惜生命攻击对方也只是打出了一比一的战绩,在对方强悍的组织力度的保证下,就算是白马,也很难打出较高的战损比。

  “啊啊啊,你们在找死啊!”就在这个时候,地平线上已经杀过来了一支几百人的白马义从,在贝尼托的率领下疯狂的朝着准备继续向议会卫队发动攻击的薛邵冲去。

  那种无畏无惧的气势,无不在说明,贝尼托这波冲过来就是为了换命的,薛邵扫了一眼那边狂暴的贝尼托,心知不能在对方身上浪费时间,直接下令继续朝议会卫队发动攻击。

  贝尼托这一刻近乎目呲俱裂,在白马义从朝着中央那个议会卫队形成的圆阵冲去的时候,贝尼托大略估计了一下双方的速度,然后朝着薛邵攻击位置的延伸线冲去。

  不活了,这一波拼着手下精锐骑兵不要,也要将的白马义从拦腰截断,抱着这种想法,贝尼托直接连御风天赋都取消了,拼命的加快速度,至于攻击,攻击个鬼,撞上去啊!

  薛邵虽说和贝尼托交手过,但是相比于之前那种冷静状态的贝尼托,这一次进入癫狂状态,贝尼托的表现完全出乎了自己的估计,在薛邵不惜战损的情况下斩过议会卫队形成的圆阵,再次带走了破百士卒,并且依靠着惯性朝着前方继续冲去。

  正面怒吼咆哮的贝尼托直接没减速,如同当年袁刘大战之时的白马义从一样,以自身作为箭头,朝着薛邵砍完议会卫队还没办法完成减速的白马义从撞了过去。

  那种已经完全超越极限的速度,那怕是薛邵率领的白马义从已经具有了灵巧天赋,面对这横向冲杀过来的罗马精骑也无法躲避。

  双方接触的瞬间,战阵之中那种清脆的嘎巴响声就没有断过,甚至本身急速狂飙的白马都被这种方式横向撞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所有相互接触了的士卒都遭受到了致命打击,不管是撞人者,还是被撞者。

  这便是神速白马最后的招数,虽说贝尼托并不知道这些东西,但是情急之下不闪不避直接撞上来确实是发挥出来了神速白马最强的效果,那一瞬间所有但凡撞到对手的士卒都阵亡了。

  秒速近百米的情况下,发生了车祸,如果不车毁人亡才是怪事。

  近乎一息之间,贝尼托的精锐骑兵只剩下十几个幸运儿没有被撞到,也没有撞到敌人而活了下来,其他人的士卒已经在之前那一波车祸之中尽数阵亡。

  同样薛邵的白马同样如此,除了没有撞到人,也没有被人撞到的骑兵,其他全灭了。之前尚且还有一千多的白马义从,直接掉到了数百,这种数量对于议会卫队已经彻底不具有威胁了。

  “你们赶紧结阵而退,我已经通知了其他军团前来保护你们。”贝尼托的单手用剑指着薛邵,之前直冲薛邵本阵的时候,他也被白马义从擦了一下,右臂的骨头已经断了。

  薛邵看着混乱的战场,那片血流成河,白马浴血的地方,心中发寒,他终于明白一瞬间被人歼灭一半的士卒会给其他人生出如何的恐惧,就算是白马的士卒在调转马头看向那块地方的时候,面上都很明显的出现了慌乱之色。

  心有余悸,真的是心有余悸,之前那一瞬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性命在自己的手上,只要撞人了,只要被人撞了都死了,没有多余的选择,这种一瞬间半数战友倒下的恐惧,萦纡在白马的心头。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薛邵也莫名的心生恐惧,不得不需要停下来调整一下当前的心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西边的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罗马其他几个军团的骑兵,而北边同样也出现了李条率领的白马义从,薛邵不由得心头一沉,眼中带着惊悸看了一眼之前那场碰撞的发生地。

  随后冷冷的看了一眼议会卫队,失策了,早知道会是这个局面的话,薛邵绝对不会尝试去攻击这个军团。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