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章 破绽

第二十章 破绽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654更新时间:2016-04-20 11:15:01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小君子先不必自责。”这时,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王越终于说话了,他脸上半点没有小君子与申到的震撼,只是冷声道:“义不义,且不急于下定论。”

  “蛇余公子?”小君子疑惑道:“此等行为,如此壮烈,难道还不义吗?”

  木恩则是冷笑:“怎么?这位大人也想来羞辱我吗?”

  王越摇了摇头:“我不是羞辱你,而是我觉得,你真的如自己所言,对不住这群甘愿为你而死的兄弟。”

  “什么?”申到惊讶道,刚才,受六人齐赴死的壮烈所撼,他已经怀疑自己,更有自责与不安。

  “申兄,我不知你所学法家具体如何,但以我看来,你还缺了一样很关键的东西。”

  “还请蛇余公子不吝指点。”

  小君子也将目光看向王越:“蛇余公子,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王越肯定道:“不错。”

  又与申到说:“申兄你所缺者,是一双明察秋毫的眼,是查纠发现违法者是否违法、怎样违法的诸般手段,你看这位叫木恩的武士,看他是如此义气深重。”

  “你可知道他真正面目究竟是何等样为何吗?”

  “申到静听公子高论。”

  王越继续说:“刚才我也为之感叹,只是感叹黑胡何许魅力,竟能叫此等壮士,能为之舍命过来赚我。”

  “大人。”木恩大喝道。

  “此地没有你说话的份。”王越冷声打断:“你现在更应该好好看看这些为你而死的人。”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就能骗过所有人吗?”

  “刚才,虽在极远处,但我可是看的很清楚,那位黑胡的武士在临走前看似全力劈了你一剑,但我绝对可以保证,那一剑没有用实,而是收了力。”

  “这一点,只要小君子麾下经验稍稍丰富些的武士仔细验看你的伤口就可知道。”

  “横吾。”小君子一听,立刻吩咐横吾。

  “唯。”武士横吾应唯,随即靠近木恩,冷声道:“这位武士,请给我看看你的伤口如何?”

  “哈哈哈……”

  木恩大笑着,再不说话,只是脸上一阵青紫,然后就无声无息倒下。

  横吾过去一看,回头道:“小君子,他以气内爆自身,自我了断了。”

  “他的伤口呢?”

  横吾又仔细验看,稍后道:“小君子,确如蛇余公子所言,之前那位黑胡武士对他留了手,否则,以那人剑势,这一剑本该将他胸口彻底破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是开了个不大不小的伤口。”

  小君子看向地上早已死去多时的六人:“这么说,他果是欺骗了这六位义士。”

  然后又道:“但是,他也为黑胡效了死。”

  “唉!”小君子显然从未受今日这般冲击,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唯有一声叹息。

  但叹息过后,他又愤怒了。

  “黑胡,何德何能,叫这些义士为他而死,死的毫无价值,而且,他又有何必要行此等事?”

  “以其实力,据说有数千之众,又是在暗处,可以偷袭……”

  “小君子,黑胡的实力没想象中的那般强大。”申到道:“其实这位木恩武士刚才就说了,黑胡盗除了本身实力外,更多的还会裹挟大量没什么战斗力的国野之民,这既是人质羁绊,战时也可以为前驱。”

  “黑胡盗所谓的数千人,去除了这部分就不多了。”

  “并且,他们是盗,并非是正规军队,可能长于野战乱战,但在阵战与我们相比定然处于弱势,如今我们早知他会对我们动手,小心谨慎之下,他就失了偷袭之利,到时候正面交战,即便他实力比我们还强,可是打完之后,黑胡盗也必定实力大损。”

  “此等结果,无疑不是他想要的。”

  申到又看了王越一眼:“蛇余公子说黑胡想赚他,以我想来,也确实是如此。”

  “哦?黑胡想赚蛇余公子?”

  “不错,此次我们与黑胡的较量,第一场是在尹阴大夫府中,巢有偷窃玉壁不小心被发现,由此引发围攻,他本是可逃逸,却为蛇余公子所伤。”

  “这场较量,黑胡的人暴露了自身存在,一位好手还受了重伤。”

  “第二场,就是出了尹阴邑的那日,蛇余公子由巢有的存在,推知出黑胡必有高手盯着我们,然后一番动作,却不想将黑胡本人找了出来,并且杀死了他六位随身武士,还将他重伤。”

  “经此两场较量,黑胡的实力大损,同时也发现我们实力极强,不好对付,这就越发逼的他不得不出奇谋来应对,于是就有了今日他的人与木恩在我们面前演的这场戏。”

  小君子略有所悟,但还有疑问:“那黑胡凭这木恩,到底是想如何赚蛇余公子呢?”

  申到道:“蛇余公子与多数人有处大不同,那就是他从不被动,或者少有被动之时,他对任何事情,似乎都是无比积极主动的去应对。”

  “在与黑胡的较量中,他也是如此,可谓是进攻性极强。”

  “所以今日,黑胡就是主动露出了一个所谓的破绽。”

  “哈哈,我明白了。”小君子大笑:“刚才木恩说他知道黑胡的情况,愿意为我们带路,黑胡定然以为蛇余公子会抓住此破绽,主动带武士去攻他,而木恩若是带路,也必是要将蛇余公子带入死地?”

  笑罢又叹:“只是想不到,黑胡眼中竟只有蛇余公子一人是威胁,我们两个全然不被他放在眼中啊。”

  “若我是黑胡,也会是如此认为啊。”申到看向王越:“若无蛇余公子,以那日黑胡展露出来的实力,仅仅是个人实力,就能够对我们造成威胁了。”

  小君子点头,问:“那我们现在又该如何行事?”

  “当然是以不变应万变。”申到肯定的说着。

  “接下来几日,我们只须小心谨慎,不叫其偷袭,则黑胡拿我们就无法。”

  “蛇余公子?你觉得呢?”

  小君子又问王越,申到虽然智慧也不差,但是在黑胡一事上,王越无疑比他更有发言权。

  “黑胡既然这么好心的主动暴露自身弱点,本公子怎能放过,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攻了。”

  “攻?怎么攻?”小君子满是疑惑的说着,又笑道:“黑胡派木恩过来不是来赚公子你的吗?如今木恩已死,黑胡给公子安排的破绽,都无人带路了。”

  王越摇了摇头:“我说的弱点,却不是他派木恩给我安排的所谓破绽。”

  “那是什么?”申到也是好奇,与小君子齐声。

  “我说的破绽,是刚才围攻木恩的那一行人。”王越笑道:“有此百人为我们带路,我们何愁找不到黑胡的巢穴所在?接下来,本公子要做的,就是准备一番手段,再携众武士,寻个好时机,给黑胡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消灭黑胡自是不能,但也要叫他实力再损,无力与我们为敌。”

  “可是那群人已经跑远了啊?”

  “小君子,我刚才既能在那么远的距离,观察到黑胡武士对木恩留了手,又岂能对这百余人行进的踪迹错漏一处,再说,我蛇余公室还有些秘法呢。”

  小君子眼前一亮,却又是一叹,还夹带着懊恼:“蛇余公子,你真是我所见所闻中最为足智多谋者,你缘何是蛇余公室呢,若是普通武士,我定不惜一切代价招揽公子。”

  一旁申到笑了起来,道:“公子之才,以申到看来,却是足兴一邦,也不知公子最终会为哪国效力。”

  王越却说:“来日若有可能,本公子执政一邦,申兄可愿来助我?”

  这似是玩笑话,但申到听后正色:“那就要看公子所执是大邦小邦了,若是小邦,申到是不会去的,另外也须看什么时候,至少五年内,申到之才还远不足以担当一邦一国之政。”

  “起码再有十年吧,或许那时……”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