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八百四十九章 一群大人物

第八百四十九章 一群大人物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778更新时间:2017-05-24 23:47:53
    

    从安争身后走过去的人有六七个,其中有三四个安争认识的。其中就包括本应该死在了凤凰台的大羲亲王陈重器,而安争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居然没有多大的惊讶和意外。当日在凤凰台安争没有回头,但是心里最后一分不舍也算是彻底斩断了。在那一刻安争想的极简单,若是陈重器不死,那么曾经的兄弟情分就真的断了。

    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居然在那时候真的有些相信了陈重器一命换一命的慨然。

    六七个人走过去,唯独沐渐离在门口停了一下,并且有些疑惑的看了安争一眼。其他人完全没有在意,毕竟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在这个地方会遇到安争。

    在金陵城初遇沐渐离的时候安争就猜到了,沐渐离的感知力远比普通的修行者要强大,甚至比同级别的修行者也要强大的多。不过安争现在对道宗封印之力的控制已经今非昔比,纵然沐渐离有些疑惑但却不会发现什么。若是安争此时起身走了,沐渐离反而会更加的怀疑。

    当然,安争也能将天目放进去。沐渐离不说,那其中安争认识的都是大羲最顶尖的修行者,除了沐渐离之外还有一个圣域元帅安争认识,只是两个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而已。这个人叫叶天怜,一个应该已经很老但看起来依然是个中年样子的男人。叶天怜是个很骄傲的人,毕竟三十岁的时候就为大羲开疆拓土,一马定东川。

    大羲的四位圣域元帅之中,名气最大的就是叶天怜,其次是司马平峰。这两个人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叶天怜三十岁为圣殿将军,一战成名之后就被封为圣域元帅。司马平峰成名更早,二十岁震慑南疆,如果他还在的话,南疆那些原始丛林里那些人说什么也不敢造次。

    关于这两个人,都有很典型的故事为大羲每一个人熟知。

    叶天怜当初为圣殿将军带兵东进,那时候东楚虽然已经不能和大羲相提并论,但依然是很有实力的强国。叶天怜在东疆直接给东楚皇帝发了一封信,要求他把东楚靠近大羲的三十六州割让给大羲,这件事被东楚神皇笑了很久。一个三十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可以自以为是,但到了叶天怜这个地步就真的让人觉得可笑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东楚神皇完全笑不出来了。他根本没有理会叶天怜,也不认为大羲会在那个时候贸然开战。毕竟东楚虽然已经破败,可背靠东海,有庞大的舰队横陈大江阻隔大羲的军队。然而叶天怜带着他手下三十万精锐,在没有请示圣庭的情况下悍然出兵,一口气打下东楚三十六州......

    因为这件事,东楚圣皇不得不向大羲圣皇求饶,并且愿意拿出一件紫品神器换大羲收兵。叶天怜奉命在东疆求雨台接收那件紫品神器,结果东楚神皇安排了两位小天境强者伏击他。只身赴宴的叶天怜斩杀两位小天境强者,追杀东楚使者六千里,深入东楚国内,在众多东楚高手的围追堵截之中,将东楚那个使者斩杀,带着人头和神器回归。

    而司马平峰这个人更冷酷无情,他二十岁的时候才刚带兵,司马家族在大羲也算是名门望族,所以为他谋一个差事当然不算什么。当时司马家族的意思是,让他在南疆做个小军官混几年,然后胡乱添加一些军功就能调回大羲兵部任职。然而司马平峰却不这么想,他的起点比叶天怜还低。

    那个时候他只不过是手里有一千二百人的折冲将军,南疆蛮族作乱,当时司马平峰负责驻守靠近南蛮部落的一个小县城。蛮族大军攻至城下,司马平峰一人抱剑坐在城门口,来一人杀一人,来十人杀十人,大军猛攻,他一剑取领兵的敌酋首级。就这样坚持了半日,蛮族大军竟然不敢再攻,狼狈逃走。

    后来司马平峰被封为圣殿将军震慑南疆,当时只要听说那个地方的蛮族又叛乱了,他就让人把地图取出来。手下人指出来是哪个地方的人叛乱,他就会用手指在那个地方的周围画一个圈:“这里不要了。”

    这里不要了......指的是一个人都不剩,要杀光。

    以至于司马平峰在南疆那些年,后期蛮族别说叛乱,连丛林都不敢出。再后来叶天怜和司马平峰调换,一个去了东疆一个去了南疆,叶天怜在南疆的时候觉得很无趣,因为司马平峰把南疆蛮族镇压的实在太狠了,蛮族不敢闹事他也就无所事事。蛮族不敢来招惹,他无聊至极,只好主动去招惹蛮族,一口气推了一千二百里的山林,把蛮族人口杀的少了五分之一。

    对叶天怜这个人,安争没办法置评他的好与坏。因为这个人始终都在和战争打交道,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成为圣域元帅之后更是少见,大部分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毕竟四位圣域元帅分别坐镇一方,那是真真正正的封疆大吏。

    包间之中,陈重器坐下来之后看了沐渐离一眼:“沐帅,是有什么心事?还是有什么不妥?”

    沐渐离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看外面那人有些眼生,感知之后,那人毫无修为气息,只是个普通人。”

    叶天怜看了沐渐离一眼:“你总是最小心的那个。”

    沐渐离笑了笑,看向叶天怜的眼神之中有些很复杂的东西:“不得不小心,我又比不得你。你把战功全都拿光了,以至于我后来无事可做。”

    叶天怜道:“我在东疆进攻东楚,你到了东疆,于是我就把东疆让给了你。灭东楚,你那功劳还不够大?我去了南疆,后来你为圣殿将军,我又把南疆让给了你,在南疆你做的事也未必比我仁慈多少,不然的话,你那圣域元帅怎么来的。”

    沐渐离倒了一杯酒,没有递给陈重器却先递给了叶天怜:“知道欠你的,何必总是挂在嘴边。”

    叶天怜接过酒喝了一口:“怕你忘了,总是要让你时常记起,你欠我太多。”

    陈重器无奈的摇头笑了笑:“你们两个的事稍后再说,先说说现在眼前的大事。中原金陵城,北域阔华山,东疆浩海城,南疆大野泽,西域碟仙山,这五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现在最不稳妥的就是这碟仙山地宫,传送阵和其他要尽快建好的东西不要再耽搁了。陛下要检测那东西的威力,五个传送阵绝对不能出什么问题。”

    坐在他身边的身穿军服的人陪笑道:“王爷放心就是了,再有十天,最多十天就会彻底建好。”

    坐在陈重器右边的身穿白色麻布长袍,看起来神态颇为冷傲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五天。”

    那将军脸色一变:“阁主,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毕竟人手有限,还要保密,十天已经是最快的速度,没有人五天可以完成。”

    那看起来年轻的只有二十岁上下神态冷傲的男人正是观星阁阁主谈山色,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之所以你可以坐在这,不是因为你有这个资格,而是恰好你负责这件事。五天,你做的完,你还能坐在这。你做不完,只能躺在某个地方。”

    那将军站起来,脸色有些发寒的说道:“纵然陛下把这件事交给了你,可你也不能如此的独断专行。五天,神仙都做不完。”

    “那还要你何用?”

    谈山色侧头看了那将军一眼,那将军的脸色猛的一变,两只眼睛分别有一道淡淡的青色气流飞出来汇入了谈山色的眼睛里,只是短短片刻,那将军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几秒钟之后就变成了一滩肉泥一般,浑身上下连骨头都没了似的,瘫软在地上,像是只剩下皮层皮囊。

    “你不可以,我可以。”

    谈山色一挥手,那一滩皮囊就被震飞到了角落处,那样子就像是已经不能再吃的腐肉似的,哪里还能看出来是一个人。

    陈重器笑着摇头:“你呀,脾气也该收敛些。”

    谈山色道:“人无用,站着地方,拿着俸禄,还要邀功请赏......陛下说让我选人,这人不是我选的,留着无用。”

    叶天怜冷哼一声:“人是我选的。”

    谈山色面不改色:“所以,你想把他变回来?”

    叶天怜刚要继续说话,沐渐离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再争了。叶天怜瞪了谈山色一眼,然后将沐渐离给他倒的酒一饮而尽。沐渐离自然而然的把酒杯拿过来,再次为他倒满。

    “诸位都是为陛下做事。”

    陈重器笑着说道:“下面的人死死活活的,都在你我一念之间。但是你们不能有什么矛盾,那样的话,不是你们不给彼此面子,而是你们不给陛下面子。”

    谈山色嗯了一声,低着头看着酒杯,似乎对酒杯里自己的倒影格外的在意。

    陈重器清了清嗓子之后继续说道:“陛下这次的安排可以说天衣无缝,将西北的百姓向中原迁移只是一个诱饵罢了。表面上看起来像是陛下要把西北做为战场所以把人都迁走了,妖兽必然不信,它们已经接触过地宫了,必然不会轻易放弃。它们会以为陛下这计策被它们看破了,不久之后,妖兽的大军就会朝着这边过来。这也是为什么陛下会吧诸位都调来的缘故......两位圣域元帅,三位小天境级别的宗师,在加上阁主你......其实不过都只是为那个东西保驾护航,这毕竟是它的第一战,不能有什么闪失。”

    沐渐离道:“那东西既然如此重要,陛下为什么不等着用在倾天帝君身上。”

    “因为陛下不放心。”

    陈重器道:“你们若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什么事都去做了。然而这件事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陛下是不会做最后的决定。一旦这东西有什么瑕疵,封印没有彻底解除的情况下你我还能控制。若是封印全开,到时候却失去了控制......”

    沐渐离忽然站起来,走到门口看了看。

    之前在窗口喝酒的人已经不见了,他快步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见那个人在大街上慢慢的往前走着,和大街上那些安逸的百姓毫无差别。沐渐离心说难道自己感应错了,那分明是个普通人不懂得修行,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被人窥测的错觉?

    大街上,安争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太冲动了,最终还是没忍住把天目放出去听了一会儿。

    那楼里可是有一群变态,任何一个现在的他都打不过。换做别人早就躲得远远的,偏偏就他胆子这么大。

    而此时,安争目标却已经换了,不再是那些大人物,而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观星阁的人。要想进入禁区,就必须有个身份。站在二楼的沐渐离转身回去,叶天怜从屋子里出来:“什么事?”

    沐渐离笑着摇头:“没什么事,只是习惯性的出来感知一下四周有没有什么问题。”

    叶天怜抬起手揉了揉沐渐离的脑袋:“就你多事,现在轮得到你操心?”

    沐渐离摇头:“你知道我担心的不是别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