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十二章 本与末

第十二章 本与末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3001更新时间:2016-04-16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夜半无人,但听着少女柔美的声音,无比羞涩的言及侍寝事,饶是王越,心中都是一动,身体都微微动起本能,这五位少女,皆是美貌,尹阴大夫,既能将之选出送来,则其自然还未经其他男子采攫,尚是处子,而与他的关系,于此世,已是他之私有物品。

  也就是说,他对这五位美貌少女,想如何就如何,简直予取予求,可以做任何事。

  这等好事,世间任何男子羡慕都羡慕不来,也难怪王越心中起了微漾,但也就是点滴波澜,不过瞬间,就已平复,一则此等事他已经历太多,单纯女色于他而言不过如此,二来他此时身体业才调养一月,虽然看似健康强壮,可却因昔时阿木长期的奴隶生涯,以及之前经历过一次死亡,由此所造成的根本亏损,还须些时日才可补齐呢。

  毕竟他修行之目的是为长生。

  所以此时,实非可以纵情声色,任意享乐之时。

  于是便道:“我若有所需,自会叫你。”

  “另外,你们自今日起,已是我之侍女,也当听我吩咐,守我规矩。”

  织瑶面上闪过一丝异色,低头率众少女道:“敬听公子吩咐。”

  王越点了点头,道:“其他礼法,你们自小就知,无须多说,只是本公子入睡时有一处禁忌,你们须谨记,我入睡后,你们万不可入我房内走动,更不要试图接近我做任何事。”

  他又笑道:“当然,若是叫你们与我同睡侍寝的情况,不在此内。”

  听他说起侍寝,众少女无不飞红,但既有羞涩,也有期许,她们之中,哪怕织瑶,在这府内,都是无任何人身自由,平日里看那些年纪大些的姐妹,在大夫有需要时,便叫他们招待武士、以及往来客人。

  王越一看就是副谦谦君子相,身份又是位年少英武的贵人公子,如此可比伺候那些粗鲁的武士,还有些老头子强多了,并且是长期的,当然,她们也是有自知之明,做王越的夫人那是想都不敢想,能为王越侍妾,得享优渥生活,不再被随意当礼物送人,就是最大的奢望了。

  随即王越又道:“你们四人,当以织瑶为首,她一切吩咐,皆不可违背,知道吗?”

  “是!”四位少女低头应是,织瑶自来身份就与她们有所不同,因此也不意外。

  “那你们便先行去通房,收拾床铺吧,织瑶留在这里。”

  “是!”四位少女一齐行礼,这回看向织瑶却是羡慕了,然后便一路倒退着,再转身离去通房。

  织瑶羞涩万分,身体都微微颤抖,低着头,一双美丽的眼睛,不时抬眼看向王越,却生怕被发现,稍有动静,又低头看地面,心中只想,刚才公子不是说不用侍寝吗?为何?

  她生于尹阴大夫府内,自小耳濡目染,也知些男女事,但到底是从未有过,却是难免紧张,心怀惴惴,此等姿态,又因着她惊人的美丽,就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动人。

  这位古装美人,此等气质,王越在地球现代,也是从未见着,此时观之,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公,公子。”见王越留下她,织瑶终于大起胆来,小心翼翼的靠近王越,颤着声道:“妾身,妾身为公子宽衣。”

  说着,将一双如玉的柔夷伸了过来,便要为王越宽衣,然后服侍就寝。

  但这双手,却被另一双手抓住了,王越拦下了她。

  “嗯咛。”

  却不想,肌肤触及的瞬间,织瑶忽的嗯咛一声,浑身恍若触电,接连几下颤栗,然后一软,瘫倒在王越怀中,王越忙将她拥住,免叫她摔倒,这一拥抱,他便觉到了少女柔弱无骨、无限美好的动人身躯。

  好半天,织瑶才有些力气,然后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由惊惧道:“公子,织瑶刚才不是有意的。”

  王越看着她惊恐万状,却更显楚楚可怜的脸笑着说:“我当然知道。”

  随即又道:“无妨。”

  说话时,又无比柔和的抚摸她的玉背,轻轻的说:“织瑶,在之前,大夫将你送与我之时,我是不悦的,你可知为何我还是将你留下了。”

  “织瑶不知。”

  王越点了点头,看着她美丽动人的眼:“我留下织瑶,不是因为你的美丽。”

  怀内,织瑶的身体微微颤抖。

  王越继续说:“是因为大夫说起你之才。”

  “大夫说你通得大雅、小雅,又会各般乐器,还有礼仪,这等才能,可真是难得呢。”

  “公…公子,这算不得什么。”

  王越笑道:“如何算不得什么呢?关乎这些,往后本公子少不得还要向织瑶请教呢。”

  他说的是实话,在月前,他与子玉、子敬二人交流,虽重点了解了此世不少事情,但细细说来,很多事情也是泛泛,织瑶所通诸般,于他而言,却是极有用。

  “另外,来日至淮上,到时候,还须劳烦织瑶,为我培养一些歌姬舞姬,不然本公子府上,连一场像样的宴会都举办不起,到时候还为诸君子笑。”

  听着他的话语,织瑶脸上的惴惴不安消失,心中之欢喜,跃然于脸上,呈现出另一种动人。

  “公子所托,织瑶竭尽全力,也为公子完成。”

  “嗯。”王越微微点头:“好了,夜深了,织瑶你便回房休息去吧。”

  “公子您难道不要织瑶侍寝吗?”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王越笑道:“不用。”

  少女听着,忽的泫然欲泣:“公子,可是嫌弃织瑶蒲柳之姿?”

  王越看着她,微微低下头去,轻轻舔食她的眼角,而后向下,唇齿相交,舌关暗度,织瑶娇躯急剧颤颤,喉中嗯咛有声,这一刻,什么高兴、害怕、羞涩的情绪都消失了,化作一股从未有过的感情,她再也想不起其他,浑然了忘却一切,软瘫在他怀中,尽情享受着这美好。

  她紧紧拥着王越,好像拥抱着世上最珍贵的事物,唯恐它是虚幻的,或一个松手,就叫它跑了,再也找不着,两人便这般吻着,及至她无法呼吸,这才停下、分开。

  王越柔和的声音,说:“处~子~破~瓜,可是疼痛的紧,接连几日都难免不良于行,明日又要坐车,路上颠簸,织瑶就是疼上加疼呢,许多天都难好。”

  “等到了淮上,到了公子的庄园,织瑶便入公子房来如何?行了,你便去睡吧。”

  “织瑶谢公子怜惜。”

  少女无限感动的说着,眼泪忍不住留下来:“公子,能遇到你,织瑶是世上最幸福之人呢。”

  说着,便带着无限感动与欣喜,欢快的往外边通房去了。

  王越看着她的背影,神思回跃至仿似无限久远的过去,那时候他经过多少风流,可是身周的女人,恐怕没一个是真心对他的吧,不是图财就是图他之力与势。

  浑不似这位美人,仅因他三言两语,叫她体会到不曾有过的关心,就是如此感动而动心动情,或许已是爱上他了,这样的感觉,却是少有的动人体验呢,值得他稍稍品味,但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抬头透过窗户,看向那无限高空,那亿万年沧海桑田依然如是犹如不朽的星空,那才是真正值得他追求的东西啊,其他都不过旁枝末节,路边风景,是不足以叫他驻足的。

  徐徐收回目光,他往里面榻上坐下,摆开了个姿势,呼吸、吐纳转化出的气力在全身周流不息。

  这条修行路,还正漫长,看不到边际呢。

  房间之外,通房内,织瑶躺在榻上,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好,想着王越的谦谦君子形象,想着他的英姿不凡,想着他对她不是看重身体肉~欲,而是对她才能的欣赏,想着之前在怀抱里那无限的安全感,无尽的甜蜜与幸福,想着他的关爱与怜惜,只觉世上事情,最好莫过于此。

  只是再一想,王越乃是公室公子,未来在其身边的女子,比她身份更高贵,比她更美丽的都不知会有多少,又有些郁郁,但这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能安慰自己,公子喜欢的是她的才,而不是她的声色。

  她想起母亲还在时对她说过的话,以色侍人,色衰则爱驰,公子爱她的才,或许只要在才之一道更加努力,还要能够帮得到公子,这样……

  就在这无比复杂的心绪中,织瑶徐徐入梦,隐隐母亲还在时,时常唱的诗歌在她梦中回响着。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

  桑树叶子还未落的时候,缀满着枝头绿色萋萋。

  嘘嘘那些斑鸠儿啊,千万别把桑葚吃嘴里,桑葚吃多了会醉。

  年轻的少女们啊呀,不要在与男子的爱情里沉湎。

  男人若是爱上你,要丢便丢太容易了。

  女人若是恋上男子,那就解脱不了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