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华灯初上时大仇登门来

第六百九十二章 华灯初上时大仇登门来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578更新时间:2017-03-29 09:30:40
  安争没办法和古千叶多解释什么,毕竟那也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东西。他们两个交谈的时候坐在一侧的许白蕾因为修为太低,根本就破不开安争故意释放出去的壁垒。所以哪怕离着很近,安争想让她听到的她一个字也不少。不想让她听到的,一个字儿也听不去。

  虽然说无法跟古千叶多解释什么,但是安争脑海里已经忍不住的脑补出来一个悲伤的故事。那可是.....圣人蛋啊。然后安争就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心说自己这恶趣味真是越来越浓了。

  他自己对自己说......以后离杜瘦瘦和陈少白得远点了......

  逆舟之中,正在和杜瘦瘦扳手腕的陈少白忽然打了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你信吗,我觉得安争在暗地里骂我。”

  杜瘦瘦:“别闹了......安争要是骂你,怎么会在暗地里。”

  拍卖会上,安争一席话简直就是扔进原本平静湖水里的一块万吨巨石。这石头下去,水浪滔天。那些大家族之中德高望重之人几乎都忍不住聚集过来,一个个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安争所说的圣人丹,还在不断交流着意见。

  拍卖会因此而停了下来,安争和古千叶开始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许白蕾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对这个看起来年轻但本事如此让人敬仰的道人更加好奇起来。她总是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些和自己曾经爱慕之人的相似之处。

  然而这些话,她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因为爱慕方争,她多年不嫁。这件事在她的家族里,被屡次提及,但她始终都不相信安争会是一个叛国者,哪怕那是大羲圣皇陈无诺亲口说出来的话。

  又等了十几分钟,前前后后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时辰,那边还是没有什么结论。牛中请那些大家族的人到后面继续研究,然后将安争留下的那块狻猊骨拿出来拍卖。这东西说是极品也算不上,若是放在寻常造器师手里,最不济也能是一件金品巅峰的法器。若是造器大师,能造出来一件紫金品的法器,仅次于紫品。

  所以安争也确定,对于修行界来说,里世界的召唤兽这次大规模的出来,也未必都是坏事。江湖上法器数量虽然众多,数不胜数,但是法器的等级高者也就那么多。而召唤兽都是上古神兽的体质,虽然修为下降了不少,然而骨骼经脉都是极品。

  况且,以上古神兽的经脉骨骼或是毛皮做出来的法器,大部分都是加持类的。可以将神兽本身蕴含的力量,加持在使用者身上。相对来说法器之中加持类的算是极为稀少的。

  这狻猊骨骼,一旦打造出来法器,最起码可以加持使用者两种能力。其一是力量,因为上古神兽天生力大无穷,加持肉身力量,相当于在无形中增加了修行者的修为之力。一般的远战修行者,得到这样的法器之后,也不再那么惧怕近战了。

  其二,是速度加持。一般来说,上古神兽的速度都要比寻常的修行者要快。当然,加持速度的多少,和造器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若是造器师一个不小心,将这速度加持造没了也不是不可能。因为造器的时候需要强火,烧没了妖兽本身蕴含的力量,想加持什么都不可能。

  当然,如狻猊这样的妖兽,若是造器幸运的话,还能加持防御力。

  这才是法器本身最宝贵的地方。

  很快安争的狻猊骨就拍卖了出去,不多不少,卖了六十块金品灵石。安争虽然觉得稍稍少了那么一点,但也可以接受。六十块金品灵石还不足以支付之前一百块金品灵石买了的混元丹,不过只剩下四十块,也就好说了。

  安争也不打算将自己持有的宝物一次性拿出来,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在拍卖行这个地方尤为突出。若是一次性把狻猊的骨头皮肉还有穷奇的都拿出来,那么价格将大打折扣。

  接下来的几件拍品安争都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出手。倒是那边宇文家的女子开始频频出手,收获了不少东西。安争注意到,这女子出手的目的也极有针对性,都是对和妖兽有关的东西。安争的狻猊骨,就是她买了去。

  之前安争已经赠送了一小块穷奇的牙齿,那女子显然极为在意。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宇文无尘派人过来,送了安争一份回礼,并且邀请安争今夜到陇西会馆赴宴。安争手下了东西,但是婉拒了酒宴的邀请。

  对于宇文家这样的大家族,安争觉得的还是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比较好。一直到了掌灯时分,那些大家族的人才从后面出来,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特别笃定的说法。牛中特意到了安争身边,邀请安争明天早些来,再一起探讨一下那圣人丹到底有什么妙用。

  安争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那不是什么圣人丹而是圣人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本来拍卖会要持续四天时间,当牛中知道安争的目的其实就是这块地皮之后,又回去找户部侍郎澹台清商量。澹台清也不敢擅自做主,又连忙派人往皇宫里禀告消息。

  一极殿中,圣皇陈无诺听了澹台清派人来报告的消息,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圣人丹?”

  他放下手里的奏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年轻男人:“宇文无名,你觉得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圣人丹吗?”

  宇文无名是宇文无尘的哥哥,今年刚刚二十六岁,但是修为已经在大满境巅峰,几乎一只脚已经踏入小天境之内了。这种修为的进境速度,在整个大羲也极为罕见。就算往前推千年,从大羲立国开始算起,他的这种天赋也能排进前十。当然,安争的前世,方争曾经也能排进前十。

  “臣觉得,不管那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两件事都可以肯定了。”

  “你说。”

  “臣以为,第一,那道长确实来历非凡,若是没有大宗门的倾力培养,不可能具备如此的阅历和修为。第二,这圣人丹,必须尽快收入皇宫,这东西就算是假的,也只能是陛下拥有。”

  陈无诺笑了笑:“你倒是会办事......借着被人的东西,拍朕的马屁。苏如海......你亲自去一趟明法司,告诉澹台清那东西立刻送到宫里来,就说朕要亲自过目。”

  内侍总管苏如海连忙点头:“奴婢这就去。”

  他还没走出门,又被陈无诺叫住:“顺便告诉那位从玉虚宫来的小道长,今夜朕在御花园设宴,让他进宫。真言宗的九度道人,白塔观的三观道人也一并叫来。龙虎山天师一脉,京城里是不是有个弟子叫庄菊河的?也叫来吧。还有,武当山在京城里的谢清玄也叫来,都是道宗的人,让他们都见见面,也能试探试探深浅。”

  苏如海附身:“奴婢遵命。”

  陈无诺侧头看向宇文无名:“你父亲是多不希望你名扬天下,居然给你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宇文无名垂首道:“父亲说,宇文家的人心里只要装着大羲,装着陛下就可以了,至于自己的姓氏,自己的名字,如果和肩膀上的责任无关的时候,能忘了就忘了的好。无名,无名,心中有天下,要名无用。”

  陈无诺到:“你父亲还是那般的性子,最是中正淳厚。为什么这次他没有来,朕的旨意可是让他一块进京来的。朕的女儿,也就只有你们宇文家的人才能配得上。而朕的亲家,居然不肯来?”

  宇文无名连忙道:“父亲一定会来的,至少稍稍迟了一些。陛下也知道,陇西之地,紧邻西域佛国。父亲若是离开,总得有些交代。”

  陈无诺笑了笑:“都是开玩笑的.....朕这次让你们进京,一是为了朕之爱女叶桦公主和你的亲事。另外一件,是关于朕最小的儿子,许儿和你妹妹无尘的亲事。”

  宇文无名脸色猛的一变,这后面的亲事,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

  陈无诺见他吓得脸色发白,摇了摇头道:“朕知道你们宇文家担心什么,担心的是让人觉得如此结亲,宇文家一下子插手进了圣庭,会惹起很多人的针对......但有一件事你不要忘了,这天下,是朕的天下。这圣庭,是朕的圣庭。朕要给谁的绝世荣耀,别人谁也拿不走,就只能是你们家的。”

  宇文无名扑通一声跪下来:“臣,惶恐。”

  陈无诺站起来,把宇文无名扶起来说道:“朕心里有数,你也不用这么惶恐。若是你配不上朕的女儿,朕也不会这样安排。若是无尘配不上朕的儿子,朕当然也不会乱点鸳鸯谱。你起来吧,朕在京城里给你们定了一处宅子,就在今天要拍卖的明法司不远处,原来器儿的王府。”

  宇文无名这次真的吓坏了,再次跪倒:“臣不敢!”

  “器儿.....让朕很失望。”

  陈无诺显然不想再说这些,走回去坐下来:“让你起来你就起来,现在大羲虽然多事之秋,但是你们宇文家回来了,又有天助,已经失踪万年的玉虚宫弟子复出,这都是大好事。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大羲未来的柱石。今夜那个叫陈流兮的道长进了宫,你们两个多亲近亲近,顺便帮朕试试他的深浅。”

  宇文无名跪在那没敢起来,小心翼翼的问了问:“要多深?”

  陈无诺道:“尽你所为,尽他所能。”

  “若他真是有些本事的,朕把器儿的王府给了你们宇文家,就那明法司给了他玉虚宫又何妨?朕的江山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朕以后也会多提拔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他摆摆手:“朕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你去明法司那边看看也好,陈流兮若是真的能入你的眼,多半是错不了的。”

  宇文无名得了这个台阶,连忙爬起来告辞离去,出门的时候,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这是荣耀,但也是祸端。

  皇帝要把儿子陈重器的王府给腾出来,那么陈重器呢?

  陈重器,在明法司。

  掌灯之际,车马如龙,数百护卫簇拥之下,在京城里已经被所有大家族有意疏远甚至断了关系的亲王陈重器到了。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拍卖会,谁也不知道,他来了之后会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在陈重器走进明法司衙门的那一刻,再亮的华灯,也驱散不了他脸上的阴沉。

  【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咱们认真的说说啊,公众号可好玩了呢。】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