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五章 地祭

第三十五章 地祭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3295更新时间:2016-04-28 00:01:01
  新书不易,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蔡国技击营,尹阴驻点,一处山洞内。

  一位老者在山洞深处一方小厅,不时来回走动,他看起来好像在为什么烦心。

  “易大人,您可是遇上什么麻烦事?自刚才不久后,就有些坐立不安?”旁边随身武士问道。

  “应该是为那位蛇余公子吧。”另一位武士肯定的说:“昨日上午,巢有将黑胡覆灭的消息带过来,再又汇合了多方面的信息,细细分析,这位蛇余公子之厉害,实是叫人心惊啊。”

  “关键是他还和吕里小君子在一起,有他在,我们申南之谋中关乎淮上的部分,恐怕很难成功。”

  “我们不是派了巢有过去吗?”

  “巢有?无论是武力还是智略,恐怕都不是蛇余公子的对手啊。”这个武士叹息道:“不止是他,我们中任何一人都不是,除非易大人亲自去淮上坐镇。”

  “还有个办法。”之前说话的武士道。

  “什么办法?”

  武士眼中寒光一闪,冷笑道:“这样的大变数,还是不要叫他能活着去往淮上的好,我们应当将他在去往淮上的路上就做掉。”

  “但是?”旁边的武士犹豫着:“这蛇余公子的武力可不差啊,哪怕是黑胡,随身还带着六位武士,在他手中都没讨的了好。”

  提议清除的武士点点头:“还是得易大人亲自出手才行啊。”

  “唉!”他们口中的易大人,忽然停下了走动,莫名的叹了口气。

  “易大人?”两位武士疑惑的看着。

  老者叹了口气后,终于说话,道:“不知为何,老夫的心刚才忽然少了点什么,好像是哪个亲人去世一般,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是被什么厉害的东西盯上了。”

  “你们几个出去,安排武士和武卒出去警戒。”

  “大人,这还是白天。”武士迟疑着的说:“白天有大人那只鹰,有谁能偷偷靠近我们,若是有人,早在十里外,大人的鹰就回来报警了。”

  “鹰?”易先生浑身陡然一震,面上瞬间变得一片苍白。

  “大人,您怎么了?”

  易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强自了平复心中涌上来的情绪,果断对两人命令道:“立刻吩咐警戒,然后随老夫出去看看,看老夫的鹰是否还在上空。”

  他话音未落,不知为何,浑身忽然就感觉一种不舒服。

  “怎么回事?”

  再看两位武士,也是如此,但是情况远比他还要严重,两人摇摇晃晃,好像喝醉了酒,连站都站不稳,脸上表情无比沮丧、难看。

  “呕。”其中一位武士一个忍不住,就张开了嘴大口呕吐起来,另外一位武士好像被传染,一并大口呕吐,稀里哗啦的的吐出一大团白色、黑的、黄色伴随着液体,三两下差点没将昨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他们胃里的东西,实在是不多,尽吐出来后,呕吐也没能止住,只变成了干呕。

  易先生的情况,比他们好上一点。

  他修为更高,驾驭着体内的气,种种不适不快带来的症状,都被他强行压制住了,但那种头晕和恶心感,总是挥之不去,原本就有些空落的心情,更在此时不断放大着,叫他连正常思考都有些困难。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面上满是疑惑,脑中闪过一个个可能。

  “大人,呕。”

  隔壁山洞的一位武士,强行挣扎着冲了过来,一边呕吐一边说话。

  “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忽然所有的武士都头晕、恶心、呕吐,那些驻扎在此的武卒们更是不堪,一些身体稍微虚弱的已经死了。”

  “什么?”

  听到这些,易先生悚然而惊,来报信的武士在强撑着说完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眼看着已经昏迷了过去,另外两位干呕的武士,终于再也撑不住,随之倒下。

  同时,他心底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越发强烈,就连靠体内的气强行镇压都要镇不住。

  他明白,若仅仅是靠气镇压,这是治标不治本。

  关键是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才好应对,但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呢?看这症状,好像是毒,而且像是大范围的投毒,才会导致整个驻点出事,但以他多年经验内感自身却明白,自己根本没有中毒。

  既是没有中毒,那怎会出此等状况?

  事情越是紧急,就越是需要镇静,绝不可焦躁,易先生这样告诉自己,他强行忍受着不适,率先将中毒的可能性排除,既不是中毒,那就有可能是某类诡异的巫术之类。

  武士破除巫术的方法很简单粗暴,那就是以力破力,普通的武士,只能对自身气力简单的运用,碰上这种情况,就是运转全身气力,猛力向外一爆。

  易先生可比他们强多了,稍稍一运,身体周围就好像蒙上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大多数外力想要进入身体,都须触碰到这屏障,抵消屏障的外撑力才可。

  他全力运起时,甚至能以之阻挡平常的弓箭、流矢。

  这层屏障一开启,他立时就明白了究竟。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无形力量,正源源不断冲击着他身外的屏障,而且力量竟还不小,身处力量冲击之中,他体内转化出的小半气力都得用来抵消其冲击,不然就会被力量渗入体内,造成种种不适甚至昏迷。

  明白了什么原因,接下来事情就好办。

  他感受着力量来源方向,出了洞内小厅,接着又穿过几个房间,这力量倒好像是水流一般,是从某个房间的门口流进来,然后弥漫了整个山洞驻点。

  他一路追寻着源头,很快就从山洞边缘一个房间穿出,看到山洞外不远处有一位陌生的黑衣武士正大张着嘴,似乎是在大声叫喊,却偏偏没发出任何声音来。

  易先生目光一凝,顿知眼前这人不是没发出声音,而喊出的是一种常人听不到的声音,唯他这等武者,凭借气力外放,方可感知到。

  类似的情况,在他多年的技击营生涯中也不是没碰到过。

  仅是申国就有一位强大的武士将传的极广的猪龙气练至了大成境界,由此获得了强大的音攻技巧,既可吼出声音大范围的将普通武卒震死、武士震伤,还能聚音成束,开口叫喊如雷霆轰击,百十丈内者瞬息而至,当者非死即残,技击营死在他手下的武士就不在少数。

  据说,他还能如蝙蝠般,放出常人听不到的声音,进行大范围探查。

  “这位,难道就是申国那位武士?但看这年纪却是不像?”

  易先生疑惑的想着,手上却没有停下,才一出洞穴,他掌中利剑就已出鞘,人剑合一,如一阵狂风夹杂着闪电,呼啸间就杀至黑衣武士面前。

  黑衣武士不闪不避,但他大张的口前,隐隐好像泛出了白色的波纹。

  “不好。”易先生已经认出这正是营中记载那位申国传奇武士的音击术,但既是出手,就已经办法,只得聚气体内之气,竭力朝前与之对冲企图抵消。

  “轰!”他掌中剑发出嗡嗡的震鸣,随即前冲的身体就是一滞,然后急剧震颤起来,不受控制的被一股无形大力往后推了回去。

  “刷!”

  倒退着身体,他脚还未落实,更来不及作什么调整,黑衣武士身后就闪出了一位武士化作了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靠近,挥剑随手一击,轻轻在他脖颈上划过。

  在接触的瞬间,剑身透出一股力,自他脖颈侧后渗入脊椎。

  下一刻,他脊椎中枢神经传导被这股力截断,除脑袋外,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

  “大人武技高明,对付易先生,竟然比原本计划的还要来的简单。”

  无比熟悉的声音,昨天还听到过,易先生竭力转动脑袋、眼球,终于看到将一个熟悉的面容。

  “巢有,你竟敢背叛技击营。”他厉声大喝道:“你想你妹妹被养到坛子里么?”

  巢有身体一颤,随即恢复正常。

  王越说话了,他有些“自得”的看着易先生,懒洋洋道:“名闻列国的蔡国技击营易先生,你在我申南搅风搅雨,可有否想过,自己有一日也会被养在坛子里么?”

  “我想相比巢有妹妹被养在坛子里,技击营更不希望看到易先生碰上这种情况?”

  易先生面上一滞,冷声道:“你是谁?”

  又道:“为何我从未听说过申国有在你这等年纪,就将猪龙气练至大成的。”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然像易先生这般有名,我怎能将易先生拿下呢?”王越笑道,忽然,撇了巢有一眼:“你带着易先生先行退下,技击营坐镇此处的巫师,远比我们之前预想的要厉害的多。”

  “大人。”巢有略微迟疑。

  王越面上再无之前的轻松,在他的感知中,此处这片山崖,竟隐隐好像要活过来,当即冷声道:“退下,你要在此妨碍我么?区区一个巫师,还不在我眼中。”

  “哈哈啊!”易先生笑了起来:“这位武士大人,你以为这么重要的谋划,技击营只派了我来执行么?你口中的区区巫师,可是我蔡国南部十位地主大祭司之一。”

  “你现在立即跪地求饶,束手就缚,老夫念你之才,还可求他饶你一命,不然你这位善战者,还寸功未有、寸名未立,就要死在这片无人的山野间岂不是可惜?”

  “巢有,带他走,再与本大人掌这老匹夫五十个嘴。”

  “诺!”巢有终于不再迟疑,提小狗小猫般,将易先生提溜起来,飞快的往山下去了,啪啪啪的打脸声,混杂着易先生的叫骂也自远处传来。

  巢有才离开,整个山洞所在一片山崖轰然一震,内里处伸出一只岩石构成巨大手臂,挥舞着小水缸般大小的拳头就往王越所在位置锤了过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