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都 > 第三节 一镜一屏

第三节 一镜一屏

小说:仙都作者:陈猿分类:武侠字数:2290更新时间:2015-08-03 00:26:43
  [燃^文^书库]回到虎子沟,魏十七让小白出面,将众人安顿下来,而后一个个跟他们面谈,陈素真,曹近仁,荀冶,卫蓉娘,李兰香,刘木莲,或长或短,谈完一个,再叫下一个。【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他有一种分管领导跟新进职工谈话的错觉,每个人都表现得恭敬而客气,仿佛彼此之间多了一层无形的隔阂,谁都没能免俗。代替丁原丁长老坐镇接天岭,妖王白蛇精成为手下,他在流石峰的身份和地位可想而知,更何况,昆仑嫡系与旁支之间尊卑高下,魏十七本人或许不觉得什么,但旁人未必这么看。

  他跟陈素真和曹近仁谈得最久,这是他看中的人,有意委以重任,二人唯唯诺诺,都有点受宠若惊,至于荀、卫、李、刘四人,都是往日的旧相识,当年的情分未忘,既然愿意追随他,自当安抚关照一二。

  等谈完这六人,已是夜幕低垂,星光满天,魏十七仰头望着夜空,心中清楚,情分或许仍在,但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淡薄,一旦迈出了这一步,就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人性如此,这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以前直呼其名,嬉笑怒骂的同事,升作顶头上司了,还能直呼其名,嬉笑怒骂吗?

  距离就是这样产生的,并且会越拉越大。

  魏十七轻轻叹了口气,独自在林间逡巡,嗅着松针松脂的清香,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远远的,望见一抹跳跃的烛光,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在窗棂上,静一阵,动一阵,似乎在娓娓而谈,又似乎沉默相对。

  她们也会变成那样吗?

  魏十七一步步走近木屋,推开门户,余瑶正坐在窗边,闻声抬起头,嘴角噙着笑意,眼波流转,如怨如诉。秦贞纵身扑入他怀里,紧紧抱住他,冰凉的眼泪淌在他脸上。

  “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她哽咽着说道。

  魏十七心中一松,之前的担忧抛诸脑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很傻。他亲亲秦贞的脸颊,道:“怎么哭了?”

  “是高兴,高兴得流眼泪……”秦贞觉得不好意思,举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按捺下激动的心情,仰头望着他的脸,如痴如醉,伸手去摸他的眉毛。

  余瑶将门掩好,从背后抱住魏十七,双手贴在他胸口,道:“不走了?”

  “嗯,不走了。”魏十七按住她的手。

  “啊——”一声女子的惊呼,在静夜中显得格外突兀,魏十七心中一凛,这声惊呼不是余瑶的声音,细细寻思,赫然是从她左腕的储物镯中传出。

  余瑶松开双臂,却发觉左腕似乎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与此同时,魏十七胸口一震,挂在颈间的月华轮转镜跳将出来,泛起蒙蒙白光,吸住余瑶皓腕上的储物镯,摇晃不下。

  “有意思!”魏十七握住她的胳膊,“看看是什么东西在遥相呼应。”

  余瑶催动真元,将储物镯放开,却见一物倏地飞出,漂浮于空中,正是八女仙乐屏,屏中八名女乐神色慌张,坐立不安,尤其是流苏,嘴唇微微颤抖,毫无血色。

  仙乐屏欲逃还迎,犹豫不决,似乎对月华轮转镜颇有怯意。魏十七从颈间取下月华轮转镜,一松手,铜镜径直飞向仙乐屏,饶了数圈,白光越来越盛,流苏又惊呼一声,一点神魂身不由己投入镜中。

  八女仙乐屏中少了一个弹琵琶的女乐,月华轮转镜中多了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

  魏十七皱起眉头,猛然记起楚天佑所言,“月华轮转镜承接太阴之辉,满七七四十九日,以镜照女,能将其一点神魂摄入镜内,成镜中之影,再阖于胸口,酣然入梦,则身入镜中,与女合媾,婉转承欢,无不如意。”神魂“若不取出,少则三日,多则七日,定散于无形。”

  自他得了月华轮转镜后,每逢月夜,清辉匝地,便以镜承接太阴之辉,已不知多少个四十九日,他倒不为摄人神魂,而是看中此镜能将人瞬息传送到万里之外,危急时刻多一条生路,却没料到月华轮转镜与八女仙乐屏相遇,竟自行将女乐从屏中摄出。

  魏十七摘下铜镜细看,见流苏强颜欢笑,眉宇间忧色重重。

  眼下不是细究的时候,他跟余瑶说了一句,将一镜一屏收入储物镯中,旋即伸手搂住二女求欢,要确认他们之间并无隔阂——即便有隔阂,一起滚个床单,也就消除了。

  胡天胡帝放纵了一宿,翌日中午才起身,魏十七到山中溪涧洗漱了一回,寻了个隐蔽的背阴处,取出月华轮转镜,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见流苏楚楚可怜,眼巴巴望着自己,笑道:“你被摄入此镜中,能存多久?”

  流苏低声道:“三五日吧,若不能返回仙乐屏中,若不能……”

  “回得去吗?”

  “……不知道,总得试试,不然的话……”

  魏十七将八女仙乐屏与月华轮转镜面对面放在一起,流苏与七名女乐面面相觑,几乎要哭出来了。

  “这两件东西,有什么口诀吗,比如说唵嘛呢叭咪吽之类?”

  流苏摇摇头。

  “按说,没有口诀,是不能将神魂从屏中摄出的……算了,等晚上再试试看。”

  “试……试什么呀?”流苏有些心慌。

  “试试把你送回去,你以为呢?”

  流苏知道自己想岔了,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双手捏着衣角,神情扭捏。

  魏十七将镜屏收起,先去探视冯煌,将邓元通遗下的四魂剑借与他参详,着他冶炼“魂器”,如需妖丹精魂之类的材料,可列个单子,让小白去办,而后又找到阮静,跟她谈了一阵,在接天岭选定一处洞穴闭关,修炼完整的天狐地藏功。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魏十七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深切地体会到草创基业的不易,他已经是开了金手指,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结果还是忙忙碌碌,从下定决心一直到现在,还没顾得上自身的修炼。

  待到月出东山,徘徊斗牛之间,他才安定下来,记起惶恐不安的流苏,三五日工夫就要烟消云散,当下将镜屏再度取出,摆在月光之下。

  太阴之辉落在铜镜背面,如纱滤水,源源不断渗入其内,流苏被白茫茫的月光笼罩,恍若射姑仙子,身子越来越轻,她欣喜地道:“似乎……是成了!”

  月华轮转镜滴溜溜转动,冲着八女仙乐屏一照,流苏的一点神魂,重又回到屏中,安然无恙,铜镜似乎耗尽了太阴之辉,光泽黯淡下去。

  魏十七心下若有所悟,一镜一屏,相辅而成,八女仙乐屏固然失了口诀,无法直接将女乐摄出,但有月华轮转镜作为钥牡,倒是成全了这件至宝。

  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挥之不去,悄悄扎下了根。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