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狭路

第十七章 狭路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3145更新时间:2016-04-01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你是什么人?”

  听到有人说话,还在接近,王越左右环视,要寻一地方稍作隐藏,却不想,才一动念,不知什么时候,一位浑身笼在黑衣中的男子已经将他发现,站在崖边左侧小路口望着他。

  王越目光一凝,脑中闪过一道影像。

  这是袭杀了渚氏君女的那群人,或者说是那群人中的武士。

  几位武士为何会出现在此?

  稍稍一想,王越猜测,他们或许早在袭杀时,就已经计划好,自这条渚氏都不知的隐秘小路逃离,至于为何其他同行的人马不在此?毫无疑问,相较于武士的战略移动能力,那群人是累赘,已经被做了弃子。

  在这个时候,遇到这群人。

  王越心下一沉,这和白日杵遇到他时又有何分别?

  不过还是有区别,杵只是个普通猎户,而他王越是一身武士装扮,并非没有反抗能力,若是没杀得了,叫他跑了,岂不引得无穷后患?

  所以,没有立即杀过来?

  王越已经看到黑衣男人无比熟悉的的眼,那是隐忍中的杀机啊。

  “你们又是什么人?”他毫不避让的抬起头,与他对视,嘴上带着笑,悠然自得的问,并徐徐向前靠近,墨蝰却自地下游过去,他的双手自然下垂,各自搭在蛇骨鞭和剑上。

  黑衣武士看着王越靠近,眼中惊疑不定,不时余光越过王越看向石隙,脸上也满是轻松的笑,道:“我们是游历的武士,才护送一只商队到尹地,正是回程路上,不想遇上暴雨,就在此避雨。”

  黑衣与王越作着应对,王越却通过墨蝰看到他放在身后的手,在不断做手势,他的身后,三位武士已靠了过来,其中两位摘下了身上的大弓。

  “唉,真是倒霉啊,碰上一场连绵几日的暴雨,前面的路,还被雨水引发的泥石冲垮了。”

  武士摇头晃脑的叹息,游移的目光却在忽然间,凝视在王越身上的衣袍上。

  衣袍?王越心想他的衣袍乃是自渚氏武士身上扒拉下来,虽没印记,但显是渚地武士的通常装扮。

  当下便知,这下更是不能善了了。

  “哦?我身上这衣袍,可有什么不对?”他明知故问道,渐渐走到武士两丈之地,墨蝰已在几位武士的脚下了:“前面的路被冲垮,不知尹地过来方向的路如何?”

  “尹地的路还未去回去看过…”

  正说着,话未落音,黑衣武士已如下山猛虎,向王越扑至。

  同一时刻,王越身上一袍好似被一圈无形之力撑开,是他运起蛇骨鞭在舒展鞭身。

  “啊,有蛇。”黑衣武士身后,欲张弓的一位武士惊恐万状的叫,已被爆起的墨蝰咬了一口。

  “刷!”两丈之地,黑衣武士瞬息而过,剑刃如雷鸣电闪拔出就斩。

  蛇骨鞭此时恰恰舒展旋开一圈,这一剑斩在上面,虚虚的不着力,还被一股旋力带开。

  “不好。”

  黑衣武士暗道不好,这一剑,他为了一击奏功,已是用了全力,全力一击落空,本就不好受,还不及调整,又被骨鞭一带,他脚下步法、身形都被带的没能稳住。

  这种形式,在剑斗之中是致命的。

  此时他竟只能祈祷对方抓不住机会,给他时间调整。

  但这本是王越算计,岂会错过。

  他一个错身,如一阵风,从黑衣武士身旁掠过,顺势拔剑一击,挥出了一道光。

  黑衣武士一头扑倒,血液、内脏瞬间流淌一地。

  他的整个腰身都被切开了。

  一剑杀一人,脚下却不停,王越已迎上另一位武士。

  “大人。”

  黑衣武士一个照面就被斩杀,这个武士惊骇欲死,手上的弓才初拉开欲射,但蛇骨鞭已彻底展开,盘旋着过来就将他圈住,猛的一缩,好似巨蟒缠身,将他拉往一旁,缠绕捆在当场。

  他竭力一挣,但是蛇骨鞭乃是那只成了精怪的眼睛王蛇一身力量所凝,又有王越的气力贯穿,两两相合,远胜于他,哪能挣得开?

  王越却好整以暇,剑刃轻轻划过他的咽喉,叫他步了那位黑衣武士的后尘。

  接下来,他面前只有剩下两位武士。

  其中一位,被墨蝰突袭,咬了一口,已是蛇毒在身。

  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刚才他们还准备合杀王越,可就这么几个呼吸间,情况已彻底反转,他的大人和同伴各自身死,另一位被毒蛇所伤,此刻还有完整战斗力者,只剩下他一人。

  “嘶!”鲜血急剧喷出,正想着怎么办?蛇毒在身的同伴,又被王越一剑断首。

  王越面无表情的靠近,既无普通人杀人后各种呕吐,也无残暴之人杀人后的嗜血,杀死几个武士,似乎于他而言,就好像随手杀了三只鸡。

  武士心中压抑不住恐惧,浑身颤抖着,忍不住随王越靠近接连后退。

  “啊!”他忽的大喝一声,陡然爆起,朝王越冲杀过来,但他脚下忽然不稳,不知什么时候,墨蝰自地下弹出,蛇尾卷在他腿上,稍稍用力一绊,这位武士身形就失了平衡,身体往前扑倒,而一柄二尺青铜短剑,已横在他喉前,正等着他撞上去。

  剑刃一沉,王越身形稍稍侧开,让过喷开的血液,叫它尽喷在一侧崖壁上,染出一片猩红。

  “撕拉!”

  他低下头去,自死了的武士身上随手割下一块布帛,将剑擦拭干净,再将其收回剑鞘,最后终于徐徐舒了口气,但紧接着,身体再也压不住,忍不住剧烈喘息起来。

  “这具身体,真是太差了,不然绝不会这样。”他心下微叹,只能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整体内气息,又运转体内的气,徐徐按摩全身,接连好几下,才平下来。

  饶是如此,刚才瞬间的爆发,这身体都差点无法承载,表面无事,内部已是受了伤害。

  “真是糟糕啊,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王越感受着这身体,只觉冥冥之中,仿佛去了一道枷锁,原本已经将身体彻底掌控的灵魂,此刻已然与身体完全融于一体,可以更轻松的控制,与自己的身体再无分别。

  他随即恍然,这身体曾经“死”在这群人手中,如今他动手杀戮,实是了却了杀身因果,如此,得到了更深层面身体的认可,这个收获于他而言,可是比什么都大了。

  在此稍事休整,王越低头检查了他们身上的行囊,除了些许干粮食水有用,再无其他物事,至于他们的武器,弓箭他用不着,青铜剑也比不上手上这把,拿着都是累赘,便取了所有干粮、钱财,尽数带走,转身往他们口中的尹地方向去。

  半个时辰后,他站在崖际小路上,面色阴沉的看着前方。

  只见前方小路原本弯道处,除了深渊还是深渊,原来的那条路,早就被自崖上淌落下来的泥石冲垮了下去,已然是不见了,只留下一片泥石经流的痕迹。

  这下该怎么办?

  前已无路,退回去,就是重回渚氏的包围圈中,杀了四位武士,得了些干粮,能在此地躲上一躲,够他生存一段时日,可难保渚氏不找到这来。

  到那时渚氏只须将地沟一封,然后精锐武力强势压过来,那真是打也打不过,逃也无处逃了。

  退回去,必须退回去,趁着渚氏没发现地沟之前,那样虽是重入包围,但山林之中,好歹还有回旋余地,总比在此被瓮中捉鳖要强的多。

  想是如此想,但他还是没死心,毕竟都到了这里了。

  的确,前面已是无路,但他可不是普通人。

  王越按捺住其他心思,决定叫墨蝰沿着悬崖石壁遁形过去查看再作决定。

  小路到这里是弯道,弯道所在原有路面已经被冲垮,过后的路面,被凸起的大片崖面遮挡,不明情况,他想看看后方如何,若仅仅是垮了这么一小段,他还是有办法过去的。

  墨蝰穿石遁地过去后,透过它的视野,王越隔着凸起大片崖面,看到了对面的景象,对面和他面前没什么两样,也是垮塌了去,不过只要过了这一段,对面就是好路。

  王越看着若有所思,又瞧着身后蔓延过来的小路,当下召唤墨蝰返回。

  墨蝰才一回来,就从崖面穿出,施展神通变化,呼啸着吸纳空气,急剧变大起来,王越顺势就被它“吞”入口中,然后它往崖面一钻,扭动着身躯,排开土石,极速往对面游过去。

  才一到达,它猛的张开嘴,将王越吐了出来。

  就这样,王越借助墨蝰的遁地能力,渡过了此段垮塌的小路。

  渡过之后,他难得放声大笑。

  刚才这段垮塌了的路,他能以墨蝰之能轻松过来,其他人若无神通,可就只能干瞪着,或者得花费巨大力气,毕竟击碎崖面,强行开这么段路,可不是个小工程。

  如此,原本看来是绝路的地方,就成了他的大生路,甚至一时之间,他连后顾之忧都去了。

  接下来,他继续沿着小路前行,小路不时有被冲垮处,但都只是小段,纵身一跃就能过去,偶有大段的,但距离都在墨蝰维持巨大化游行时间之内,王越一一借之渡过。

  待到半夜,他就靠着崖面休息,等到白天继续行路,又走了一天半,第三日中午十分,他走出了这条崖际小路,进入到一片山林里,这里已经是渚地之外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