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偷关

第三十章 偷关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536更新时间:2016-04-07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大人,不远处便是渚地与尹地的关卡,因其晚上也有武士武卒值夜,所以不能太过靠近,战车只能在这里了。”到达渚地与尹地之间的关卡,尹秋在附近选了处道路平整之地,将车停了下来。

  王越透过夜色,朝渚氏关卡看去,又结合阿木随君女出行到相关场地的记忆进行比对。

  通常而言,这类关卡,乃是在领地要道之处修筑土木工事,其作用有三。

  一是卡住交通出入对出往商旅收税。

  二是治安、防寇、防邻里敌对大夫突袭。

  三是在真正大敌入侵时可以示警,若蔡国一军来攻,这关卡定是守不住,内里武士武卒稍作抵抗,燃起烽烟,就会退回渚邑依城死守。

  所以,总的说来,仅是地方大夫割据之卡,并非难破之关。

  渚氏这关卡是以木栅为围,内里夯实土墙,构成墙体,墙高两丈,向外的区域,木栅都被削尖,比内里还高出三尺,每隔一段距离,又有墙垛,关卡之内,还设有望楼、射楼烽火等各军事功能建筑,如此,也堪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此等关卡,又依托于地势,卡在要道,如非大战,仅是地方大夫小闹之争不涉大军的情况,又或贼寇来袭,恐怕都不能破,至于大战,也确能稍作抵抗示警,给内里主邑争取些许准备时间。

  “下车!”王越率先下去,示意尹秋跟上。

  “尹大人!”尹秋有些犹豫,王越摆了摆手:“无须你上,我只须你帮忙搬下东西。”

  “诺!”尹秋稍稍迟疑,便应诺,王越见他行止,心知此人毕竟只是靠威压使其服从,并非真正自己手下,终究还是不好用,那文礼也是如此。

  这类人,临时用用可,而且还须时时敲打提防。

  于是,两人依着夜色,于关卡两侧山林潜伏行进,终至于关卡正下方望楼死角处。

  自下边往上看,两丈的墙却还是挺高,寻常武士想直接上去都有些困难,哪怕厉害些的,若无专业工具,也得远远冲锋,借助冲势奔跑上墙,但上方彻夜点着火盆,有武卒值夜巡逻,望楼处还有武士值守,如此情况下,这般上墙,那便是找死了。

  到达这里,尹秋就等待王越出手,他倒是想看看,王越如何将关卡内武士摸掉。

  的确,王越武力高强,但此处毕竟是关卡,渚氏有一连两百人武卒在此驻守。

  军法有云,五人为伍,二伍为什,十伍为戎,四戎为连,其中伍长只是武卒中的精锐执剑之士担任,但小戎之长,却都是武士,再往以上的军官,也都是武士担当。

  这样,此关卡内便有二百余武卒,以及五位武士在其中。

  一旦惊动,便是个大马蜂窝。

  却见王越到达墙下,稍作观察,就叫墨蝰从小臂上下来,接着,便抓着它的身体轻轻往上一抛,刚好抛在城垛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而墨蝰一落城垛,便消失,想来已入其中。

  此番动作,以墨蝰遁地之能,实非这么麻烦,但王越却不想叫自身能力尽为人所知,这是保留底牌。

  “接下来,还是一个字,等。”

  王越对尹秋笑了笑,便不再说话,视野转向墨蝰的视野。

  等?尹秋胡思乱想着,等什么?难道放条毒蛇上去,就能将里边武士们都咬死?

  事情有那么容易吗?

  到时候又如何将他们尸体带出来?

  此时,墨蝰已到达城上,也就无须遮掩能力,直接往下没入土墙的墙体,再入地下,一路游走着往关内去,飞快找到关内的房舍,然后去寻武士居所。

  武卒和武士,但非值守时的晚上也是要安歇,所以便有房舍,其中武士居所是比较好找的。

  这世界阶级等级很明确,武士可以说是大夫之下的低等贵族,也算得上老爷,自然不会与武卒、执剑之士们住那等大通铺,而是设有专门房间。

  本来依照老爷们的德性,不住个上好的单间怎么能行,但出于安全考虑,通常又是两个武士住一间,可比彼此照应,遭遇偷袭也有反应时间。

  引着墨蝰,王越很快便将他们的居所挑了出来。

  “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啊。”

  武士房舍中,渚云这时候还没睡下,他也没法睡,只能自心里哀嚎着,看看他的对面床榻,一位武士正睡的香,而且还很甜,他大口打着鼾,雷鸣的声音还将震的房间嗡嗡作响。

  普通的打鼾也就算了,渚氏自外招揽的武士,通常在许以小邑的同时,还会给他们一部《猪龙气》,修行猪龙气的人,在声音范围群攻一道上是有巨大优势的。

  眼下这位武士《猪龙气》修炼的无疑十分到家,哪怕睡觉的时候都还在练习。

  这便将渚云给坑苦了,在这房里,时刻受到《猪龙气》震波攻击,他简直是没法睡。

  而这种事,如果仅仅是一天,他也忍了,但是他已来此大半月,日日如此,这就是煎熬了。

  他只恨不得时间再过的快些,快点换防,好脱离这个苦海地狱。

  “君女!”“君女。”

  听着对面又有说话声,渚云双手捂住脑袋,都有些要抓狂了。

  又来了,他不止打鼾,还说梦话,别人说梦话是呓语,他说梦话是吵架。

  喊什么“君女”,还有,你脸上什么表情?做的什么鬼梦?

  精壮的男人,梦到了美女,还能是什么好梦。

  这武士竟还敢觊觎君女,一想到此,渚云都有想杀了他的冲动。

  但这位武士是游历武士出身,搏杀经验丰富,在得了《猪龙气》之后,练的也勤,连睡觉的打鼾的时候都在练,虽没达到传说中少有人达至的大成之境,却已是此中好手,这导致他前几日当面想要修理的时候,竟打不过,反被羞辱了一番。

  真是可恶的家伙啊,喊什么君女,君女都已经死了,你怎么不也去死。

  这么想着,渚云又是叹了口气。

  等等,怎么回事?眼前什么时候,多了一团烟雾?

  是太久没好好睡觉,熬的眼睛都看花了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突然有些昏沉,身体渐渐无力,终于倒在了床上。

  他终于可以好好安睡了。

  他的身旁,墨蝰的脑袋徐徐自墙体缩了回去,稍后,它又出现在那位打鼾武士的身前,张嘴轻轻一喷,喷出一团烟雾,睡梦中的武士随口便将之吸了进去。

  这下,渚云同舍的同伴一直苦恼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他的鼾声停了,梦话也不再说了。

  并且,他的诅咒,或许也会应验。

  墨蝰喷出去的烟雾,不是普通烟雾,而是之前麻衣者特意为王越准备的迷烟,据说可以在无防备之下轻易放倒武士,如今王越拿着稍作处理,以通玄法力包裹,叫墨蝰吞在腹内,带入了这关卡。

  麻衣者让人拿住管朝房内喷,点滴迷烟扩散整个房间,武士吸纳的只是很少的量就会迷倒,墨蝰当面一口喷出来的一大团,可比那多多了,而效果果是很好,只一口,他们便彻底被迷倒。

  接下来,墨蝰又往隔壁去,轻松将另两位武士放倒,这样,关卡内就有四位武士中了迷烟,至少一天之内是起不来,但接下来,第五位武士便有些难办。

  这位武士在望楼上值夜,并未睡觉,并且望楼是木制,墨蝰的土遁不能似这般在墙体上出入自如,只能盘旋游上去,上去之时,还无法借得大地气息遮掩自身。

  此等状况,同样的方法恐怕是不成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