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八百零六章 恩公

第八百零六章 恩公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381更新时间:2017-05-09 18:13:52
    大羲有四位圣域元帅,曾经被称之为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支撑着大羲的四根擎天之柱。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可能更熟悉名声显赫的圣殿将军,圣域元帅对他们来说太虚无太不真实了,毕竟那都是传说之中的人物。

    有四位圣域元帅坐镇四方,大羲就如同在四个方向都加了一道铜墙铁壁。更何况大羲不去欺负别人也就罢了,谁还没事敢来招惹大羲?

    然而谁也不明白的事,十八年前,大羲圣皇忽然一道圣旨将四位圣域元帅全都调回京城。然后给四个人安了一个极其荒谬的罪名,就把四个人都罚去守皇陵了,十八年没有再提起过。

    四位大羲军方顶级的高手去守皇陵,这无疑是一件非常非常荒诞离奇的事。十八年前曾经引起了轩然大波,然而不管圣庭里诸多官员如何想尽办法的打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为什么。

    更诡异的是,四位圣域元帅居然没有一个人做出什么反应,在圣旨下达之后,四个人收拾了一下行礼,也不带随从,就直接进了皇陵,十八年不曾出来过。以至于十八年后的今天,已经有太多人淡忘了大羲还曾经有过那样四个恐怖的强者。

    时间真是个离奇的东西,能够让人遗忘很多事。才十八年,人们就差不多忘记了当时轰动一时的大事。

    沐渐离是当初四位圣域元帅之中年纪最小的,当然,这四个人到底年纪有多大了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只怕谁也不知道。关于沐渐离的身世在以往有过很多猜测,尤其是,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到圣域元帅这军方巅峰地位的过程非常的迅速,其他三位圣域元帅的这个过程都至少有一百年以上,而他只有七年。

    所以大量的人开始关注他,开始查询他的来历和背景。然而不管这些人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沐渐离好像在大羲就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没有家世!

    大羲家族林立,姓沐的家族也有,但没有一家能称得上豪门世家。最大的一家也不过是在当地郡城有些实力,即便在当地都算不上一家独大。但想查清楚沐渐离身份的人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他们几乎查遍了所有能查到的地方,结果发现沐渐离不属于这些家族的任何一家。

    在沐渐离被封为圣域元帅之后,各地不少姓沐的都宣称沐渐离杀他们家族的前辈,然而都是唬人的而已。最后调查沐渐离的人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说沐渐离根本不是大羲人。而这就更诡异了,一位手握重权,带兵镇守一方的圣域元帅若不是大羲人,圣皇居然信得过?

    周家

    因为家主周向阳被杀,还有同行的二百个修行者几乎损失殆尽,这对于周家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伤害。家主周向阳虽然一直都没有真正得到家族的认可,但好歹那也是家族的脸面。一家之主被人杀了,这件事若就是这么轻而易举的过去了,周家还怎么立足于世?

    所以就连周家已经隐居多年的两个老怪物都出关了,家族之中小满境之上的高手全都被召集回来,整个周家都处于一种备战的准备之中。这一次,周家无论如何也不会息事宁人。

    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圣皇又没有任何明确的指示,所以周家和玉虚宫之间似乎已经到了无法共存的地步。而对于玉虚宫突然的崛起,令很多大家族和宗门都感到了的担忧,所以他们在暗地里也会给予周家一丁点在支持。

    玉虚宫那个叫陈流兮的人,就好像当初那个方争一样的讨厌。

    在所有大家族的人看来,当初的方争就是一个破坏了规则的人,哪怕方争一直在做的就是维护这个国家的法纪。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大家族自然有大家族的特权,不然的话,拼了命的挣扎起来的人们为什么要挣扎起来?

    谁都知道这些,虽然旧有的家族会排斥新崛起的家族,但只要不破坏这种规则,也会接受一批新崛起的势力。可是完全排斥这种规则的人,必然也会得到他们的排斥。

    比如方争,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没有特权?既然有,为什么不享受这特权?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大家族的人不小心或者是出于别的什么目的伤了普通人的性命,这件事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吗?当然不会,因为普通人的性命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然而方争就不行,一旦让方争知道了这些事,他就会一查到底。

    所以方争从来都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在这些权贵层次之中。当一个人被几乎所有人的权贵讨厌,那么他的死亡也就成了必然的事。有人说多数即正义,所以所有人都反对方争,那么方争自身就不代表正义。

    这话非常的扯淡,非常非常的扯淡。

    方争要面对的就是邪恶,他就是干这个。然后你用方争面对的都是邪恶所以大多数站在他的对立面,推论出方争是邪恶的,还有什么比这更扯淡的吗?既然多数即正义,那么被方争帮助过的大量的普通百姓,对他无比爱戴和支持的百姓,去哪儿了?为什么那些方争的对手,就成了多数即正义而百姓们就可以忽略不计?

    沐渐离很欣赏很欣赏安争,他曾经说过安争是一个与世为敌的人。他所说的方争与世为敌,指的不是与整个世界为敌,指的是与这个世道为敌。

    穿着一件白色书生长衫的沐渐离走在大街上也没有一个人认识他,这让他有些开心。十八年没有踏足京城了,周围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他曾经是在这金陵城里崛起的,对这里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所以在他去周家的路上他走的并不快,他想认真的看一看这金陵城的一切,谁知道这件事结束之后再回到皇陵里,下一次能出来是什么时候呢。

    然后他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三个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看起来都在二十岁左右,一个俊朗阳刚,一个秀美阴柔。这两个男人简直就是绝配,都是那种能让女孩子痴迷的类型,而且是两个类型的代表。走在他们俩之间的那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开朗,阳光,明媚且美的让人窒息。

    看起来有一股子阴柔气的年轻男人好像是喝大了,一边走一边说道:“谁还没有英雄梦?胖子以前不是总说吗,儿时的梦想就是仗剑走天涯。”

    “后来因为没钱都放下。”

    “哈哈哈哈哈哈......你就趁着胖子不在笑话他吧,回头我就给你告状!”

    沐渐离之所以觉得这三个年轻人有意思,不是因为他们交谈的话有意思,也不是三个人勾肩搭背完全不理会什么世俗什么眼光的行为。而是......这三个年轻人,都恐怖的要命。

    金陵城,真是大不一样了,随随便便碰到三个年轻人,都这么了不起。

    沐渐离看着那三个人和自己擦家而过,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三个字:“神,魔,人?”

    他的语气有些不确定,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那个看起来很阳刚俊朗的年轻人脚步微微一顿,回头看了沐渐离一眼,然后眼神微微一凛。

    沐渐离回头,看着那个年轻人笑了笑:“你在看什么?”

    那个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回答:“看过往。”

    沐渐离心里微微一震,多看了那年轻人一眼:“看别人的过往,还是看你自己的?”

    年轻人回答:“看历史的。”

    沐渐离的手在袖口里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但是却笑了笑:“你何尝不是历史。”

    年轻人脸色一变,抱拳微微俯身,然后转身走了。沐渐离也转身,手指上捏着的剑气终究没有发出去。而他也知道,那少年手心里有一道真累,蓄势待发。

    周家。

    沐渐离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闭,他沉吟了一会儿后迈步往上,门随即自己打开,奇诡的是门栓并没有破损,就好像有无形之人在里面给他把门打开了一样。

    院子里聚集着不少周家的年轻子弟,焦急的等待着大厅那边家族长辈们商议的结果。他们都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玉虚宫有上万弟子,所以这绝不是那些长辈们和玉虚宫之间的战争,而是整个周家和玉虚宫的战争,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抽身事外。

    “你是谁!”

    有人注意到进来一个人吓了一跳,立刻高声喝问了一句。

    沐渐离没有理睬,依然缓步向着大厅那边走。

    “你给我站住!”

    有人上前阻拦:“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随随便便闯进来,信不信现在就让你去地狱报到!”

    因为家主被杀,周家的人上上下下都有一股子戾气。见到有人这样闯进来当然受不了,几个年轻人似乎忍不住就要出手教训这个狂徒了。

    可沐渐离还是没有理睬,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被他看了一眼的年轻人忽然之间倒了下去,身子僵硬的好像石头似的,连眼睛都不会动了。

    “竟敢在周家放肆,杀了他!”

    一群人冲上来就要动手,可是才冲上来,却发现那个人不见了。往四周寻找,才看到那个人竟然已经到了大厅门外,已经一只脚迈进了大厅之中。

    “阻止他,不要让他打扰了长辈们商议大事!”

    至少几百个人往前冲,沐渐离随意的一摆手,那几百个人全都被定住,犹如这院子里多了几百个石像似的。

    坐在大厅最里面主位上的两个老人看到有人进来后脸色一寒:“真是没了规矩,没了体面。周家外面那么多人,居然随随便便被人闯到了这!”

    屋子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出手。

    “等一下。”

    坐在最上面那两个老人之一,被誉为金仙手的周嵩脸色猛的一变:“可是......可是沐恩公?”

    沐渐离站在那没有说话,微微颔首。

    周嵩连忙起身颤巍巍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拜见恩公。”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