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掩人耳目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掩人耳目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573更新时间:2016-08-26 17:08:55
    澹台彻还是第一次遇到查案的时候敢这么直接了当对刑部缇骑说不的人,而这个人看起来也就不过十五六岁。澹台彻当然听说过安争,整个方固城现在没听说过安争的人只怕屈指可数。就连天极宫里那些略显寂寞的宫女,私下里闲聊的时候也会提及,京城里继苏飞轮,风秀养,聂擎之后又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年轻人叫安争。

    少女情怀总是会把英雄想象的更为完美,安争本算不得一个特别英俊的人,但在她们的幻想之中,安争就是一位锦衣翩翩的漂亮公子。

    自从武院考核,安争一千五百米之外以鹰扬将军王开泰的断崖铁梨木弓射中标靶之后,关于安争的传闻就越发的神奇起来,有人甚至说,安争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澹台彻不是少女,他也是个天才,所以他更懂得安争少年成名的不易。安争的很多传闻他都知道,说实话他对这个少年很感兴趣。包括安争进京之后就灭了大方介所,教训泼皮无赖,击败丁盛夏和朗敬。甚至也包括天启宗的人在京城里做的那些粗犷豪迈的善事,他都特意去了解过。

    澹台彻甚至想过,这不就是自己年少时候想去做而不能去做的事吗?

    少年时,谁没有过这样的梦想?所以他对安争很有好感,哪怕安争看着他认认真真的说出不能这两个字,澹台彻还是没有生气。

    “我能理解。”

    澹台彻沉默了一会儿后语气温和的说道:“若换做是我,可能也会给出同样的答案。但那是我站在你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只是一种假设。我身为刑部缇骑都尉,还是必须站在自己角度来办案。”

    安争问:“所以呢?”

    澹台彻道:“所以,若是你执意不肯,我只好按照刑部的惯例做事了。”

    安争道:“所谓惯例,就是用强?”

    澹台彻认真的回答:“刑部,是朝廷的执法衙门,所以你说的用强这两个字正是刑部查案必须的手段。”

    安争道:“所以会不会死人?”

    澹台彻再次沉默,显然是在很谨慎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你不反抗,当然不会。你身为武院弟子,而且可能将来还会是大燕的柱石之臣,所以我当然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手下的人呢?一旦打起来的话,难免会有伤亡。有一件事我需要讲清楚......若是我的人失手打死了你的人,这很正常。而若是你的人失手打死了我的人,那么后果就会更严重。”

    “按照大燕的律法,杀死刑部官差是重罪之中的重罪。”

    安争像是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所以为了我的人,我必须同意。”

    澹台彻抱拳:“虽然刑部属于暴力执法的衙门,但我不喜欢强人所难。尤其是,你们不是犯法之人。所以我才会这样耐心的等你同意,希望你能理解。”

    安争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到灵车前面撩袍跪下来:“三令哥,是我无能,你死之后,还要被人惊扰。”

    天启宗的人默然无语,而队伍后面那些跟着的百姓则越发的不满起来。他们开始往前挤,将拦在前面的缇骑队伍挤的不断后撤。

    缇骑纷纷抽刀,但义愤填膺的百姓们却根本就不理会。大家手拉着手站成一排一排,好像坚固的堤坝一样将缇骑拦在外面。

    澹台彻叹道:“早就听说天启宗虽然才到方固城没多久,但附近百姓无不敬服。现在看来,安争这个年纪做到的事,绝大部分男人到死都做不到。若要百姓敬服爱戴,不是做戏做出来的。这些在朝廷权利面前卑微谨慎的百姓,敢在我缇骑的长刀之下直面相对,只能说是天启宗太得民心。”

    他身边的手下问道:“都尉,这怎么办?现在这的百姓不下千余人,真要是冲撞起来,只怕伤亡在所难免。”

    就在这时候,从方固城的方向又有一队骑兵冲了出来。这些骑兵和缇骑相比,又是另外一番的气势。人数也是百十个上下,身穿轻甲,速度奇快,杀气凛然。这些轻甲骑兵战马一侧挂着弯弓箭壶,另一侧挂着连弩。他们身上的甲胄很轻薄,几乎不具备什么防御能力,但正因为如此将骑兵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长刀都挂在后背上,左臂上绑着一个一尺多的圆形骑兵盾,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一股凛然的气势。虽然只不过百人,奔腾而来,却有一种千军万马呼啸碾压的磅礴。

    这些兵部的精锐轻骑从城中冲出来之后,直接冲进了百姓和缇骑之间,然后迅速的摆出一个燕尾阵。每个轻骑兵都将连弩从战马一侧取了下来,左臂横陈在胸前,圆形的骑兵盾正好挡住前胸。右手持连弩,连弩搭在左臂上,手指一动就能激射。

    训练有素,配合默契。

    毫无疑问,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刑部的缇骑身手都要比这些轻骑兵好些。但是一旦真的打起来,百十人的轻骑兵绝对能碾压同等数量的缇骑。

    那些本来威风凛凛的缇骑面面相觑,有些人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鹰扬将军王开泰从队伍后面骑着马缓缓的走出来,他的眼神往缇骑队伍那边扫了扫,那些缇骑心中都生出一股惧意。这就是经历过无数次血战的将军士兵和那些只负责抓人的刑部官差的区别,王开泰一个眼神,就能让那些缇骑官差心里发颤。就算他们仍然强撑着自己的气场,可实际上气场早就已经被碾压的体无完肤。

    “下官澹台彻,拜见将军。”

    澹台彻见是王开泰来了,连忙从战马上下来,双手抱拳俯身施礼。他下马,那些缇骑也不得不下马行礼。

    王开泰点了点头:“别这么多礼,最近兵部的事情忙,已经有快一个月没去你家给老夫人请安也没去蹭饭吃,老夫人可还安好?”

    澹台彻回答:“回将军,老夫人一切安好。”

    王开泰嗯了一声:“你这是干吗?”

    澹台彻道:“得到消息,说武院弟子安争的送葬队伍里,很有可能藏着要犯。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奉了刑部的命令,不能不办。”

    王开泰看了看安争,又看了看澹台彻:“我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我们两个在战场上互为依赖,经历过多少次凶险。你父亲也曾经说过,我和他不是亲兄弟,但比亲兄弟还要更亲近。所以我想问你一句,以我的为人和信用,如果我对你说,安争的送葬队伍里绝对不可能藏着什么朝廷的要犯,你信不信?”

    澹台彻点头:“我信。”

    王开泰又问:“那你还查不查?”

    澹台彻回答:“查。”

    王开泰忽然笑了笑:“好!公私分明,没丢你老子的脸。不过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若是安争这送葬队伍里没有朝廷的要犯,怎么办?”

    澹台彻道:“我和我带来的人,在棺木面前下跪请罪。”

    站在后面的安争,忽然觉得这个澹台彻是个让人敬佩的人。在乌烟瘴气的刑部之中,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真的殊为不易。而通过王开泰之前的话,安争也知道了这个澹台彻的身份。澹台彻的父亲澹台小楼是正三品武卫将军,现在西南边疆十万大军的统帅。澹台小楼和王开泰同时去的东南边疆和幽国大军厮杀,有十年的战场情义。

    不过因为澹台家在燕国也是世家,所以澹台小楼十年后成了武卫将军调到西南边疆统帅十万大军,而王开泰比他低了两品。论战功来说,王开泰其实比澹台小楼还要多不少。

    安争离开幻世长居城之后,在西南边疆生活了将近四年。他对澹台小楼的为人多有耳闻,知道澹台小楼治军严整,公正无私。什么父亲教导出什么儿子,澹台彻这个人和他父亲性格极为相似。

    王开泰回头看向安争:“让他查?”

    安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让他查。”

    澹台彻抱拳:“多谢。”

    就在他准备让人盘查的时候,从方固城里又出来一队人马。几十个身穿禁军服饰的骑兵护着一辆马车出来,距离安争的送葬队伍大概几十米远停了下来。马车的帘子聊起来,里面并排坐着两个太监。一个是锦绣宫总管太监李昌禄,一个是天极宫秉笔太监安承礼。

    一个小太监跑过来在澹台彻耳边低声询问了几句,澹台彻表示没有什么问题,那小太监又跑回去复命。但李昌禄和安承礼都没有走,就坐在马车里看着。

    澹台彻下令盘查送葬的队伍,极为仔细认真,一个人都没有遗漏。从队伍前面到后面,所有天启宗的人和送葬的百姓全都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之后,澹台彻让人开馆。

    几个缇骑官差上了灵车,用铁钩子将棺木撬开,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只有金三令的尸体,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然后朝着澹台彻摇了摇头。

    “都给我过来!”

    澹台彻高声喊了一句,所有的缇骑官差全都聚拢过来,动作迅速,没有一个人拖泥带水。

    带着百十个缇骑,澹台彻撩袍在灵车前单膝跪下来:“这位兄弟,得罪了。”

    所有的缇骑士兵也都跟着他单膝跪倒,抱拳行礼。

    澹台彻站起来一挥手:“咱们走!”

    所有的缇骑官差整齐的起身,然后上马,扬长而去。

    王开泰看着澹台彻离去的方向道:“这个孩子做事,倒也磊落。”

    安争点头:“不辱我兄长在天之灵。”

    王开泰若有深意的看了安争一眼:“去吧,你兄弟是我兵部的恩人。”

    安争摇头一叹:“若非牵扯太多人命,我也不能利用了他。”

    王开泰道:“这怎么能算利用?”

    安争道:“不管怎么说,怎么安慰自己,这都是利用。”

    王开泰怔了怔:“你这孩子,太耿直了些。”

    而不远处,锦绣宫总管太监李昌禄看到澹台彻带着人在灵车下下拜的那一刻脸色难看之极:“丢人!回去!”

    马车调转,禁军护着这两位在宫里位置极为紧要的两个太监走了。

    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牵扯到了城外的送葬队伍这边。而与此同时,两位妇人悄然的进入了天启宗。古千叶和曲流兮亲自护送着进来,直接进了后院,住进了曲流兮的房间。

     曲流兮道:“老夫人,夫人,就委屈你们在这住一阵子,等风声一过,我们就想办法送您去大羲。就算太后的手伸的再长,也伸不到大羲去。聚尚院也已经派人赶去阻拦郝大人进京,不会出什么事。”

    两位妇人俯身施礼:“多谢你们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