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你不该死在这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你不该死在这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438更新时间:2017-04-05 10:47:19
  【求月票,求关注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

  安争忽然想到了关于这个地方的一个很恶心的传闻,当湖安争在大羲明法司为首座的时候就听闻过,九峰山城这个地方,乃至于周边范围很大的一个区域内,都有关于这种事的传闻。

  在这个地方,很多男人,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男人都相信,只要多和处子之身的女子发生关系,就能延年益寿。这种说法明明没有任何根据,然而就连一些修行者都深信不疑。

  其实,当初安争就说过,那未必是真的信。也许只不过是给他们丧心病狂的兽欲找到一个还算干净些的借口而已,但这个借口干净吗?

  安争只是想不到,连赫连家这样修行的大家族都会发生这样的事。

  拉着他的手往前走的这个红衣小女孩死的时候才六岁,在她受到侵害的时候哪怕是向她的父亲求助,她的父亲都没有理会,甚至还对她做出了惩罚。

  也许,她的父亲和侵犯了她的亲叔叔一样。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各种极端的人出现,前些年大羲有一件事传的沸沸扬扬。一位德高望重的诗人,因为自己三岁的幼女接受了他朋友的礼物,朋友领着他女儿的小手走路,他就勃然大怒。认为女儿不守妇道,活活将三岁的女儿饿死了......

  这件事当时传出来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还说这个诗人高风亮节......如果可以的话,安争甚至想把高风亮节这四个字连同说这话的人和这个诗人一起再进粪池里。这四个字出现在这种地方,比屎还恶心。

  然而每一种论调都有人支持者,这就是这个所谓的多元化世界。

  安争不敢去细想......连赫连家自己人都不放过,那么赫连家在九峰山城这么多年,在这么大的一片区域之内,到底有多少小女孩遭受了侵犯,但却没有人为她们伸张正义?

  “够不够?”

  安争问小女孩:“我的力量还可以更强,如果你需要,你尽管去用。报仇,还是要自己动手才好。”

  红衣小女孩一边走一边说道:“如果都杀了他们,我这样的事就能不再发生吗?”

  安争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了,是杀不尽的。我一直都知道,他们是杀不尽的。但是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一直杀下去。虽然像你这样的悲剧不可能被禁制,但是杀一个,就少一件。”

  小女孩低着头,似乎是在沉思什么。

  “我想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说:“我想离开了,可是我没办法离开。他们后来发现自己被诅咒之后,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他们想杀了我,可是我已经死了,还怎么灭杀?他们就找到了我的尸骨,然后用一切恶毒的法子去镇压我的尸骨,你帮我把尸骨取出来吧,我就能离开这了。”

  安争嗯了一声:“我会的。”

  他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小女孩的身影逐渐虚淡起来。安争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手,那手心里的温度依然冰冷冰冷的,可她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她说的那些话都在安争的脑海里回荡,让安争的心里如同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如果这种愤怒这种杀气不宣泄出去,安争觉得自己也会疯掉。

  赫连家的内院面积很大,推开一扇木门,安争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地上已经满是尸体。这些尸体损坏的触目惊心,没有一具尸体还算完好。

  安争低头看了看,一颗人头就在自己的脚边,那人头上有五个血洞,显然是被人直接抓出来的。而脖子上的断口乱七八糟的,不是被兵器或者是其他什么锋利的东西切割所致,是直接扭断的。

  在场的尸体都是男人,几乎看不到一具女人的尸体。

  这是一个面积巨大的花园,一进门那至少二三里范围之内平坦翠绿的草地上横七竖八的全都是尸体,出手杀人的应该就是那位之前杀了赫连亨的老者。

  安争确定,像赫连家这样的家族就算中落的再厉害,也还是会有一些强者存在。他们必然会用最极端的方法来保存实力,比如之前安争已经知道的返祖丹。

  但是谁又能想到,赫连家的崩溃和灭绝,居然是因为那种事。

  走过草地,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就是花海。那占地至少上千亩的花海正是繁花似锦的时候,到处都那么美。哪怕都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是千亩范围之内密密麻麻的都是盛开的鲜花,那种场面本应该让人心旷神怡才对......然而此时,这里弥漫着的血腥味,让所有美景都变得凄厉起来。

  一个发了疯似的男人忽然从花海里冲出来,他刚才应该是趴在花丛之中躲过了追杀,此时刚要逃走看到安争出现了,以为安争是来杀他的,所以突然崩溃了,疯了似的朝着安争冲过来,一刀刺向安争的小腹。

  安争看着他的刀子刺向自己,看着那个男人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却一点都不觉得他可怜。

  安争一把攥住那男人的手腕,咔嚓一声将手腕扭断捏碎,然后一把抓住那人胸口的衣服,把那人单臂举起来往天空上一抛......那人飞上了差不多有五六十米高的地方,然后在半空之中爆开。

  进内城之前,安争说要在这里放一场烟花。

  只有红色。

  那人爆开的血雾真的如同烟花一样,红色炸开的一瞬间,像是花团锦簇。尸体粉碎,连骨头肌肉都被炸成了粉末,所以什么多没有留下来。

  “青山处处,却没有一寸土是用来掩埋你们这些畜生。”

  安争举步向前,那些之前侥幸逃过追杀的人都被他送上了半空,一个接着一个的在半空之上炸开。一大团一大团的血雾真的就好像连绵不断爆开的烟花一样,甚至比烟花的颜色还要鲜艳。城外,那个手里抱着一把木剑的少年看着城中一团一团的红色烟花炸开的时候,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木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害怕起来。

  走进第二扇门,安争看到了那个疯癫的老者,他手里抓着一个赫连家的男人,一只手戳进了那个男人的心脏之中。而那个红衣小女孩,就站在那老者身边,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

  小女孩回头看了安争一眼,然后松开了那老者的衣服。

  老者扑通一声跪下来,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神智。他看着那一地的残肢断臂,忽然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喷出来一大口血。

  那些都是他杀的,都是他的子孙后代。

  小女孩走到那老者身前,老者跪在那,和小女孩差不多高。两个人的脸齐平,小女孩就这样看着他,可他却看不到那个小女孩。

  “你该死。”

  小女孩说。

  安争听的清清楚楚,可是那老者却听不到。

  “你该死......叔叔。”

  小女孩后面说出来的两个字,让安争的心里如同被刀子割了一样的疼。安争忽然之间明白过来,小女孩说只能借助自己的力量,那并不是真正的修为之力,而是正气。

  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九峰山城之内,包括方圆很大一片区域之内,所有人......可能都默认了那种悲惨事情的发生不应该受到惩罚。每一个人心里都有鬼,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小女孩说,这么多年了,安争是她第一个看到的心里干干净净的人。

  她需要的,就是这种正气。虽然想到了这一点,安争还是不明白她是怎么借助这种正气的,可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该死!”

  老者喃喃自语了一句,脸色惨白的好像纸一样。他抬起手,要抓向自己的脖子。

  “不,你不该死在这。”

  小女孩再次伸出手拉住那老者的衣服,老者随即机械似的站起来,然后往更远的地方走了过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安争看到那小女孩回头对自己说了一句:“跟我走吧,马上就要到你带我离开的时候了。”

  安争就跟在他们身后,一步一步的走,每一步都那么沉重。走过院落,穿过一片园林,到处都是死尸。然后在一个茅厕外面停了下来,茅厕后面有一个很大的粪池。奇怪诡异的是,这粪池的四周有八根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都刻着符文。

  那小女孩看到符文的时候,显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恐惧。

  她站在那,那老者随即将八根石柱一根一根的拔出来,然后丢到远处。石柱落地的时候摔的粉碎,不知道为什么,碎裂的石柱里面流出来鲜红的血。

  八根石柱被拔掉之后,那老者忽然一跃跳进了粪池之中,看起来无比的恶心。他奋力的将粪池里的东西往外推,虽然修为之力几乎耗尽,但还是很快就将粪池清理干净。他一身污秽的从里面走出来,找了一把铁锹,开始机械的挖掘。

  十几分钟之后,土地忽然坍塌下去,露出来一个大坑。安争往跟前走了几步,看着那老者一点一点的把大坑上的土除掉,下面是一层白色的石灰,很厚的一层。老者面无表情的将石灰又清理干净之后,安争看到那石灰层下面的东西,脸色顿时变得发白。

  下面,都是遗骸。

  每一个看起来都不大,有的人还保持着身体,有的人只剩下骨骼,但是从身高判断,每一个都不超过十五岁,最小的可能也就六七岁大小,都是女孩。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还有上百个尸体看起来好像还活着似的,只是身体僵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肤色青黑。

  安争知道,那是活生生被灌了水银而死。尸体僵固不腐,传闻之中,用这样的法子对待尸体,人不会转世投胎,灵魂不会离开驱壳。

  那大坑里的尸骨,有的已经腐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骨头一碰就断掉了。那个赫连家的老者跪在那,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尸体,然后抬起手用两根手指往自己身体里戳,戳一下就是一个血洞......一下,一下,一下,他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似乎戳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身体。

  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血葫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