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镇邑

第十八章 镇邑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3689更新时间:2016-04-02 00:00:59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夜晚,尹地,一处镇邑,大门口,两个武卒眼皮耷拉着,勉强持着矛站立,看守着小镇的大门。

  忽然间,远处的道路上转过来一个身影,缓步靠近着,他看起来已经走了很远的路,有些疲劳。

  “小乙,醒醒,别睡了,有人来了。”

  其中一个武卒小声喊着,将叫小乙叫醒。

  小乙砸吧着嘴,哼哼道:“天都黑了,圩市都散了一个下午,还有什么人来。”

  “他过来了,穿着袍,身上还带着剑,是个武士。”

  “武士?”听到同伴说是武士,小乙稍稍清醒了些,将目光看过去,来的确实是个武士打扮者,但是相比往日见过的武士,这位武士身形略显得瘦小。

  “这么瘦的武士,倒是第一次看见,不会是个什么下等人,在偷了武士大人们的衣服后穿出来冒充武士吧。”他嘟囔着,身体稍微站正了,努力试图站出一个比较威严的姿势。

  “站住。”

  来人停步,一双眼睛漠然的看了过来,就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淋下,小乙的“威严”停在了脸上。

  “什么事?”

  武士没有任何表情的问,声音感觉有些有气无力。

  “没,没事,小人没事,大人,您进去吧。”

  小乙浑身打着哆嗦,说话都结巴了。

  “哦。”武士点了点头,依旧像他来时那样,缓步走了进去。

  等到他稍稍走远,小乙长长舒了口气。

  “小乙你怎么了,刚才你忘记收入镇的钱了。”

  “收,收,收个鸟钱,我们刚才差点没命了你知道吗?”小乙心有余悸道:“这是个真的武士,而且很厉害,这种眼神,杀了多少人才会有啊,一眼看过来,就差点把我吓尿。”

  这个武士其实就是王越,在离开那条小路后,他接连又走了几日,穿出山林,终于看到一个房屋密集的小镇,便准备过来借此地休整一番,这里已是渚地之外,出入城邑已不用小心。

  至于身份,身有武士之力,演都不须演就是个游历天下的武士,而且还是真正的武士,非是那些将游历武士名号挂在口头,武力仅是超于常人的武者、剑手。

  进入到镇上后,王越观察这处小镇,所见和阿木记忆中渚地的小镇差不多,在一圈勉强可阻挡外敌、简单的木墙环绕内,里边数百近千的房舍密集分布着,房舍多是以土与木的结构,就是类似地球的土砖屋,往里边去,才有几栋相对好些的石屋,但也不过如此。

  不过镇邑虽是简陋,从地面路上残留的痕迹,王越还是可见其繁荣,这里是方圆几十里地,甚至更远地方,唯一的圩市所在地,每隔几日,都会有一天,周围所有有需求者,从各处汇集而来,到这里交换生活所需,眼下街道上的各类痕迹,无疑是白日圩市所遗。

  印象里,这类圩市中用到钱的时候不多,多是以物易物为主,在低价值物品中,实在需要一般等价物来置换的,使用的是一种可以用来做衣服的布币,青铜角子,那是购买很贵重的物品,又或交易量很大才用的着。

  也就是说,他身上一路搜罗来的青铜角子,还是有些购买力的,在这里安然休整一段时间不成问题。

  此时已是夜晚,按照阿木记忆,此世各城各地,为防贼人,都有宵禁之制,但镇门还未关闭,显然还没到那个时候,街道上倒还有些人,行色匆匆,偶尔从王越旁边路过,都是十分谨慎却冷漠的打量他,尤其是他身上的衣袍和腰间的青铜剑,然后远远的走开。

  小镇并不很大,没花费多少时间,王越就已至镇内近乎中心处,这里比起外围要好得多,房子主体尽是石砌,石头也被打磨的比较方正,虽材料所限,但已有几分精致。

  最中心处,其中一栋房子占地极大,房舍也多,还以砖墙环绕,内里还修有箭塔,无疑是此地主人,或者身份地位最高贵者的居所,周围所有石屋便是以它为中心排开修筑。

  稍作打量,王越目光就落在其中一栋比较特殊的房屋上,这栋房屋同样占地面积不小,且有着二楼,楼前有着旗幡,上书一个约莫是“酒”的文字,从房屋门前停留的车马和牲畜来看,确实是类似酒楼、客栈之所,或许晚上还可有住宿。

  “客人,你是吃饭、喝酒还是住店。”

  见王越靠近,身上穿着不凡,非是国野平民打扮,立刻就有个小厮飞快的跑了出来招呼。

  “吃饭,也住店,你这吃饭住店是什么价?”

  “吃饭得看客人您点什么菜,喝不喝酒,不过寻常吃饭和住店一起算,一日只须两个角子。”小厮在前灵活引路,报出价格。

  “两个角子?”

  王越微微点头,这青铜角子,他身上可还有四十来个,仅仅是吃饭和住宿,足够他二十多天花销了,而有这长时间休整,虽不能将根本上的亏虚全补上来,叫身体脱胎换骨,但至少也够基本恢复健康,甚至练的比常人强健许多。

  “行,那就吃饭住店一起。”

  说着,两人便入了楼房。

  这处客栈,倒还颇大,生意也是极好,诺大的大厅里,几乎人满为患,他们装扮各异,但王越看得出,他们多半是几个商人与一群护卫、伙计的组合,身上都携着各类武器,家伙不比武士、武卒手上的好用,但也是能杀人的,个别厉害的还杀了不少,眼睛里已经出现了漠视生命的眼神。

  此处人多,又是晚上,王越一位武士打扮的进来,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依旧是喧闹,他在小厮指引下,在一个单独的木桌上坐下,等菜的同时也旁听周围商旅的议论。

  “新甲,今日你派人去渚地的关卡看了,那关卡可曾放行?唉,渚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竟将关卡封闭,如今已经十多日了,再不开关,我这几车货还没拉过去,可就要烂掉在路上了。”

  “还没呢?”被称为新甲者,也是愁眉苦脸:“我可比你还惨,东西已经烂了。”

  这时,有位商人听着来了兴趣:“你们都贩的什么货,既是要烂了,不如廉价贩给我如何。”

  话音才落下,周围就有人小声说话:“云老三这头本地的老鬣狗又来捡便宜了。”

  “哼,云老三,我就是将东西倒了都喂狗,也不贩给你。”

  “嘿!”云老三跳了出来:“那你就等着烂了,到时候喂狗都没人要,我可告诉你,渚地的君女不知被什么人袭杀了,这是大事,所以渚氏才禁绝内外,就是防着什么人混进混出。”

  “只要事情还未了结,他们根本就不会开关。”

  “什么,渚地发生了这等事,竟还有人敢袭杀渚氏君女?”

  “怎么就不敢了?嘿嘿,我听说渚邑大夫在咱们申国树敌极多,上至国君、下至大夫,不知多少人想对付他,他独木难支,就想以渚氏君女与蔡国汲氏小君子联姻,引其为外援。”

  “各位,蔡国乃是大国,汲氏虽蔡国一下大夫,却也是蔡国大夫中有实力者,仅是封邑,就有数城之多,又临着咱们申国,离渚地也不远,若其两两为姻,势力相合,整个申南,哪位大夫不惧?更可怕的是若渚氏有事,蔡国人就能有借口将手伸入咱们申国,这种事一旦发生,哪怕是国君都得头疼。”

  “所以呢,渚氏君女被袭杀,实在是太正常了。”

  原来渚氏君女被袭杀一事,个中竟有此多隐情?虽然未必正确,但是区区一座小镇,竟有人能说出个道理来,还敢乱说,如此张扬,却是奇怪,王越往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不及弱冠的少年,说下这番话时,见得旁边人都注目过来,脸上十分得意,但他的旁边,还有同行之人,正使劲扯他衣袍,但很显然,这个猪队友,竟是拉都拉不住。

  这个场面,看的王越会心一笑。

  此时,少年见吸得整个客栈之人注意,正欲继续说话,忽听外边迎客小厮唯唯诺诺的声音。

  “啊,竟是尹秋大人来了,欢迎欢迎,小人这就去通知主家来迎接……”

  “不用,你自一边去。”

  来人声音粗豪,自有一股威严,挥开了小厮,不一会,便走进客栈,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位武卒。

  王越看到他身上穿着袍,袍上胸前有着形似山的纹章,左手胳膊处还有个尹字,腰间按着剑,显然身份是此地尹氏的家臣武士之流,而听他姓氏为尹,或许便是尹氏家族之人。

  尹秋一进来,就站在门口,左右扫视,目光所至,内里噤若寒蝉,客人们不敢言语,连吃饭喝酒都停下了,先前说话的少年,正欲张口,这时却被同伴一把按下,捂住了嘴。

  尹秋扫视一圈,见得自身威严,显是十分满意,最后,目光落在王越的身上。

  “你是何人?从何而来?”

  王越坦然与他对视,回道:“游历武士。”

  “游历武士?我看你是渚氏的武士吧,你身上衣袍,虽无家纹,却是渚氏武士常服。”尹秋毫不客气的说着,对王越隐隐有种莫名的敌视。

  王越顿知敌视从何而来,这位武士敌视的不是他,而是渚氏,他显是将他当成渚氏的武士了。

  刚才听那少年说,渚地那位大夫树敌颇多,如今一看,却果是如此。

  略微一想,他冷哼一声:“最近渚氏的武士们有些不长眼,满山的乱窜,前几日就有一位,窜到我跟前死了,正好我身上衣袍被暴雨打湿,又看他身上衣服不错,还好心的送过来,便取了来换。”

  “同取的还有这剑,大人要看看吗?”

  说着,他身前电光一闪,一柄二尺青铜短剑,已被拔出,遥遥递往尹秋。

  尹秋脸上瞬间变得凝重,面色数变,深深凝视一眼:“阁下就是袭杀渚氏君女者?”

  “不是。”王越答的肯定:“尹秋大人可还有他事?”

  “无事,不过这里是我尹氏之地,可不是渚地,你好自为之。”尹秋对他的回答显然不相信,先前那股对王越隐隐的敌意因此而消失了,但还是对他提出了警告。

  “尹大人,我来此只是来住店,可不想惹什么麻烦。”

  “你若不惹麻烦,自不会有麻烦来惹你。”尹秋冷冷说道,又扫视了整个客栈,才转身离去,他一走,整个客栈的人都松了口气,然后之前坐在王越周边的几桌客人,齐齐远离,换到了远点的桌上。

  “一个武士,竟如此威风。”

  他才一走,先前被捂住嘴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叹出了头,羡慕道。

  “武士大人当然威风了,刚才他若看哪个不爽,直接当贼寇处置,关了是白关,打了是白打,杀了也是白杀,你以后说话小心些,外边可不比家里,话不能乱说。”

  王越缓缓舒了口气,刚才他都已做好冲突准备了,幸好…低头再看身上,出了渚地,自己竟还穿着这身衣袍,这实是最大的失策啊。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