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归

第二十六章 归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3324更新时间:2016-04-23 11:15:01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初夏已初显威力的阳光,斜照在申国南部边鄙的土地上。

  南鄙镇一旁的营寨,吕里小君子与申到、士光以及几位武士,站在望楼上,不住往南边看,此刻,他的心正如被日光炙烤了一天的大地一样,无比的焦躁。

  王越携众位武士去袭黑胡已一人有余,原本计划是晚上就会回,可是晚上只回来个士光,传了第二天中午回的消息外就再无任何音信。

  此事本就令人担心,等到今天中午,他们未如约定时间归来,吕里小君子就不仅仅是担心了,他甚至怀疑,王越等人已死在黑胡手中,而若真是那样,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小公子,南边道路扬起好大尘土,有大队人马在朝我们接近。”旁边一位武士忽然惊声道。

  小君子连忙往南边看去,只见果如武士所言,尘土漫天。

  他心下一惊,只道自己猜测成了事实,王越等人尽为黑胡所灭,如今黑胡见他实力大损,索性连偷袭都不用,直接攻过来了。

  “不好,快快通知众武士,传令所有武卒,准备应对黑胡的进攻。”

  他急忙吩咐,叫武士传令,引起营寨内一阵混乱。

  其后,造成尘土漫天的人马,渐渐自道路旁的土丘后转过来。

  “嘶!”一位武士吸了口气,无比紧张道:“早就知道黑胡纵横北方诸国,各国都无法奈何,本以为他靠的是昔日起事的核心老兄弟,想不到今日一见,他竟连普通盗匪喽啰都训的犹若精锐了。”

  吕里小君子也随他之言看去,只见山丘后,一支军容齐整的队伍正从山丘后,如一条长蛇源源不断转过来,望之仿佛无有穷尽。

  “这下,麻烦大了。”

  倒是申到,面上还颇镇静,指着队前一个人影,道:“那位武士好像小君子的随身武士横吾?”

  “横吾?”小君子看向队前,虽还看不清面貌,却见一位武士与横吾无论身高穿着都是一模一样。

  “难道是黑胡盗杀了横吾,抢夺了他身上甲具和武器?”

  “小君子,那就是横吾啊。”

  申到的视力,显然比小君子好的多,认出了那位武士就是横吾。

  “横吾,他是横吾?那他后面的人是什么人?”

  “小君子,蛇余公子好像也在队前。”申到对他说:“他的身旁,那六位蛇纹武士也在。”

  “快看,是横吾,是横吾。”一位与横吾极熟的武士叫喊道:“横吾脱离大队人马过来了。”

  人影接近,小君子也看出来,来人果是横吾。

  “横吾,拜见小君子。”

  到达营寨外,横吾当即与吕里小君子一礼。

  “横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待横吾起身讲话,吕里小君子急声朝他发问:“你们后面的人马是什么人?”

  横吾起身,无比兴奋道:“小君子,横吾先行,特来与小君子报喜。”

  “我们在蛇余公子带领下,连夜偷袭黑胡,大获全胜,这后面的人马,全是蛇余公子在黑胡败逃后,收编残余黑胡盗而成的民兵。”

  “什么?”

  “怎么可能?”

  吕里小君子还有周围的武士,面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区区十七人将人数多达数千人、纵横北方诸国多年的黑胡打败,还收编了这么多黑胡盗,这怎么可能?你们仅仅只有十七人啊。”

  申到更是喃喃:“史诗中的传奇故事,也不过如此。”

  “小君子,这是真的,小人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难以置信,感觉这一切好像梦幻一般。”

  “快看,蛇余公子也已来了。”

  王越一队人马,行进速度颇快,等到横吾与小君子谈得几句,就已接近营寨。

  只见他居于队首,身周是蛇纹六武士和吕里其他武士,众心捧月的将他环绕在中心,后方又有千余武装民兵随行,卷起万般气象。

  顾盼之间,英姿勃发,说不出的意气,原本身上就隐隐的威仪,此刻越发沉凝,就是吕里小君子、申到,远远望之都不觉本能要低下一头。

  时隔两月,王越已再不是昔日那个奴隶阿木,又或是才出渚地的那位游历武士了。

  行至寨前,他远远朝小君子一礼。

  “小君子,王越不负所托,击败黑胡,将所有武士一个不落全带回来了。”

  “果然是蛇余公子啊。”吕里小君子小声的说着,声音带着感叹,又无比欣喜的与旁边武士命令:“快,快,快开营门,本君子要为蛇余公子以及诸武士庆功。”

  “小君子。”旁边武士还有些犹豫:“蛇余公子身后的人马,可都是由盗收编而来啊。”

  “小君子无须担忧,黑胡盗已尽为本公子所收编。”远远的,王越似乎听到了武士的担忧,大手一挥,指着旁边,道:“原有营寨,安置不了他们,我早已传令下去,叫他们到来后就在旁边安一新营。”

  王越到来,他身后的人马也陆续到达,开始卸下身上物资,勘查周围地形,果然就地安营扎寨起来,他们被黑胡裹挟,此类事情做的最多,竟是无比熟练。

  “蛇大、蛇四,你们且招呼他们就地安营,我去与小君子一叙,另外,传令所有民士,再由他们通报武装民兵,安营之后,本公子当放开物资供应,与所有人举办一场新生宴,庆祝他们获得新生。”

  “诺!”

  蛇大、蛇四应诺而去,很快将王越的消息传达,不一会,就引得所有武装民兵们齐声欢呼,无疑,他们的新主人可比昔日黑胡大方多了。

  王越顾盼之间,就带着吕里武士们,一齐入了营寨。

  “蛇余公子,快与我说说,你们是如何击败黑胡,还能将这名多黑胡盗收编?”

  他才一入营,吕里小君子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

  “小君子。”王越微微一礼,面上毫无自得,只道:“具体过程,小君子还是问您的武士吧,我这边才初初收编了黑胡盗,还需继续安其心,以免生出变乱,倒是有千头万绪还等着去处理。”

  “我此来,却是只为一事。”他自怀中递出一张羊皮,交到吕里小君子手中。

  “这是什么?”吕里小君子接过羊皮,竟似是一份礼单,上面写着大笔金银钱财之类,以及足够近千人之用的兵器、装备和一些物资,其数目之大,饶是他都吃了一惊。

  “小君子,这是击败黑胡后所得的战利品。”王越解释道,指了指一旁正在安的新营:“稍后,等下方新营安好,小君子就可命人前来交割。”

  “这怎么使得。”听得是战利品,又看财物和物资如此之多,小君子连连推拒:“若无蛇余公子,我还在为应付黑胡发愁呢,哪能击败黑胡,还得这么多缴获。”

  王越笑道:“小君子切莫推拒,若无吕里家的武士用命,蛇余王越看到黑胡跑都来不及,又何能击败黑胡,还收编如许多的青壮?”

  “这是小君子所应得,其中部分,更是吕里家武士用命应得的,而且小君子之前赠我庄园,我也是受之有愧啊,若是小君子不收,那我便将其均分,尽数赏赐给小君子麾下那些用命的武士了。”

  “这。”小君子犹豫道:“这还是太多了,就这样吧,我收下一半,都用作武士们赏功之用。”

  又诚恳的与王越说:“蛇余公子,这是公子之功,吕里受之有愧啊。”

  “那就这样吧。”王越点头:“小君子就收下一半,再不要推辞了。”

  与小君子一番交涉后,接下来王越就到营中,将尹阴大夫赠他的那一乘兵车全部人马,都带了出来,去往新营,之前十七位武士携败黑胡破营之威,收编黑胡盗,到底还是单薄了些,而此时大批正规军出现,新入得他麾下的武装民兵又是一肃,。

  随着夜幕降临,武装民兵的营寨安好,两处营地宴会虽还在筹备,但欢庆气氛渐起。

  这时,一队百余人的车队,自尹阴北来,在夜色下,徐徐到达南鄙镇。

  南鄙镇是申南小镇邑,加上周围十里八乡,人口也不足千户,车队中人,见得镇邑外所安下足有两千多人的营寨,顿时微微一惊。

  “竹玉,你去打听,前方营寨是何人,有何喜庆事发生。”

  说话的是车上一个中年男子,看他举手抬足的习惯,就不是普通寻常士吏之属,身上更穿着一国公卿以上乃至国君才可穿戴的紫衣,但与公卿或国君出行随便就是千、万人同行,他的车架又未免有些寒酸。

  “诺!”车上武士应诺而去,稍后即回,脸上还带着惊讶与不可置信。

  “大人,前方是景国吕里小君子来尹阴的迎亲的车队。”

  “另一处,是蛇余公子所设营寨,听那守营武卒说,昨日蛇余公子携家将和吕里武士十七人,夜袭了黑胡盗的营,大破黑胡,还收编了上千黑胡盗,旁边蛇余公子所设营寨就是黑胡盗改编而来的武装民兵所立,此刻两方营寨的宴会,似乎就是为此事。”

  “原来是吕里家的小君子,吕里也是景国实力不弱的大夫之家,但蛇余公子,此前却是未曾听说,蛇余国不是在数百年前就被灭了吗?其公室竟还有直裔?”紫衣中年人心头疑惑。

  待到听得蛇余公子大破黑胡,他的脸上也是一震,道:“竹玉,那黑胡可是横行北方数年的黑胡盗?”

  “大人,应当就是那黑胡,前一阵子,黑胡在陈国边境为昭氏击败,逃往邺国,又一路横穿邺国,听路上传闻,似乎就在申景之交的边鄙。”

  “竟真的是那黑胡?”紫衣中年人喃喃道:“如此说来,这蛇余公子,不愧是公室之后,倒真是少年英睿,十七武士破黑胡,其行几可与陈国荀氏子相提并论了。”

  “只可惜,我大成之势日衰,令仅能出东邑,此等人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