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谁知道呢

第八百四十六章 谁知道呢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671更新时间:2017-05-24 20:55:54
    在很多人看来,西北的这次会战来的莫名其妙,远在中原的那些拥有话语权的大人物们没有一个不骂街的,斯文习惯了的他们骂起人也足够犀利。

    圣庭。

    以为看起来稍显肥胖了些的官员上前几步,垂首道:“陛下,这个陈流兮必须要办!”

    另外一个人也附和道:“是啊,就因为这个人的冲动,让我西北陷入混乱之中。现在数十万边军都不得不被他牵扯起来,就算是打赢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损失惨重?战报说西北那边剿灭妖兽近百万......我边军将士呢?损失就不是损失了?”

    “就是,还说什么诛杀了小天境级别的妖兽首领三名......我看怕是虚报战功吧。若是妖兽之中真的有那么多小天境级别的强者,我们怎么没有见过。”

    “说的对,这个陈流兮就是太嚣张了。西北本来平衡的局面一下子被打破,这是天佑我大羲,西边的佛国没有趁势进攻。不然的话,西北边关兵力空虚,佛国的人马就能长驱直入!”

    “我看这个陈流兮必须杀了,不管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这个人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是不容有辩的。陛下是让他去西北练兵的,不是让他去发起战争的。现在西北成了那样的烂摊子,那么多百姓受苦,他来收拾?”

    站在圣皇身边的温恩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大人物们,心里止不住的冷笑......就是这些人啊,把持着朝权。他们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当然也能把白的说成黑的。西北会战那么辉煌的一次大胜,以损失不到三万人的代价,击杀妖兽近百万,其中还包括小天境级别的妖兽首领三个,小满境大满境级别的妖兽至少近百个......就是这样一场足以载进史册的胜仗,被他们说的好像丧权辱国一样。

    他偷偷看了看陈无诺,发现圣皇陛下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正因为如此,下面那些人似乎看到了希望,说的更加起劲了。

    “陛下,这个陈流兮毕竟不是我大羲的人,他是不会对大羲,对您的赏识报以忠诚。他就是一个冲动的家伙,只知道一股脑的往前冲,反而会坏了大事。就算是陛下仁慈不杀他,也应该把他逐出大羲。”

    “对!这个人绝对不能留。西北那么大的烂摊子,数以百万计的百姓无家可归,这些都是他的罪,不管怎么说也无法抵赖。”

    “你们说的都对。”

    陈无诺终于开口说了句话,那些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心里开心起来。

    陈无诺缓缓的说道:“确实是太冲动了,带着六百人就敢去和妖兽大军开战。一个才过小天境的年轻人,居然那么不识大体的干掉了比他还要强大的妖兽首领.......真是太过分了。”

    他指了指最先说话的那个人:“李成璐,这样吧......朕给你六千人,现在你去西北把陈流兮给朕替回来。朕要狠狠的治他的罪,就算是不杀头也要扒层皮,你觉得如何。”

    那个有些肥胖的官员楞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这个......臣不擅长军务,怕是会连累了那些将士们的性命。”

    “高赞!”

    陈无诺看向第二个说话的人:“李成璐说他不行,朕觉得你行。陈流兮不是带着六百人去了西北吗,朕给你们十倍的人手。现在就出发,千万别跟朕说去不了。朕不想听你们去不了的原因,因为朕说让你们去,你们就没有资格说不去。”

    他扫视了一圈:“你们觉得,谁可以当着朕的面说一个不字?”

    纳西人全都退了下去,一个个的低着头不说话了。他们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圣皇真的让他们去,还是在震慑他们。然后他们才醒悟过来,自己确实太操之过急了。若是以往这样对付一个人,这个人肯定是废了的,为什么这次圣皇却没有跟着他们的意思走?圣皇居然会为了那一个人而不惜和左右朝臣作对?

    “朕是太惯着你们了。”

    陈无诺看了一眼李成璐:“朕的话你没听到。”

    “啊?”

    李成璐楞了一下:“陛下刚才的话臣都听到了,哪句?”

    “你去西北吧,朕知道你看不起那些不懂得打仗以至于牵连了无辜百姓的人,朕说了,给你六千人,现在就去。”

    “臣......臣不善于领兵啊,请陛下收回成命。”

    “你说什么?”

    陈无诺微微皱眉:“你刚才说,让朕把说出去的话收回去?你是谁?”

    李成璐这才意识到这次遇到大麻烦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臣知错了,臣不该嫉妒陈流兮,是臣起了坏心思,臣请求陛下责罚,臣不敢耽误了数千将士们的性命啊。”

    “嫉妒?”

    陈无诺摇头:“你真是说的太轻巧了,你那不是坏心思,不是坏,是恶。你是不是还在等着朕说第三遍?”

    李成璐脸色惨白:“臣真的知道错了。”

    “温恩!”

    陈无诺忽然喊了一声。

    温恩连忙走了几步站在陈无诺面前垂首:“老奴在。”

    “抗旨不尊怎么论罪?!”

    温恩垂着头回答:“杀无赦。”

    “那就杀无赦。”

    陈无诺一摆手:“叉出去,砍了脑袋挂在菜市口。顺便告诉李家的人,自己看着给自己定罪,然后交到静园里去。朕懒得一个个的去问他们做错了什么,让他们自己说!”

    温恩垂首:“是。”

    他站直了身子:“殿前武士!”

    “在!”

    八个身穿黑色甲胄的武士大步上前,将李成璐围了一圈。随着温恩喊了一声斩立决,那些武士一俯身将李成璐拉起来拖了出去。李成璐完全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的结果。被拉出了大殿之后才想起来求饶,那哀嚎声震的天上的云彩都快散了。

    “杀敌百万,被你们说成了狼狈战败。”

    “西北的妖兽几乎被清理干净,被你们说成了西北已经被妖兽控制......”

    陈无诺抬起手捏了捏眉头:“刚才朕还让谁去西北来着?”

    之前被叫到的高赞连忙垂首:“臣这就去,臣马上就去。”

    他转身要走,可是走了才没几步就听到身后陈无诺冷冷淡淡的说道:“西北你就别去了,短时间内那边的妖兽成不了气候。你还是去南边吧,朕给你六千人,你去南边跟着秦王平叛。你的生死,自己去把握吧。”

    高赞楞了一下,连忙垂首:“臣遵旨。”

    陈无诺看了看别人:“你们还有谁要说的?”

    鸦雀无声。

    “朕心里很难过。”

    陈无诺有些伤神的说道:“朕这些年都是养了些什么人......你们私底下不是都在说,大羲要乱了吗?你们不是私底下都在做着大羲完蛋的准备吗?既然你们都已经没有遮掩了,朕还怕什么?朕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朕不需要李成璐高赞这样的人。朕可以砍了李成璐的脑袋,也可以砍了别人的。你们可以试试看,是大羲先完蛋,还是你们先完蛋。”

    他站起来一摆手:“自己想想吧,朕怕你们?”

    温恩垂着头跟在陈无诺后面离开了圣庭,那么大的一个大殿里鸦雀无声啊。所有人站在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是走还是留?走?谁先走只怕谁倒霉。不走?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

    西北

    已经十五天了,西北的妖兽基本被肃清。就算是还会打规模的过来,最起码给了西北的百姓十五天的喘息。他们可以在大羲军队的保护下朝着中原撤离,而这是来自圣庭的旨意。

    安争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地宫险些暴露,陈无诺的神经已经被触痛了一次。他是不允许地宫再出什么状况的,所以才会将百姓们撤离。这样一来,他就摆出了一副要在西北和妖兽干到底的架势。可是西北的百姓都没有了,妖兽还在西北干什么?陈无诺为了那个地宫,不惜那战场往中原地带转移,安争猜着那地宫里应该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若仅仅是为了未来做的一个准备,现在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大了,没必要将整个西北的百姓内迁。那是多大的举动啊,需要调动的人力物力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这样一来,西北边军的局面更加的险恶。他们失去了后方支援,相当于陈无诺主动放弃了大西北。

    站在苏如海的坟前,安争洒了一壶酒:“要回去了,西北这边已经成了荒地。除了军队之外,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见不到普通人。然而对于军队来说,这是噩梦的开始。他们必须坚守边关,而身后万里无人......”

    他自言自语这些的时候,宇文家的家主宇文鼎到了他身边。之前安争来西北追杀陈重器的时候戴着面具,所以宇文鼎并没有认出来。

    “道长要走了吗?”

    “是啊,要走了。”

    “我应该谢谢你还是恨你?”

    宇文鼎看了安争一眼:“因为你来了,西北不得不提前开战,当然打的很好,好的不能更好。你的牵制,让大羲的边军能顺利的部署围攻,进而剿灭......可是呢,以后西北这些士兵们怎么办?一旦开始溃退,万里无人的情况下,他们得不到一点支援......”

    宇文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些妖兽若是顺着陛下的思路走就好了。”

    “那个被称为帝君的人,不是傻子。”

    安争淡淡的说道:“陛下在西北的布置太明显了,要么他是别有深意,要么是......”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转头看了宇文鼎一眼:“希望是前者吧,妖兽之前已经触及了地宫,它们是不会放弃的。越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它们就会越疯狂。”

    “我不是一个政客。”

    宇文鼎苦笑:“和我的弟弟相比,我差的太远了。我只是一个继承了世世代代守护西北使命的宇文家的人,所以这里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不过......我总是想知道,我在保护什么。百姓们都已经撤走了,我在保护的是这焦土?还是那地宫?地宫之中究竟有什么能让陛下如此的偏执?”

    安争从宇文鼎的语气之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他看向宇文鼎,宇文鼎对他笑了笑:“总得知道自己为什么死。”

    安争叹了口气:“你确实不是个政客。”

    宇文鼎:“你的行程若是比大队人马慢上那么一天应该没事吧?”

    “你觉得呢?”

    安争反问。

    宇文鼎道:“我觉得,你和我一样的好奇。”

    安争摇头:“不,我可以走,但你不能走,所以我们不一样。”

    宇文鼎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但你不会这么快走,不是吗。”

    安争耸了耸肩膀,看向碟仙山那边:“谁知道呢。”

  【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