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野望

第三十二章 野望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192更新时间:2016-04-08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驷马战车在路上坑坑洼洼的颠簸着,走在回程路上。

  车上,尹秋心不在焉的驾着车,却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他初初只见王越放了条小蛇进去,仔细想来,也没过多久,渚氏关卡内便已混乱,稍后更是然起了大火,紧接着王越瞬间突入关卡之上,连盏茶的功夫都不到,天上就接连飞落四颗人头掉至他身旁。

  最后,王越又自提一颗人头,带着五位武士的身份牌,自关卡上跃下与他汇合。

  如此短短时间内,关卡内五位武士的脑袋已然尽在此车中,而再看那被火焰覆盖近半的关卡,不用深想,都知里边是什么结果。

  真是个恐怖的男人啊,一人就做到了数百军队都做不到之事。

  他心底感叹着,深深的敬畏着。

  而他敬畏的人此时如何想呢?

  王越站在车上,漆黑的瞳眸,凝视着远方黑暗中无声行进的行行身影,那是一只军队,尹邑大夫的私军,看来文礼已经通知到位,加之渚氏关墙火起,尹氏的军将武士们建功立业之心,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也有些迫不及待。

  心底的野心之火,已熊熊燃烧起来。

  今夜这场摸关,他真切看到了此世军势武力的实际状况。

  给他的感受却是不过尔尔。

  这只所谓的军队,看似像模像样,但组织力度极弱,武卒更无什么高昂的士气,稍有风吹草动,就导致如此混乱,他们打打顺风仗,自是顺风顺水,一旦陷入逆势,很容易就会溃散。

  个中武士是颇有些战力,平时里对付普通武卒或许能以一当十乃至更多都不奇怪,但是换到真正的战场上,他们力量再强也不过是血肉之躯,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周围十数武卒刀枪并举,加之无辗转腾挪之地,很容易就会被围杀。

  以普通武卒对付寻常武士,王越甚至一瞬间能想出十多种办法。

  哪怕不是正面战场上,也是有其他办法应对,更何况,以他的手段,若掌势力,又岂会缺乏高端力量。

  可渚氏就是靠着这样的武力,却能在国君、以及周围大夫等强敌环视之下,统治着相当于一县之地,成为内里数万户人口的主宰,或许申国国君、以及周围的大夫们,限于某些顾忌,不能光明正大的破脸围攻,但管中窥豹,整个申国的武力,却也不过如此罢了。

  如我有一只精兵,人数不须多,甚至也无须武士,哪怕只有数百人,我便能据其一地,若有数千人,便能横行申国,王越这般想着,可惜他现在什么都没有。

  更关键的是他缺少一样东西,也就是名,这个名当然不是名气,而是名位。

  没有正统名位者,凭什么统治百姓,拥有武卒呢?

  他当然也可凭个人武力,依靠山野中躲避帝力的野民,拉起一个山头。

  但这是极不稳定的,想想那片如桃花源的山谷,那些野民,如果是山中盗匪杀过来,他们会很顽强的抵抗,可是是渚氏的武士带武卒过来,只稍稍杀了些人,他们便顺从的认命了。

  一切只因他们认为大夫领主统治他们是天经地义的,躲避领主在山里自开田宅,自己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反倒是不对的,并且心底都是做贼心虚的感觉。

  有着这种心理,他们面临大夫领主手下军队时,怎会有战斗力。

  他们连自己的双手都不认同,又怎会认同一个凭力量统治他们的人?哪怕这个人能够叫他们生活更好,他们都只会认为这个首领是“盗”。

  这就是正统的力量,说白了就是人心。

  其实人心也是可以改变,但于王越而言,那太费时间力气,中间还有诸多变数,并且可能会举世皆敌,与其这样,还不如谋个正统名位呢,有正统名位,他就可以合理合法的当个领主积聚力量。

  这个名位,最低得是个实邑下大夫,也就是有实际一县封地的大夫,而非是有大夫之名却无封地,由国君所封仅在地位上等同大夫的大夫士。

  但一介游历武士身份,想要当个实邑大夫,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以王越当下之处境,谈这个甚至还有些远,但是却可以此为目标早作计划,此时他能想可做的,只是继续增强自身实力,还要建立最初的班底,手下有一些可用之人。

  怀着这样的心思,王越与尹秋在天亮前,赶回了镇上,中途上一路都是无事。

  文礼一宿没睡,在酒栈门口等待,见两人回来,便松了口气,迎了上来。

  “大人,一切已安排妥当,。”

  王越微微颔首,没多说什么,招呼着两人处理车上的物事。

  将这些处理好,今夜才算彻底完事,他才来此镇两天,睡了一天好觉,如今又是熬了一宿,几番动作,身体此时也只是靠强撑着而已,等会却得好好休息。

  “大人。”

  等到一切都妥当,王越准备回房歇息时,他本以为文礼会找尹秋交谈一番,问询之前他去偷关的具体状况,却不想文礼全然没如此做,反倒先找上了他,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文先生你还有何事?今夜先生也是一宿没睡,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何如?”

  文礼犹豫着,欲言又止,终于朝王越一礼。

  “大人,我有一话,想与大人单独说说。”

  “那文先生就直说好了,此处也无他人。”

  王越环视左右,尹秋早已离去,酒栈小厮们忙完了一切,都早已睡下,这时候离天亮还有一段时候,正是酒栈中最为安静的时刻,而这里也非是酒栈大厅,却是后院之中。

  文礼想了想:“还是去大人房间里谈为好。”

  见他如此,王越心中虽是有些疑惑,但左右也是要回房,便点了头,当下两人就往楼上去。

  天字乙号房,文礼亲自为王越开门。

  “文先生这是何意?”

  王越才入门内,就发现房内原本比较空的客厅内,多了一个大箱子。

  文礼默不作声的将房门关好,慢步走到箱子前,将箱子打开,内里尽是些金、银、玉石、珠宝之类,这么大一口箱,内里的财富,不是个小数字。

  指着箱子内的物事,文礼脸上流露出无比复杂难言之色:“大人,这是我办事之余,通过行商得来的财富,来尹地数年的积累,全在这里了。”

  王越看他脸色,就知他十分肉痛。

  “文先生既是如此肉痛,又何必将他拿出来?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