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九百七十六章 回不去了

第九百七十六章 回不去了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394更新时间:2017-07-16 16:05:33
    陈重许对安争的话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他身份尊贵,如今陈重器已死,陈无诺的儿子之中也就他最为得宠。前些日子带兵在南疆平叛,战功显赫。如今又被调入仙宫,可想而知陈无诺对他的重视已经到了一个近乎离不开的地步。

    然而在安争面前,他却表现的很谦卑。

    “那年父亲让重塑随先生修行,我也便一起称呼你为先生,甚至经常跑去偷学。先生不知道的是,当时我心中很嫉妒重塑能得到先生的教导。奈何,他根本就不珍惜。”

    陈重许压低着身子,垂着头说话:“我当时在想,这世上浪费机缘者多如牛毛,但没有一个比重塑浪费先生教导更可惜的了。若我当时追随先生修行,必不敢懈怠。”

    安争道:“那你可知道,当初为什么你父亲让陈重塑跟着我,而不是你?”

    陈重许摇头。

    安争笑起来:“其实你知道的,你一直都会隐藏自己,而且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你不要忘记,你们所经历的一切,在你父亲争夺皇位的时候都做过。你们的那点小心思,在他眼里太幼稚了。你当初兄弟相聚的时候说最崇敬的是我而不是你父亲,那时候他便知道你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而陈重塑用最大的声音喊出来我要做圣皇......在那个时候你父亲也确定,他是最没有资格争夺圣皇之位的儿子了。所以,他才会让我教导陈重塑修行,为的是将来你们兄弟相争的时候,他能多一些自保之力。”

    陈重许抬起头,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先生的话,我受用无穷。可是先生不懂我......我若说从始至终我都没有争皇位之心,怕是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会信,先生也不能免俗。”

    安争看了看四周:“既然你拦住了我,想问什么就问,我还赶时间要走。”

    陈重许沉默了好长时间,忽然双手抱拳深深一拜:“请先生留下帮我。”

    安争微微皱眉:“你既然没有争天下,争皇位之心,让我留下帮你做什么?留我在你身边,不出一个月,你身边的蝇营狗苟就会荡然无存,我容不得这些,但你身为皇子却必须容的这些,你没有想到过吗?”

    陈重许道:“先生说的,我都想到了。可是现在重许需要先生......当年先生在时,大羲兴隆鼎盛,百姓安定,法纪严肃,世间魑魅魍魉不敢放肆。后先生遇难,大羲随之而乱。除了先生之外,其他人还是其他人,在其位谋其政......所以那个时候重许就知道,普天之下,最能做大事者只能是先生。”

    安争:“这马屁拍的我浑身舒坦,很好很好。”

    陈重许道:“如今大羲凌乱,百废待兴,先生有大智慧,大修为,若是用于重建秩序,必然有多大成。”

    “重建秩序?”

    安争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陈重许的眼睛:“你父亲还在,便没有重建秩序的可能。这天下在他看来,是他一人的天下。这亿万百姓,在他看来也不过都是他的家奴。人都说他家国分明,其实他才是最不分明的那个。”

    陈重许再次沉默,好久之后说道:“若先生不肯留下,重许只好在此请教先生一件事......我无争天下之心,皇位于我来说不过是陈家江山最大的那颗铆钉而已,这颗铆钉在,国基不动,表面上风起云涌,可根子还在。我要做的不是坐在那把椅子上欣赏这江山社稷之美,而是成为稳固这江山社稷之人。”

    他看向安争:“先生说,哪个比较重要?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野心不在那椅子上,而在于后世对我的评价。后世百年,有人提起陈重许这个名字,会说扶大厦之将倾,救黎民于水火十个字,我心足矣。”

    安争深吸一口气:“你哥哥陈重器在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

    陈重许一摆手:“不,他不是这样想的。”

    安争现在最不愿意的就是接触陈家的人,哪怕对陈重许这个人他一直都没有多少厌恶,也一样的不想接触。陈家的人是在权利的澡堂子里泡着长大的,从一出生就是七巧玲珑心。这些人说的话听起来真诚无比,他们的每一个眼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表现出来的,你想从他们嘴里听到一句真心话,除非他们被人下了药。

    “你们陈家的事,我此生不会再参与了。”

    “先生,这不是陈家的事,是天下事,是百姓事。”

    “与我何干?”

    安争道:“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曾经我在明法司的首座位子上都没能做到除恶务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日行一善......你跟我说天下,跟我说百姓?”

    安争摇头:“你们姓陈的人说出来这些话,我觉得心里害怕。”

    陈重许道:“重许知道先生其实有大抱负,先生的抱负和重许的抱负其实也完全一致......平乱世,创秩序,安天下,稳苍生。我可平乱世,安天下,稳苍生......而创秩序是,  先生擅长之事。”

    安争:“我的秩序就是谁也别逼我。”

    他转身:“你身边能人异士人才济济,不缺我一个。”

    陈重许伸手去拉安争的胳膊,安争甩臂躲开。

    “先生,父亲虽然没有到老迈昏聩的地步,但他的心已经乱了。重许实不忍江山社稷因此而乱,实不忍黎民百姓因此而亡。”

    安争头也没回:“等你想清楚,你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再说吧,问问你的内心深处。”

    安争已经走的远了,苏梦幕上前欲追,被陈重许伸手拦住:“不用追了。”

    苏梦幕垂手道:“王爷,此人和传闻之中的性格大相径庭,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此人实力之强大,若是不能为王爷所用,将来恐是心腹大患。”

    陈重许摇头:“他不为我所用,也不会被别人所用。这样也好,他不肯帮我,却也不会乱我之事......走吧,我要的,其实只是他一个态度而已。虽然他已经久不在朝堂,久不在大羲,可登高一呼,江湖之中从者如流......我本来想要的就是这种影响力,他不肯,我倒也安心不少。”

    “他不肯,王爷为何安心?”

    “他心已经不在庙堂了,而在于山野。”

    陈重许的嘴角往上一勾:“大好事。”

    安争走出去很远都没有回头,心里却有些悲伤。这大羲是他曾经忠心耿耿生死以侍的大羲,现在却凌乱成了这个样子,如何能不心痛?他甚至不愿意回想自己在明法司的时候那些过往,着实的心会很痛。

    离开陈重许不到半个小时,安争在大街上又被人截住了。

    远处几百名身穿铁甲的骑兵汹涌而来,气势滔滔。到了近前处整齐的勒马站住,训练有素。后面一辆极为奢华的马车停了下来,马车的帘子有人给挑起来,然后一个身材臃肿之人从里面迈步出来,人还没有下车,声音已经飘出去很远了。

    “先生,可真是先生来了吗?”

    那人身材很高大,但是因为太胖了所以这高大就大打折扣。他脸上圆的好像白面馒头一样,一个褶皱都没有。因为太胖所以眼睛显得很小,眯着一条缝似的。可以说陈无诺诸多儿子之中,陈重塑是生的最丑的一个,也不知道那么优秀的爹娘怎么会生出来这样一个儿子.......

    “先生,可想死我了。”

    陈重塑从马车上下来之后,甩开别人的搀扶,三步两步过来,居然挡着那么多手下的面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弟子陈重塑,拜见先生。”

    安争微微一怔,他教导陈重塑修行的时候,陈重塑都没有行过这么大的礼。陈家是天家,陈重塑是皇子,居然如此大礼,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自先生一别,重塑心伤夜不能寐,食不知味......”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争摆手拦住:“食不知味你还能吃这么胖,真是难为你了。”

    陈重塑愣了一下,讪讪笑了笑说道:“先生也知道,我在诸多皇子之中是第一个被父亲放弃的,既然如此,我还逼着自己那么优秀干嘛?索性......索性就放飞自我了。”

    安争哈哈大笑,伸手把陈重塑拉起来:“你来拦着我,可不是为了来给我拜这一拜的吧。之前你手下拦住我,说你如今最爱刀,怎么......以往不是最爱美人的吗?”

    “酒色财气都是学生所爱,但恭谦奉礼学生也不敢忘。学生来见先生,第一是叙别离之情,第二就是为先生出气......带上来!”

    他一摆手,两个甲士押着一人上来,正是之前拦住过安争的宋申峰。

    “跪下!”

    陈重塑一声怒斥:“我当年跟随先生数年,如今所学,多半出自先生,你居然敢对先生不敬?”

    安争看戏一样看着,想知道陈重塑接下来如何表示自己的愤怒,没有想到的是,陈重塑忽然一伸手从身边侍卫的刀鞘里将长刀抽了出来,一刀戳进宋申峰的心口。

    “今日便叫你们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先生教导我数年,便如我父皇一样。你们谁对他不敬,便是对我不敬。”

    他随手将长刀丢在地上,伸手来拉安争的手:“先生,弟子与先生已经多年未见,想念的很,请先生跟我回去,我与先生把酒言欢。”

    安争看了看地上倒下去的尸体,心里忍不住微微一颤。

    陈家的人,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才会一个个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样的儿子,是陈无诺最想看到的吗?

    陈无诺曾经说过,要想做好一个圣皇,要具备龙之尊贵,赋天命,称天子,有万人敬仰之气概。但这还不够,做一个好皇帝,要龙行之姿,却要有虎狼之心......安争在陈重塑眼睛里看到的,就是狼骨子里的东西。

    他......再也不是自己教导的那个性格温善的小胖子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