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八章 南仲

第二十八章 南仲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2572更新时间:2016-04-24 10:15:01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南鄙镇外,一行百余人的车队停在镇门前。

  车队的主人,一位穿着紫衣的中年人,正满皱着眉头,更强压着怒火,车队前武士竹玉正与镇邑值守武卒交涉,一开始还是正常交涉,却不想到后来,还争论对骂起来。

  个中乡间不堪言语,句句从武卒口中吐出,竟将武士竹玉压的连口都还不了。

  “唉!”他有心发作,但若是去向尹阴大夫告这南鄙镇邑值守武卒一状,叫其知成室卿士,竟为一普通武卒拦住,将事情传出去,岂不是为人笑,叫成室都要因他蒙羞。

  如此竟发作不出来,只能忍着,最后在心底化为一声叹息。

  “国势艰难,外事难为啊。”

  这时再想着不远处吕里小君子接亲随便就是兵车五乘随行,蛇余公子不过是亡国公子,也是千人营盘阵仗,之前路过时,竟还有丝竹雅乐奏起了小雅,显然是随身还有乐师歌姬随行,又想想自己,堂堂成室外事春官次卿,持天子之旌节出使淮上,竟连一乘兵车都才勉强凑齐,心中就更是郁郁了。

  心中正郁郁不快间,有武卒来报:“大人,车队不远处有位武士递过来一张名帖。”

  “武士,名帖?”借着月色,他看向不远处,正对上几位武士武卒众星捧月般环绕下、一位英姿威仪不凡的少年公子看过来的目光,但仅是稍一碰触,他就忍不住避开了。

  那少年公子的目光,乍看并不凌厉,甚至有几分温和,但不自然间,善于观人的他就从中读出了一种与天地间高山流云汇成的无匹锋锐,感受到其中自然显出的一股磅礴气势。

  好一位不凡的少年,紫衣中年人暗赞,无须看名帖,他就知来人是谁了。

  接过名帖一看,果然是烫金名帖,名帖上还有着蛇余二字,下方则是名帖主人之名王越,在看到衔尾蛇家纹时,他眉头微皱,但随即似是想通了什么也就释然。

  “速速有请。”

  稍后,王越就自远处行来,他知此时成室暗弱,但毕竟还是天下正朔,心下又有计较,及至车前,就与他躬身大礼,将头深深低下。

  “想不到在此等边鄙之处,竟能遇到如此高贵的大人,蛇余王越有礼了。

  已经快习惯被人慢怠的紫衣中年人心中微微一惊,自深处升起一种久违的喜悦,不由对眼前少年满是好感,连忙朝前两步,将他扶起,道:“我不过是天子所封的次卿之士,怎能当公子如此大礼。”

  “大人持天子旌节,等同天子亲至,乃是天使,如何当不得?”

  王越顺势起身,温和笑着,又看了看前方镇邑大门处:“边鄙粗野武卒,不识威严,却是有些怠慢,大人旅途劳顿,只要不嫌我麾下武卒粗鄙不堪,不如到我营中夜营如何?”

  接着看了看左右,又道:“大人和贵属下想必还未用过晚食吧,正好我营中宴饮有酒有肉还有歌舞。”

  “这。”紫衣中年人微微迟疑,却见王越已令武士招呼他麾下武卒,将兵车往他营寨中开了,见王越如此盛情之下,并非客套作伪,难却之下,他招呼竹玉再不要与镇邑武卒争执,一齐随王越入了营。

  “公子,您不是要去吕里小君子那吗?”蛇四在一旁提醒,正好叫紫衣中年人听及。

  却听王越道:“吕里小君子那,容后再去也是无妨,这位大人却不可慢怠。”

  又问:“还不知大人之名呢。”

  “蛇余公子之盛情,真叫人受宠若惊啊。”紫衣中年人感叹道,又听王越问起,连声道:“我是当今天子次卿士、外事春官南仲礼文。”

  王越听之暗暗点头,所谓春官乃是成室所设六官之一,也就是礼官。

  此官掌管礼制、祭祀、历法诸事,礼官又分内事与外事,内事负责成室国内,外事则应对国外天下列国诸侯,用现代语来讲,这位紫衣中年人是一位外交官。

  卿一级就是部一级,次卿就是为副,所以他仅是外事官,而非主管内外诸事的大司礼,理解而论,他的级别是成室的外交部副部长,可称得上大官,当然这得是成室鼎盛之时。

  待听到他叫南仲礼文,王越又想起大雅中有一篇描述成天子率诸侯伐西方妖戎的得胜乐《出车》,内里就有南仲氏先人的描述,他面上就正色肃然了。

  “原来大人竟是昔日持成天子之命,调率天下诸侯西却妖戎千里的南仲子之后。”

  闻王越竟知自家先祖,南仲礼文脸上更是高兴,只是种种感慨更多,此中感受实不足为外人道。

  就这样,王越引着南仲礼文入营,而后又上得高台,以上宾之礼接待,一番安顿好之后,才作告退,复往吕里小君子营寨去。

  他离开后,南仲礼文在高台上享用食物酒水,欣赏歌舞丝竹,又往下看周围民兵。

  时常出使列国,南仲礼文见多识广,眼力极佳,立时就认出下方武卒并非国师,也非地方大夫领中军师,看他们的形象,以及在地上打出地窝子以为营棚,就知是盗匪之类。

  于是心下暗惊,与旁人问:“这位武士,我听闻昨日贵公子率武士计十七人,大破黑胡,收编了其麾下黑胡盗,难道下方武卒,都是贵公子所收编的黑胡盗?”

  “那是自然。”蛇大面上自得,于有荣焉:“下方都是昔日的黑胡盗,如今我家公子的民兵。”

  南仲礼文大惊失色,他之前之惊,是有感好似入了贼窝,此时之惊,却惊的是之前与王越一同入营时候,路过一旁左右民兵,无不对王越满怀敬意,还不时欢呼,其士气军容也不下常备武卒精锐。

  这如何可能呢?这些所谓民兵本是黑胡盗,蛇余公子袭黑胡,恐怕所造杀戮不少,其中难道就没有他们的亲人?而且盗匪脱了礼法约束,不是常民出了名的难治啊。

  蛇余公子究竟是何德何能,竟能将这群盗匪一日之间就收服至斯?

  “蛇余公子,蛇余公子!”

  这时,吕里小君子营寨中,又传出吕里武士、武卒们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王越才入营中,吕里小君子面上就是苦笑,又无奈道:“蛇余公子,今夜之风头可被你一人抢尽了。”

  “今夜蛇余公子又何须抢?”申到指着营中武士、武卒:“小君子,且看那些武卒面上神情?”

  小君子顺着申到所指一看,所见武卒,看向王越尽是崇拜的目光,面上无不是只恨不能与之一齐去夜袭黑胡、一副心驰神往的模样。

  那些武士,正听着满是兴奋与自得的横吾与诸武士说起夜袭事,又与普通武卒又有何两样?

  申到说的对,今夜王越又何须抢什么风头?

  他只得叹息一声:“只恨无有蛇余公子之智计勇武啊。”

  随即就道:“既是今夜庆功宴的主人蛇余公子已至,还等什么呢?”

  在王越到来后,小君子的庆功宴也作开始,主角无疑是王越与横吾等吕里武士。

  而至赏功环节,小君子将王越交割出的部分财物物资,尽数分给参与武士,更将宴会推向了高峰。

  横吾等吕里武士,早就想过会有赏功,却不想王越与吕里小君子,竟能如此大方,所拿出来的财物、和物资数量,竟远超他们想象,所有其他武士、武卒见之,都是无比眼热。

  此役,他们随王越夜袭一行,当真说得上是名利双收了。

  正待宴会达至高~潮,却忽有一位武士来报。

  “小君子,营寨外,有一自称巢有的武士,声称有重要事,须面见小君子。”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