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都是我的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都是我的

小说:大逆之门作者:知白分类:玄幻字数:3237更新时间:2017-10-02 11:45:01
    安争感觉自己变坏了。

    或许是错以为安争和圣胎之间的联手已成定局,所以魔兽率先发起了攻击。这是三个很奇怪的人或者说存在,都是那种至纯至净的体质,所以三个人可以互相吞噬而不会有任何排斥。

    魔兽的蓝色光芒和圣胎的金色光芒好像两道闪电一样在安争面前不断的冲击,安争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被那狂暴的力量直接撕成碎片。

    如果这不是血培珠空间的话,换做任何一个空间法器应该都承受不住这种力量。

    这边斗的不可开交,而在另外一边,朱校检也在斗的不可开交。

    杨金平小心翼翼的看了朱校检一眼,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腰畔刚刚挂上去不久的缉事司检事校尉的腰牌。这牌子的分量太重,重到让他觉得选择两难。

    和他不同的是,另外一个房间里杜瘦瘦正在用那块检事校尉的牌子刮鞋子上的土......

    朱校检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见人就送腰牌似乎已经是他的招牌了。然而,他送的牌子意义可完全不一样,给什么人,对什么事,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分不清。

    “开诚布公吧。”

    朱校检坐在椅子上,两只脚搭着桌子,抖脚的样子像个地痞无赖。

    “你和魏家的事,还是自己说的好。现在你已经是缉事司的人,我可以把你带进来,但真正的进来之前必须干净。”

    他说话的腔调有些玩世不恭,可是却好像刀子一样直刺杨金平的心口。

    “我和魏家......泛泛之交啊。”

    杨金平小心翼翼的回答了一句。

    “大前年四月,前年七月,去年六月......远的不说,只说这三年,白胜书院出门历练的弟子在野人山失踪了十几个人,个个天赋不错。野人山真是个好地方,有着无穷魔力,让人明知道必死还前赴后继的冲进去,白胜书院的弟子都是傻逼?”

    朱校检从袖口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仍在地上:“还是说,你当我是傻逼?”

    杨金平微微颤抖着手从地上把那个本子捡起来看了看,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本子上记录着一段口供,是魏家某个人的,很详细的供认了魏家和杨金平勾结掳走杀害白胜书院弟子用以炼制血人的事,而且点的很明确,这个血人计划就是为了加入九圣宗而为自己增加筹码开展的。

    杨金平看的胆战心惊,手脚发凉。

    “这是构陷!”

    杨金平抬起头看着朱校检,或许是因为激动或许是因为恐惧,嘴唇都变得发紫,还在发颤。

    “大人,这真的是构陷啊,药王谷自从肖晓生谷主开创以来,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君上提供所需的所有丹药,药材,还有炼丹之术。这些年,药王谷上上下下没有任何人敢违背这个初衷,以后也不敢。”

    “行了。”

    朱校检一摆手:“你还是当我傻的啊......我既然跟你说了,那么就是有确凿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把牌子给你,你居然还不理解是什么意思。看来这话也没必要谈下去了......回头看看是你走的快,还是我缉事司的动作快。”

    他站起来要往外走,杨金平快走两步将他拦住,俯身一拜:“大人......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

    朱校检:“让开。”

    杨金平一咬牙:“大人......这件事我可以解释清楚的。大人,属下和魏家确实有些交情,魏笋也确实请属下帮忙炼制了一些东西,但是属下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血人计划,也不知道和九圣宗有关系啊,若是知道的话,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去做。”

    朱校检叹了口气:“我给了你机会,奈何你自己不把握。”

    他大步前行,杨金平再次绕过去拦住,一咬牙扑通一声跪下。

    “大人......您,真的可以保我一家老小平安?”

    朱校检冷笑:“你知道缉事司是怎么上奏的吗?”

    “是......风闻薄。”

    “没错,是风闻薄。”

    朱校检将风闻薄取出来,晃了晃:“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就是我的权利。我写上去的,就是事实,没有人敢质疑,你还不懂?”

    杨金平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过了片刻之后垂下头:“属下明白了......”

    朱校检道:“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不能允许我手下的人自以为是,如果你觉得可以骗了我,那么以后就不会只有这一次骗我。”

    “属下......确实和魏笋有些交集。”

    杨金平沉默了好长时间后终于开始扛不住了,他跪在那说道:“只是那时候,属下也是迫不得已啊。魏笋派人找到我,说他和泰安书院的院长聂向泰都已经是九圣宗的人了,因为他们得到了确凿的消息,仙师府要除掉君上大人,已经在计划了,君上大人在劫难逃。”

    “这些年,药王谷得罪了一些人,肖晓生谷主不问事务都是我在操持,所以一旦君上......君上不在了,那么我岂不是也活不了多久?为了能够自保,属下不得不答应了魏笋的要求。他说他找到了一个炼制血人死士的法子,但是对药理上不太有把握,就让我协助。”

    “所有失踪的白胜书院弟子,确实都被杀害做成了血人,据我所知血人的藏身之处就在东侧分流出去的闸口附近。这些血人平日里潜藏在水底不动,连气息都没有,所以谁也发现不了。血人的能力在于转化,死人之躯可以在妖兽之躯中任意转化,也就是说一旦规模炼制的话,就会形成一支恐怖的军队。”

    “战场上,若君上的大军面对一支杀不死的血人大军,只怕难以取胜。这是魏笋加入九圣宗的筹码,我加入这个计划之后,却被魏笋要挟,不断的想我索取,这些年,属下也是痛不欲生。君上待药王谷有多少,属下怎么可能忘记,所以日日如针刺心口一样的难过......”

    朱校检一摆手:“说重点,血人到底是如何炼制的,破解办法又是什么。”

    杨金平一一道来,说的很详细。

    “魏笋以为只有他自己掌握着血人的炼制方法和破解之术,但属下多了个心眼早就都记下来了。就在不久之前,魏笋担心自己的事情败露,居然派了他两个儿子带着数百修行者到了药王谷,假装请我赴约商谈后续之事,却想杀我灭口。是属下机警这才没有中计,而且反杀了魏笋的两个儿子......大人,这算不算将功折罪?”

    “算。”

    朱校检一摆手:“继续说,在苏澜郡,鹿城,药王谷到底还有多少人是魏笋和聂向泰的同党?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魏笋已经被我抓了,因为聂向泰的身份特殊所以只能死而不能抓活的,所以他死了......你的态度,决定你以后什么境遇。”

    杨金平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后开始将他所知道的名字一个一个的说出来,这一长串的名字简直触目惊心,不仅仅是苏澜郡,鹿城和药王谷三地,其中还涉及到了燕城的不少达官贵人。不得不说,这个杨金平为了自保也是拼了,这么多人名他居然都背了下来。

    “这么多人?”

    朱校检微微皱眉:“你是想拉更多的人下水?”

    “大人,真不是啊。您可能不知道......因为君上这些年来一直和仙师府的人对抗,底下的人个个自危,谁也不知道哪天君上倒下了之后将如何应对。九圣宗蒸蒸日上,和仙师府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所以属下知道的这些人还不是全部啊......真要是追究起来,君上治下那些上的了台面的人,只怕没几个干净的。”

    朱校检叹了口气:“君上如何待你们,你们如何待君上?”

    杨金平连忙说道:“大人,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还望大人保全。”

    朱校检嗯了一声:“你说的我也都记下来了,刚才我问你缉事司如何上奏?你说是风闻薄,没错啊,就是这风闻薄......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下来了,会亲手交给君上大人。”

    杨金平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大人,你不能这样,你说过对我既往不咎的!这腰牌,这腰牌已经给了我,大人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假的。”

    朱校检嘴角微微一勾:“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缉事司检事送出去的腰牌居然是假的对吧,事实上我就带了两块真的,都送出去了。你的这块是我来的时候半路上自己刻的,做工还可以,我颇为满意。”

    他晃了晃风闻薄:“谢谢你了,这份名单有了,缉事司拿人就变得简单许多。”

    杨金平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仿佛一瞬间失去了生机。

    血培珠手串空间。

    魔和圣胎已经斗的筋疲力尽,安争笑着看着它们俩都已经虚弱到了极致,然后迈步过去:“如果这个时候有一面镜子就好了,我真相看看自己现在狡猾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你们俩,我都要了。本来还想着把圣胎送回昆仑山,现在想想,天予不取,是罪啊......”

    魔和圣胎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嘶吼一声朝着安争扑了过来。

    安争的房间里忽然传出来轰的一声巨响,紧跟着整座房屋都塌了。杜瘦瘦本来正蹲在院子里的茅厕中大解,忽然之间房塌了,茅厕也塌了,灰头土脸的他露着一个大白屁股还蹲在那,一脸茫然。

    尘烟之中,有个人站在那,浑身上下紫光缭绕,如天神一般。

    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