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八百八十章 强迫

第八百八十章 强迫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492更新时间:2017-06-08 22:51:07
    安争的身子一软扑倒在地上,却依然回头看着曲流兮所在的方向。虽然有逆鳞神甲的保护,但是因为后来以命魂神凰冲击了死亡之虫,所以曲流兮也受了伤,只是她看起来还稍微好些,跌跌撞撞的朝着安争跑过来,跑了几步之后就摔倒在地上。

    而远处的善爷眼睛已经缓缓的闭上,爬伏在那像是睡着了。

    地宫已经差不多完全坍塌,而幸运的是安争他们并没有被砸落下来的石头掩埋。那十八根青铜巨柱恰好是安争他们所在的地方没有倒塌,上方有细沙如如流水般落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这细沙落地的声音都显得那么清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争醒了过来,身体之中那种无力和不适正在消失。看来曲流兮判断的很正确,这种能直接让人衰弱的如毒液一样的地狱之气在死亡之虫死后也消失不见了。正承宗的人以邪术饲养这样的妖物,若非安争他们将其除掉,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多大的灾难。

    安争醒过来之后就看向曲流兮那边,那温柔恬淡的女子此时还在昏迷之中。安争手脚并用的爬过去,试了试曲流兮的鼻息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轻松了一些。

    安争没敢乱动曲流兮,先过去将猫儿收回血培珠空间之中,然后回到曲流兮身边坐下来,取了一壶酒后狠狠的喝了一口。

    安争这一生至此遇到了无数的凶险,那些仇人恶人,哪个不是穷凶极恶?可是这次确实太凶险了,若非善爷发威的话,要想杀掉死亡之虫绝非易事。

    一壶酒下去,安争还在微微颤抖的手终于稳定下来。他先是将天目放出去,确定外面暂时没有威胁之后才起身将曲流兮抱起来往外走。这地方对于正承宗来说无比的重要,若非为了追杀安争导致这一片区域之内的正承宗高手倾巢而出的话,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人过来。

    安争抱着曲流兮顺着原路往回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那十八个地府府君。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前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死,但是这一次没有他们的话确实就危险了。安争将曲流兮绑在自己的后背上,反身回去,将十八个地府府君的尸体从废墟之中刨出来,从随身空间法器里取了清水帮他们把脏污擦洗干净。

    安争往四周看了看,远处还有一片地府看起来还算平整,安争把十八个人残缺不全的尸体搬过去,双手合十俯身一拜,然后将这些尸体好好的掩埋。为了不遭人破坏,他也没给这十八个人做墓碑。

    安排好了这一切之后,安争转身往外走。才走到半路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背后有一股凉飕飕的气吹着。他以为是曲流兮发生了什么变化,连忙将曲流兮放下来检查,发现曲流兮呼吸平稳,心里不由得有些惊诧,那一阵阵的凉风到底是什么东西。

    刚要起身离开,忽然面前一个黑影出现。安争起身的时候险些撞在黑影上,那东西无声无息,与安争已经近在咫尺,安争却丝毫都没有察觉。

    安争下意识的将曲流兮护在身后,破军剑已经出手。

    然而破军剑的锋利也无济于事,因为那东西忽然消失不见了。安争觉得这地方越来越邪门,他抱起曲流兮,心念一动,让逆鳞神甲将曲流兮完完全全的护住,然后大步往外走。

    走出几条曲转的通道,前面就是遇到那十八个地府府君的地方,安争到了这也算松了口气,穿过这条通道之后就能出去了。

    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安争的身子骤然僵住,下一步说什么也迈不出去了。

    他侧头往墙壁那边看了看......一个身穿着奇怪甲胄,头顶有角的高大男人就站在那,身体被镶嵌进了墙壁之中,闭着眼睛。他的盔甲左边有一手掌阴阳的字迹,右边则是一手握生死......

    安争的汗毛在这一刻都炸起来了,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曲流兮。

    那人,正是刚才安争埋葬了的十八位地府府君之一。虽然刚才安争埋葬那些人的时候大部分尸体都不完全了,但是相貌终究是记不错的。这个人好像一直站在这完全没有动过,身上完好无损,没有一点受伤的地方。安争咽了口吐沫,心说难道刚才在地下大殿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他凑近了看了看,那地府府君看起来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模样,面相威严。他双目紧闭,脸色发青,不知道已经死去多久了。

    安争缓缓的松了口气,心说这里怪事太多。刚要走,那个家伙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安争的眼睛,一股寒气从安争的心里升起来。

    他一转身,就看到对面墙壁上的那个地府府君抬起胳膊挣扎了几下,身子竟然从墙壁之中出来。他的眼睛也睁开了,一样的死死的盯着安争。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侧墙壁上镶嵌着的十八个尸体全都动了。他们机械一样的挣脱出来,然后慢慢的走到安争身边,片刻之后就把安争围了起来。

    一群高大的头上有角脸色铁青的家伙这样围着安争,也不说话,也不躲开。似乎还有一阵一阵的寒气吹在安争的脸上,好像是那些人的呼吸......这感觉,纵然是安争也一样觉得毛骨悚然。

    “你们.......想做什么?”

    安争问了一句。

    围着他的那些地府府君忽然让开了,之前安争看到的那个头顶的石壁上刻着十八两个字的府君从后面走进来,其他府君为他让开了一条通道。

    “想不到,最后我们要感谢的居然是一个人。”

    十八府君看起来是最年轻的,相貌威严,身材修长却极为强壮。他头顶上的角比其他人略微长一些,上面还有淡淡的紫金色纹理。

    “感谢?”

    安争还没有反应过来,十八个府君忽然整齐的抱拳弯腰:“地府十八君,谢你入土为安之恩。”

    安争楞了一下,然后摇头:“只不过是觉得应该那样做,不用谢我。”

    十八府君站直了身子,看着安争的眼睛说道:“我们和你不是一类人,你是那种让我讨厌到了极致的人类。简单的区分,人类有好人坏人。你不是一个坏人,所以我不喜欢。地狱之中,还是应该恶人的灵魂多一些才好。我觉得左右的好人做事都伪善,一部分图个名声,一部分是用那样的方式麻醉自己而已。你似乎不一样,但我一样讨厌你。”

    安争:“你这么讨厌我,所以是要打一架?”

    “不打。”

    十八府君站在那,抬起头看向天空:“曾经十八重地狱是我们说了算的,我们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上天给了我们这样的权利和地位。然而,后来那个家伙的到来让我们备受屈辱。我闻到了他的袈裟的气味,就在你身上......所以说,他应该也死了吧?”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之中有些失望,还有一些欣慰。

    “他总算是死了。”

    十八府君叹了口气:“我们也可以死的踏实些了。”

    安争:“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佛陀。”

    “佛陀?”

    十八府君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发颤,显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他哪里还是什么佛陀,他在地狱自称大藏明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杀我们而来。如此的凶狠暴戾,和佛宗自己宣称的仁善有什么关系?”

    安争道:“佛宗说,有菩萨低眉,自然也有金刚怒目。”

    “我不管那许多,我只知道他才是最大的邪魔。”

    十八府君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自觉有些失态了,摇了摇头道:“算了,已经都是过去的事,他死了,我们也死了。这地狱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地狱,乱象丛生。虽然我们在的时候对待地狱之魂想来狠厉,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有地狱的秩序。他觉得那些地狱之魂苦楚,杀了我们,他也死了,地狱变成了什么样子?”

    十八府君看了安争一眼:“你可以走了,我们该谢的已经谢了。”

    安争点了点头:“你们好好死着。”

    十八府君微微皱眉:“这话......”

    安争耸了耸肩膀,抱着曲流兮往外走。他快要走到这条通道的尽头,忽然感觉到背后的寒气越来越重。就在这时候,忽然有几只手抓住了安争的肩膀,死死的把他定在那。几个飘过来的府君按住了安争,其中一个在安争耳边阴测测的说道:“我们都是死灵,你不该帮我们。”

    安争皱眉,叹息一声:“不该,但不后悔。”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是一种安争无法理解的释然。

    “给他!”

    十八府君喊了一声,然后张开嘴喷出来一道黑气。

    十八位地府的府君都张开了嘴,每个人嘴里都有一股黑气喷出来。这些黑气好像虚无缥缈的黑色巨蟒一样过来,狠狠的将安争缠住。一道一道的黑气从安争的鼻孔,耳朵,眼睛里往他的身体里钻,安争的身体瞬间就变得膨胀起来,好像随时都要被撑破似的。

    “你真的不该埋葬我们,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府君狞笑着说道:“现在让你知道埋葬我们的后果有多可怕。”

    黑气将安争的身体几乎撑破,那种来自地狱的力量让安争的每一寸肌肤好像都要爆开。他是一个活人,根本无法承受死灵之力。

    就在这时候,一个府君嘴巴张的更大了,然后一颗金光璀璨的珠子从他嘴里出来,围着安争盘绕了一圈之后,那珠子忽然钻进安争的嘴里。那珠子足有鸡蛋那么大,硬生生的往安争嘴里钻进去,安争的嗓子都被堵住险些窒息。

    噗的一声,第一颗金色的珠子钻进去之后,其他的府君也吐出来金珠,一颗一颗的钻进安争的嘴里。

    “你不知道这力量有多可怕。”

    十八府君走过来,扳着安争的脑袋将金珠吐出来,那金珠化作了金色的气流从安争的鼻孔里钻了进去。然后他一把将安争推开,自己转身大步而行,他背对着安争朝着黑暗之中走去:“我们是地府的府君,不欠人情。你慢慢体会吧,这力量会让你生不如死。”

    “但也会让你......强大的可怕。”

  【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