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笨手笨脚【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笨手笨脚【求订阅】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445更新时间:2016-09-07 19:10:44
  李昌禄道:“东西是什么来路在下就不知道了,那是修行者的世界,和我距离太远了。既然咱们已经准备妥当,能不能现在就开始?”

  安争嗯了一声:“你们去吧,我在这歇着就是了。”

  李昌禄赔笑着说道:“为了安全起见,我的人也得跟着。”

  安争随意的一摆手:“你随便。”

  李昌禄当然不敢完全相信安争他们,所以出门叫上了自己拿两个护卫。那两个身穿灰布长衫的老者实力很强,安争推测最起码在须弥之境巅峰,极有可能已经超越须弥进入了囚欲之境。

  修行者按照实力来说,其实真正的分水岭只有两处。第一处是升萃之境到须弥之境的转变,第二处是囚欲之境到小满境的转变。人到小满,则升华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安争之所以不急,是因为他已经有了计划。这计划虽然略显仓促了些,他当然也不是那两位囚欲之境修行者的对手,但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成功。因为他重生之后有大气运,最主要的是身上还带着绝强的法器。

  等到李昌禄他们出去之后,安争朝小悠招了招手:“你进来。”

  小悠嗯了一声,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走出去的曲流兮和古千叶,然后挨着安争的身子坐下来:“公子总算有时间理会人家了。”

  安争嘿嘿笑了笑,用手指勾起小悠的下颌:“这不是为了让你满意,我刚才养精蓄锐了么。来来来......先陪我喝杯酒。”

  他的另一只手,手指缝隙里夹着一颗很小的药丸滑入酒杯之中,瞬间融化。他把酒杯递给小悠,小悠也不疑心,一饮而尽。

  李昌禄带着曲流兮和古千叶上了三楼,楼梯口留下了一个身穿灰布长衫的老者,另外一个护卫则与他寸步不离。

  三楼有一间似乎专门收拾出来的房间,很大也很干净。屋子里摆着两张石床。石床上居然还有可以收紧的皮带,可以将人的四肢缚住。

  这石床设计的很巧妙,中间部分有些凹陷,里面原本应该是镶嵌着什么软的东西。从形状上来看,应该是水袋之类。曲流兮和古千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其实都不知道这石床为什么如此奇怪。

  “这......本是为了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客人准备的。”

  李昌禄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临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只好暂时收拾出来凑合用。”

  曲流兮点了点头:“无妨,把四肢缚住倒是最好。省的行医的时候挣扎太过影响手术,你带来的人是他?”

  她指了指后面跟进来那个魁梧的汉子,那汉子显然也有些惊慌,脸色都发白了。看起来像是个老实人,家境一般,气质里就透着一种木讷憨厚。

  “不用害怕,我会用药让你暂时失去知觉。”

  曲流兮指了指那石床:“躺上去。”

  她在旁边的桌子上把药箱打开,从里面取出各种锋利的器械。那汉子越看越害怕,原本已经躺在床上又猛的坐起来:“不行,我不干了。”

  李昌禄冷笑:“到了这会儿你又想反悔?拿了我的银子,我也帮你安置了家人,从一开始我也没有骗你,告诉了你我需要你帮我做什么。现在你反悔,不觉得有些过分?”

  那大汉只管往外走:“我不干了,你给我的东西和银子,我悉数还给你就是了。”

  李昌禄伸手一指他:“给我抓回来,实在不行就弄死了再切。”

  那个灰布长衫的老者忽然动了,身子鬼魅一样飘到了那个魁梧汉子的身后,伸手一把抓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古千叶假扮的美妇也忽然动了,朝着李昌禄冲过去,一抖手甩出来一条绳索卷向李昌禄。

  眼看着那绳索就要落在李昌禄身上,李昌禄忽然笑了:“就知道你们有问题,想抓我逼问星纹陨铁在哪儿?”

  他竟是一把将绳索抓住,眼神里得意之色更浓:“你们想要的是星纹陨铁,而我想要的是你们帮我恢复完美之身。你们等不及,我也等不及。”

  他手心里一股淡绿色的光芒闪烁,紧跟着澎湃的力量就顺着绳索冲了过去,瞬息之间就到了古千叶身前。那力量之中还带着一种古千叶无法抵抗的吸力,她的手好些已经被绑在绳索上似的,连离开都不行。

  古千叶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你快走!”

  曲流兮当然不会走,她手里的锋利小刀向下一斩落在绳索上,可绳索上的绿光反震出来,啪的一声将她的小刀震碎。

  “你们两个小婊子!”

  李昌禄手腕一翻,绳索卷出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眼看着就把曲流兮和古千叶卷在其中。在他手里,这绳索仿佛变成了活着的一条毒蛇,灵活而诡异。而那绳索上更为诡异的绿光,让古千叶和曲流兮连反抗的能力都在逐渐消失。

  古千叶艰难的抬起手想抓向脖子上挂着的挂坠,可手腕上如同挂着万斤巨石一样抬都抬不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外面传来嗡的一声响。

  一口巨大的金光璀璨的大钟从外面将整座楼扣住,那大钟上面有繁琐的文字流转,大山一样落下来,顷刻之间就把三层木楼封闭了严严实实。

  啪的一声,窗户从外面破开,一道黑影从外面冲进来直奔李昌禄。之前出手那个灰布长衫的老者身子虚影一样移动过去,一掌朝着黑影拍出。这一掌吐出来的修为之力极为浑厚,掌风才刚刚扫过去,窗户墙壁就全都被震碎了。

  那黑影激荡出去,竟是一件黑色长衫。

  一只手击碎了地板,从二楼直接探出来一把抓住了那长衫老者的脚踝,然后猛的往下一拽。老者的身子往下坠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抬腿往上一提:“如此弱小的修为之力也敢对我出手,真是找死!”

  他这一拽之下,本在二楼下占了先机的安争反而被动了。两个人巨大的实力差距如同鸿沟,安争直接就被提了上来。

  然后老者一把抓向安争的脖子:“送你归西!”

  不管是出手速度,还是出手的力量,安争和这个长衫老者的差距都太大了。明明是他先抓住了老者的脚踝,可此时却眼看着就要被老者击杀。

  “破!”

  一声轻叱之后,紧跟着一根只有几厘米长的白骨从老者背后飞过来,如同白色闪电一样,噗的一声将老者的后心击穿。指骨从老者的后背轰进去,又从老者的前胸穿透出来。一过之后,老者的胸口直接被掏出来一个大洞。

  安争身子一翻,一脚把老者的身子踹翻出去。然后手里的东西紫光一闪,将李昌禄手里的绳索斩断。

  在他落地之前,四片圣鱼之鳞从血培珠手串里出来形成了一个围墙将李昌禄紧紧的关了进去。四片圣鱼之鳞迅速的收拢,竟是把李昌禄挤压的都高了不少。

  安争回头看向曲流兮和古千叶:“不宜久留,现在就走。”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原本像是吓傻了的那个魁梧汉子忽然出手,一柄薄如蝉翼的弯刀从安争背后切过去。刀身上那冷冽的杀气在刀子到来之前,已经把安争后背上的衣服切开。那刀意比刀子本身先一秒到来,安争的后背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条长达几十厘米的血口子。

  此时曲流兮来不及控制指骨帮他,而安争的四片圣鱼之鳞都用来禁锢实力不明的李昌禄了。蝉翼刀不需要一秒钟就能将安争的身子一分为二,这竟是一件品级很让人震撼的法器。

  此时的汉子出手之后整个人气质也变了,哪里还像是是一个木讷的农夫。

  从出手来判断,这个人的实力,竟然犹在那灰布长衫的老者之上。这个大汉是个变故,安争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也是高手,而且也是李昌禄安排好的。外面还有一个至少在囚欲之境的长衫老者没有冲进来,所以看起来这次安争他们是败定了。

  就在这时候,一件紫色的只有手指那么长的小剑从安争手心里飞出来。紧跟着紫光一闪,一道无与伦比的剑意从紫色小剑上劈了出来。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剑的威力,也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剑的风情。这剑意之中不仅仅有蔑视天下的气势,还有一种感伤。仿佛剑意里还蕴含着主人曾经的悲伤和遗憾,感受到这一剑的人不由自主的被剑意里的悲伤所触动。

  不过那个魁梧的汉子没有这样的机会去感悟了。

  剑意浩荡而出,将蝉翼刀直接崩飞了出去。然后剑意如怒卷的长龙,一冲而过。剑意将脸色发白的壮汉直接劈开,然后又恰好把刚刚冲进来的那个灰布长衫的老者一分为二。被青铜铃铛扣住的木楼裂开一条口子,当的一声之后,青铜铃铛被刺穿出来一个缝隙,剑意笔直的向南而去。

  过十里,剑意将半座城楼轰碎后继续向南。

  过十八里,剑意将方固城外一座矮山的山顶削掉了一层后消失不见。

  这一剑后,整个方固城都翻起了大浪。各处的修行者都被惊动了,不少高手纷纷离开,朝着剑意这边而来。

  安争不敢耽搁,将李昌禄和圣鱼之鳞一块收进了血培珠手串里,然后收了青铜铃铛。铃铛变幻了形状和颜色,之前看起来更像是金色大钟,就算有人看到也难以怀疑到安争的铃铛。

  安争等人迅速下楼,汇合了早就下去等着的钟九歌后迅速离开。

  而此时在残破不全的二楼房间里,那个叫小悠的少女端着酒杯依然还在傻笑,四周都打的天翻地覆,她却浑然不觉。端着酒杯还在说话:“公子这诗写的真是好极了,我前些日子也想到这几句词,竟是和公子说的一般无二,这便是缘分吧。”

  她幻境之中安争还在为她写诗,可那诗词本就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安争他们迅速的离开,混进了远处围观的人群之中,然后披上了钟九歌的百变衣,加快脚步离去。

  此时各路高手都来了,方固城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天极宫里被幽人袭击。

  距离君悦楼不到三十米外,陈少白手里举着一把黑色的油纸伞看着安争他们离开后,嘴角往上挑了挑:“笨手笨脚......真是笨死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