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十四章 隐患

第十四章 隐患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774更新时间:2016-04-17 11:15:01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清晨,用过朝食之后,尹阴城邑外宽广的原野上,一行车队,已经在道路上排好了队列,正准备远行。

  燕燕的歌声,再次响起,但这回唱歌的,不是歌姬,而是尹阴小君子。

  歌声中,王越站在八辆车前,一辆驷马战车,其余皆是二马之车,前者是兵车,后者用于运送行礼以及一些辎重,在其周围,则是近两戎武卒,各持兵刃,在一旁静厚。

  这就是尹阴大夫送与王越的兵车了,王越大略扫了一眼,暗自点头,这些人虽不是什么精锐力量,却也不是随便喊了个农夫拿起长矛充数的武卒。

  “蛇大,你观之如何?”虽然已经有了判定,但他还是问询了蛇大。

  蛇大与其他几位蛇纹武士不同,他过去出生行伍,还是精锐的执剑之士,管人最多时,还担任过一位不擅带兵武士老爷的副手,协助其管理过一个连,也就是四个小戎两百人,并且参加过数场申国与蔡国的一场边鄙小战,算是周围人群中难得的知兵之人。

  王越也暂时将这百人统领和训练之权交由他,以便在一旁也亲身观摩了解此世兵学实际情况。

  “都是老行伍,公子,并且时常有着训练,虽不频繁,却也叫他们有别于农兵。”

  “也就是说,他们是真正的武卒。

  能够再次掌兵,而且是以武士身份,蛇大显然很高兴。

  王越又看向蛇二等人,这些人过往也就蛇四是武士之子,年少时有过半个人上人的经历,如今他们身为武士,各自要管二十人,竟有些惴惴,便对蛇大说话。

  “你多教教蛇二他们,和他们一同,尽快将这百余武卒掌控,还须在行进中操练,练习配合,形成战力,这一路上可不太平。”

  “另外,你们还须各自都有副手,以便在本公子需要你们战力脱离队伍时,这些武卒还能正常作战。”

  “诺!”蛇大应诺而去,接着便去招呼蛇二等人,教他们些基础的行伍知识。

  招呼完蛇大接掌了这一乘兵车武卒,稍后,尹阴大夫又过来,身后还跟着士光,此去一别,却不知何年月才可再见,甚或是永别,他们也就趁此机会叙叙话。

  在往日里,尹阴大夫虽然甚是爱这幼子,但多有顾忌,此时离别,就彻底放开了,哭的是老泪纵横,士光也没有压抑情绪,但不管如何,离别终将到来。

  最后,尹阴大夫又细细交代了他几句,诸如要好好学,又有类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话语,这才将士光送至王越身边,然后又叫侍者捧着一物上前来。

  “蛇余公子,昨夜你将亲身配剑,赠予了我儿,我这里有一柄剑,虽不是天下名剑,却也是大师之作,您若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

  “那便多谢大夫了。”王越没有推辞,接过长剑一看,却没尹阴大夫说的那么简单,此剑并不比记忆中渚氏小君子那剑来的差。

  当下配在身上,便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大夫可还有何话要交代的,若无的话,我们这便要起行了。”

  “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是这些,剩下的路,全靠他自己走了。”

  尹阴大夫感叹的说着,王越微微点头,然后,两人对行一礼,互道一声珍重,车队和人马就准备开始起行,不远处,吕里小君子带来的五乘兵车及随行人员和尹阴君女的随嫁车队,已经开始陆续上路,此外,准备与他们一齐南行的商旅们,已经早早等候,只等着他们行在前路,而后随行了。

  这一路,浩浩荡荡,人员竟有千三四百人。

  车队徐徐起行,王越却没坐车,而是带着士光单独走向吕里小君子车队。

  “蛇余公子。”

  才至车队附近,就有位武士迎上前来,他显然昨夜也在吕里小君子身旁,看到王越,十分恭敬。

  “我与吕里小君子有事相商,你去通报一声。”

  “哈哈,我家小君子说了,蛇余公子来访,无须通报,您尽管随小人来。”

  “那便多谢。”

  接着,王越与士光两人就在武士接引下,往车队中心处去。

  行路时,王越对士光道:“少说,多看,有什么疑惑,都记起来,晚上再来向我请教,你的父亲希望你能有个好前程,未师也希望,在来日里士光你能够成才,可以成为为师的左膀右臂。”

  士光恭敬点头:“士光明白。”

  王越便再不与他说话,不久就到得吕里小君子车架前。

  “竟是蛇余公子,横吾,快快停车,叫蛇余公子上车。”眼见王越到来,吕里小君子十分高兴,连呼停车,王越往车上看去,申到竟在他车上。

  “申兄。”王越微微一礼,随即上到吕里小君子车架上。

  申到也作回礼,吕里小君子随即就问:“不知蛇余公子专程来找吕里青可有何要事?”

  王越笑了笑,道:“难道无事便不能来访友,交流学问,增长见识?”

  “倒是申兄,却缘何在小君子车上?”

  “当然可以,像蛇余公子这等天下英才,我最爱结交了,申兄昨日不是因为蛇余公子自罚流放了么?我就与他说,与其随便去个什么地方,不如到我景国看看,正好也叫我可以尽一尽地主之谊啊。”

  “而且申兄的学识,我是极敬佩的,一路上,正好也可以请教。”

  “这下再有蛇余公子加入,本来无趣的一路,就更是好走了。”

  王越听着却笑,说:“这一路可不会无趣呢,小君子难道忘记了黑胡么?”

  听王越说起黑胡,吕里小君子脸上变得凝重:“是啊,还有黑胡,真不知道,这黑胡究竟是何等人物,手下竟有巢有那等壮士效力,他可能比巢有还更加厉害。”

  “却不知蛇余公子有何高见?”

  王越道:“我此来,正是为了黑胡一事,昨日我想了一夜,想那巢有竟混入了尹阴大夫府中,其可不仅仅是来行窃那般简单,而是探我们的虚实。”

  “此刻,我们可都被黑胡盯上了,这南下之路,其必定会在哪里袭击我们。”

  “蛇余公子请继续说,吕里悉听高见。”

  王越却看了看车队后面:“昨日那巢有那般胆大包天,除了其艺高人胆大之外,当不是孤身一人来尹阴,其必定还有同伙。”

  “这群人便是专门暗中盯着我们这一行者,甚至他们就可能隐藏在与我们同行的商旅之中,而若不在其中,则必定跟在我们之后,我来寻小君子,是想一齐联起手来,将此隐患除去。”

  吕里小君子却皱眉道:“昨日那巢有壮士可是说会有后报于我……”

  王越当即打断他:“巢有是巢有,黑胡是黑胡,小君子切不可将两者等为一谈,更何况,即便是那巢有,其本就是贼人,怎可尽信之。”

  “公子说的不错。”吕里小君子点头,又问:“蛇余公子想如何个联合法?又有何方略?”

  王越略微想了番,说:“能派来盯我们的人,既有巢有那等厉害人物,其随行者也不是一般人。”

  “我们队伍后这些客商之流,能以重金聘一武士已是难得,若其没有聘请武士,其中却隐藏了武士者,或者一个小商队有多名武士,则多半就是贼寇,即便不是贼寇,也是其他隐患,应当找出来。”

  “我想请小君子调集一批才能各异的武士,以及一批精锐射手,与我家六位家将一同,组成一个专门的队伍,去除此隐患。”

  最后王越又道:“小君子,天下间,没有哪个武士,能在我蛇余王越这双眼睛下隐藏的。”

  吕里小君子稍微一思,便点头:“好,蛇余公子之能,我是极佩服的,就如公子所言,我这就传令,召集武士和射手,接下来,对付黑胡贼寇,就麻烦公子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