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四章 低调还是高调

第四章 低调还是高调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958更新时间:2016-07-01 14:06:26
  安争和杜瘦瘦两个人勾肩搭背的顺着南山街往前走,路边的一阵嘈杂之声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安争往那边看了看,发现是几条恶犬把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逼到了角落里,这小猫看起来不过才几个月大的样子,蜷缩在那瑟瑟发抖,或许下一秒就会被恶犬撕碎。

  杜瘦瘦拉了安争一把:“走吧,那些恶犬找不到食物,所以就要拿弱小的流浪猫当补品了,没什么稀奇的。”

  安争忽然一叹:“这和人世间何其相似,弱小者饱受欺凌。这猫儿看起来从小没了娘,倒也可怜,不如我收了它作伴好了,反正家里只我一个人。”

  他迈步过去,那几条恶犬转头看向他,低着头对他发出威胁似的低吼。安争只是眼神微微一凛,那几条恶犬忽然吓得全都瘫软在那,连动都不敢动,居然吓的尿了。

  安争到了近处,将那看起来吓坏了的小猫抱在怀里,伸手抚摸了几下,猫儿却依然惊魂未定。这小猫很脏,毛上沾了不少脏东西。安争一边走一边为它清理,细看之下才发现这猫儿原来漂亮的很。

  本来的毛应该是雪白的,偏偏四只脚上的细毛红的透彻。小猫的眼睛也很奇怪,仔细看看,好像那眼睛里分别都有一个星辰盘旋。

  安争抱着猫儿一路走一路轻抚,猫儿渐渐的平静下来,抬起头,用漂亮的大眼睛满是谢意的看着安争,倒是颇通人性。

  杜瘦瘦一路上不断的打量着安争,眼神里都是好奇。安争一边走一边往四周看着,观察着南山街的环境。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要在这停留,最起码在实力恢复到一定境界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他发现杜瘦瘦一眼一眼的偷看自己,忍不住笑了笑:“你这是仰慕我吗?”

  杜瘦瘦挠了挠头发:“安争......你真的是安争?”

  安争伸手过去一把搂住杜瘦瘦的脖子,勾搭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要不要我把你逼着我扛着你偷看小七道的娘洗澡的事说出去?”

  小七道的娘是个寡妇,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幻世长居城这样的地方生存按照道理本来应该很辛苦才对,可事实上南山街里也没几个人敢去招惹她。就连九大寇的人见了小七道的娘也客客气气的,传闻小七道的娘是个避祸在这隐居的修行者。

  反正修行者的事距离他们都很遥远,他们只知道小七道的娘生的特别漂亮。整条南山街就没有人比她更美了,那胸脯,那腰身,那翘臀,还有那张带着些妩媚气质的脸,完全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小七道才四岁,说话奶声奶气的,生的瓷娃娃一般也特别漂亮。

  杜瘦瘦听安争说出这句话,立刻就笑了:“你可不许说出去,要是让叶大娘知道我看过她屁股,还不得扒了我的皮?整条南山街,谁不知道叶大娘惹不得?”

  叶大娘,是南山街上的人对小七道娘亲的称呼。骤然听起来还以为是多大岁数的老妇女,可实际上叶大娘的年纪应该不超过二十五岁。叶大娘就在南山街一头开了一家小酒馆,因为人美性子也豪爽,所以生意倒也不错。只是大家谁都知道,叶大娘酒馆里的酒,基本上没有不兑水的。可大部分去那喝酒的都是想看看叶大娘这个人,至于酒好不好,反而没人在意了。

  安争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银子:“这点钱应该够咱们去叶大娘那好好吃一顿了,现在赶紧想想有什么想吃的,一会儿可不能露了怯。”

  杜瘦瘦抿着嘴唇问:“怎么才能装作不是第一次去酒馆吃饭?而且看起来很财大气粗的样子?”

  安争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打量了一下杜瘦瘦的衣服,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想的太多了......我看还是这样吧,到了之后咱们看一看别人吃什么,大家都吃的东西一定就比较好吃了。”

  杜瘦瘦挑了挑大拇指:“被他们打昏了一次,你脑袋倒是开窍了。不过刚才你可真是吓死我了,老子在南山街就你这一个朋友,要是你死了,老子以后就孤单了。”

  安争心里一暖,拍了拍杜瘦瘦的肩膀:“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从今天开始咱俩就是兄弟,有你一口饭吃就有我半口,有你一件衣服穿就有我半件,风里来雨里去,咱们这辈子都是好兄弟。”

  杜瘦瘦使劲儿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然后才反应过来:“你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安争哈哈大笑:“哎呀,别那么咬文嚼字好不好,咱们又不是书生,意思差不多就得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到了南山街的一头,转角处的那个小门店就是叶大娘的,也没有个名字,只是门口挂着一面旗子,旗子上写了一个酒字。杜瘦瘦识字,不过也品鉴不出这字里有什么韵味,只是都觉得这个酒字很霸气的样子,看着就不像是一个字,而是一个拎着酒葫芦仗剑走天涯的侠客的身影。

  “好字!”

  走到小酒馆门口,安争看到这个酒字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以前的安争肯定看不出这字里有什么名堂,可是现在的安争已经不一样了。这字里有一股凌厉霸气的东西,好像活的一样,随时都能从那旗子上飞出来。

  杜瘦瘦才不相信安争能看出字的好坏:“你能看出好坏个屁!”

  安争严肃脸:“屁好还是坏,不能看,只能闻。”

  杜瘦瘦又愣了一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他发现今天的安争说话特别有意思,一点儿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毫无主见了。以前的安争别人说一他不说二,别人说东他不说西,更不会主动对什么事发表自己的看法。在杜瘦瘦看来,原来的安争就是一个受气的球,被人踢来踢去的。

  安争撩开帘子就走了进去,杜瘦瘦第一次进这种酒馆心里有些紧张,平日里都是他大大咧咧走在前边安争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今天却恰好相反。

  走进门之后安争往四周看了看,这个时辰可能还不到饭点所以人并不多。有三张桌子旁边坐着人,毫无例外的全都直着眼看着柜台那边的叶大娘。今天的叶大娘穿了一件深紫色的长裙,虽然没怎么暴露,但是那妖娆有致的身段被裙子包裹着勾勒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脯,简直就是一盏灯,那些客人的眼睛都是飞蛾。

  叶大娘听到有人进来,见是两个半大的孩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俯下身眯着眼睛说话:“两位小公子,这儿可没有糖,这只有酒。”

  她的视线又被安争怀里已经干净了不少小猫吸引,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好漂亮的猫儿,不像是凡品。”

  说话的时候,倒是好像这猫儿比安争和杜瘦瘦两个人还要让她在意些。

  杜瘦瘦平日里在学堂倒是很有气魄,可是见了叶大娘心里就发颤,他下意识的往安争身后躲。安争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看起来很平静,然而那双眼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叶大娘的胸脯上扫了一下,眼神过去了,绕回来又扫了一下。

  叶大娘见到的觊觎自己美貌的男人多了去了,不过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男孩子也这么好色。后面那个胖子显然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而前面这个看起来稍显瘦弱,可那种眼神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孩子,更像是经历过很多坎坷的成年人。看到这种眼神,叶大娘微微一怔。她本以为安争是个小色鬼眼睛不老实,可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安争的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

  这个少年,怎么会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叶大娘微微愣神的时候,杜瘦瘦还以为自己被瞧不起了,从安争后面伸着脖子说:“我们才不是来买糖的,我们早就已经不吃糖了!我们是来喝酒的......对!我们就是来喝酒的!你这里有什么好酒只管拿出来就是了,不要以为我们年纪小就看不起人。”

  叶大娘眯着眼睛,那双漂亮的眸子弯成一对月牙儿:“喝酒好啊,你们有银子吗?”

  杜瘦瘦挺了挺胸脯,然后指向安争:“他有!”

  安争笑了笑道:“叶大娘好,我们是来吃肉的,至于酒就算了吧。”

  叶大娘用早就知道你们不敢喝酒的眼神看了杜瘦瘦一眼,手托着下颌身子伏低在柜台上:“我还说来了两个小男子汉呢,原来是两个小馋鬼。怎么,这是偷了家里的银子跑来买肉吃了?小心一会儿你们家里大人找来,看你们挨打不挨打。”

  安争道:“你瞧我们这样子,家里像是能偷出来钱的吗?这银子是我们表现好,学堂里六先生赏的。”

  叶大娘噢了一声:“你这孩子说话倒是有道理,看你们的装束也不像是那种家里富裕的主儿。既然这样那就省着点,一会儿吃饱了,剩下的银子记得拿回家去给你们的爹娘补贴家用。看你们也有十几岁年纪了,也不像是不懂事的,可能是馋的狠了吧。”

  “不!”

  杜瘦瘦好像被歧视了一样大声说道:“我们就是来喝酒的!”

  叶大娘看了杜瘦瘦一眼,却连话都没有再说什么。杜瘦瘦感觉自己受了侮辱,胸脯起伏着喘粗气。安争悄悄拉了他一下,走到靠窗那边的桌子旁边坐下压低声音说道:“你说你一个孩子,和大人计较什么......”

  杜瘦瘦啪的拍了一下桌子:“我要喝酒!”

  安争转头,对叶大娘歉意的笑了笑:“麻烦您上一壶酒。”

  杜瘦瘦啪的又拍了一下桌子:“一壶不够!我要喝十壶!”

  叶大娘笑起来,好像初开的桃花一样美。她扭着杨柳枝一样的腰走进后厨,不多时端着一大盘子熟牛肉和一壶酒走出来,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之后说道:“肉来的不容易,不讲价。这一壶送给你们了,谁叫你们都生的这么漂亮,长大了一定都是能迷死人的男人。”

  杜瘦瘦的脸更红了,还没喝就已经醉了。他一把将酒壶拿过来就要往嘴里倒,想了想这样有些不礼貌,拿了个杯子给安争倒了一杯,然后他自己端着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大口。一口下去呛着了,咳嗽了几声,怕被叶大娘瞧不起还故意挺起胸脯:“好酒!”

  安争心说这家伙将来肯定要吃女人的亏,看起来他对漂亮女人完全没有抵抗力啊。他笑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眼神一变:“这......真良心啊!”

  已经往回走的叶大娘忍不住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安争问:“什么真良心?”

  安争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水里面居然兑了酒,一般的酒馆可舍不得!”

  叶大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耳朵拧下来,煮熟了当猪耳朵卖?”

  安争微笑:“那劳烦您通融一下,便宜点卖给我......”

  叶大娘觉得这少年气质很特别,说话也不像是个孩子的语气,而且她感觉的出来这孩子身体里好像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力量,所以她下意识的多看了安争一眼。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一阵嘈杂,没了一只耳朵的高第带着一群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大哥,就是靠窗坐着的那个小子割了我的耳朵,还说恶霸会就是一群小家子过家家玩,他看不起你!”

  安争端着酒杯又抿了一口,眯着眼睛看向窗外。

  看起来这不入流的小地方,想要安安静静的生存下去也不是什么容易事。本来想低调的在这静静休养,似乎不行啊......要想安静,就得先高调的让这些流氓泼皮不敢再来招惹自己才行。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