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紫萝的回忆

第五百六十二章 紫萝的回忆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424更新时间:2017-02-02 18:34:15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求大家恩赐几张月票。】

  安争体内的残毒被彻底清理,用齐天的话说就是......安争有这样一个女人照顾,就好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有一个万能的强大的妈一样幸福。

  大家都想知道紫萝到底是什么来路,也想知道那九十九层高楼最上面的一层结局是什么。

  霍爷是当世仅存的造器大师,虽然他已经无法再亲手打造出什么震古烁今的强**器,甚至连修缮一些法器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他的见识依然在。说到见识,齐天的见识可能比霍爷还要多些,然而齐天的专业不是造器。他看到的法器多,只是看到的法器的样子和能力,而霍爷习惯性的看的是法器的构造。

  “瓶口是可以转动的,但必须是瓶子连接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转动。”

  霍爷说道:“你们可能都没有注意过,瓶口和瓶底完美契合,瓶底下面那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存在价值的凹槽,很浅很浅,其实是扭动瓶口刻度用的。只有一个瓶口对准了这个凹槽,才能转动刻度。而你之前将瓶子摞起来的时候,一般人都会习惯性的来回扭动几下,看看是不是稳当。在你扭动的时候瓶口和瓶底就契合了,而转动的时候,你就将刻度扭到了最大。”

  他看着面前的四个瓶子,眼睛里都是敬仰:“想不到,一个修为境界到了仙帝级别的至强者,还能是一位如此强悍的造器大师。常理来说,术业有专攻。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如果全心全意的修行,自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要救造器。而若是一门心思的研究造器,那么修行就会丢下。仙帝紫萝,是旷世之才。”

  安争道:“和我一个类型的呗。”

  霍爷笑着说道:“你也是旷世天才,但你的心太杂了。不过,这正是你比紫萝幸运的地方。他是孤独的,孤独的人更容易沉浸在某种事情之中。造器者也一样,多数是孤独的。你不孤独,所以在某些成就上,你可能不如紫萝。”

  安争嗯了一声,转头看了看曲流兮。

  霍爷继续介绍那四个瓶子:“也就是说,每两个瓶子都可以组合在一起然后开启,最少是两个瓶子才能让摘星楼出现。而且摘星楼的大小可以控制,我现在把最上面的两个瓶子接好,然后刻度调好,在逆天印空间里就能蹬摘星楼了。”

  霍爷将最上面两个瓶子拿起来:“第一个瓶子里是树,我猜着寓意为根,是最初。第二个瓶子里是房子,寓意为家,是安定。第三个瓶子是一艘船,寓意为闯荡,也是漂泊。第四个瓶子里空的......我想,应该是达到了某种高度之后的寂寞和失去了方向。”

  他将瓶子对接,然后缓缓的扭动。

  众人觉得恍惚了一下,面前随即出现了一座高楼。

  霍爷道:“这摘星楼设计的最巧妙的地方就在于,就算是这样让上面两个瓶子对接出现高楼,也不是断层,其实每一个瓶子的底部,都像是房子的地基。所以我才会说,这摘星楼设计建造的巧夺天工。”

  他伸出手道:“来,搀着我进去,我也想看看这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又怎么样波澜壮阔的一生。”

  逆天印里没有设定目标,所以也不用操控,几个人全都进入了摘星楼。

  安争他们一边走一边讲述了之前看到的紫萝的过往,然后接着上次看到的地方继续观看。

  从第六十层开始,讲述都是紫萝游历天下的故事。大家越看越是惊心,因为他们发现紫萝的行事风格和安争如此的相近。都是嫉恶如仇,而且手段雷厉风行。所以大家都忍不住去想,为什么紫萝在后期进入仙宫之后就变得沉落,整日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出去,也再过问世间疾苦。

  到了第八十层的时候,大家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

  “看来他是被讹了。”

  陈少白叹了口气道:“这应该是游历到了中原,看画上的风土人情,应该就是大羲江南一带。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大羲,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可惜,不管是什么朝代人性都是一样的。”

  从壁画上来看,紫萝应该是出手帮助了一个被恶徒欺负的老妇人,教训了人之后留下了一些金银准备离去。可是那老妇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摔倒在他面前,然后老妇人的儿子或是什么亲人赶来,将紫萝拦住。画中的紫萝站在那,一群身穿普通百姓服饰的人将他围住,不准他走。画中所有人都伸出手,就连那个跌倒在地上看起来一脸痛苦之色的老妇人也伸着手。而那绝不是乞讨,而是讹诈。

  齐天叹了口气:“他帮了人,但却被人讹了,这对于行善之人来说,真是难以承受的痛苦。”

  “这种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都不会消失。”

  陈少白道:“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气的发狂,可能一口气把面前的人全都杀了。明明是我帮了那老妇人,结果却被她的家人拦住要钱。而那老妇人也是一样,躺在地上,一只手抓着紫萝的衣服一只手伸出手,那样子何其恶心。”

  众人走到下一幅图,看到是那几个之前被紫萝教训的恶徒又回来了,还带着官差。见到官差过来,人群之中竟是有两个女人解开了只的衣服,然后扑倒在紫萝脚边哀嚎痛哭起来。而那老妇人的儿子,则跑去官差面前面容悲愤的诉说着什么。

  再下一幅图,那几个官差抽出刀走到紫萝身前,把长到架在紫萝的脖子上,另外还有一个官差手里拎着一条很粗的锁链。紫萝像是在为自己辩解,奈何没有人信他。

  “现在大概可以推测出来了......他帮了这个老妇人,但是却被讹诈。而那些被他教训的恶徒跑去找了官差,恶人先告状。结果为了要钱,老妇人的儿子和家人开始和那几个恶徒勾连起来,应该是在说......是紫萝打伤了那个老妇人,而那几个恶徒反而成了路见不平的英雄。”

  下一幅图,紫萝有些麻木的站在那,而那几个官差也伸出了手。画中,围着的数不清的人一个个面目狰狞的站在那,已经不再是人的面孔而是鬼怪,他们全都伸着手怒视着紫萝。扑倒紫萝狡辩的三个女人,一个老妇两个年轻女子,衣衫半截的一只手抓着紫萝的衣服一只手伸出来。

  这画无比的诡异,让人看了心中发堵。

  画这幅画的时候,紫萝将所有人的脸都画成了魔鬼的脸,可想而知即便多年过去,想到这件事的时候紫萝依然心中愤怒难平。而再下一幅图,看的人头皮发麻......就和陈少白说的一样,紫萝真的杀光了所有人。他一个人往前走,手里抓着很多人头,他背后是一条长长的红色的痕迹,像是血河一样。

  远处,是倒在地上的尸体。而那些失去了脑袋的人,依然半仰着身子,一只手支撑着地面一只手伸出来......

  “他错了了?”

  古千叶问。

  安争沉默了好久之后回答:“不管是任何时代的法律之下,他都错了。可是任何时代的法律之下,可能都无法给他一个公道。所有人都说是他做了坏事,没有证据说明他是一个好人,那么好人就会蒙难。所以......法律之内他错了,法律之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古千叶又问:“若是你呢,你会怎么办?会杀了他们吗?”

  安争沉默不语,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曾经的安争追求的是除恶务尽,若是在明法司为首座的时候遇到这种事,安争真的可能也是大开杀戒。因为他是明法司的首座,他不需要跟官府解释什么,他有身份地位有那个特权。可若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呢?除了自认倒霉之外还能怎么办?也大开杀戒?别说杀不了那么多人,就算杀的了,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还是会死。

  非但会死,还会背上一个骂名。

  看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沉重起来。

  “也许,这就是紫萝后来进入仙宫,整日沉迷于酒色之中而再不出去行走的原因吧。他可能也思考了很多,越是思考越发现找不到答案。法律,该不该遵守?当然应该,可是......遇到这种情况,衙门按照法律将紫萝判刑算不算错?算不得,因为现有的人证物证都证明了他才是那个恶人。”

  安争的语气很让人难过:“所以我经常会想到,法律到底是不是保护好人的。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反而是那么多的坏人在法律之下活的潇洒快活。而一辈子遵纪守法的好人呢,真的就会有好报吗?”

  曲流兮握着安争的手,感觉安争的手心里格外的冰凉。

  陈少白道:“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因为在现在也能经常遇到。可就是这样一件小事,却让一位仙帝级别的强者变得迷茫甚至恐惧。他不愿意再行善,连他都如此,再想想普通人......所以看起来,什么都不管只管自己的生活才是对的。”

  话到了这,怎么都有些颓废和绝望。

  安争摇了摇头:“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再说,唯一改变这种情况的方法,就是必须有那么一群人来维持公平。以最严苛的法律,最狠厉的手段来压制犯罪。”

  “不可能的。”

  陈少白看向安争:“想想你的明法司......”

  安争眼神黯然,他知道,那确实是不可能的。

  “一个人尚且难以长久的保持初心,更何况你要求的是一群人都能时刻保持公正。在巨大的诱惑和利益面前,可能没有人可以秉承初心。再说,如果是明法司的人遇到这种事呢,从法律意义来讲,他也是有罪的,连明法司都不能帮他。”

  齐天看向外面的天空:“难道真的就只能指望着,人有一天自己消除了那罪恶之念?”

  “靠一个人吧。”

  安争深呼吸:“靠一个人,靠一个人......”

  他重复了三遍,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