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十九章 农家

第十九章 农家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937更新时间:2016-04-02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客人,这是您的房间,请,如需要热水,只管传唤小的便是。”

  这是晚饭过后,王越被个小厮领着往房间来,打开房门,往里一看,内里颇大,几案桌柜之类家具齐全且还有木墙间隔,分别隔出了卧房、客厅以及一个类似卫生间的场所,卫生间里摆着个大浴桶,还有个木制的马桶,当然不是冲水马桶,而是地球现代类似行动不便的老人用的坐便桶。

  “不对,我住的是平房,刚才我见过的其他平房,可不是这样。”

  小厮笑了起来,点头哈腰,极尽恭维之态:“客人,我家主人说了,您是贵客,能住在我家小店,那是小店的荣幸,您尽管先住下,稍作安顿,晚些时候,我家主人就会前来拜访。”

  贵客?还会来拜访?我什么时候,成了贵客?

  王越心头大为不解,不过只等此家主人来了,一切自然明白。

  “等等。”

  小厮将他安顿好,随后就欲离去,却被王越叫住。

  “客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我想问一下,先前那位在大厅吃饭时,说话行事无比张扬的少年和他的同伴住在哪间房?”

  “说话行事无比张扬的少年,我想想,客人,您说的是他啊,我知道了,他住在地字甲号房,就是从这里过去,侧面的第一间房。”

  “行了,我知道了,另外,贵主人来拜访,我也不能失礼,你先去打热水上来,我沐浴整理一番。”

  “好的,不过客人请稍后,本店烧水需要些时间,可能在半个时辰后送过来。”

  王越示意知道:“正好我还有些事。”

  说罢,他就将小厮打发了去,然后往地字甲号房去,轻轻敲门。

  “什么人?”

  说话的不是那个少年,应该是他那位年纪稍长的年轻同伴。

  王越没有回话,继续敲门。

  这回门打开了,年轻人疑惑的看着王越:“你是刚才那位与尹大人说话的游历武士?”

  顿了顿,他又说:“我们好像不认识?。”

  王越呵呵笑了起来,脸上看不到半点杀气、冷淡之类,笑的反倒是看到了多年老友般,既是真诚,又十分有亲和力:“我们的确不认识,不过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是朋友了。”

  “先前我在楼下,听得一位朋友高论,但觉颇有见解,特来拜访结交。”

  “高论?哈哈!”门内传来一声大笑,是那少年的声音:“子敬,让他进来,他是来找我的。”

  但年轻人却皱着眉头,紧把着门关:“这位武士大人,如果你身上没那么多麻烦的话,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但是你显然不是,您还是请回吧。”

  “子敬,你在做什么?还不让这位武士先生进来,他是来找我,又不是找你的。”

  王越听着,倒不生气,只道:“麻烦不可怕,可怕的是麻烦来了却解决不了,我看两位朋友,最近或许可能有麻烦,到时候可来找我,若无意外,近期我都住在这里,天字乙号房。”

  “打扰了。”

  道声打扰,王越转身就走,回到自己房间。

  “子敬,你做什么?你凭什么拦着?”

  “子玉,我们这是单独出门在外,师长师兄又不在身边,凡是都得小心为上。”

  “好好好!小心,小心,唉,武士先生你又回来了……”

  “子玉,你给我站住。”

  回到房间,王越凭借超人的感知,远远听着两人对话,脸上不觉就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叫子玉的少年,却是傻的可爱啊。

  不过能这样傻着活到这么大,下午时又能说出那番话,显然非是一般人家出身。

  “咚咚!”

  “门没关,你进来吧。”

  大门打开,名为子玉的少年进得门来,四下打量,竟自来熟的一点不见外,不时赞叹道:“这就是天字房,比起地字房可强太多了。”

  “呵呵!”王越毫不在意,笑道:“纵有广厦千间,夜眠不过三尺之地,在我眼中,天字房与地字房无任何差别,小兄弟若是喜欢,此间天字房让与你,我住地字房又何妨?”

  子玉听着面上一肃,喃喃重复道:“纵有广厦千间,夜眠不过三尺之地,有理,有理。”

  恰此时,他那位名为子敬的同伴跟进来,听得这番,脸上若有所思。

  子玉稍后回过神来,随即正色道:“能说出这番话,先生不止一位武士这般简单,至于换房一事,我听我父亲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却不知先生何求于我。”

  听着子玉话语出口,那位叫子敬的年轻人差点要捂住自己的脸。

  不为其他,纯粹是丢人,人家只是客气一说,你就当真了,并且真准备换……

  唉,他直摇脑袋,老师那样的人,怎会养出此等之儿,反差未免太大。

  “哈!哈!哈!哈!”

  王越大笑了起来,倒不是嘲笑,而是开怀,这段时日,他深陷险境,心头时常压抑,才脱出牢笼,正待好好休养调理,以免时日一长,阴魔滋生,却不妨今日三两下便已化开。

  “我所求者,是小兄弟一番高论,与对时势种种见解,此地仅我等三人,也无其他外人,小兄弟但可放言,我则洗耳恭听何如?”

  王越这番话,却是对那子敬所言。

  子敬看了看同伴,此时正兴奋的紧,显然拦不住,二来也见王越似乎也无有恶意,当下只能允了。

  于是就关起门来,各自落座。

  接下来,就是王越主动请教,起初只谈及渚氏一事,而后,他又循循善诱,又引得少年往大了说,各地大夫事,国家事,乃至天下事。

  他一副倾听加我认可你的架势,只引得这个看似张扬,实际上内里缺乏认同的少年,胸中但有所知,无不倒豆子般的往外说,说的无比兴奋痛快。

  王越听的也是痛快,收获远比之前打算计划收获的还要多。

  这个少年,能有诸多认知与见解,显然非是自己得来,而是受到了相关教育,是自长辈那里听来,很多都是平常人、甚至武士、乃至大夫都不知道的东西。

  通过少年之口,短短半个时辰,王越就知道了当今天下是大成王朝,而后又大概了解了部分大成王朝的历史,天下诸侯争霸之往事,以及当今一些时事。

  这时,忽然门被敲响了。

  “客人,你要的热水准备好了。”

  “好,送进来吧。”

  大门一开,几个小厮,各自提着桶热水,进得门来,往卫生间中大浴桶里倒。

  “客人,水热正好,您请慢用,沐浴完后,只管通知就可,再晚些时候,我家主人就过来了。”

  小厮躬身出去,子敬、子玉二人看他这架势,此时话语也早停。

  王越看了看浴桶,又看了看两人,忽的深吸了一口气,暗中提聚转化气力,精妙控制着陡然一放,释放出一股持续的无形震力,嗡嗡震动全身以及衣服。

  他这嗡嗡一震只震的身上死皮、泥垢,衣服上泥灰之类,尽数脱落,却是一副现代电影中功夫高手出手带尘的效果,而后,他双手一圈,带起一股无形之力,搅荡着将尘土汇集成团,捏在掌中,竟捏出了个球来,随手被他掷往窗外。

  再回过头去看两人,只见两人已然目瞪口呆。

  “叫两位朋友见笑了,最近大半个月,我都在山里度过,身上泥垢尘土有些多,见笑见笑。”

  “不过这下,我也有更多时间聆听子玉小兄弟的高论。”

  好半天,子敬才醒过神来,感叹道:“老师总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向来只知,武士之气力乃为增力杀人,却不想还有此等妙用,先生对气力控制之精妙,也是天下罕见啊。”

  “真是太厉害了。”子玉走近身来,惊讶的看着王越,上下打量:“尘垢尽清,比沐浴还干净,这等武技,若是我学了,岂不是再也不用沐浴了,师兄们若是看到,定然会羡慕死。”

  “可惜你学不了。”子敬毫不客气的泼凉水:“咱们农家修行的术力,与武士修行的气力有本质不同。”

  “哦。”他无力的耷拉下脑袋,但很快兴奋起来:“我们继续说吧,刚才说到哪了?对,咱们说道当今天下五大强国的山川地理形势……”

  “子玉,时间已经有些晚,这位武士先生还要会客,今日便到这里吧。”眼看他还要说,子敬连忙将他打断,与王越打了个招呼,拉起少年,就飞快出了门去。

  “喂,你拉我做什么?这位武士朋友说了,可以换房间的……”

  “蓬……”地字甲号房方向,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王越笑着摇了摇头,心头却在念着刚才那子敬所言“农家”,还有“术力”两个名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