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站着

第一百八十九章 站着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597更新时间:2016-09-13 07:04:47
  杜瘦瘦:“安争你怎么了?”

  安争:“呵呵......呵呵呵呵......”

  杜瘦瘦:“安争你没事吧?”

  安争:“嘿嘿......嘿嘿嘿嘿......”

  杜瘦瘦:“我去你没病吧?你从武院回来就一直笑,笑的我头皮都发麻了......小流儿说你没事,我看你是真的出问题了。”

  安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杜瘦瘦一把拉住安争的胳膊:“我操......你别吓唬我了好么,你特么的到底怎么了?”

  安争被晃的有些眼花,他凑过去对杜瘦瘦压低声音说道:“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修行天赋吗?你想不想知道?”

  杜瘦瘦也往前凑了凑:“快说快说。”

  安争一扭头,像个白痴一样的跑了:“不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哎呀!”

  杜瘦瘦过去把安争扶起来:“撞了人家柱子了......你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啊,怎么这么神经?我问你一件事,那个叫霍棠棠的女教习是不是狐狸精啊。传说之中,狐狸精都会幻化成美艳的女子来接近男人,然后吸取男人的精魄,我瞧着你差不多就是被吸了的后遗症。”

  安争深吸一口气,终于从兴奋之中缓和下来不少。

  怎么能不兴奋呢,从半颗星到三颗星了。

  杜瘦瘦一边给旁边的店铺老板赔不是一边拉着安争走:“你看看你,把人家的柱子都撞劈了......裂开那条大口子,赔钱人家都不愿意。这笔钱算你头上啊,一会儿还给我。”

  安争道:“我觉得我今天很特别。”

  杜瘦瘦:“我也觉得你今天很特别。”

  安争:“是吧,我觉得我今天特别帅。”

  杜瘦瘦:“我觉得你今天比前一个月更傻-逼了......”

  安争瞪了杜瘦瘦一眼,然后嬉皮笑脸的凑过去:“今天晚上吃点好的吧,我想**,我想堕落,我想大鱼大肉,我想醉生梦死。”

  杜瘦瘦道:“行行行,你今天特别帅,你说什么都行。”

  古千叶挽着曲流兮的手臂跟在安争他们后面,看着好像发疯似的安争担忧的说道:“杜瘦瘦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那个霍棠棠会不会真的是狐狸精啊。”

  曲流兮道:“世间精怪万种,若是机缘巧合之下,狐狸也是可以修行的。不过霍教习是实打实的人啊,这一点不用怀疑。”

  古千叶依然自言自语:“要真是狐狸精,也不知道怎么把安争吸成这样了。哎呀,便宜她了......”

  曲流兮楞了一下:“小叶子你说的什么?”

  古千叶抬头看天:“咳咳......今天晚上吃点好的吧,我想**,我想堕落,我想大鱼大肉......”

  几个人正往回走的时候,忽然之间听到远处一阵喧哗。安争往前看了看,那边正是兵部尚书陈在言的家。一队一队的禁军开始把人往四周驱赶不许靠近,安争等人不得不跟着人群往后退。没多久,安争就看到陈在言双手上带着铁索被人从院子里拽出来,装进了囚车之中押走了。

  安争大惊:“这是怎么了?”

  杜瘦瘦道:“你这一个多月一直都有些不正常,大家和你说什么事你也听不进去。整日就是在武院里对着那棵腊梅树发呆,十几天前我就跟你提过了,好像朝廷里出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兵部比较被动。只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突然有了变故,怎么陈大人被抓了?”

  安争道:“怪我......这段日子确实沉进去太深了,可是武院那边为什么也没有人提醒我。”

  杜瘦瘦道:“传闻武院的院长言蓄本就是太后那边的人,他做院长,谁会提醒你什么。”

  安争往前挤,看了看一个传旨的太监自己认识。他过去想问问,那太监看到他如同看到了瘟神一样连忙转身走了。

  安争回来嘱咐了一声,让曲流兮她们先回家。他一个人转身往兵部那边跑,刚跑到兵部门口就看到大队大队的禁军从外面往兵部里涌,兵部的督察校尉和千机校尉都站在一边,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迷茫和不安。

  若非是之前方道直和王开泰下了军令,千机校尉早就已经动手了。

  真要是千机校尉动手,这些禁军还真不是对手。

  方道直和王开泰都是一脸落寞的站在那,看到安争冲过来,王开泰一把将安争拉住:“不要进去......”

  安争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王开泰压低声音道:“大将军苏纵从东疆前线回来了,说是带回了陈大人通敌卖国的证据。现在是太后亲自下旨,将陈大人和不少兵部的官员都抓起来了。如果不是因为京城的兵权还在我和方将军手里,我和方将军这次只怕也已经出事了。”

  他把安争拉到一边:“这件事太蹊跷了,那证据肯定是假的,但为什么证据就突然来了?现在燕王那边也是措手不及,刑部的人本身就是太后那边的,这次事情麻烦了。燕王现在极力将我和方道直境界撇出去,就是怕兵部全军覆没。”

  安争道:“那怎么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陈大人被抓起来?”

  正说着,兵部主事许乱被禁军用铁链锁了从里面拽出来,许乱踉跄前行。一个禁军士兵上前推了他一把,安争快步上去扶着许乱:“许大人......”

  许乱站直了身子,艰难的抬起手将衣服整理了一下:“陈大人说过,要注意仪表......安争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在武院好好修行,这大燕将来还要靠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快走!”

  禁军猛的推了一把,许乱被带进了囚车。

  安争的眼睛瞪的那么大,心里的火几乎都要烧出来了。青铜铃铛似乎是感应到了主人的愤怒,呼之欲出。

  啪的一声,安争的手腕被方道直攥住。方道直对他微微摇头:“这件事很蹊跷,但太后那边也不敢太过放肆,没有会审,是不会轻易给陈大人他们定罪的。所以还有时间,现在你若出手,只怕会让他们在牢里更难受。”

  安争强行忍住怒火,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兵部官员被押上了囚车。不过片刻,大街远处又有一对禁军押着囚车从武院方向过来。安争看到第一辆囚车里的人,脸色立刻就变了。

  武院院长,言蓄。

  方道直叹道:“大将军苏纵是今天才回来的,下午进了锦绣宫,这天还没黑太后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之前就有些征兆,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

  安争道:“问题都在苏纵身上。”

  方道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苏纵进了锦绣宫就没有出来,显然以后也不会出来。锦绣宫里高手如云,谁也奈何不了苏纵。”

  安争道:“这是祸国殃民......前线还在和幽人激战,后方却把兵部的人都抓了。若是因此影响了前线,这一仗若是败了,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方道直抬起头看向天空:“天无眼,能奈何?”

  安争转身就走,他往武院那边赶过去。到了武院门口就看到副院长常欢一脸愤怒的站在那,他身后只有寥寥几个武院的教习,武院的人,十之七八都被抓走了。

  “副院长,怎么办?”

  安争快步过去问了一句,常欢一声长叹:“贼不死,又能如何?”

  他的话才说完,就看到几个身穿大鼎学院院服的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们在武院门口张贴了一张告示。

  安争走过去看了看,告示上写着的大意是,武院已经完了。武院的弟子们,若是不愿意和卖国通敌之人成为同谋,就应该离开武院。大鼎学院愿意接受武院的弟子,只要经过测试合格者,都能成为大鼎学院的人。

  围观的武院弟子越来越多,议论纷纷。

  “现在怎么办啊?”

  “听说院长大人和兵部尚书陈在言陈大人都被抓了,说是通敌卖国。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只怕这一次武院是真的完了。”

  “我还以为进了武院就能飞黄腾达,现在看来当初的选择是错了。”

  “要不咱们离开武院吧,大鼎学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去大鼎学院?那咱们还不被欺负死!”

  “欺负死?欺负死也比冤枉死的好啊。你想想,一旦咱们武院受到了牵连,那就是叛国的大罪。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家里还要受到牵连。与其如此,还不如离开呢。”

  随着人越来越多,这种声音也越来越高。

  不少人已经开始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转投大鼎学院了。尤其是今年才入学的一级生,其中一半是出身官宦或者富家,这些人都担心因此牵连了家里,所以大都选择离开。而位数更多的来自寒门的弟子,却大部分都站在那观望着。

  “我不走。”

  一个弟子说道:“若是没有武院,我只怕此生都不能修行。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咱们就这么走了,对不对得起先生们的教导?”

  “我也不走,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若院长大人和陈大人真的通敌叛国,那咱们当然不能留下。可我怎么都不相信陈大人会那样做,若他通敌,只怕咱们早就败了。”

  安争听的心烦意乱,转身离开。

  回到天启宗的时候,发现外面听着一辆马车。从马车上的图案来判断,应该是大鼎学院的马车。

  安争走到门口,从马车上下下来一个人,身穿大鼎学院教习的长衫,看起来是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

  “你可是安争?”

  那中年男人问了一声。

  安争点头:“是我。”

  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我叫苏举,是大鼎学院的教习。有件要紧的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有什么时间聊聊。”

  安争问:“可是让我去大鼎学院?”

  苏举点头:“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么我不如直接说。武院......可能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据说这次通敌卖国的名单很长,有一大批人是从武院出去的。而这些人,多是当初边军选拔的弟子。所以说,武院还能不能存在你应该考虑一下。而更应该考虑的,是你自己未来的前程。”

  安争问:“你们也派人去找聂擎了吧?”

  苏举道:“对于你和聂擎这样的天纵之才,外面当然不会放弃。”

  安争摇头:“你走吧,我想......聂擎也不会去大鼎学院的。”

  苏举微微皱眉:“为什么你们如此固执?”

  安争走进门,头也不回的说道:“总得有些人站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