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六章 贼人

第六章 贼人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700更新时间:2016-04-13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抓住他,不要叫他跑了。”“贼人在这里。”

  尹阴大夫府内,此时一片混乱,各处不是传出铜锣和武士、武卒们的喊声,王越出来时,尹阴大夫和其小君子子,以及吕里小君子、申到都已经出来。

  尹阴大夫和其小君子的脸色都很不好,堂堂大夫府中,竟还闹贼人,这简直是前所未有。

  而且还是在这时候,府内还有着贵宾,更有着女儿未来的夫家。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刚才是有一贼人入库房行窃,被卫士发现,便拿了一件宝物,如今正仓皇逃窜。”

  “啊!”他音还未息,就听一声惨叫传来。

  随着这一声,接连又是几声。

  听着声音,无论如何想象不出贼人仓皇逃窜的样子,贼人只是一人,现在可是多声惨叫。

  尹阴大夫脸上越发挂不住:“众武士还愣着做什么。”

  “快去将贼人速速擒拿。”

  “大人。”有位武士犹豫,尹阴大夫冷笑:“怎么,老夫还须你保护?不知老夫剑有多利么?”

  周围十五位武士再不犹豫,齐齐利刃出鞘,往骚乱处。

  尹阴大夫又与众宾客道:“诸位宾客,今夜实是对不住,想不到我府上,竟会发生这等事,不但有人行窃,竟还敢反抗杀人,却是打扰各位歇息了。”

  王越执手微礼:“这非是老大夫之过,而是贼人太过胆大妄为,此等贼人,在大夫府内,竟逃窜如许之久,还能杀人,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贼人。”

  听王越之语,尹阴大夫暗自点头,这蛇余王越实会做人,无声无息就给了他台阶下。

  “啊!”又是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众武卒惊惧的声音。

  “田牛大人被贼人杀了。”

  众宾客一听,却果是如此,能在府内武卒围追堵截中,还将追逐武士反杀,这果然已不是寻常贼人了。

  “围住他,不要叫他跑了,将他围住。”

  有武士指挥呼喝声,又有众武卒松气声:“围住了。”

  近百武卒,数十执剑精锐之士,还有十五位拥有力量的武士,将贼人围住,难怪武卒松了口气,尹阴大夫面上也好看些:“各位宾客,不如一同去看看,到底是何等贼人,竟敢在老夫府内撒野。”

  众宾各自应答,接着就随尹阴大夫,一行往声音传来处过去。

  围住贼人之地,正是尹阴大夫府邸进门后的庭院,

  此刻,上百武卒各持长矛,形成了一圈矛林,将个黑衣武士团团逼在中心,但他犹在反抗,在数十长矛轮番攒刺之下,整个人幻作了个陀螺,掌中电光连连闪出,但有一闪,就有四五位武卒长矛被斩断,断裂的矛头还被拨打回去,以至不时有武卒受伤、死亡。

  又有许多射手,以弓箭射他,但射出的箭,一触及他身体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弹开,竟不能伤他半分,甚至围着他的武卒,还有被弹开的箭所伤的。

  王越来时,正瞧着一位剑士猝不及防,被他弹开的箭矢插入了眼,一头仰倒在地。

  “果是好贼子,身手之厉,远在寻常武士之上。”吕里小君子叹道:“此等武士,若愿意投效,我当以数座小邑,甚至镇邑封之,奈何却在此做贼。”

  随即,他又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吕里小君子的话也没错,此等身手的武士,诸侯各国大夫,无论是谁见了,都愿意招揽,怎会做贼呢?

  一位武卒回道:“大人,我亲眼见他偷入库房,还偷拿了一璧无暇美玉。”

  他又指着中间贼人:“看,他一手拿剑,另一手还拿着那块玉璧呢。”

  众人看去,竟果是如此,而那贼人在此重重围困之下,竟还护住美玉,身手之厉,可见一斑。

  吕里小君子看着也眼热几分:“此等剑术,就是拿两座镇邑招揽都是值了。”

  “啊!”“啊!”武卒阵中接连又是几声惨叫。

  “父亲大人,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此贼人,身手超卓,在围困之下还能护住玉,眼下这群武卒哪怕死光了都未必能伤他,必须得武士出手才可。”

  “众武士听令,叫武卒徐徐退下,你们上前去围杀。”

  尹阴小君子都看的出来,尹阴大夫的眼光更厉害,自无不允,当下便令围在外围的众武士出手。

  于是,武卒们在执剑伍长呼喝下,徐徐散开,十五位武士自各个方向,自外围围上。

  尹阴小君子随即大喝:“大胆贼人,你已被我府中武士围定,插翅难飞,还不放下武器受缚,难道要在乱刃之下,被斩成一滩肉泥吗?”

  “此等武士,死于乱刃之下,确实可惜了。”吕里小君子道:“而且,以他之身手,垂死反击之下,难免会有几位武士折损,若能逼降就再好不过。”

  众宾客也各自称是,尹阴大夫府中武士的性命可比那些武卒宝贵的多。

  场中黑衣贼人,朝周围环视了一番,稍稍喘了几口气,听得尹阴小君子一言,面色一动,似松了口气,说:“小人愿降,但我是武士,绝不于普通武卒手中束缚。”

  众人一听,自是正理,寻常武士都不愿受缚普通武卒,何况这样一位实力如此高强的武士?

  那于武士而言,简直是耻辱。

  有道是,士可杀,不可辱,他这个要求无疑是合理的。

  “可以。”尹阴小君子自是同意,又说:“但是你先放下手中武器。”

  “好。”黑衣贼人道了声好,随手将剑抛落在地。

  周围围过去的众武士脸上顿时轻松了几分,这样厉害的贼人,他们即便围杀,若一不小心,都可能会有几人死伤,谁知道死伤的人中会否有自己一个?

  如今能逼降,不用搏命,这自是最好的结果了。

  “田横,你去将他拿下。”

  稍后,有武卒拿来绳索,小孩胳膊粗的大麻绳。

  武士田横接过麻绳,便朝黑衣贼人过去,其他武士随时稍稍松懈,但依旧将他围住。

  王越在一旁看着,就觉有些不对,此等身手的贼人,怎会降的如此轻易?

  而且,他抛下的剑刃,离他并不远。

  关键是他脸上,一点失败的表情都没有。

  看向周围的众武士的眼神里,也无半点畏惧。

  眼看着武士田横拿绳索近了他的身,王越大喊了声:“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

  武士田横疑惑着,但下一刻,一道剑光已从他身下升起,在月色下拉出一个青白色圆弧。

  那黑衣贼人,竟朝前一小步,靠两脚夹紧了剑刃,在原地无比迅疾的来了个后翻,这一道圆弧,就是他后翻所翻出来,田横猝不及防,被圆弧刮了个正着,直从身下,刮至头顶,整个人在瞬间,竟被圆弧剖成了两半,尸体被这一剑力道,稍稍带起,落在地上,已是两片,内脏、血液四散滑落。

  “啊!”府内一些从未见过此等血腥场面的仆从、武卒,都被吓的惊叫,尹阴小君子、吕里小君子、申到以及众宾客无不惊骇。

  “田横!”

  与田横一同围着黑衣武士的武士们愤怒的喊着,刚才若非是田横去,换成任何一人,恐怕此刻下场都和田横一样,他们此时是又惊又怒。

  “哈!哈!哈!”

  黑衣武士稳稳落地,将剑还叫手中,嚣张的大笑起来。

  “你们这群武士老爷可真逗,就是在陈国昭氏麾下第一武士于让面前,本大爷都活过来了,就这点本事,竟想叫大爷我束手就缚,真是可笑。”

  “什么?陈国、昭氏、第一武士、于让?”

  他的话,叫所有人心中都掀起一片惊涛骇浪,陈国可是天下第一大国,一国之力,随便一发就是兵车数千乃至上万乘,而昭氏,又是陈国国内六位世卿之一,是一家之力,就能拉出兵车两千乘的庞然大物。

  此人竟与昭氏照过面?昭氏第一武士于让,难道就是那陈国三大剑术高手之一的于让?

  尹阴大夫猛地想起来什么,大喝问道:“难道,你就是黑胡?”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