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遮掩

第二十九章 遮掩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414更新时间:2016-04-07 00:01: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尹秋智略不足,但是个做实事的,文礼却是个智多有余者,此两人搭配相得益彰。

  王越将事吩咐下去,两人便去处理,不仅将酒栈现场处理好了,更叫起打发了小厮去与客商们安抚,借机向其传话,其后,参与处理现场的人,又是一番分说。

  文礼做起事来,却也有些滴水不漏的意思,于各方话有不同,隐隐将真实隐瞒,将需要放出去的消息放了出去,这样,事后若有人查起也好圆,而他接下来只要做好欺上瞒下的功夫,日后不出大纰漏,还有功的话,又有谁会来查,如此月深日久,事情自然就会被岁月所掩埋。

  将这些事情处理妥当,王越便开始落实下一步,找齐相关渚氏武士的人头。

  凌晨,残月西斜,小镇街道上,武士尹秋不知从何找了台战车已在等待。

  “大人,镇里诸事,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便看您的了。”

  文礼站在车前相送,半夜还要做这么多事,他已累极,依旧强撑着,却是颇难为这个胖子了。

  但是没办法,谁叫旁边有个杀神在此呢?

  那位麻衣大人,连同周围调集过来的四位精锐武士,多么厉害的人啊,不到十息就全成烂肉了,之前尹秋唤他过来后,他已经明白事败,可没想过败的那么快。

  接下来亲自主持清理酒栈时,亲眼目睹,才知不仅是快,而且是惨。

  他也是见过不少人被杀的场面,可是亲眼看到长期以来压在自己头上、武力高强,智略与他不分轩轾的大人被那般一剑劈开两半、内脏洒落一地时,却依旧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另外几位武士,平时也高调的很,谁想也都在瞬间成了无头、爆脑、烂胸鬼。

  到这时候,他方明白,尹秋如何会被吓到胆寒的连点反抗之心都升不起。

  如果仅仅武力强大也就算了,对方的智略竟也能将他都能玩弄于鼓掌之上,眼睛隐隐能瞧进人心,仿佛能读他所思,这种感觉,他从未体会过,更觉从未有过的无力。

  此时再想想,与这样的人为敌,他觉的简直是自己找死。

  如今他是心服口服认命了。

  他是“聪明”人,做了“聪明”的选择,接下来,只能在此状况下尽力而为,叫局面往好了发展。

  听他送行之语,上得战车的王越,回过头对他道:“我们的事情,还可以做的更加完善。”

  “等会我去偷渚氏的关卡,会干掉关卡内的武士,如此关卡内再没有武士驻守,文礼你则可以暗中通知尹地周围尹氏的军队,叫其武士带武卒将那关卡破了,也分他们些许功劳,将事情更加坐实。”

  文礼略微一思,整个事情连贯起来就是,诱杀渚氏关卡内武士使关卡空虚,暗引尹氏武士破关,纵不能更进一步攻城略地,却也是给渚氏放血,落其一脸,而尹氏与渚氏积怨已久,有机会打脸也是万分乐意,于国君而言,又可更加加剧两位地方实力大夫之矛盾,如此果是顺理成章。

  “诺!”文礼应了声诺,自去安排,王越就示意尹秋开车,于是四匹马拉的战车,在尹秋驾驭下,在这因宵禁而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徐徐加速,飞快往早就被安排打开的镇门而去。

  战车飞驰,王越在战车上运转气血养精蓄锐,接下来,他要去摸渚氏的关卡,却还有一场战。

  悦宾酒栈,后院客舍内。

  一个少年,另一个年轻人,两个人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忽然其中一个人动弹了下。

  “水!水!”

  接连叫了两个水字,终于有人来应,是酒栈留在这里专门守着他们的小厮。

  “客人你稍等,水马上就来了。”

  这时,子敬的身体猛的一个颤栗,从桌上爬了起来。

  “这里是哪?”

  看着周围环境,他终于想起来,是酒栈东主请他们来吃酒,接下来就是各种吃,以及东主各种言辞的劝酒,他没经过这种阵仗,加之是蜂蜜酒,不仅不难喝,还十分入口,结果不知不觉就倒下了,如今是他体内术力自然运行,将酒力驱散才清醒过来。

  “我竟然喝醉了。”

  子敬皱了皱眉头,与师长小儿,独自出行在外,本就不安全,他竟还喝醉了。

  再看子玉,还趴在桌上,一个劲的叫好喝呢,子玉虽然也修行了农家术力,但是远没有到完成循环,自生不息的地步,估计得明早上才醒得来。

  “你们东主呢?”

  回过头,他问小厮,以酒栈东主之前那般客气,可不像是会将他们丢在这里不管的人啊。

  “客人,刚才酒栈中发生了一些事,竟有贼人闯入了酒栈中,幸亏武士尹秋大人恰恰赶至,又有天字乙号房的客人出手,这才将贼人杀退。”

  小厮解释着,又满是惊叹:“尹大人和那位客人真是厉害。”

  “小人过往总听说武士厉害,却不知道究竟有多厉害,客人,你知道吗,刚才我们去帮着收拾清理的时候,看到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贼人,都死的无比凄惨。”

  “有胸被打碎的,头颅被斩的,还有个直接被一剑劈成了两半,内脏、血液流的满大厅里都是。”

  “不要说了。”

  看小厮满脸惊叹,越说越起劲,子敬皱着眉头制止道,他想听的可不是这些。

  “我知道了。”

  子敬知道文礼出去处理相关事情,顾不上他们,原本的疑惑也就解了,他问此也本是想安排人将子玉送回房,如今看来,只能自己送回去了,好在他是修行术力之士,虽不是武士,却也非手无搏鸡之力,稍稍施展个小法术,他力量便可大增,如此扛起子玉却也轻松。

  等到走出后院,进入前厅,他发现厅里还有不少人在做些清洗地面的事,而地面虽然被清洗,空气中依旧隐隐一股难闻的血腥味一时弥漫未去。

  这时,正好文礼安排了些事回来,就见着他扛着子玉站在厅内,忙过来打招呼,不时行了几个礼:“子敬先生,刚才真是万分抱歉,竟差点将你们忘记在后院了,万分抱歉,万分抱歉啊。”

  “无事,酒栈里出了这等大事,东主也是没办法,刚才我听说酒栈来了贼人,被尹大人和王先生杀退了,却不知王先生可还安好?”

  “你问王先生?”文礼脸上肥肉乱颤:“王先生武力高强,剑术超卓,今日可多亏了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子敬先生放心,王先生未受半点伤,如今已经和尹大人他们去追贼人了。”

  “子敬先生,鄙人还有些事,就先失陪了,你们且好好安睡,等明早上,或许王先生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再好好备上一桌,既为感谢王先生,也为今日失礼赔罪。”

  说着,又是数礼,等到子敬上得楼去,他才离开。

  夜色越深,他须做的事情本就还有不少,刚才又想到一切不完善的,还得继续周全下去,今天晚上注定没法安睡,而此时,王越已乘尹秋驾的马车远远离镇,在接连路过几个村邑后,又出了尹氏设置的边卡,就到达今夜目的地所在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