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五百零九章 让我看看狗怎么咬人

第五百零九章 让我看看狗怎么咬人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394更新时间:2016-12-31 11:41:58
  只是一个东坡太言而已,安争根本就没打算联系陈少白他们两个。干掉了这个连安争的人生路上一个小插曲都算不上的对手,安争继续向前。桃林很大,安争猜测着车贤国女王格里桑桑把自己送到这个位置绝非偶然。才到不久那个叫东坡太言的人就到了,若说这是巧合,傻子都未必信。

  安争倒是想看看,这个格里桑桑还准备了些什么。

  做为车贤国的女王,必然不是第一次进入仙宫遗址,对于这里的了解她远在安争之上。安争忍不住推测,这个东坡太言之所以这么快出现,十之七八是格里桑桑的安排。而这样安排的目的是什么?

  答案无非两个,第一是借助安争的手除掉东坡太言。第二,是借助东坡太言的手除掉安争。

  如果是前者,虽然东坡太言是车贤国的后起之秀,但远远没到让女王认为他是个威胁的高度。所以要除掉东坡太言,最大的可能就是和哒哒野有关。东坡太言疯狂的想追求哒哒野,而且东坡太言背后的家族势力还不小,所以呢?

  东坡太言不符合格里桑桑选婿的标准,而东坡太言背后的家族又不能直接去得罪,所以,在安争到了仙宫的不久东坡太言就出现在安争面前。然后安争把东坡太言干掉了,这岂不是省事?这可不是格里桑桑让人除掉的东坡太言,东坡太言的家族当然不会因此而迁怒于格里桑桑。

  目标当然是安争。

  所以那安争的两个推测,可以合二为一。格里桑桑是一个做了很久女王的人,她当然知道怎么平衡朝局。权谋之术,对于她来说是必修的功课而现在早已经大成。安争杀了东坡太言,再借助东坡太言背后家族势力除掉安争,真是不能更好了。

  所以哪里有什么嘱托和希望,哒哒野之所以能让安争从孔雀城皇宫里逃出来,完全是格里桑桑放任的。然后格里桑桑出现,以一种慈母的姿态表明立场。说什么让安争留着那件挂坠,以后保护哒哒野,无非想暂且取的安争的信任而已。

  这件挂坠,将来说不定就是祸端。

  安争又不是傻子,他在大羲明法司查案那么多年,接触过多少阴谋诡计?接触过多少人心险恶?他只是太过正直和刚硬,并不是愚蠢。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格里桑桑把安争送到了这片桃园之中,显然还有别的什么安排。格里桑桑不是那种凡事只做一种准备的人,她一定想到了东坡太言未必就能杀的了安争,但是她一定想到了安争能杀的了东坡太言。所以接下来,就是等待着为东坡太言报仇的人到来。

  桃园之中有看起来四通八达的小路,都是人踩出来的。虽然仙宫消失了数万年,但重现之日,依然有许多往日的风采。这些小路的存在足以说明,这片桃林曾经也是仙宫之中热闹繁华的场所。可这里只是一片桃园?为什么曾经会人来人往?

  顺着其中一条小路继续往前走,安争把善爷从空间里也取了出来,一直憋在空间里,也该让善爷出来透透气了。

  善爷蹲在安争的肩膀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似乎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不得不说的是,仙宫之中的灵气之浓郁,即便是在仙宫已经破败了数万年之后的今天,依然比外界要强的多。安争推测着,在外界环境下修行一个月的所得,可能在仙宫之中三五天甚至在仙宫内更好的地方一天就能得到。

  这不是某种秘境,而是庞大的仙宫之内普遍如此。

  为什么大羲不惜和佛国撕破脸也要来抢?

  想想吧,如果一个本就强大的帝国,将自己的需要培养的年轻人放在仙宫之中培养,又或者是将军队放在仙宫之中。经过几年之后,战斗力就会明显提升。

  最重要的是,其中还有数不清的珍宝。

  善爷的鼻子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在安争的耳边低低的叫了一声。安争顺着善爷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善爷关注的是那些桃树,每一棵桃树似乎都能引起善爷的注意。

  然后安争恍然.....这里的桃树,已经存在数万年之久了。武当山三清观有一棵老桃树三千年不死,闻道音而结道果,让风秀养为之疯狂。而这里的桃树呢?已经数万年了,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栽培,但是每一棵桃树都不可小觑。有人曾经说过,活物千年而生灵,死物万年而生灵。意思是说,有生命里的东西,只要能活到一千年自然会产生自己的灵智。而哪怕像石头这样的东西,万年不灭,也会产生自己的灵智。

  想想齐天。

  所以,这里的桃树,也许每一棵都很可怕。

  安争忽然突发奇想,如果将这些桃树全都搬走呢?如果能够栽培出来,等到桃树结果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分上一个果子吃,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然后安争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想什么想!

  直接干不就是了!

  反正血培珠手串里的空间大的很,纵然不能将所有桃树都搬走,最起码几百棵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在所有进入仙宫的人要么在疯狂的寻找宝物要么在打架拼命的时候,安争在拔树。他双手抱着一棵桃树的树干,脚下用力,身子往上猛的一起,大地好像都为之晃动了一下,然后树根在大地上带起来一个鼓包。安争抱着大树晃悠了几下,竟然有几分成就感。

  一棵啊两棵,三棵啊四棵......别样的快乐。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安争就把方圆百米之内清出来一片空地。那些巨大的盘根错节的桃树,被他一棵一棵的拔起来,然后安置在血培珠手串里专属于药田的那一颗。善爷蹲在不远处的一个土包上,一声一声的叫着,似乎是在为安争加油。它居然十分人性化的坐下来,两只漂亮的小前爪一下一下的拍着,很有节奏感。

  安争一口气把了一百零八棵,看起来四周的土地好像被炸弹密集轰炸过一样,一个一个的都是坑。安争拔了这么多之后还不觉得累,反而有一种浑身的筋骨肌肉都拉开了的畅快感。

  他准备朝着第二个一百棵冲刺,可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人急速掠了过来。那个人从落在一棵桃树上,看了安争一眼,然后忽然醒悟过来什么似的,他也开始拔树。安争楞了一下,问:“你干嘛?”

  那个修行者反问:“你干嘛?”

  安争:“我拔树啊。”

  那个修行者:“我也拔树啊。”

  安争:“可是你为什么看到我拔树你就来拔树。”

  修行者:“可是我为什么不能因为看到你拔树而我也拔树?”

  安争:“......”

  那个修行者费了半天劲儿,一棵也没拔下来,但是他没有选择放弃,而是跑到高处喊:“弟兄们快过来,大家一起拔树啊!”

  这一嗓子还挺管用,没多久就来了至少几十个人,看装束和他是一个宗门的。这群人的憨厚之处在于,他们也不问为什么要拔树,上来就一起动手。人多果然力量大,居然真的被他们拔下来一棵。然后这群人发出一片欢呼,干的更起劲了。安争一看这是跟我抢东西啊,他开始加速。那边一群人拔一棵,他自己一棵一棵的往外拔。

  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出现了一声妖兽的嘶吼,然后就是一杆大旗从那边飞了过来,哆的一声戳在地上。大旗呼啦一下子展开,上面有瀚海宗三个大字。

  “瀚海宗到此,其他人退避!”

  几十个身穿深蓝色服装的大汉骑着妖兽冲了过来,停在大旗旁边。为首的那个人先是指了指那些拔树的修行者:“放下你们手里的东西,立刻滚开。”

  之前出现的那个修行者站起来:“凭什么?!”

  瀚海宗的一个修行者突然出手,身子如电一样激射过去,在那个修行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轰在他的小腹上。这一拳就是奔着杀人去的,出手就是要害。谁都知道对于修行者来说丹田气海有多重要,重击丹田气海,就算侥幸不死,只怕修为也会被废掉。

  这一拳直接将那个修行者轰的倒飞出去,半空之中就喷出来一大口血。纵然他还活着,只怕丹田气海受了重创之后,再想修行也难了。

  安争微微皱眉,扶着刚拔下来的大树看着那些瀚海宗的人。

  “滚!”

  瀚海宗出手的那个修行者看着另外那个宗门的修行者大声说道:“我是瀚海宗铁胜星,你们若是不服气,随时可以来找我。瀚海宗说要的东西,谁也不能抢。瀚海宗说占的地盘,谁都不能靠近。我再说一次,给我滚远点。若是逼我再次出手,就不是废掉你们修为这么简单了。”

  “你们就是欺负人!”

  有人喊道:“狗仗人势!”

  铁胜星眼神里杀机一闪,他冷笑着说道:“就是欺负你,怎么了?欺负人要有欺负人的实力,被欺负要有被欺负的觉悟。你刚才说什么?狗仗人势?”

  他身子一动,突然出现在那个修行者面前,然后一把掐住了那个修行者的脖子:“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现实,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狗仗人势。瀚海宗是亲王殿下的人,我们要的东西就是亲王殿下要的东西。我们要杀的人,就是亲王殿下要杀的人。所以我就算现在捏死你,你觉得会有人为你报仇吗,会有人为你说话吗?”

  被他掐住脖子的人脸都憋的通红,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啪的一声,铁胜星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是脖子被人掐住了。

  安争掐着铁胜星的脖子,将他慢慢举起来:“放开他。”

  铁胜星连安争怎么动的都没看到,但也不敢反抗,连忙将那个修行者放开。

  安争看着铁胜星的眼睛说道:“我就不会像你这么多话。”咔嚓一声,铁胜星的脖子被安争扭断了,安争一甩手将尸体扔在一边,然后他转身看向瀚海宗的人勾了勾手指:“来,让我看看狗怎么咬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