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故人便在不远处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故人便在不远处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187更新时间:2017-09-12 17:14:08
    白胜书院,院长书房。

    老院长眯着眼睛看了安争一眼,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茶杯:“这个杯子是我用了很多年的,但是被你的先生温暖玉给砸碎了。人老了,就总是怀旧,越是旧的东西就越是喜欢。比如我那把用了很久的扫帚,就是舍不得扔。人心若是碎了,无法弥补。我的杯子碎了,你说代表什么?”

    安争楞了一下,摇头:“学生不知道。”

    老院长敲了敲桌子:“代表你的教习温暖玉还没有赔我,她前天就给我砸碎了到现在还没有赔我!”

    安争:“我赔......我赔......”

    老院长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了点头:“嗯......再问你一件事,苏商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但因我而死。”

    安争的回答非常简单,因为他知道在这个老院长面前根本没必要隐瞒什么,也隐瞒不了什么。老院长有一双浑浊的眼睛,但是可以看破是是非非。

    “苏商和我到底算是什么亲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亲戚,我也不知道。”

    老院长笑起来,有些狡猾。

    “他说的多了,人们也就信了。”

    安争一愣:“院长大人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戳穿他?”

    老院长笑着说道:“一切都是定数,岁数大了之后就更不愿意多说什么,而是愿意看。你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老人孤单单的坐在墙根下面,你觉得他们是在思考人生还是回忆过往?都不是,他们只是在看,趁着自己还活着多看几眼。”

    “你进白胜书院,既然根本不是边军的推荐,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忽然严肃起来:“虽然我很欣赏你做事的风格,但是,你在我这里终究是个骗子。”

    安争道:“可是,我拿着的真的是边军的推荐。”

    老院长说:“那么,你和那个真的认为是我亲戚的苏商有什么区别?”

    安争心里一震,双手抱拳俯身一拜:“学生知错了。”

    “学生的妻子和最好的朋友被困九圣宗,有人跟我说,唯一救她们的办法就是参加武道大会。因为他跟我许诺,只要我能参加武道大会且进入前三甲,那么我就能见到我的妻子。”

    安争低着头说道:“而在君上的疆域之内,能参加武道大会的人必出白胜书院。”

    老院长嗯了一声:“原来是为了女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打败了魏筹谋,所以我可以特批你晋升为书院的一级弟子,从下个月开始经过比试可以进入内院修行。”

    安争问:“内院到底是什么?”

    “内院......是圣君曾经用过的一件法器。”

    老院长居然没有隐瞒:“这法器有吞吐天地精华之气的能力,进入内院修行,可以更多更精纯的吸收。在内院修行的时间越长,对你的境界提升越有帮助。”

    安争忍不住问:“既然有这样的法器,为什么不许其他弟子进去?”

    老院长道:“内院一次只能容纳十个人修行,法器吞吐精华气质的周期是二十,十。吞二十天,吐十天。”

    安争嗯了一声:“多谢院长大人不追究之恩。”

    老院长道:“人老了,不喜欢看到生离死别,更喜欢看到欢喜结局。你们年轻人的情情爱爱是整个世界,多好。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发现,年轻时候没有过真正的爱情很可悲。”

    安争想安慰他几句什么,老院长却哈哈大笑:“想想那些没有真爱过的老家伙就可怜,哈哈哈哈......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咳咳,算了,说这些干嘛。”

    他问:“那个黑重尺,是大理宗的东西吧。”

    “是。”

    “大理宗肖生,曾经也是冀州相当的的一号人物啊,可惜了。既然黑重尺在你手上,那么就说明和得到了大理宗的传承,看来你的运气不错。八倍黑重尺啊......我年轻的时候有幸见过肖生前辈使用。”

    他沉默了一会儿,摆了摆手:“去吧,和温暖玉好好修行。再过四个月就是向总院推荐人才的时候,每次只有两个名额,而且还要被淘汰回来一个。总院的弟子数量其实并不多,每一年各分院只向总院推荐输送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在总院要经过无数次的比对,然后将更好的那个留下。”

    “命运永远都在自己手里,别人帮助你的时候,只是因为你值得帮助。”

    安争附身告退:“学生先回去了。”

    “等一下。”

    “院长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还没替你教习赔我的茶杯。”

    安争:“......”

    回到尚木阁的时候,温暖玉正在等他。七个弟子站在外面的小路上,看到安争过来全都鼓掌欢迎。温暖玉一脸骄傲的看着安争说道:“顾宪成欺负我已经欺负了快一年了,你算是帮我扬眉吐气。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安争问:“先生和副院长什么时候完婚?到时候赏我一杯喜酒喝就好了。”

    温暖玉楞了一下,然后上来给了安争一脚:“你是不是欠?!你是不是欠?!”

    安争笑着避开:“比武场比试的时候,我看到先生蹲在副院长旁边,副院长还趁着别人没注意亲了你的手,先生好像很娇羞的样子。”

    温暖玉冲上来就要开揍,可是想到那羞人的场面,她一捂脸转身就跑了。

    安争坐下来,七个师弟凑过来,各种马屁飞起来钻进安争耳朵里。他们对安争算是心悦诚服了,这个入门最晚的大师兄成了他们的榜样。

    与此同时,苏澜郡刑名府。

    一身布衣的朱校检缓步走进来,天已经快黑了,门外大街上的行人已经逐渐稀少。苏澜郡刑名府上上下下几百个人都在院子里站着,看到朱校检走进来后整齐的俯身一拜。

    “恭迎缉事司检事大人。”

    朱校检嗯了一声,扫了他们一眼:“人关在哪儿呢。”

    刑名府提督连忙回答:“回检事大人,关在水牢里,刚刚用了刑。”

    “你们都散了吧,我有几句话要问他,谁也不许打扰。”

    众人全都散去,朱校检一个人走进水牢,打开门,里面的光线更昏暗。依稀可以看到石壁上用锁链绑着一个人,锁链已经穿透了肩膀,那人看起来奄奄一息。

    “还挺能扛着的。”

    朱校检坐下来,看了看那人。因为光线太昏暗,而且那人的头发披散下来盖住了脸,所以也看不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不过这个人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势,哪怕被折磨成了这样也依然有一种让人很不理解的气势。就好像他被挂在那,也是一个曾经统治世界的王者一样。

    “刑名府的人说,不管怎么问你,你都不肯说自己是谁,从哪儿来的。他们怀疑你是九圣宗那边派过来的奸细,你只说自己不是,还说不知道什么九圣宗?”

    他翻开面前桌子上的卷宗,挑亮了油灯后一页一页的仔细看。

    “你说,你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所以刑名府在给你的问案记录上写的是你受了刺激,人已经神志不清。可是在我进门的时候你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你那个眼神,绝对不可能是神志不清的人。我觉得你很熟悉,但我确定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所以刚才我一直在考虑,为什么我会觉得你熟悉。”

    “终于,我还是想明白了一些。我叫朱校检,在这里认识我的人不多。冀州有四宗三君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再往东南的青州有三宗三君,现在只剩下三宗两君。我父亲叫朱明匮,也就是青州逍遥君。他兵败被擒住的时候我也一起被抓了,明成君袁炜负派人折磨审问他的时候,故意把年少的我放在一边看着,想给他施加压力。那个时候我父亲也和你一样,这样披头散发的被挂在墙壁上,他的气度,就和你现在的气度一样。所以刑名府的人不相信你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我信。”

    他站起来走到那个人身前,用铁尺撩开那个人垂下来的乱糟糟的头发。

    “既然你不是九圣宗的人,那么也就没必要对你继续这样用刑。你说你是什么......大羲圣皇?”

    那个人猛的抬起头,两只眼睛里精光四射:“朕就是大羲圣皇!朕是陈无诺,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的陈无诺!朕是千古一帝,朕的大羲万古不灭!”

    朱校检摇了摇头:“你还是没看清楚你现在所处的环境,就算你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王,在这里你就是一个阶下囚。不过你可以放心,从现在开始刑名府没有权限再对你做什么了,你归我管。君上已经下令,将你带到燕城去,他也想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

    “朕不是阶下囚......朕永远都不会是阶下囚。”

    陈无诺嘶吼着,眼睛里都是凶光。

    “就算你曾经是王,现在也差不多废了吧。”

    朱校检摇了摇头:“怪可怜的......我当初有君上派人营救,你呢,谁来营救你?好好歇着吧,下个月你就到燕城了。你和我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明成君袁炜负是一心要杀了我的,而君上未必杀你。你的天赋不错,可能还会有所作为。”

    他拍了拍陈无诺的肩膀:“给你一个我当初在监牢那么久才得来的教训......别太嘴硬了,吃亏的是自己。”

    他转身出去,陈无诺整个人好像个雕塑一样挂在那,眼神里都是愤怒和无助。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