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谁也不能和我抢江山

第二百六十六章 谁也不能和我抢江山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527更新时间:2016-09-26 23:00:03
  这一炮轰完了之后连杜瘦瘦都愣了,巨大的后坐力几乎把他从搭建起来的炮台上撞下去。如果不是霍爷伸手拉了他一把,他可能已经掉下去了。

  “霍霍霍霍......霍爷?这东西叫什么来着?”

  “离火炮。”

  “真他娘的给力!”

  杜瘦瘦跳起来,看了看前面被清空的大街,脸色兴奋的好像涂了一层红油漆似的:“一炮就把那群冲过来的人都给干回去了,我看看还有几个能站着的?”

  本来宽敞的大街变得更宽敞了,两边的店铺被整个轰成了废墟。最前面冲过来的那百十个人灰飞烟灭,连尸首都没留下。幸好为了这一战做准备的时候,天启宗的人已经分派出去将附近的百姓和商户都送走了,每户都按照一倍的价钱赔偿了银子,足够在别的地方安家落户。这一炮下去,之前还很嚣张的那个小太监向春脸都白了。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在那一瞬间,一颗在他不远处爆开的翠品灵石,直接把他的半边胳膊掀飞了。因为速度太快,他在当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一炮干出去几十颗翠品灵石,虽然都是成色不好的,可是这一炮的造价也昂贵的让人咋舌。当今大燕国之内,敢肆无忌惮放这种炮的一家都没有。天启宗当然也不行,这一炮就是为了立威。这种威力的炮火,升萃之境的修行者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须弥之境的修行者也要胆寒。

  一炮,对方的第一波攻势就被干下去了。

  坐在房顶上看热闹的澹台彻脸特别不好看,看着安争说道:“这一炮多少两银子?”

  安争摇头:“这个时候了,谁还算计银子。”

  澹台彻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真财大气粗。”

  安争道:“银子这种东西,就是用在该用的地方。真要是比起来,你比我有钱的多。”

  澹台彻:“可我舍不得放啊。”

  安争:“这才刚开始,一会儿还有威力更大的。”

  澹台彻:“这哪儿是打仗,这是烧钱。”

  正说着,远处一阵阵的鼓角之声传来。一队一队的禁军士兵整整齐齐的往这边开了过来,前面推着的是威力巨大的床子弩。那弩箭足有小腿粗,一支重弩就能把房子给轰坍。一旦让那些床子弩靠近的话,禁军在数量少的优势就会被发挥的更大。不说别的,几十架床子弩围着天启宗一阵乱轰,天启宗的人能躲起来,可房子躲不起来。

  拖着一只断手跑回去的向春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的吼:“给我轰死他们!”

  大街对面,十架床子弩一字排开,禁军士兵们手忙脚乱的将盘索绞起来,那小腿粗的重弩被安装进去。

  朗敬站在杜瘦瘦后面,搓着手:“胖爷胖爷,第二下是不是换我爽爽?”

  老霍在旁边说道:“第一炮是立威,所以用的都是成色不太好的翠品灵石。那效果已经差不多了,第二炮是为了震慑那些士兵。所以不用装填那么多的灵石,用这个。”

  他指了指旁边放着的一个包捆的特别严实的布包:“离火炮最里面靠的是一颗金品巅峰灵石做推力,足够把这东西推出去七八百米,对方的床子弩射程不超过五百米,就算能有五百米也是强弩之末不必在意。来,朗敬,瞄准好,第二下就让你也爽爽。”

  朗敬嘿嘿笑着上来,然后按照老霍的指点装填然后点火。只需将一点修为之力注入进去,那金品巅峰的灵石就会在老霍所造的独特法器作用下将东西射出去。朗敬手往下一发力,砰地一声!那个足有脸盆大的包裹直接飞了出去,不过瞄的不太准,是在那些禁军士兵头顶上炸开的。

  轰!

  一大团火焰从半空之中绽放,迅速蔓延出去,那一大团火焰覆盖了至少一百米范围,这个范围之内的禁军士兵连一个都没能活下来。爆炸之后,无数的铁球子弹一样乱飞,将禁军整整齐齐的放翻了一层。最前面那些操控床子弩的禁军士兵更是倒霉,被炸的支离破碎。

  几乎一半以上的床子弩也被炸坏了,就算是剩下几架还能用的,也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操控了。

  这一开始的战争,本来就没法打。虽然那些禁军士兵使用的是大燕兵工坊精工打造的床子弩,威力惊人。可是那些兵工坊的工匠,跟老霍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如果用法器来做个比方,那些兵工坊的工匠最多也就是翠品的法器,老霍可是紫品之中的极品啊。

  当今天下,唯一还能造出紫品法器的造器大师。就算是在大羲,圣皇陈无诺也要对他客客气气的牛逼人物。

  然而这正是谁也不可能想到的,谁能去想,天启宗里看门的那个老头儿,居然那么大的来头?

  打仗打出欺负人的味道来,这才爽。

  澹台彻看着放出去的第二炮,摇了摇头:“除非禁军都是傻逼,不然没有人敢冲上来了。这玩意要是批量制造出来送到战场上,可能对幽国的战争已经打赢了。”

  安争叹道:“这东西要是能批量制造出来也就好了,你知道催动这东西的是什么吗?是一颗金品巅峰的灵石,就算是我天启宗,能拿出来的也不过三五个而已......”

  澹台彻:“你能谦虚点吗?金品巅峰的灵石你能拿出来三五个,还觉得少了?”

  他看了看安争:“我总觉得这戏码好像有点不对,我想想啊......按照以往我听到的故事,忠臣都挺苦的对吧?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处处被打压,活的无比憋屈。可是到你这,怎么你就没有这种让人同情的地方呢?虽然你算不上特别有钱吧,比你有钱的也不多了。从你进方固城那天我就观察着你,你就没有忍气吞声的时候,想干就干了......为什么?”

  安争:“我不是忠臣啊。”

  澹台彻:“滚滚滚......不过这个解释倒也挺合理的。”

  安争道:“这还不算我的终极目标呢,等到以后我富甲天下了,每天就是发钱。谁做了一件好事,发钱。谁救了人,发钱。谁要是做坏事,打死。就这么简单的规则,估计着为了这个目标我还得奋斗好多年呢。不说去大羲,就算是燕国的人口,我都养不起呢。”

  澹台彻的脸上一片黑线:“你这梦想还真是很别致......”

  天启宗这边基本上毫无压力的时候,对面禁军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禁军指挥使许德刚脸色差的好像刚刚吃了一嘴屎,他下令士兵们撤出天启宗那个鬼东西的射程之外,然后清点伤亡。对方两炮而已,就把这边的士气打没了。

  “怎么办将军?”

  他手下亲兵问。

  许德刚转头看了看身后:“锦绣宫那边有旨意过来吗?”

  “还没有。”

  “燕王呢?”

  “也没有。”

  “那些朝臣呢?”

  “一个有反应都没有。”

  正说着,负责传递消息的亲兵跑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大王下旨,将天启宗所有人杀绝。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刑部那边缇骑整体失踪了,其他的刑部高手也都不知去向。至于方固府的衙役,听说这边的战事之后,全都脱了官服不干了。至于那些大人们,就好像没有听到似的,任燕王怎么大声呵斥,一个愿意站出来的都没有。”

  许德刚冷哼一声:“那些老狐狸,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沐七道如果真的是前太子的孩子,那么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比沐长烟留着做大王还要好。毕竟控制一个小孩子,比控制沐长烟要轻松的多了。不过那些人现在也只是在观望,只要局面出现变化他们就会有所动作。现在奇怪的是,为什么锦绣宫那边也没有什么动作?”

  “咱们怎么办?”

  那个亲兵问。

  许德刚一摆手:“在这围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走,谁也不许进攻,等着锦绣宫那边的高手过来。”

  与此同时,锦绣宫。

  苏太后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床前跪着的苏茂和苏裴。

  “你们俩,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些?别人养臣,都是臣子为主上分忧。我倒好,养着你们,还得把一切都为你们安排好了。你们就没有一点儿主心骨?”

  苏茂道:“禁军攻不进去,只能调动高手了。”

  苏太后:“那就调......赵国派来的人,都送过去,也有几百人呢。几百个修行者,还能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天启宗?”

  苏茂垂首:“太后,可不能小瞧了天启宗。现在情况变得有些复杂了,天启宗将沐七道的事公布出去,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贸然出手。而且兵部陈在言带着所有的千机校尉和留守的一队铁流火已经进了天启宗,在加上聚尚院的修行者,突然之间,天启宗居然就有了和咱们对抗的实力。”

  苏太后看了看苏茂:“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大鼎学院那些学生,是该为国尽力的时候了。还有,给太上道场传旨,给各宗门下旨,让他们调集修行者围攻天启宗。我倒是不相信,以整个方固城的江湖力量,都灭不了一个小小的天启宗.....”

  她往后靠了靠:“谁要是一会儿再给我带来些坏消息,让我动了胎气,我就把谁找个母猪塞进去。”

  苏裴脸色变了变:“可是太后......那些宗门未必肯听话。”

  苏太后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你不是以前在我面前经常吹嘘,多半个方固城的江湖都在你手里攥着吗?怎么,到了用的时候,这江湖就不是那个江湖了?”

  苏裴磕头如捣蒜:“臣有罪,臣实在不敢保证那些宗门会出手。”

  苏太后叹了口气:“那是没好处,你们这些蠢材......去告诉那些宗门的宗主,就说我说的,哪个宗门今天灭了天启宗,明天就是我大燕的国宗,宗主给一品大员的俸禄和地位。太上道场那些老家伙不是早就想让道宗为国教了吗?去告诉他们,这事我准了,只要他们灭了天启宗,就这么简单。”

  苏裴连忙道:“有太后您这句话,那就好办了,臣这就去传旨。”

  苏太后嗯了一声:“别担心,不过是个野种而已。只要方知己不在京城,什么都不用担心。刚好可以把那些累赘都甩了,死多少人都不怕。”

  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谁也不能和我抢江山,谁也不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