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谋算

第二十二章 谋算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591更新时间:2016-04-04 00:01: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夜色下,王越驱使墨蝰沿酒栈墙壁下行,又收敛气息,遥遥跟着悦宾酒栈的东主。

  此人离去之后,便直往酒栈后院的一处普通房舍去,待到到达房舍,竟于房舍地面打开一处出口,然后往下钻,显然酒栈之下,隐有暗道密室之类的空间。

  密室内,火把熊熊燃烧,照出两个早已经在此的身影。

  王越一看,其中一位竟是晚饭时入酒栈盘查于他的武士尹秋,另外一位身穿普通麻衣,三十几许,相貌平平常常,是一入人海中就找不出的男人,但却有一双如鹰般凌厉的眼。

  “大人。”入得密室,酒栈东主便朝后者行礼,此地竟是以他为尊。

  “文礼回来了,此去与那武士交谈,可有收获?”

  这个胖子稍稍犹豫:“大人,这位武士非是寻常武士之流,不仅是尹大人所见剑术高超那般简单,我原本设想的诸般手段,全不能用上,不过自他口中,还是有些收获。”

  “你且与我说来,详细的说,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唯!”胖子应了声唯。

  “我初去拜访他时,本以为他是个普通武士,却不想门打开之后,这位武士所行迎客之礼,非是寻常人家能知的小礼,乃是大夫之家,乃至以上家族才会的大礼,而且他动作娴熟,毫无任何生涩,显是自小养成,入了骨的礼仪姿态。”

  “这样的礼,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一个普通武士身上啊,所以属下推断,此人当出自名门,只是非嫡子,未有继承之权,便出来游历天下,做个游历武士,既增长阅历见识以及武力,也是为寻一名主,为之效力,建功立业。”

  “嗯,有理。”麻衣者微微颔首:“且继续,你既作此判断,那是否有招揽于他呢?”

  胖子尴尬的笑了笑:“我曾问及他的出身,他是如此答的,言丈夫行于世,寸功未立,寸名未有,岂赶提及家族,叫家族蒙羞,此等言语,非寻常武士能出口,此人分明是有大志之人,其背后家族也非同小可,甚至不是小门小户,至于相关猜测,稍后我会与大人说。”

  “我一见他如此,就知恐难招揽留住,寻常小地方的武士,或出于国野,又或武士之家,通常心无大志,区区一个村邑,便可叫其满足,甘为所用,此事用在此人身上显然不行,但是更多的话,我却也不敢对其透露,所以转而不思招揽,而想如何叫其为我所用。”

  “我就以一介商人身份,向他问取渚地相关消息,又有悦宾贵宾利诱,叫他全然脱出。”

  “文礼,你做的不错,然后呢?他是如何说的?可有关于我们的人的消息。”

  “大人,这位武士却是渚氏君女被袭杀一事中被卷入者,据他所说,他是自那条小路离开的渚地,但他身怀秘术所以能离,我们的人,或许因为这场暴雨,无法正常离去,后果恐怕不妙。”

  “我们的人?”

  王越脑中闪过那几位被他杀死的武士,只想不到竟是出自这悦宾酒栈之手?如此说来,那尹秋明知道他非是袭杀者,如何还会那番作态?

  胖子的声音继续传来,他便按下心中猜测,继续听下去。

  “最后是其出身身份问题,大人,他告知我的名是王越两字。”

  “王越?”麻衣者微微皱眉:“失去封地者,就不以封邑氏姓,改以他姓,敢改以王为姓的名门,的确不同寻常,据我所知,唯有两类人如此。”

  “一类是当年西成王朝破国东迁后,留于西成祖地那一只,更名为王,另一类,就是近几百年来,诸侯争霸过程中,被陆续破家灭国的近百诸侯,其中不少,也是改以王为姓,只是他不知是出于哪一支。”

  “不过,不管他出于哪一支,只看他胆识过人,剑术超卓,且身怀秘术,能自渚地那等险地出来,实为不凡,算得上个人才,又是游历武士,我们倒可试着为公子招揽。”

  “好,稍后我去为他送贵宾牌,可以告知些事为之一试。”

  “不用急。”麻衣者急忙制止:“如此招揽,未必可成,最后反倒不妙,或可待时机更成熟后。”

  “我记得之前尹秋曾大声疑他是刺杀渚氏君子之人,当初只是想随口混淆消息,叫渚地于此的探子知道主要袭杀之人已逃出,使其放松对我们人的追杀。”

  “如今我们不妨将着这往下说,将他这个袭杀者的身份坐实了,并且要四处宣扬,宣扬渚邑大夫与蔡国人的阴谋,而我们这位名为王越的武士,就是为破其阴谋,才愤起袭杀了渚氏君女,是我们申国的英雄。”

  “甚至,还可编个他袭杀渚氏君女,而后与渚氏斗智斗勇脱逃的故事,那些国野小民,最爱听这类故事,想必一旦传出去,很快就会传开。”

  “大人,这是为何呢?”武士尹秋有些不解。

  “妙啊!”胖子文礼却听出了其奥妙:“尹大人,大人此计甚妙,乃是一举数得之计。”

  “其一,我听说渚氏小君子是个心性冲动的年轻人,我们将此等编排和消息传给他,或可诱其冲动,叫其自从渚地出来,他若不出也罢,一旦出来,我们就可伺机组织精锐人马将其围杀,如此既使渚地武力折损,又可为渚地埋下内乱隐患,对付起来就简单的多。”

  “其二,王越身上背上了这份虚名,就交恶了蔡国,实际上是断了他往投蔡国之心,同时,此地东面不远便是蔡国汲地,蔡国人若知道一个破坏其图谋的申国英雄在此,又会如何呢?”

  “即便不会如何?我们也可暗中使力,推波助澜,叫其对王越动手。”

  “王越由此身陷追杀,我们却可拯救其于危难之中,到时候,他无法往投蔡国,我们对其有恩义,又可给他想要的前途,他怎能不死心塌地的投靠,为公子所用?”

  “而救他的同时,我们也能杀些蔡国精锐武力,这也是对蔡国的削弱。”

  天字乙号房内,借墨蝰听得密室交谈的王越目光一凝:“如此,倒果真是一番好谋算啊。”

  麻衣者听着连连点头:“文礼能有这番见识,在此当一酒栈东主,却是有些屈才了,关于这个武士王越,就依此计而行,而后,时刻保持对他的关注。”

  “今日,除了他,我们倒还有一事,就是地字甲号房那两位住客,不知你可曾注意到。”

  “注意到了,尤其是其中一位,行事无比张扬,难得见解不凡,应该非是寻常人家出身。”

  “不错,这两人是农家的人出身,尤其是其中一位,是农家鲁子的小儿鲁子玉。”

  “农家?”尹秋疑惑道:“就是那个出身大夫之家,却爱与国野贱民般在土里刨食的鲁子?”

  “呵!”麻衣者冷笑道:“怎么着,我们尹大人鄙视土里刨食的,你有本事不吃土里长的东西啊。”

  “就是这个土里袍食的鲁子,传闻他家族渊源为上古桑农氏,为上古圣皇之大司农,其本身便是力量强大者,不可小觑,更何况,他非是一家一人,还开创了农家学派,弟子门人众多,声动天下诸国,此人,却是我们公子都须好生结交的大人物。”

  “只是不知他之小儿,如何会是这等人物,并且还单独出行至此,但既是到了我们的地头,我们就不能叫其在此吃亏或遭遇什么不测,这也是我们替公子卖鲁子个好,你们明白吗?”

  “好了,今日之会,便到这里,各项事情都须立即安排妥当,相关消息,也当速速传至公子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